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128章 同归于尽
  • 第1128章 同归于尽

    作品:《超级兵王

        www.00ksw.org——    以前,钟辉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对自己总是不待见,不像其他父亲对自己孩子那般的呵护,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或者是钟楼山有什么苦衷,所以,他一直都是小心翼翼,也一直很努力的守护着这份父子之情

        可是有一天,当他从玄冥大巫师的口中得知这一切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得知这一切都是因为钟楼山杀了自己的父母时,他完全的震惊了,起初他并不相信,毕竟,如果钟楼山杀了自己的父母的话,为什么会留下自己呢?可是,在证据的面前他相信了,钟楼山之所以没有杀自己,不过是想羞辱自己死去的父亲罢了

        从那以后,他忍辱负重,目的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亲手杀了钟楼山,报了自己父母的大仇,钟楼山不管做什么事情,他都支持,不管有什么吩咐,他也支持,目的无非就是为了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如今,终于等到了,他不管钟楼山说的多么的冠冕堂皇,他都不会放弃自己的想法

        阎冬停了下来,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对父子,他自然是不清楚其中的内情,不过,却没有打算出手的意思,似乎,看着这对父子自相残杀,是一个很不错的闹剧

        钟楼山知道是骗不了钟辉了,慌忙的摆出一副很悲痛的表情,说道:“辉儿,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我不对,可是,看在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一直帮你当亲生儿子看待的份上,难道你就不能原谅我这个濒临死亡的老人吗?这么多年,我有没有亏待过你?我教你功夫,传你知识,就算我当年有再多的不是,难道这么多年,我为你做了这么多,都还不能让你原谅吗?”

        “你还有脸说吗?这么多年,你什么时候把我当过你的儿子看待?小的时候,我犯一点点的错误你是怎么对我的?不是一顿毒打,就是不让我吃饭在外面跪着,我一直以为是我什么地方做错了,所以你才会这样,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不是这样,无论我做的多么的好,你始终都是不肯认同我,”钟辉有点歇斯底里的说道,“就这样,你还说你对我好吗?你把我养在你的身边不过是为了满足你变态的想法,只是你想通过羞辱我来间接的羞辱我的父亲,不是吗?”

        钟楼山一阵愕然,没有想到钟辉竟然看的这么清楚,不过,也不尽然,一开始钟楼山或许的确是存在着这样的想法,可是,随着时间的流失,二人朝夕相处,钟楼山的心里其实也还是发生着一点点的变化的,他还是渐渐的开始接受钟辉这个儿子的,如果说二十多年的相处,他对钟辉是一点父子感情都没有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他也能理解钟辉此时的心情,理解归理解,钟楼山可不想死

        “辉儿,不管怎么样,我们也算是父子一场?你就不能放我一条生路吗?我都是一只脚迈进棺材的人了,我还能活多久啊,”钟楼山说道

        “是你教我的,绝对不能给敌人任何的喘息机会,只要他还有一口气,那就一定不能让他有任何反咬自己一口的机会,”钟辉说道

        钟楼山的眼神一变,忽然间站了起来,在钟辉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之下,一把匕首迅速的刺进了他的腹部,“我还告诉过你,要想杀人的时候千万不要有任何的犹豫,也别给他说话的机会,因为他活一分钟,对你就有一分钟的威胁,”钟楼山得意的说道,面对此时此刻,他心中那原本就不是很多的一点亲情,自然是荡然无存,消失殆尽,他要生存,他要活,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是高尚的

        钟辉完全是没有料到这样的一幕出现,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腹部,鲜血顺说匕首缓缓的滴落,惨然的笑了一下,说道:“好,那我们就同归于尽,”话音落去,钟辉掏出自己的匕首刺进了钟楼山的心脏

        “噗……”钟楼山吐出一口鲜血,说道:“早知道今天,我当初还不如斩草除根,”说完,钟楼山用尽自己的力气,将匕首往前送了一步,狠狠的划开了钟辉的腹部,“啊……”钟辉痛的连连惨叫,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这都是你自己做的孽,”说完,也是将自己的匕首往前送了一截

        终于,二人同时的拔出匕首,只见鲜血涌出,相视着大笑,谁也不愿意先倒下去,仿佛是想看着对方先死,自己才会安心似的,终于,二人都支撑不住,缓缓的倒了下去,谁也没有闭上眼睛,因为,他们谁也没有看见对方先死

        阎冬看了一眼二人的尸体,微微的摇了摇头,转头看了一眼,那些个黑巫师以及钟楼山的人以及基本上全部解决了,自己这边的人已经在开始打扫战场了呢,看了看不远处的唐靖南的一眼,只见他眉头深皱,一脸的伤感落寞,阎冬不由微微的叹了口气,缓缓的走了过去

        “没事?”看着唐靖南,阎冬问道

        苦涩的笑了一声,唐靖南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阎兄,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作孽太多,所以这辈子要让我承受这样的痛苦?”

        “这是他们的选择,你也没有办法,”阎冬说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很浮躁,他们总以为自己就是全世界,自己能够掌控一切,殊不知,他们不懂,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唐门还需要你支撑着呢,”顿了顿,阎冬接着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唐门的未来怎么办?”

        “你觉得呢?”唐靖南问道,“唐门的后代子孙之中,没有什么出彩的人物,子辈只有唐宏和唐云二人,唐云身躯官场,虽然做事比较的稳重,但是缺乏魄力,唐宏则更加的中庸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撇开子辈,直接将唐门的门主传给孙辈呢?”阎冬说道

        唐靖南浑身一震,愕然的看了阎冬一眼,接着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唐宏有三子一女,唐云也有一子一女,他们也的确是比他们的父辈要更加的出色,可是,还缺乏领导的才能,将唐门交到他们的手里,我也是不放心啊,”

        “现在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我们做老人的,也只能在一旁辅助他们,未来是年轻人的嘛,我们要相信他们,相信他们有能力处理好事情,如果我们不给他们机会的话,又怎么会知道他们不行呢?”阎冬说道,“就好像是叶谦,他也算是半个唐门的人啊,他就是我见过的年轻人之中最出色的一位,”

        “哎,可是始终他还是叶家的人,”唐靖南叹了口气,说道

        “呵呵,你是杞人忧天了啊,我估摸着就算你想把唐门交给那小子,那小子也不会答应的,他的志向远不在此啊,我都看不透,”阎冬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你想那么多也没用,”

        深深的叹了口气,唐靖南看了一眼唐宇政的尸体,眼神中流露出无尽的悲伤,没有再说话

        离开屋子之后,万海就马不停蹄的赶往了附近的一处山洞,虽然那不是苗寨的禁地,但是对于苗寨的人来说,却也相当于禁地,为什么?因为,那里摆放着万海妻子的尸体,也就是若水的母亲

        自从若水的母亲死后,万海就一直将她的尸体摆放在山洞内,用特殊的方法保存着她的尸体,让她不腐不烂,每天,万海都会来到这里跟她倾诉,说着一些悄悄话,虽然,都是万海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但是在万海看来,他说的一切,她都是可以听见的

        当年的事情仿佛历历在目,万海依然清楚的记得,若水的母亲寒烟,号称当年苗寨的第一美人,喜欢她的人足足有一个加强连之多,可是最终,她选择的是当时并不十分出色,并且有些木讷的万海

        可是,在新婚之夜,寒烟将所有的事情说了出来之后,万海犹如五雷轰顶,霎那间震住了,心里升起浓浓的愤怒,不过,万海实在是太爱寒烟了,最后,选择了原谅她,并且,努力的呵护和照顾着她和若水,他自然也清楚,玄冥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万海急急忙忙的朝山洞奔去,叶谦紧随其后,眉头微微的皱着,这个时候万海突然离开,那就说明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他也一样的担心若水,毕竟,若水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

        没多久,万海的脚步停了下来,只见山洞的门口负责守卫的两名苗人浑身鲜血的倒在了地上,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举步走了进去,叶谦也愣了一下,不明白万海在这个时候突然的跑到这个山洞里来做什么,可是此时却也不是多想的时候,悄悄的跟了上去,毕竟,现在万海的身体还没有完全的复原,叶谦有责任保护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