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097章 朝孔雀
  • 第1097章 朝孔雀

    作品:《超级兵王

        www.00ksw.org——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鬼狼白天槐的这招有什么稀奇,有什么精妙之处,但是唐靖南却是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整个人不由的顿了一下,脸色十分的惊讶

        面对这招,唐靖南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双手连连的挥出,只见无数的暗器射了出去,然而,竟然根本无法完全的击落鬼狼白天槐的暗器,只见鬼狼白天槐所射出的暗器,在空中竟然自行的改变了轨道,仿若有生命一般,继续射向唐靖南

        唐强夫妇不由的大吃一惊,大叫一声“小心”,唐靖南在射出暗器的时候,就已经是看清楚了,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慌忙的身子一挪,堪堪避开,那些暗器简直就是擦着自己的头皮而过,非常的危险,不过唐靖南竟然没有丝毫的气恼,似乎还有着些许的兴奋,那脸上的表情清清楚楚的浮现在众人的眼前

        众人的表情明显的一顿,有些愕然,弄不明白唐靖南这样的表情到底是为何,忽然间,唐靖南的表情又阴沉下来,刚才的那股兴奋似乎霎那间消失不见,“朝孔雀?你是龙歌的什么人?你怎么会使用他的朝孔雀?”唐靖南问道

        这个暗器手法,乃是龙歌独创的招式,名为朝孔雀,暗器犹如孔雀开屏一般飞射出去,在空中可以改变轨道,依旧如孔雀开屏,招式非常的辛辣,让人防不胜防,自从龙歌以后,唐门就再也没有人练就这招朝孔雀,因为,所有的人都以为龙歌在当年已经死了,没有了人传授,这门绝技也就失传了

        龙歌是谁?乃是百年前几乎将唐门灭绝的那一位异性的唐门弟子,出类拔萃,惊采绝艳,这招朝孔雀虽然唐门之中再也没有人会,但是唐靖南却是听自己的爷爷提过,所以一眼能够看的出来,虽然鬼狼白天槐的功夫还不到家,无法完全的发挥朝孔雀的威力,但是却还是让唐靖南吃惊不已,如果这招是龙歌使出来的话,只怕自己已经死在当场了

        龙歌不是在百年前已经死了吗?唐靖南十分的惊愕,有点不敢相信,不过,他对龙歌倒是没有那么大的仇恨,毕竟当年的事情他没有亲身经历,说不出来有什么仇深似海,甚至,他的心里还是暗暗的敬佩龙歌的,毕竟,龙歌创了很多的暗器手法,至今都还在唐门里流传,这样一位惊采绝艳的人物,自然是应该受到尊敬的

        其余的人,可不知道龙歌是谁,听到唐靖南的问话,所有的人多很诧异,齐刷刷的将目光看向了鬼狼白天槐,等待着他的回答

        “自然是龙爷教我的,”鬼狼白天槐淡淡的说道,“勉强的说,我可以算是龙爷的徒弟,不过,我不成器,龙爷也一直不肯认我这个徒弟,”鬼狼白天槐说的很平淡,但是言语之中却分明的有着一种感怀之色,想起当日和龙爷的偶遇,鬼狼白天槐有些不敢相信

        叶谦笑了,笑的很开心,此刻,他算是真正的明白了鬼狼白天槐的心思了,如果当日鬼狼白天槐和自己比武的时候,用上这招朝孔雀的话,叶谦必死无疑,他可没有唐靖南那样的身法,也没有唐靖南那样对暗器的强烈认识,就连唐靖南都是很危险的避过,何况自己呢?

        唐靖南浑身一震,阴沉的脸色瞬间又变得有些激动,猛的踏出一步,看着鬼狼白天槐,说道:“不可能的,龙歌早在百年前已经死了,”

        “龙爷命大,当年被你们唐门的人逼到了悬崖边跳了下去,不过却被树枝拦住,并没有死,只是受了一点伤,双腿残疾而已,”鬼狼白天槐说道,顿了顿,鬼狼白天槐看着唐靖南,冷冷的说道:“你是不是还想找龙歌的麻烦?”

        唐靖南颓然的叹了口气,说道:“当年的事情其实也不能完全的怪龙歌,虽然他的做法有点偏激,但是却是可以理解,我唐门的很多暗器手法都是他创出来的,他可以算得上是我们唐门百年来最惊采绝艳的一位了,一直以来,都很崇敬他,一直都很想见一见这位人物,”那言语之中流露的感情,没有丝毫的虚假成分

        “爸,龙歌是谁啊?怎么会是我唐门中人,我唐门之中不是从来不招收外姓弟子吗?”唐强好奇的问道,他有哪里知道百年前的那场辛酸呢?唐靖南本来也不想说,这件事情也想让他就此的埋没,可是却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偶然间遇见了龙歌的传人

        “没你的事,都给我回去,”唐靖南厉声的喝道

        唐强不由一愣,有些不明白唐靖南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不过对自己这个老爸,唐强还是清楚的,典型的火爆脾气,他可不敢去触唐靖南的霉头,当年的事情谁对谁错都已经不再重要,唐靖南也只是想这件事情永远的埋没,不想再在唐门中提起,所以,他不想让唐强他们知道

        “爷爷,那我的事……”唐宇政似乎有些不甘心,追问道,不过看到唐靖南的眼神之后,愣是吓的将后面半句话给吞了下去

        “没听见我说的话吗?给我滚回去,没用的东西,整天就知道想女人,迟早有一天你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唐靖南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不管唐宇政如何的不争气,但是起码是自己的长孙,也是唐家的人,虽然他口中总是十分严厉的斥骂,但是他的心里还是很关心他的,只是,唐靖南就是这个脾气,他哪里会说出那些自以为娘娘腔的关怀话语啊

        唐宇政脸上的表情明显的十分不悦,可是却也不敢去和唐靖南死磕,愤愤的哼了一声转身离去,唐宇政很清楚苗寨,那里很多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由恋爱并没有那么的盛行,他也清楚若水对自己不咋地,如果想要抱得美人归的话,那也只有依靠着唐靖南出面,像若水的父亲提亲,相信若水的父亲看在唐靖南的身份地位上,会答应的,所以,此刻唐宇政又如何敢反抗唐靖南呢

        看到唐强夫妇和唐宇政离去,唐靖南转头看了叶谦一眼,表情还是有些愤怒,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人不大,脾气到不小,是不是还要我给你下跪认错啊?”

        叶谦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本来就是嘛,我好心好意的来看你,你倒好,刚来就给我一个下马威,”

        “我哪里知道你和宇政有矛盾,”唐靖南说道,话说的这个地步,很显然是唐靖南已经让步了,叶谦也不好再继续的纠缠,否则就显得自己太不讲理了,况且,毕竟唐靖南还是自己的外公嘛

        讪讪的笑了笑,叶谦没有说话,他很清楚唐宇政为什么看见自己的时候要对自己动手,不过,一个男人如果因为得不到自己喜欢的女人的心而把责任怪罪在另一个男人身上的话,那就是懦弱的一种表现,况且,叶谦跟若水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加上后来的,也最多只能是有一点小小的暧昧而已,“你们跟我进来,”唐靖南说道,话音落去,转身朝大厅内走去

        叶谦微微的耸了耸肩,走到鬼狼白天槐的身边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说道:“你没事?”

        鬼狼白天槐还是那一如既往的冷漠,摇了摇头,叶谦早就已经习惯鬼狼白天槐这样了,如果他忽然间变得很热情,叶谦反而会有点不适应,不过,鬼狼白天槐的表情虽然冷漠,但是那眼神之中却分明的透露出一抹炙热,叶谦可以感觉的出来

        “你小子,”叶谦轻轻的捶打了鬼狼白天槐一拳,后者浑身一僵,转头冷漠的看了叶谦一眼,不由的吓了叶谦一跳,刚才眼神中的那种炙热仿佛忽然间消失不见,不由的讪讪笑了一下,鬼狼白天槐也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微微的愣了愣,眼神变得柔和下来,有些歉意的看了叶谦一眼,不过却始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举步朝大厅内走去

        叶谦和金伟豪对视了一眼,也跟了进去,唐靖南吩咐他们坐下之后,目光转向了鬼狼白天槐,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龙爷他老人家还好吗?”唐靖南的心情很复杂,根本就弄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按理说,他对龙歌应该是充满了仇恨的,毕竟,是龙歌差点毁掉了唐门,不过,唐靖南却是打心眼里佩服龙歌这位惊才绝艳的人物

        “龙爷前些日子已经去世了,”鬼狼白天槐有些伤心的说道,虽然一直以来,龙歌都不承认鬼狼白天槐是他的徒弟,但是在鬼狼白天槐的心里,龙歌还是他的师父,这位活了将近一百三十岁的老人,一生都活的非常的痛苦,那种心里的煎熬只怕没有人可以理解,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忘掉心中的那个女人,为了这个女人,他孤单了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