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21章 请茶
  • 第1721章 请茶

    作品:《超级兵王

        一时间,叶谦成了众矢之的,魏寒元对叶谦是充满了愤恨,自然是想致他于死地,陈旭柏就更不用说了,有叶谦护着白玉霜,对他始终不是一件好事,如果叶谦被人杀了,那是多么完美的一件事情啊。www.00ksw.org

        看到苗伟忽然的发飙,魏寒元和陈旭柏的嘴角都不由的露出一抹微笑,很是得意的看着,他们自然是希望事情越大越好,反正不管是谁生谁死,对他们都是有好处的,沈友微微的愣了一下,似乎也想起了什么似的,他隐约的记得好像听自己的女儿沈壁提起过,说是有一晚她跟苗伟一起去酒吧,结果苗伟被人家打的惨不忍睹,看样子刚才说的就是这件事情,难不成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那晚在酒吧打伤苗伟的人,他的心里也不禁的升起一股看戏的念头。

        苗伟追求自己女儿沈壁的事情,沈友自然是不会不知道,他对苗伟也没什么好印象,这小子没什么能耐,功夫不行,为人也不行,除了仗着青龙宗派的名头在外面胡天黑地之外,就没干出过一件像样的事情出来,对于自己女儿的私事,沈友倒是不太过问,不过,他却很清楚,以自己女儿的脾气,那是绝对不会喜欢上苗伟的,所以,他根本就不用担心苗伟会得逞,他当然也清楚苗伟追求自己的女儿的另一个目的,只怕是希望青龙和凤鸣联盟,不过,他对这个联盟倒不是很看好,这么多年,他喜欢无拘无束,喜欢自由自在,懒得跟什么人联合。

        薛芳紫是完全不知道事情的始末的,不过,看到他们这么剑拔弩张的样子,倒是也很有兴趣,嘴角微微的勾起一个弧度,一双媚眼不停的扫着叶谦,似乎对他是充满了兴趣似的,叶谦的目光不由的一瞥,接触到薛芳紫的眼神时,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这女人的眼神真的是太妖媚了,看着自己的样子仿佛是要把自己吞掉一般,叶谦忍不住暗暗的想,不会这女人是看上自己了吧。

        不过,他们倒不是让叶谦最感兴趣的人,让叶谦最感兴趣的是站在沈友身后的一个中年男子,叶谦可以肯定自己没有见过他,但是却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自己不是一次的遇到过,是每次看见天网的首领无名时,心底升起的一股感觉。

        叶谦有些迷惑,这个中年人的身上怎么会给自己这样的感觉呢,这让他十分的迷惑,这个中年人的容貌叶谦可以肯定自己没有见过,而且,跟无名的长相也根本就不像,但是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呢,叶谦对自己的感觉想来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很多时候,一个人的感觉往往非常的准,这是一种玄而又玄的东西,你让他说出为什么,他也不知道,有时候一个人的直觉,往往是经验累积而成,所以,虽然是直觉,但是却是非常的准确。

        那个中年人似乎注意到了叶谦的目光,冲着叶谦淡淡的笑了一下,一句话也没有说,这个笑容似乎更加的让叶谦肯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测,他,就是无名,联想起冰冰昨晚欲言又止的样子,叶谦觉得自己的猜测**不离十了,可是,无名怎么又是这副模样了呢,他来这里到底又有着什么目的呢,一时间,叶谦的心里五味杂存,很多是的事情仿佛越来越清晰,却又仿佛越来越混乱。

        邹双转头看了叶谦一眼,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谦微微的笑了笑,恢复自己的心情,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是小孩子贪玩戏耍而已,那晚我带着几个学生去酒吧里消遣,刚好碰见苗先生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去酒吧玩乐,一个学生可能是无意,不小心碰了苗先生的女朋友屁股,当时已经跟苗先生道歉了,我也认为没什么大事,大家以和为贵大事化小嘛,结果,苗先生不依不饶,非要教训那几个小子,年轻人都有点火气嘛,那几个小子自然是不敢被辱,无论我怎么劝都没有用,结果就跟苗先生打了起来,最后打伤了苗先生。”

        听到自己的女儿被人家给摸了屁股,沈友的脸色不由的变了一下,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不过,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苗南的脸色却是板了下来,自己的儿子竟然被几个武道学院的学生给打了,真的丢脸啊,邹双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苗宗主,这件事情我看也只是个误会,几个小子胡闹而已,小孩子嘛,打打架很正常,咱们也不应该认真了。”接着转头看了叶谦一眼,说道:“跟苗公子道个歉,那些学生是你带过去的,你怎么不好好的劝劝呢。”

        “是。”叶谦点头应了一声,转头看了苗伟一眼,微微的笑着说道:“苗先生,不好意思,我代那些孩子跟你道歉。”

        “道歉有用吗,老子把你的头给剁了再跟你道歉行不行。”苗伟咄咄逼人,显然是不肯轻易的放过叶谦。

        邹双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那你想怎么样,叶谦已经跟你道歉了,况且,这件事情本来都是双方都有错,你非要把事情闹大吗。”接着目光转了一下,看了苗南一眼,说道:“苗宗主,你以为呢。”

        自己的儿子被打了,苗南的心里自然是不舒服,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继续的纠缠这个问题也让他很没面子,况且,现在邹双在这里,说再多也没有用,回头瞪了苗伟一眼,苗南斥道:“够了,不许再提这件事情了。”

        “爸……”苗伟显然是心有不甘。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苗南说道:“我说的话你没有听到吗。”苗伟微微的撇了撇嘴巴,退了下去,没敢再说话,他还是很怕自己的父亲的,而且,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跟自己的父亲争论让他下不了面子。

        其余的人见没什么戏可看,都不由的撇了撇嘴巴,有些意兴阑珊的样子,都是一些恨不得天下大乱的主,这样的结果自然不是他们最满意的了。

        顿了顿,苗南看了邹双一眼,说道:“邹老,不知道你今天约我们过来有什么事情吗,咱们就开门见山,不必拐弯抹角了。”

        邹双也不着急,转头看了叶谦一眼,示意他在自己的身边坐下,叶谦也没客气,大模大样的坐了下来,五大宗派的领导人都不由的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们带来的人可都是站在身后呢,邹双却是让自己的手下坐下,这仿佛是对他们的一种挑衅,不过,由于没有人愿意做出头鸟,所以,大家倒是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话。

        邹双自然是看出了他们的眼神,却是什么也没有解释,也没回答苗南的话,自顾自的开始沏起了功夫茶,洗杯子、洗茶、然后斟茶,接着将一杯杯的茶水递到叶谦的手里,示意他递给五大宗派的几位领导人。

        叶谦也没意见,从邹双的手里接过茶杯,一杯杯的递到五大宗派领导人的手里,他们都有些迷惑,不知道邹双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却还是一一的接了过来,魏寒元和苗南、陈旭柏对叶谦的印象不怎么好,接过茶杯的时候自然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碍于邹双的面子,不知道邹双到底耍什么把戏的话,他们早就发作了。

        倒是那个薛芳紫,从叶谦的手里接过茶杯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手指轻轻的在叶谦的手背上碰了一下,冲着叶谦抛了一个媚眼,皮肤很滑很软,好在叶谦还算是心神镇定,而且,有宋然那个狐狸精祖宗辈的女人长期的**,叶谦的抵抗力还是蛮强的,叶谦虽然不介意跟年纪大一点的女人发生点关系,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个薛芳紫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还是能躲就躲的好。

        “请茶。”邹双端起茶杯,说道。

        五人也都纷纷的举起茶杯,然后一饮而尽,不得不说,邹双的茶艺非常的精到,就是刚刚茶楼里的专业沏茶师父泡的茶,也没有邹双泡的有味道,看来,这沏茶还真的是一门功夫,他们也不知道邹双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一个个都很迷惑,可是,却又不好继续的追问。

        放下茶杯,邹双又开始沏茶,然后让叶谦将茶杯一一的递给他们,如此三番,三轮下来,邹双这才掏出手帕擦了一下嘴巴,缓缓的说道:“今天叫大家来呢,其实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商量一下,大家也都知道,自从我们的盟主叶正然去世之后,武道就一直没有领袖,这也使得各大宗派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疏远,变得勾心斗角,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武道会垮掉的,武道是叶盟主的心血,相信大家也不想武道就这样的毁于自己内部的斗争之中吧,所以,今天叫大家过来,商量一下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