•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48章 旁敲侧击
  • 第1748章 旁敲侧击

    作品:《超级兵王

        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叶谦停出来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很明显的,陈旭柏分明是在说白玉霜被他们软禁了起来,不是谁想见都可以见到的,不过,这也说明白玉霜现在安然无恙,那叶谦也就可以放心了。www.00ksw.org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陈长老这话说的,我可没有把这里当成我家的后花园,怎么说我们对寒霜宗派来说也算是外人嘛,这点规矩还是懂得,不会乱来的,既然陈长老不嫌麻烦的话,那就麻烦你找人带我们去后院吧,辛苦你了。”

        “没事,你们都是少主的朋友,我相信你们也都是为了少主好。”陈旭柏说道,“待会见到少主,就麻烦你们多劝劝少主吧,让她振作起来,寒霜宗派的未来还要靠她呢,她可是我们寒霜宗派的希望啊,我们也很想能够好好的扶持她,让寒霜宗派壮大起来。”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但是言下之意叶谦却是听的很明白,这分明就是在暗示自己,劝白玉霜把宗主令牌交出来,叶谦的眼光在他们三人的身上扫过,嘴角不由的浮起一抹冷笑,很明显的,其他两位长老似乎并不清楚陈旭柏的心思,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这倒是一个很不错的机会,自己也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分化他们。

        “一定一定。”叶谦说道,“陈长老大可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叶谦的话说的也是模棱两可,也是在暗示着陈旭柏自己明白他什么意思,会按照他的要求去做的,陈旭柏自然不会怀疑,在他看来,叶谦是邹双的人,邹双跟自己谈判的事情叶谦肯定是知道的,让叶谦去说服白玉霜交出宗主令牌,那自己也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烦了,不过,这件事情是不能让其他两个长老知道的,所以,很多话也不能说的太明显。

        陈旭柏没有再多说,叫来一个弟子,吩咐他带叶谦和胡可去后院见白玉霜,给了他一个令牌,没有这个令牌,没有人可以见到白玉霜的,陈旭柏是希望叶谦尽快的把事情解决,尽快的让白玉霜交出手里的宗主令牌,那自己也就可以早一点安心了,他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啊,陈旭柏的心里忍不住的有些得意,暗暗的想着,柳明立当初那么的张扬跋扈又如何,还不是栽在了自己的手里,真正的强者是靠脑子不是靠武力的。

        五大宗派的地盘都非常的大,寒霜宗派自然也不例外,白玉霜所住的后院比较的偏僻,也比较的安静,拐了好几个弯才到了门口,门口站着四个人,把守着后院,显然是防止白玉霜逃走,又或者防止别人随意的进去,胡可转头看了叶谦一眼,脸上有些愠怒之色,叶谦明白她的意思,胡可不可能猜不出来白玉霜是被软禁了,心情自然不是很好,微微的笑了笑,叶谦拍了拍胡可的肩膀,示意她放心。

        虽然白玉霜被软禁了,但是,至少说明她是安全的,这点比什么都重要。

        到了门口,那个负责领叶谦和胡可过来的年轻人从怀里掏出陈旭柏交给他的令牌,给四个守卫看了一眼,那些人点了点头,把门打开,年轻人转头看了叶谦和胡可一眼,说道:“少主就在里面,你们自己进去吧。”

        “谢谢。”叶谦道了声谢,举步朝里面走去,胡可也随后跟上,对方不过是寒霜宗派的一个小人物而已,很多事情不是他可以做主的,叶谦没有必要跟他勾心斗角,记恨他,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后院很大,原本还有一个周羽,而如今只剩下一个白玉霜,孤零零的一个人了,想想这么多年,白玉霜都生活在这里,除了周羽甚至连说话的人都没有,那种苦楚,让胡可不由的心头一酸,如果能够早一点知道自己还有白玉霜这个妹妹的话,那她就不会受这么多的苦了。

        远远的,叶谦和胡可便看见白玉霜一个人坐在石阶上,低着头,一声不吭,满脸的凝重,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有人进来她都没有发觉,走到她的面前,胡可很清晰的看见她的脸上还有着泪痕,双眼红肿,心里更加的觉得心酸了。

        “玉霜。”胡可轻轻的叫道,千言万语,此刻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玉霜的浑身一震,缓缓的抬起头来,看到叶谦和胡可的时候,表情微微的愣了一下,接着一下子扑到在胡可的怀里,哭了起来,“没事了,没事了。”胡可安慰的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我,你们就不会被抓走了,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们。”白玉霜哭泣着说道。

        “傻丫头,这不管你的事情,是魏寒元做的,他的目标是叶谦,不关你的事。”胡可安慰道,“况且,我们现在不是都没事嘛。”

        “柔柔姐姐呢,柔柔姐姐怎么样,她在哪里。”白玉霜问道。

        “她没事,今天早上我们已经送她上了船。”胡可说道,“你一定受了不少的苦,对不起,我没有好好的照顾你,我发誓,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绝对不会再让人伤害你,我一定会保护你的。”白玉霜的突然转变,让胡可有些受宠若惊,虽然她们没有生活在一起,不像其他的姐妹一样有那种快乐的往事回忆,没有那么深刻的亲情基础,但是,血缘关系是永远都无法抹杀的,自从知道白玉霜是自己的妹妹之后,胡可一直都很希望着可以跟她像其他的姐妹一样互相的关怀照顾,可是白玉霜一直都是对自己很冷漠,如今白玉霜这样的表现,自然让胡可心里十分的舒服。

        看到她们这样的情景,叶谦的心里不由一荡,转过头去,悄悄的拭去自己眼角的泪水,叶谦也是一个感性的人,他不是只知道权利斗争而没有感情的动物,他也想起了自己的那些兄弟姐妹,虽然不是一个父母所生,但是却一样有着深刻的感情,譬如鬼狼白天槐,这个一直以来跟自己仿佛敌对的兄弟,最终还是接受了自己,虽然现在还是那么的冷漠,但是至少他的心里始终都是有着叶谦的。

        许久,白玉霜缓缓的止住了哭泣,擦了擦泪水,抬头看了胡可一眼,说道:“这里太危险了,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几位长老已经把我软禁起来,分明的就是准备动手夺权了,你们留在这里会很危险的,赶紧走吧。”

        微微的笑了一下,叶谦说道:“我们怎么会抛下你不管呢,再说,你也别太高看他们了,我有办法对付他们。”

        白玉霜微微的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那天他们不是就要杀我了吗,为什么昨天我过来他们没有杀我,他们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嗔了白玉霜一眼,叶谦说道:“你也知道危险啊,我昨天不是跟你说过让你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吗,你就是不听,还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

        “我也只是担心……担心姐姐他们的安全嘛。”白玉霜说道,第一次叫“姐姐”似乎有些难以开口,支吾了半天才叫出来,可是,当真的叫了出来之后,白玉霜却发现,原来“姐姐”这个称呼并不是那么难以启齿,看到胡可脸上绽放出的开心的笑容,白玉霜心里也很开心,她不得不承认叶谦的话说的是正确的,有时候想要自己开心,就要让自己身边的人都开心,那么,自己自然就开心了。

        “好了,现在我们都没事了,你可以放心了。”胡可说道,“现在有我们在这里,谁也伤害不了你,你就放心吧,你姐……”本来胡可想说“你姐夫”的,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慌忙的改口道:“叶谦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那三个长老不会是他的对手,你就放心吧,寒霜宗派是我们母亲创下的基业,谁也休想动它。”

        “邹双已经跟陈旭柏谈妥了,只要你把宗主令牌叫出来陈旭柏就不会动你的。”叶谦说道,“只要你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你就会没事的。”

        微微的愣了一下,白玉霜连连的摇头,说道:“不行,不行,宗主令牌是母亲留给我的,它代表着寒霜宗派至高无上的权利,如果就这样的给了陈旭柏,岂不是等于承认他的地位了,岂不是等于拱手把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交给他了,不行,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把宗主令牌给他的。”

        无奈的摇了摇头,叶谦说道:“不错,宗主令牌在一定的程度上是代表着寒霜宗派至高无上的权利,可是这一切都是在你掌握实权以后,就好比现在,你手里虽然拿着宗主令牌,可是却没有人会怕你,你说,这宗主令牌是不是形同虚设呢,把宗主令牌留在你的手里只会给你增加不必要的麻烦,而如果把它叫出来,你就可以安然无恙,还能够争取更多的时间,岂不是更好吗,这才发挥了宗主令牌真正的价值,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