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诈

作品:《超级兵王

    www.00ksw.org——    听到阎冬爆粗口,叶谦等人都不由的愣了一下,接着莞尔一笑,对于这位魔门的门主,却越发的觉得亲切了,在对岛国的行动中,魔门可是出了很大的力气的,这让叶谦十分的欣慰,不管内部有多少的矛盾,在面对外部敌人的时候那必须同仇敌忾,这是民族自尊心,和团结力

    离开了杜伏威的别墅,阎冬挥了挥手,让自己的部队撤离,接着看了叶谦一眼,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叶小子,有没有空?一起去喝杯茶?”

    点点头,叶谦说道:“好,刚才的事情还要谢谢阎老呢,”接着转头看了李伟和清风一眼,说道:“你们先陪姬雯回去,我和墨龙陪阎冬去谈点事情,”上前几步,走到黑寡妇姬雯的身边,说道:“不要自责,这次的事情迟早都要发生的,我们和墨者行会的矛盾早就有了,你先安心的回去,西北王万羽中那边我会解决的,”

    黑寡妇姬雯重重的点了点头,一把抱住叶谦,许久,这才缓缓的抬起头,看着他,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是我没用,”

    “傻女人,这不关你的事情,”叶谦说道

    “是啊,大嫂,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那个杜伏威嚣张跋扈的,唧唧歪歪的好像老子天下第一似的,早看他不顺眼了,”李伟嚷嚷着说道

    听到李伟这样的称呼,黑寡妇姬雯的心里十分的开心,刚才听到叶谦的深情表白,如今又听到李伟这样的称呼,一切都值了,阎冬在一旁微微的笑着,说道:“还是年轻好啊,哎,当年我就是太顽固了,否则馨儿不是我的嘛,怎么会被皇甫擎天那老头给抢走啊,想想都他娘的窝囊啊,后悔啊,”

    阎冬口中的馨儿,自然是指云烟门的门主华亚馨了,他们当年的那股子乱七八糟的情债,叶谦是没有兴趣知道,不过,听到阎冬这样说,越发的觉得阎冬是性情中人,一个看上去似乎很冷漠霸道,但是却又是十分热情的老头,让叶谦觉得十分的亲切

    无疑,在叶谦遇见的那么多的古武者之中,最欣赏的还是阎冬,这或许是缘分,如果没有鬼狼白天槐的话,或许,叶谦现在和阎冬还是那种不死不休的境地,又怎么会如此的融洽呢?

    想起鬼狼白天槐,叶谦的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伤势究竟复原了没有,想起他,叶谦的心里总会有一抹强大的愧疚感,从始至终,鬼狼白天槐总是以一种报复的借口,在间接的帮着叶谦,就比如上次和魔门的恩怨似的,如果不是鬼狼白天槐从中调和,还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模样呢

    正如皇甫擎天所说,如果可以的话,鬼狼白天槐加入华夏的特种部队,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此时的叶谦非常的头疼,可是最春风得意的,莫过于王庆生了,不但成功的挑起了叶谦、颜思水和西北王万羽中的矛盾,而且,自己现在获得了欧阳明轩的肯定,自己接替西北王万羽中的日子也是指日可待了

    他自然不知道叶谦已经将颜思水打成重伤,而且和杜伏威矛盾重重,这三方的关系,变得非常的复杂,有些个让人摸不着头脑,反正是乱七八糟

    西北王万羽中能够混到今天的地位,那也不是吃白饭的,不管他多么的狂妄自大,头脑也至于笨到什么都不清楚,上次叶谦在他耳边说的话,他记忆犹新,也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妙,能够混到今天的位置,西北王万羽中靠的不是自己的运气,他讲王庆生是当做自己的一条狗,但是却也时刻的防范着这条狗反咬自己一口,他故意的让王庆生送欧阳明轩回别墅,目的,就是想看一看王庆生的反应

    果不其然,自从回来之后,王庆生很明显的变得有些个抑制不住的欣喜,嘴角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勾起一抹笑容,那种表现,西北王万羽中清晰的看在眼里,眼神里也不由的浮现出一抹阴霾,而且,王庆生做事也变得非常积极了,每次不用自己交代,他都很激情的去办事情,有意无意的,还会间接的打听自己产业的问题,这让西北王万羽中越发的觉得欧阳家已经开始放弃自己,而着力的培养王庆生了,这是他所无法容忍的事情

    吩咐手下将王庆生叫到了自己的房,西北王万羽中嘴角勾勒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暗暗的想道:“跟我玩,你们还嫩着点呢,”

    听到西北王万羽中的传唤,王庆生的眉头不由的蹙了一下,阴冷的笑了一声,缓步的走进了西北王万羽中的房,深深的吸了口气,立刻堆起一抹谄媚的笑容,说道:“万先生,你找我?”

    “嗯,”西北王万羽中点了点头,说道:“坐,”

    王庆生对于西北王万羽中这样的表现,明显的愣了一下,有些疑惑,心里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妙,看样子,西北王万羽中对自己已经开始产生怀疑了啊,这个时候,千万要稳住阵脚,不能慌乱,否则可就是前功尽弃了啊,“万先生叫我来,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啊?”王庆生极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哦,也没什么,随便聊聊,”西北王万羽中抽出一根香烟点燃,然后递了一根给王庆生,后者摆了摆手,西北王万羽中微微的笑了一下,吸了一口,说道:“那个石墨矿场的事情弄的怎么样了?没问题?”

    “已经开工了,”王庆生说道,“相信很快就会有好成绩了,销路也都联系好了,价钱比以前的那个客户高了两成,”

    微微的点了点头,西北王万羽中说道:“这个事情你办的很好,也不枉我这么栽培你,”顿了顿,西北王万羽中又接着说道:“庆生啊,你跟了我也有这么多年了,虽然我平常说话不太注意,可能会伤到你的自尊,但是你应该清楚,我这也是恨铁不成钢啊,庆生,咱们呢也不算是外人,如果你心里对我有什么不满的话,就尽管的说出来,坦诚不公嘛,这样大家才能够更好的相处下去,不是吗?”

    “万先生言重了,我怎么会对万先生有任何的不满呢?能够在万先生的手下做事,那是我的荣幸,这些年,如果不是万先生的照顾,只怕我也不会获得今天这样的成就了,对万先生我是一直都充满着感激的,”王庆生恭维的说道

    “那你对我有什么评价?说说嘛,没关系,”西北王万羽中呵呵的笑着说道,极力的保持着一副很亲和的态度,只是,那眼神之中的阴霾却是很难掩饰

    “既然一定要说,那我就冒昧了,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希望万先生不要见怪,”王庆生说道,“其实在我的心中,一直觉得万先生是一个十分仗义的大哥,而且,在你的手下做事,完全不用有任何的担心,至少,没有人敢欺负咱不是?只要万先生不嫌弃,我愿意一辈子替万先生做牛做马,”

    这些个场面话,西北王万羽中自然不会当真,不过却还是表现的很开心的笑了起来,说道:“你能这么想就好,其实,我这人说话有时候也的确有些过分,不过你要明白,我都是为了你们好,你也应该清楚,在我们道上混的,要小心谨慎,否则一个不小心的话,我们就可能死无葬身之地啊,”

    王庆生自然是连连的点头,表现的十分谦恭,顿了顿,西北王万羽中又接着说道:“上次你送欧阳公子回去,他有没有对你说什么啊?”

    “来了,这才是正题,”王庆生暗暗的想道,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是那副谦恭的表情,说道:“也没说什么,欧阳公子跟我问了一下万先生的事情,自然,我肯定都是再说万先生的衷心了,我也不知道这样说到底好不好?”

    “是吗?”西北王万羽中的表情冷了下来,说道,“不止说了这些?”

    “真的只有这些,万先生跟欧阳公子打的交道比我多,应该比我清楚他的为人啊,而且,我身份低微,欧阳公子也不屑很我说太多的话,”王庆生说道

    “可是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西北王万羽中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正是因为我比你更了解欧阳明轩,所以我很清楚他的为人,他是不是让你监视我?如果我有什么不轨的企图的话,让你立刻告诉他?”

    王庆生浑身一震,快速的在脑海中分辨着西北王万羽中的话,到底是真的清楚底细,还只是诈自己,很快的,王庆生下了决定,自己和欧阳明轩的谈话,在场的只有他们两个,西北王万羽中是不可能知道的,所以,一定是他在炸自己,连忙的堆起一脸的惶恐表情,王庆生说道:“万先生,你千万不要误会,真的没有,不知道你是听谁胡说八道啊,我对万先生的衷心那是日月可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