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789章 将军楼
  • 第789章 将军楼

    作品:《超级兵王

        www.00ksw.org——    皇甫少杰的家在军区大院,其父皇甫鼎天乃是南京军区少将参谋长,可谓是位高权重啊,当初皇甫擎天将皇甫少杰介绍给叶谦的时候,皇甫鼎天还是有着一丝的担忧和不愿的,毕竟,在他的眼里叶谦只是个小流氓,远远不足以和他相比,把皇甫少杰交到叶谦的手里,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皇甫鼎天自然是担心叶谦教坏了皇甫家唯一的独苗

        不过,皇甫擎天一力保证,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静观其变,看一看再说,事实证明,皇甫擎天的做法没有错,自从把皇甫少杰交到叶谦的手里后,虽然他还是会偶尔的闹出一些个事情,可是却都是不痛不痒的,没什么大的影响,这些年,皇甫少杰更是一头栽进军队里,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上面,看到皇甫少杰这样的改变,皇甫鼎天自然是十分的开心,心里别提多舒畅了,因此,他对叶谦也是充满了一种感恩的,早就想请叶谦回家坐坐,可惜叶谦却是四处的奔波,根本没有闲暇,他也只好作罢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次的机会,皇甫鼎天自然是要好好的准备一番,在接到皇甫少杰的电话之后,得知叶谦要到家里做客,那是一点也不敢怠慢啊,赶紧的让老婆子去准备酒菜

        挂断电话后,皇甫少杰冲着叶谦嘿嘿一笑,说道:“师父,咱走?”

        叶谦并不是一个很喜欢应酬的人,可是皇甫少杰盛意拳拳,自己又是在人家的地头上,多少的也应该卖皇甫鼎天几分面子不是?否则岂不是让人家说自己不懂规矩嘛,进寺拜佛,这是常识,对于叶谦这个常年在外面厮混的人来说,这是必须要做到的事情

        皇甫少杰的态度很是谦恭,这两年来,他的性格也有了一些的转变,在别人的眼里或许叶谦只是个流氓而已,可是对于皇甫少杰来说,叶谦却是改变他人生的一个重要的人,如果没有叶谦,或许他还是和其他的军区大少一样,整日里在外面厮混,随意的挂个头衔,享受着国家的福利,以前,皇甫少杰或许会以为这样的生活是很幸福的,可是如今,他却觉得那是再Lng费人生,Lng费青春,正如叶谦所说,等你老了,回头看的时候,却发现一点值得自己骄傲的回忆都没有,那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

        出了大楼,皇甫少杰命令警卫员把自己的吉普车开了过来,虽然这辆车没有以前跑车那般的拉风,可是这却是又一番的感受,操场上,叶寒瑞、叶寒豪和叶寒轩三人还在跑着,叶寒轩远远的领先着,并且神情自若,丝毫没有疲惫的迹象,他也是军队里出来的,这样简单的训练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可是,叶寒瑞和叶寒豪就不同了,他们明显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迈动自己的步伐都觉得很困难

        皇甫少杰随意的瞟了一眼,微微的愣了一下,疑惑的问道:“师父,那个人好像蛮厉害的啊,和后面的那两个好像不同,”他指的,自然是遥遥领先的叶寒轩

        “当然,”叶谦说道,“其实他和你是一样的军衔,是沈阳军区的少校营长,这点训练对他来说自然是不再话下,”

        “少校营长?”皇甫少杰微微的愣了愣,说道,“师父,你的家族还真的很特殊啊,让一个少校营长来这里接受这样的训练,这到底算个什么事嘛,”

        “这是老爷子的安排,大家也不得不遵从,你也别太多的顾忌,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就行了,”叶谦说道

        皇甫少杰微微的愣了愣,有些不明白叶谦口中所指的老爷子到底是谁,不过现在也不是多嘴问这些的时候

        操场的三人也看到了叶谦和皇甫少杰亲热的谈话模样,叶寒轩微微一愣之后随即浮露出一丝笑容,知道不是叶谦得罪了皇甫少杰,自然是放心了不少,而叶寒瑞和叶寒豪两兄弟,眼见着自己在这里跑步,叶谦却在那里闲的谈话,心里别提多憋屈了,对叶谦的恨意更是深刻了,临行之前,老爷子已经交代了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利用自己家族的势力去行什么方便,可是如今,在他们看来,肯定是叶谦打出了叶家的名号,否则人家怎么会这么客气呢?二人暗暗的决定,待会一定要打个电话给老爷子,狠狠的告叶谦一状才行,想起稍后叶谦被老爷子训斥的模样,二人就觉得非常的解恨

        片刻,吉普车在皇甫少杰和叶谦的面前停了下来,皇甫少杰把警卫员赶了下去,亲自开车载着叶谦朝军区大院驶去

        皇甫鼎天是南京军区的少将参谋长,自然不是住普通的军区大院了,而是住在将军楼,那种独栋的别墅形式的庄园,里里外外都有哨兵守卫着,离开军区没有多久,车子便到了皇甫少杰的家门口,摇下车窗对哨兵招呼了一声,皇甫少杰直接驱车驶了进去

        车子停下后,叶谦还在抬头打量着将军楼,皇甫少杰已经屁颠屁颠的替叶谦打开了车门,说道:“师父,请下车,”

        叶谦无奈的笑了笑,走下车来,跟随着皇甫少杰朝内走去

        门口,皇甫鼎天的警卫员拦住了叶谦的去路,行了一个军礼,礼貌的说道:“对不起,我们要搜身,”

        皇甫少杰讪讪的笑了一下,有些歉意的看着叶谦,说道:“对不起,这是规矩,您别介意,”

        微微的耸了耸肩,叶谦张开自己的手臂,警卫员在叶谦的身上搜索了一阵,摸出了一把匕首,自然是叶谦随身携带的血Lng,“不好意思,这个我暂时的替你保管,”警卫员说道

        “你看过武侠小说吗?”叶谦看着警卫员问道,把他问的一愣一愣的,有些弄不清楚叶谦的意思,“武侠小说里,那些剑客从来都是剑不离身,剑在人在,剑亡人亡,虽然我不是什么剑客,但是我的匕首可不能交给你管,”叶谦淡淡的说道

        “这是规矩,希望你见谅,”警卫员不卑不亢的说道

        “好了,这是我师父,能出什么事情啊?我说你这脑袋瓜子就不能灵活一点吗?怪不得我老爸总是骂你榆木脑袋了,”皇甫少杰说道,“行了行了,你去忙,有什么事情我负责,行了,”皇甫少杰也没有责怪的意思,毕竟有这样一个负责的警卫员在他父亲的旁边,他会更加放心的,总不能找一个玩忽职守的警卫员跟着他老爸?

        “对不起,为了首长的安全,我必须要这么做,还请原谅,”警卫员仍旧是不卑不亢,却意志坚定的说道

        叶谦不由无奈的笑了笑,这小子还真是个死脑筋啊,这时,大门忽然打了开来,一个约莫五十出头的老者从屋内走了出来,看见皇甫少杰和叶谦后,微微一愣,随即呵呵的笑了笑,看了警卫员一眼,说道:“在外面咋咋呼呼的,干什么呢?”

        “爸,”皇甫少杰叫了一声,介绍道:“爸,这就是我师父叶谦,师父,这就是我家老头子,”

        皇甫鼎天有些疼爱的白了皇甫少杰一眼,说道:“没大没小,”接着呵呵一笑,上前握住叶谦的手,说道:“叶先生,久仰大名了啊,今日有幸得见,实乃老夫的荣幸啊,”

        “参谋长客气了,应该是我的荣幸才对,”叶谦说道,“来的匆忙,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还望参谋长不要见怪,”

        “瞧你,人来了就行,我可不要你送什么礼物,咱们军队可是反对一些送礼收礼的啊,呵呵,”皇甫鼎天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接着转头看了警卫员一眼,说道:“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去忙,”

        叶谦微微的笑了笑,伸出手,说道:“东西可以给我了?”

        警卫员微微的愣了一下,目光看向皇甫鼎天,见后者点了点头,连忙的道了声歉,然后把血Lng递了过去,叶谦微微的笑着接过,收进怀里,歉意的看了皇甫鼎天一眼,说道:“让参谋长见笑了,有些江湖儿女的风气,喜欢刀不离身,”

        “江湖儿女好啊,仗义豪气,咱华夏就是缺少你们这种有骨气的男儿,”皇甫鼎天说道,“来来来,快里面请,”一边说,皇甫鼎天一边拉着叶谦朝屋内走去

        军人家庭,内部的装修可不比那些充满了铜臭之位的商人的装修风格,虽然简单,但是却是大雅,各种奖状军功章整齐的排列在客厅的展示架上,招呼着叶谦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皇甫鼎天对皇甫少杰挥了挥手,让他去准备茶水,接着看了叶谦一眼,说道:“叶先生,你不知道啊,我早就想约你来家里坐坐了,可是你一直都很忙,苦恼的很啊,这次你来了,可不要那么轻易的走了啊,可一定要多住一些日子,”

        “参谋长不必客气,叫我叶谦就好,”叶谦说道,“俗人俗事多,参谋长乃大雅之人,叶某可比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