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672章 老校长(二)
  • 第1672章 老校长(二)

    作品:《超级兵王

        邹双如此的护着叶谦,魏寒元也不敢轻易的得罪,虽然他不知道到底邹双的功夫如何,但是一直传说的神乎其神,这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如果跟邹双打了起来,这就等于是在向武道学院宣战,胜负姑且不说,可是传说宗派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即使不是如此,也没有人会帮他的,说不定还会有人趁火打劫,这对魏寒元来说是没有一丝的好处。www.00ksw.org

        所以,魏寒元顾忌到这些,暂时也只能退一步,不过,他可没有想过要就这样随便的放过叶谦,邹双总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跟在叶谦的身边吧,自己有的是机会杀了他,到时候无凭无据的,邹双也不能把责任怪到自己的头上。

        愤愤的哼了一声,魏寒元起身离去,邹双还是那副很淡然的表情,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邹双什么事情没有见过,怎么会被魏寒元这样的行为就给震住了,不嗔不怒,不喜不悲。

        云子若却是有些担心,不管怎么说,魏寒元那也是五大宗派之一的传说宗派的宗主,叶谦这样做无疑是等于把武道学院给拉下水啊,狠狠的瞪了叶谦一眼,云子若说道:“我倒是小看了你啊,没想到你还会功夫,不过,这件事情魏寒元虽然已经算了,但是我还是要问你的罪,简直是胡闹,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会给武道学院带来什么后果。”

        呵呵的笑了笑,邹双说道:“云主任,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啊,我看叶谦的做法就没有错,他这也是维护我武道学院的名声嘛,自从当年叶盟主创立武道以来,我武道学院就一直独立于其他宗派之外,规矩那也是叶盟主定下的,虽然如今叶盟主已经不在了,但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总不能因为某某某是谁的儿子,咱们就可以任他在武道学院为所欲为吧,好了,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云主任,你不但不应该给这小子处罚,还应该奖赏他,知道吗。”

        云子若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却也不能驳了邹双的面子,连连的点头应着。

        邹双转头看了叶谦一眼,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年轻人,有时间吗,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去我家坐坐,陪我下盘棋,如何。”

        “我不太会下棋,三脚猫的功夫而已,可不敢在校长的面前献丑。”叶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哎,下棋在乎的不是输赢,而是博弈的过程。”邹双说道,“走吧,我也有些话想跟你聊聊呢。”说完,邹双站了起来,举步朝外面走去,叶谦慌忙的起身,跟了上去,云子若瞪了叶谦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叶谦明白他的意思,显然是在责怪自己没有告诉他自己会功夫的事情,叶谦微微的笑了笑,也没说话。

        到了酒店的门外,云子若慌忙的上前替邹双打开车门,邹双转头看了叶谦一眼,问道:“年轻人,会开车吗,你来开车。”接着,转头看了云子若一眼,说道:“云主任,把钥匙给他,也没什么事情了,你先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

        云子若微微的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邹双为什么会对叶谦这么有好感,可以请他去家里坐,可是却不请自己,心里有些不愤,不过,在邹双的面前他也不敢说什么,点头应了一声,把钥匙递给叶谦,说道:“小心点开车,知道吗,如果校长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拿你是问。”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开个车能出什么事情啊,这里交通又不拥挤,我发现你现在怎么废话越来越多,赶紧走。”邹双瞪了云子若一眼,说道。

        “是是是,校长,那我就先走了。”云子若连忙的说道。

        微微的点了点头,邹双走进车内,招呼了叶谦一声,叶谦冲着云子若笑了笑,什么话也没有说,钻进车内,发动车子离开了酒店,朝邹双的家中驶去,一路上,邹双只是看着叶谦,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在需要拐弯的地方告诉叶谦一声。

        叶谦也不说话,他猜的出来邹双肯定是有事情找自己,不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找自己下什么棋,他可不会认为自己今天的表现是为武道学院挣了什么面子,邹双要好好的犒劳自己,邹双那是曾经跟随过自己父亲的人,叶谦相信他肯定知道自己父亲很多的事情,跟他聊聊,说不定可以从他的口中得到一些资料,不过,叶谦并没有打算告诉邹双自己的身份,毕竟,叶谦也不知道邹双到底是忠还是奸。

        邹双的家很破旧,相比较武道学院的伟岸相比,邹双的家要显得寒酸的多了,下了车,邹双呵呵的笑了笑,说道:“老房子了,以前是这里的居民住的,我觉得环境好,就买下来了,不会嫌弃吧。”

        微微一笑,叶谦说道:“我觉得这里挺好,就好比现在很多的年轻人挤破了头想要往城里钻,却往往忽略了最真实的,这里的环境优雅,住在这个地方,人也会轻松许多。”

        “现在有你这样想法的年轻人可不多哦。”邹双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如果不往城里跑,说自己喜欢农村,很多都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呵呵,而且,还会被人骂着没出息,所以,他们就是累死,也一定要在城市里打拼出自己的一块地方。”

        “人各有志吧。”叶谦说道。

        微微的点了点头,邹双举步朝自己的屋内走去,叶谦也跟着走了进去,外面看起来很破旧,但是里面却是装修的很有那种书香气,有点像是古代那些大侠隐居的地方,很简陋,但是看上去却让人心旷神怡。

        到客厅里坐下,邹双叫人端了两杯茶水过来,不是他家的佣人,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看见叶谦的时候有些惊愕,不过却是什么也没有说,他从小就跟随在邹双的面前,一直照顾着邹双的饮食起居,就如同邹双疼爱着他一样。

        摆好棋盘,邹双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家里就只有茶叶,你不介意吧。”

        微微的摇了摇头,叶谦说道:“不介意,我其实也比较喜欢喝茶,以前经常在国外,但是却还是喝不惯咖啡,每次总会让人给我从华夏带点茶叶过去,可能是因为喝茶,可以让我想起家的味道,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习惯了。”

        “这是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嘛,不能丢失了。”邹双说道,“来吧,你先落子。”

        叶谦对围棋其实并不熟练,可不是什么国手,只是曾经跟随在师父林锦态的身边学过一点,钻研过一点残谱而已,所以,叶谦也根本就没在乎这个输赢,他在乎的是邹双到底叫自己过来是想跟自己说些什么,毋庸置疑,邹双绝对不会只是想跟自己下下棋那么简单的。

        棋下了不到一半,基本上就可以见输赢了,叶谦的白子已经被通通的围住,找不到任何一个出口可以突破,死的很残,邹双却是没有一点的得意之色,他下棋也纯属娱乐,虽然技术高超,绝对可以媲美那些什么国际上的顶级高手,但是输赢对他来说已经完全不重要了,他在乎的是这个博弈的过程,就如同,钓胜于鱼。

        “年轻人,你长的很像我以前的一位朋友。”邹双终于开口说话了。

        叶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邹校长开玩笑吧,我可是第一次见你,你不会说我就是你那个朋友吧。”叶谦自然清楚邹双口中所说的那个朋友是谁,但是,他暂时的还不想承认这样的关系。

        “当然不是,他的年纪做你的父亲都足够了。”邹双说道,“可以告诉我你以前在哪里做事吗,怎么会忽然来这里。”

        “我以前是雇佣军,过的是今日不知明日事,过一天算一天的那种杀戮的日子,可是,有点厌烦了,而且,树立了太多的敌人,想要避开他们,这里是最好的地方,所以就过来了。”叶谦淡淡的说道。

        这显然是一个谎言,而且,也不算是什么高明的谎言,邹双也听的出来,不过,却也没有继续的追问这个话题,微微的笑了笑,邹双接着说道:“你身上的气息很熟悉,跟我那个朋友也很像,如果不是你的年纪太小的话,我还真的会把你误以为是他。”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不会吧,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相像的人吗,可能是因为我以前是雇佣军的关系,身上有太重的杀戮之气和血腥之气吧,邹校长,你那个朋友也是雇佣军吗。”

        邹双淡淡的笑了笑,是不是杀戮之气他会不清楚嘛,叶谦身上的那种气息他太熟悉不过了,“不是,他是我们武道的创始人,被号称是当年武林第一高手的叶正然,你听过这个名字吗。”邹双说道,“你跟他很像,无论是相貌还是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