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094章 蜀中唐门
  • 第1094章 蜀中唐门

    作品:《超级兵王

        www.00ksw.org——    叶谦没有说话,对金伟豪的打趣叶谦也只是淡然一笑,他当然也清楚金伟豪不会真的就是那么认为,不过是一个玩笑之语而已,不过,在叶谦看来,金伟豪这样的表现还是让他欣慰的,毕竟,不知不觉中叶谦也已经将金伟豪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他不希望自己的朋友永远的沉浸在过去的痛苦回忆之中,如果金伟豪能从那个痛苦的回忆里,抽身而出的话,叶谦会十分的欣慰

        狭小的客栈房间内,叶谦和金伟豪就这样面对面的坐着,你一口我一口,你一瓶我一瓶的灌着酒,谁也没有说话,只有那咕咚咕咚的喝酒声,以及酒瓶洒落在地上的哗啦声,酒,似乎永远是一个男人不可或缺的东西,无论是开心,还是忧愁

        叶谦知道,自己不小心触动了金伟豪的伤心之处,能做的,也就只有陪他喝酒,他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有着骨子里的一份倔强,他不会低下自己高傲的头,去奢求别人的怜悯和同情,叶谦也不会给他怜悯和同情,对待自己的朋友,叶谦相信他们需要的不是怜悯和同情,而是一份尊重和信任

        而叶谦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但是,仅仅是这些,就已经足够

        二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醉倒,叶谦虽然不说是海量,但是喝酒越也很少醉,也不知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还真的是这酒的后劲太凶猛,窄小的房间内,叶谦和金伟豪横躺在地上,一片狼藉,二人就这样沉沉的睡去,发出呼呼的鼾声

        睡梦中,叶谦似乎看见了秦月,在不停的挣扎着,口中发出惨烈的叫声,一种凉意,从叶谦的心底升起,让他十分的恐惧和害怕,仿佛自己就要永远的失去这个女人,叶谦伸手,想要抓住她,可是,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秦月掉进了无底深渊,叶谦悲痛的哭泣,自己的心犹如刀绞一般的疼痛

        忽然,叶谦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只觉得自己一身的冷汗,回忆着刚才睡梦中的情形,叶谦不由紧紧的皱起了眉头,那个感觉太真实了,叶谦的心里,不由暗暗的想道,难道当初秦月在苗族村落支教的时候,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抬头看了看窗外,太阳已经升起,新的一天已经到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叶谦将心中的那份不安感压了下去,自己未来还有很多的挑战,不能容忍自己有任何的退缩和懦弱,转头看了金伟豪一眼,后者还在呼呼的沉睡着,眉头微微的蹙着,仿佛有着说不出的忧伤和惆怅

        过去拍了拍金伟豪,叶谦将他叫醒,呵呵的笑了一下,说道:“赶紧洗漱一下,我们去唐家,”

        金伟豪睁开眼睛,歉意的笑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睡过了,”

        叶谦微微一笑,没有多说,然后,举步朝洗手间走去

        二人洗漱完毕,驱车穿过了傣族的小镇,往前行驶了约莫三十公里,到了另一个镇上,打听了一下,很快的就知道了唐门所在,看样子,唐门在这里拥有着很高的声誉,人人听到唐门的名声都是赞赏不已

        这是事实,唐门虽然擅长用毒,不过却是用毒治病,给当地的百姓送去了不少的福利,人们自然是对唐门尊敬有加,唐门也一直恪守着祖训,统率百毒,以解民厄

        问清楚唐门的方向之后,叶谦就径直的驱车朝唐门的方向驶去,虽然说被人称之为唐门,其实不过只是一个府邸而已,称他为唐家堡要更加的合适一些,原先,唐门内也不仅仅只有唐姓,只是唐姓的人主管着一切的事务而已,可是自从百年前,一位从唐门之中出来的异性人,将唐门几乎灭绝,从此以后,唐门就再也不招收外姓的弟子

        那位外姓人也的确是惊艳绝伦,短短的时日,将唐门的所有功夫暗器用毒几乎都学的通透,当时的唐门门主自然是十分的欣喜,可是,后来却因为唐门的门主将自己的爱女嫁给了别人,是以,愤怒之下,对唐门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当时的唐门门主也在那一战中死去,虽然后来唐门凭借着数量上的优势杀死了对方,可是却也损失颇重,自此以后,唐门立下严令,不招收外姓弟子

        到了唐家堡的门外,叶谦将车子停了下来,走上前,门口,两名护卫拦住了他们,说道:“请问你们找谁?”

        “麻烦通告一声,就说叶家叶正然之子叶谦特来拜会唐门门主,”叶谦说道

        两名护卫不由的愣了一下,上下的打量了叶谦一眼,说道:“你就是二小姐的儿子?”接着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道:“你稍等一下,我立刻进去通报一声,门主知道你来了,肯定很欢喜,前两天二小姐才打过电话过来,说你要回来看看,我们就一直在这里注意着,你总算是来了啊,小少爷,你稍等片刻,”说完,一名护卫急急忙忙的跑了进去,看样子十分的欣喜

        叶谦微微的笑了一下,暗暗的想道,不愧是被当地人那么的尊崇,唐门弟子的素质都很不错,片刻,那名护卫走了出来,说道:“门主叫你们进去,小少爷,我给你带路,”

        谢了一声,叶谦说道:“我车内还有些东西,稍等一下,”说着,叶谦回身朝自己的车内走去,打开后车厢,将里面的礼物搬了出来,那两名护卫慌忙的上前,帮叶谦提着,恭敬的邀请叶谦进去

        叶谦也没推辞,谢了一声之后,跟在他们的身后朝屋内走去,早就听闻这唐家堡内机关重重,叶谦还真的不敢在没人带着的情况下进去呢,穿过一条鹅卵石铺砌的小路,旁边的草地花园,假山溪水,风景格外的美丽,凉亭楼阁,比比皆是,虽然不似那些豪华的建筑群,但是这样古色古香的建筑,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进了大厅,护卫恭敬的说道:“门主,人来了,”

        叶谦不由的抬头看去,只见客厅的中央坐着一位老者,虽然已经是花白发须,但是却是精神抖擞,双眼炯炯有神,一看就知道是修为很深厚的古武者,左右各有十张红木椅子,老者左手边坐着一对中年夫妇,男子跟老者有着几分的相像,想来应该是他的儿子,也就是叶谦的舅舅了

        大厅的中央还站着一个年轻人,和叶谦差不多的年纪,低着头,眉头皱着,一副很委屈的模样,听见护卫的声音之后,众人不由的转过头来,那个年轻人在看见叶谦的刹那,整个人不由的浑身一震,顿时一股愤怒冲上脑海,狠狠的说道:“是你?”

        叶谦不由的愣了一下,转头看去,这个年轻人赫然正是那日在傣族小镇遇到的那个追求若水的年轻人,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叶谦没有说话,年轻人冷哼一声,身子骤然间射出,一拳朝叶谦狠狠的打了过去

        这突入起来的场景,让所有人不由的吃了一惊,叶谦的眉头不由紧紧的促着,一丝不悦浮上心头,看着年轻人挥来的拳头,叶谦冷哼一声,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后发先至,只听“砰”的一声,年轻人腹部中招,身子倒飞出去,摔在地上,不过,叶谦并没有下重手,这毕竟是在唐家,看这年轻人的样子也应该是唐家的人

        这一幕,让所有**吃一惊,那对中年夫妇更是呼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虽然不算是什么一流的高手,但是起码也是五品武者的境界,可是竟然被人一脚踹飞,而且,这还是在唐家,他们哪里还能够淡定,中央的那位老者,却是眉头一蹙,接而赞许的点了点头

        刚才护卫来报告的时候,说是自己的外孙来了,唐靖南自然是欣喜不已,自己这个外孙,失踪了那么多年,现在总算是回来了,看到叶谦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跟当年的叶正然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不过,叶正然多了一份儒雅之气,而叶谦却是多了一份锋芒毕露的霸气

        看着护卫带着两个人进来,他一眼就认出叶谦了,看到他这样的功夫,自然是欣喜不已,不过,却是一来就给了自己孙子一个下马威,这让唐靖南有些哭笑不得

        年轻人挣扎着爬了起来,愤愤的说道:“找死,”话音落去,右手一抛,一把银针朝叶谦飞射而去,针尖之上,泛着黑色的光芒,显然是淬过剧毒,叶谦可是深知唐门之毒的厉害,自然不敢硬拼,他可没有若水那样的能耐,挥一挥手就能够将这些银针震飞出去,慌忙的闪身避过

        这一下,唐靖南可是吃惊不小,当下不敢有任何的迟疑,右手一甩,一把银针洒出,只听的“当当”的银针碰撞声,年轻人所洒出的那把银针纷纷的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