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20章 众矢之的
  • 第1720章 众矢之的

    作品:《超级兵王

        林柔柔和胡可都微微的愣了一下,诧异的回头看了冰冰一眼,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们,似乎有着什么事情,不过,她们什么话也没有说,在这个时候,她们不想给叶谦任何的压力,只希望叶谦能够满是信心的过去,然后平平安安的回来,这就足够了。www.00ksw.org

        叶谦微微的愣了愣,转头看了冰冰一眼,微微的笑了一下,他知道冰冰肯定还是有话想说,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而说不出来,能有这样的提醒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也不能太强求什么了。

        看了四女一眼,叶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啊,好像我是去送死一样,一个个都开心一点,来,笑一个。”

        林柔柔和胡可瞪了叶谦一眼,说道:“别油嘴滑舌了,小心一点,家里有我们,你就放心吧。”

        微微的点了点头,叶谦转身离开,驱车赶往了邹双的家里,昨晚已经跟邹双约好了,先去他家,然后再一起去赴会,叶谦自然不能单独的去赴约了,现在他可是邹双的跟屁虫,事事都要以邹双马首是瞻。

        邹双的家比较的偏僻,约莫一个小时之后,叶谦才到,下车后径直的朝邹双的家中走去,后者也已经起了床,坐在可以的沙发上喝着茶,一副很悠然自得的模样,看见叶谦过来,邹双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来了,坐吧,喝杯茶再说,吃早餐了吗,如果没吃的话,我让人给你弄。”

        “不用了,在家里已经吃过了,谢谢邹校长。”叶谦说道,“对不起,我来的有点晚了,害的邹校长等了我这么久,实在是过意不去。”

        呵呵的笑了笑,邹双说道:“没关系,人老了睡眠总是不好,就起的早了,离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早呢,来吧来吧,坐,我们喝杯茶再过去,不急。”

        叶谦点了点头,在邹双的对面坐了下来,邹双挥了挥手,吩咐旁边的人给叶谦沏茶,功夫茶,味道很是不错,叶谦也没有矫情的继续客气,说道:“邹校长,我心里还是有点紧张,不知道自己到时候装的像不像,会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别担心,一切有我呢。”邹双自信的笑着说道,“其实就算你真的是叶盟主的儿子,他们也没有那么容易相信,或者说,他们不愿意相信,毕竟,叶盟主死了这么多年,武道一直都是这样各自为政,谁也不想被约束,忽然出现一个人去管他们,多多少少他们会有些不自在,不过没关系,这也是大势所趋,分久必合,有我在,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有邹校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反正,我一切以邹校长马首是瞻就是。”叶谦说道,“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老师,是邹校长不弃,给我这样的机会,我应该尽自己的全力,努力的做好,不辜负邹校长的厚爱才是。”

        满意的点了点头,邹校长说道:“这就是了,你好好的做,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我对你可是很看重的哦,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一边说,邹双一边拍了拍叶谦的肩膀,言语之中有着一丝的鼓励,一丝的威胁,叶谦自然是听的出来,连连的点头应着。

        邹双满意的笑着,看了看时间,说道:“也差不多了,相信他们也都改到了,我们也走吧。”说完,邹双起身站了起来,叶谦慌忙的也跟着站了起来,很刻意的压低自己的身子,保持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这让邹双很是受用,转头看了叶谦一眼,邹双说道:“你开车了吗。”

        “开了。”叶谦说道。

        微微的点了点头,邹双看了自己的手下一眼,说道:“你不用跟去了,叶谦开车陪我一起过去就好了,你留在家里。”

        那个年轻人微微的愣了一下,说道:“邹老,还是让我陪你去吧,万一……”

        “万一什么,没事尽瞎操心,不能干点有用的事情吗。”邹双说道,“不过是一起吃个饭,能有什么事情,况且,不是还有叶谦在嘛,待在家里。”说完,邹双径直的朝门外走去,叶谦微微的撇了撇嘴巴,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很明显的从他的眼神里看到很浓烈的愤恨和杀意,眉头不由微微的蹙了一下,慌忙的跟了上去。

        看着邹双和叶谦离开之后,那个年轻人的脸色立刻的阴沉下来,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什么玩意,一个小小的文化课老师而已,为什么邹老那么的器重他,难道就因为他长的像叶正然吗,哼,我看你能得意多久,别给我找到机会,否则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这些年来,他一直跟随在邹双的身边,可谓是做牛做马的伺候他,也极为的得到邹双的信任和器重,可是,自从叶谦出现之后,他感觉邹双有点越来越不在乎自己了,这让他心里十分的难受,只是,他又哪里知道,邹双并不是真的器重叶谦呢。

        想想自己伺候了邹双那么多年,可是叶谦却只不过见了两三次面而已,邹双就对他那么好,甚至对自己呼来喝去,他的心里十分的窝火,不过,这份怒火他可不敢发泄到邹双的身上,在他看来,叶谦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他心里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自然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叶谦,起码,也应该让他知道一下自己是不能得罪的,自己猜是邹双的头马,叶谦最多也只能排到第二而已。

        叶谦自然是不清楚这个年轻人心里所想,但是,刚才离开的时候叶谦还是注意到了他充满杀意的眼神,心里自然也对这小子多了一份防范之心,现在叶谦还不清楚邹双的目的到底何在,所以,不想跟他的手下有什么冲突,但是,如果别人欺负到他的头上,叶谦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理,他不是那种畏缩的人,能忍的可以忍,不能忍的那是绝对不会忍,恩怨分明。

        离开了邹双的家,叶谦驱车和邹双赶往了事先约好的一家茶楼,没有多久到达了目的地,茶楼的门前已经停了不少的车子,邹双随意的瞥了一眼,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他们都已经到了。”

        叶谦下车,然后替邹双打开车门,后者这才走下车,整理了一下衣服,径直的朝着茶楼内走去,在服务员的带领下,直接上了二楼的一间包厢,五大宗派的领导人都已经到齐,寒霜宗派来的是陈旭柏,看到叶谦的时候,他很明显的愣了一下,不过,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

        在座的四男一女,寒霜宗派的长老陈旭柏、青龙宗派的宗主苗南、凤鸣宗派的宗主沈友、传说宗派的宗主魏寒元、月明宗派的宗主薛芳紫,他们的身后都站着两个人,应该是他们的手下,魏寒元的身后有一个是他的儿子魏文,苗南的身后也有一个是他的儿子苗伟,这两人都是认识叶谦的,看到叶谦的时候,眼神里很明显迸射出阵阵的杀意。

        魏寒元自然也是认识叶谦的,被叶谦打过一个耳光,他怎么可能忘记呢,看见叶谦的时候,眼神里也很明显的迸射出阵阵的杀意,是的现场的气氛都变得有些阴冷,那个薛芳紫约莫四十出头的模样,不过,打扮的却是很时尚,不知道是保养的好,还是化妆的效果,看上去很年轻,她不认识叶谦,对叶谦自然是没有什么敌意,不过,一双狐狸精似的媚眼却是在叶谦的身上扫了一遍,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看见叶谦,苗伟就想起那晚在酒吧所受的屈辱,心里的怒火顿时的升了起来,自己好不容易跟沈壁有了一点进展,本想那晚好好的表现一下,英雄救美,可以让沈壁对自己的印象更加的深刻,谁知道却是被叶谦带的几个小子打的那么惨,更重要的是,在沈壁的面前丢尽了脸,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去呢,看见叶谦,苗伟忍不住的上前一步,吼道:“草尼玛的,你也来了,我还正愁找不到你呢,我那天就说过了,我要你们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连我也敢得罪,今天老子非杀了你不可。”

        苗伟的这一举动,顿时的让在场的人都不由的愣了一下,诧异的看了看苗伟,目光落到了叶谦的身上,苗南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是一脸的茫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跟这个年轻人到底有什么仇恨,苗南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瞪了苗伟一眼,斥道:“小伟,别胡闹,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苗宗主,我和令公子之间有点误会而已,误会,误会,呵呵。”叶谦微微的笑着说道。

        “误会尼玛。”苗伟厉声的说道,“那晚在酒吧的事情你忘记了,老子可没忘记,我找了你们好久,都没你们的消息,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竟然让老子在这里遇到你,那就好好的算一算我们之间的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