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093章 隐忧
  • 第1093章 隐忧

    作品:《超级兵王

        www.00ksw.org——    叶谦倒是还真的没有想到金伟豪会对自己这般的重视,看着他这般的表现,心里不由的一阵温暖,这个世界上,除了亲情和爱情让人感觉到无比的温暖,剩下的也只有这种兄弟之情了,叶谦当然也明白此刻金伟豪的意思,不过他突然这般的表现,还是让叶谦有些吃惊,不由的打趣着说道

        金伟豪翻了一个白眼,松开叶谦,在他的胸口捶了一拳,说道:“我也是真汉子,可不喜欢这调调,”顿了顿,看着叶谦浑身**的衣服,说道:“你先进去洗个热水澡,待会咱们再好好聊聊,我去买点酒回来,都是傣族自家酿的酒,味道很不错,”

        叶谦微微的点了点头,拍了拍金伟豪的肩膀,什么话也没有说,男人之间,有时候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只是那简单的一个动作,就足以知道他们的内心所想了,男人,不同于女人,他们往往将情感埋藏的很深,让他们像女人那般矫情的说出矫情的话,只怕很困难,但是这不代表着他们就不懂得感情,只是他们表达的方式和女人不同而已,这也不是说女人的方式不对,只是说,如果是女人,应该要了解男人的方式,这样你就能获得更多的爱

        进了浴室,放了一缸热水,叶谦舒舒服服的了个澡,脑海中却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在山洞内的情景,浮现出那个叫着若水的女孩子,那完美无瑕的面孔,那天真Lng漫的笑容,那眉宇间跳动的些许惆怅,无一不深深的刺进了叶谦的心里

        苗寨?叶谦喃喃的念了一句,接着苦笑一声,姑且不说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叶谦都不知道,但是叶谦此刻却是没有闲暇的时间去那边的,苗寨,在叶谦听来,或许是苗人居住的一个寨子?其实叶谦对若水也是充满着好奇的,武者九品,叶谦现在的修为也勉强可以算得上是八品武者了?可是,很显然的,从在山洞之内若水的表现来看,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自从上次跟神秘人无名聊天之后,叶谦隐隐的觉得所谓的武者九品,并非就真的是武者所追求的最高境界了,至少,那个神秘人无名应该就已经超出了九品武者的境界,可是,超越九品武者境界之后,到底又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境界,叶谦不得而知,不过,很显然的会超出一般的古武者很多,拥有更强大的力量?加上在山洞之内看到的若水的表现来看,叶谦隐隐的觉得这个丫头或许会跟神秘人无名有着同一样的修为,就算不能相比,起码他们都应该是超出了九品武者的境界

        叶谦似乎觉得,如果找到了若水,或许会对自己体内的气劲更加的熟悉,会让自己更快的掌握使用它们的办法,然后彻底的超越武者九品的境界,叶谦已经不止一次的听过,阎冬说过,神秘人无名也说过,他们似乎都在追求超越九品武者的更高存在,只是,他们似乎也都在摸索和探寻之中,这之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谁也不清楚

        一时间,叶谦的脑海变得纷乱复杂,只觉得各种各样,那些杂七杂八的思想一下子在自己的脑海中纠结个不停,翻滚着,让叶谦有一种想要恶心的冲动,慌忙的调整了一下呼吸,将这股纷乱的思绪给压了下去,叶谦冲洗了一下身子,擦干净,换好一身衣服走了出来

        金伟豪已经买好东西回来了,坐在客厅里等候,除了一些零食和酒之外,尚有两碗当地的小吃,呵呵的笑了笑,金伟豪说道:“我可是一天没吃饭了,饿死我了,快,过来坐下,”

        叶谦心里有着些许的愧疚,也有着些许的感动,看了金伟豪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点点头,走到金伟豪的对面坐下,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叶谦的肚子也的确是饿的慌了,端起那碗食物,呼呼的几下,便全部的塞进了肚子里,那叫一个狼吞虎咽啊,看的金伟豪是一阵目瞪口呆,接而微微的笑了一下

        打开酒瓶,叶谦递给金伟豪一瓶,接着深深的吸了口气,猛的灌下一口,只觉得辛辣中带着些许的酸味,砸了一下嘴巴,叶谦说道:“酒香很不错,这酸酸的味道也很好,这玩意可比那些红酒好多了,”

        “可惜现在国人都喜欢追逐那些个品牌享受,殊不知,咱华夏国内有着很多更好的东西,”金伟豪说道

        叶谦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如果能将咱们华夏自己东西发扬光大,那是一件为国为民的好事,可惜,想要改变不那么容易啊,”

        “呵呵,现在凭借着昊天集团庞大的影响力,你大可以将国内的这些东西打造成奢侈品牌,其实,这不过是那些人追逐奢侈品牌的一种享受而已,其实那些奢侈品究竟有多好?还真不敢苟同,”金伟豪呵呵的笑了一下,说道

        “那就等你掌握了金家的权势之后,咱们一起合作,将华夏的这些带着民族色彩的东西通通的打造成奢侈品牌,”叶谦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

        金伟豪苦涩的笑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一丝的惆怅,狠狠的灌了口酒,没有说话,未来之事,任重道远,掌握金家,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叶谦看出了金伟豪的意思,暗暗的叹了口气,举起酒瓶,说道:“不说这些蛋疼的事情了,来,喝酒,”

        二人都狠狠的灌了一口,那种辛辣中带着些许酸甜味道的感念,犹如是炙热的天气里一丝徐徐凉风,金伟豪看了叶谦一眼,说道:“你这一天一夜都跑哪里去了?该不会真的是和那个小姑娘躲起来鬼混?”

        叶谦苦涩的笑了一下,说道:“差点把命送了,”

        “不会?那小姑娘那么猛?我看她好像还是个稚啊,该不会是你老了不行了?”金伟豪边说边往叶谦的某处看了一下

        翻了一个白眼,叶谦说道:“扯淡呢,你不是也玩的不亦乐乎嘛,没被那些小姑娘给生吞活剥了?”

        “那是人家好客,我可不能当真,”想起那晚篝火晚会时,自己收到无数的烤肉,金伟豪不由的苦笑一阵,那个时候,他似乎忘却了自己曾经的那段痛苦往事,不过,在欢乐之后留给自己的还是那无尽的思念,犹如是天山之水,绵绵不绝的流下

        叶谦接着将那晚和若水的遭遇简单的说了一遍,自然也省去了很多,和若水的那些若有若无的暧昧动作,自然是没有说,听完叶谦的话,金伟豪的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说道:“佛祖舍利?当初华夏政府在京都不是弄过这样的一个展览嘛,不过我一直都不相信它真的有那么大的力量,”顿了顿,金伟豪又接着说道:“对了,你说那个姑娘的苗族的?”

        “嗯,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叶谦看着金伟豪的表情,不由诧异的问道

        “苗族说起来应该算是华夏这么多民族之中最神秘也是最可怕的一个民族了,族内盛行巫术和蛊术,让人闻风丧胆啊,”金伟豪说道,“不过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自己没有研究过,这些所谓的巫术和蛊术到底是不是真的,至今也没有多少人清楚,不过,很多人言之凿凿,想必是确有其事,”接着看了叶谦一眼,金伟豪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叶兄,你该不会被那个姑娘给下了什么蛊术,或者是中了什么巫术?”

        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叶谦说道:“你别吓我啊,不过,那个小姑娘的功夫不错,似乎还在我之上,这点我倒是蛮好奇的,”顿了顿,叶谦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不由的眉头皱了一下,当初秦月来偏远山区支教,好像不就是在苗族的村落吗?自从再见秦月之后,叶谦心里一直隐隐的觉得秦月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可是,秦月没有说,自己也就没有多问,难道秦月在苗族村落支教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想到这里,叶谦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慌忙的将这股奇怪的思想赶出脑海

        察觉到叶谦的异样,金伟豪微微一顿,还以为叶谦是真的被自己说的给吓到了,不由呵呵的笑了一下,说道:“那些都是传说而已,也不一定就是真的,不过,在苗族有着很多的传说都是非常神秘的,既然你说那个丫头的功夫比你还高,有时间你倒是可以去看看,人家小姑娘对你一见钟情,你可不能就这样抛弃人家不顾啊,”

        无奈的笑了一下,叶谦说道:“我的年纪可以做人家叔叔了,”

        “切,这年头,年龄还是爱情的障碍吗?再说,少数民族的人普遍的结婚偏早,十六岁结婚的很多,你不是全控嘛,这样的一个小萝莉,你该不会放过?”金伟豪呵呵的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