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589章 一个接一个惊喜
  • 第589章 一个接一个惊喜

    作品:《超级兵王

        第589章一个接一个惊喜

        来人是谁?正是老爹收养的第一个孤儿,叶谦的大哥,赵刚!他十六岁的时候便参军入伍,和叶谦已经有十多年没见了。www.00ksw.org前几天接到李浩的电话,说是老爹病重,只怕撑不了一个月,让他赶回来。可是,他的任务实在繁多,根本抽不开身,他去找领导请过假,可是领导却不批,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心里痛苦不已。

        前两天他又接到了李浩的电话,说是老爹已经去世,赵刚的心就如同被针扎一样的痛,眼泪刷刷的往下流。这个铁打一般的军人,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狂奔而下。当时他正在执行任务,可是他已经顾忌不了那么多了,他要回来,他要赶回来见老爹最后一面。他没有再去找领导请假,偷偷的从军营里跑了出来,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赶紧搭飞机飞了回来。

        他知道,这次自己的行为一定会受到严惩,可是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老爹是养他的人,如同他的亲生父亲一样,如果连老爹最后一面都看不见,那就只有悔恨一生。前途没有了没关系,但是不能连老爹最后一面都不见。

        赵刚一边哭泣,一边挪动自己的膝盖朝老爹的遗体跪着走去。在场的很多人都不由被赵刚的举动弄的泪流满面,特别是那些女人,已经是默默的抽泣不已。

        看见赵刚,叶谦的眉头一凝,一股怒火就冲了上来。李浩一见,知道不妙,慌忙的拉住叶谦,叫道:“二哥,不要。”

        一旁的林柔柔也感觉到了叶谦的异样,拉住他的另一只手臂,说道:“叶谦,别这样,等丧礼之后再说,好吗?”

        可是叶谦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甩开他们的手,站起身走到赵刚的面前。十年没见,赵刚有些认不出面前的人就是叶谦,只是眼神有点神似。“砰!”叶谦一脚狠狠的踹在了赵刚的身上,顿时将他踹的翻倒在地,怒斥道:“混蛋,你知不知道老爹临死的时候还惦记着你,叫着你的名字,可是你竟然没给他见你最后一面,让他带着遗憾而走。”

        李浩慌忙的过去,抱住叶谦,说道:“二哥,别这样,大哥也不想的,你原谅大哥,他这不是赶回来了嘛。”

        “是,我是混蛋,我是混蛋,我对不起老爹,对不起老爹。”赵刚一边说一边用自己的脑袋狠狠的砸在地板上,发出砰砰的声音,吓得在场的宾客目瞪口呆,这样的跪法,还不跪住人命来啊,这哪里是磕头,这分明是在自杀啊。

        没一会,赵刚的额头已经砸的红肿,鲜血流了出来。李浩慌忙过去拉住赵刚,劝说道:“大哥,别这样,你这样老爹就更不放心了。”

        叶谦也只是一时怒气上涌而已,虽然和赵刚已经有十几年没见,但是毕竟他们是同一个老爹,是胜于亲兄弟的兄弟。看到赵刚这样,叶谦也有些于心不忍,不过却还是愤愤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今天都不回来了呢,哼,如果是这样,那我就当没你这个兄弟。老爹在里面,你进去,跪在他面前忏悔。”

        赵刚甩开李浩的手,依然跪在地上缓缓的向前挪动,三步一叩,每一次都是狠狠的把自己的脑袋砸在地板上,又狠又响。

        “有客到!”这时,司仪的声音再次的响了起来。伴随着话音落去,只见一个女人抱着一个襁褓之中的小孩,从外面走了进来。所有人的目光转了过去,当叶谦看见她的时候,整个人不由完全的愣住了。不但是他,赵雅、胡月、林柔柔都惊讶无比,脸上既有兴奋之情,也有茫然之意。

        女子看到跪在地上行走的赵刚时,表情也是微微的愣了一下。当目光转到叶谦的脸上时,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举步走到了老爹的遗照前鞠躬行礼。

        叶谦有太多的话想要问她,但是此刻却不知道该问什么,也不知道该从何问起。女子走到赵雅等女的面前,轻声的说道:“给我两个孝布!”

        赵雅微微的愣了一下,说道:“月姐姐,你……这孩子……”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去偏远山区支教的秦月。她回来了,而且还带着一个孩子。看到秦月这样的举动,叶谦暗暗的算了一下,心里猛然一颤,难道这个是自己的孩子?

        “这个等会再说,给我孝布!”秦月说道。

        赵雅点了点头,转身拿了两块孝布过来,秦月接过,给自己戴上后,然后给怀中的孩子也戴上。小家伙睁着一双故溜溜的大眼睛,东张西望,并没有一点怕生的样子。“你路上累了?要不你先去休息一下。”叶谦走到秦月的身边,小声关切的说道。

        秦月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接着看了叶谦一眼,说道:“对不起!”

        叶谦一阵茫然,不明白秦月话中说的对不起到底是什么意思,茫然的看了她一眼,可是秦月说完之后,便转过头去,烧着纸钱,似乎并没有要搭理叶谦的意思。叶谦愣了一下,只好把心中的疑惑压了下去,没有再追问。现在有这么多的客人要招呼,而且又是老爹的丧礼,实在不方便说太多。

        其实,秦月的举动已经能够说明一切了。如果她不是和叶谦有关系,如果那个孩子不是叶谦的孩子,她有为什么要戴孝呢?所以,事情已经很明显,那个孩子就是叶谦的孩子,是叶谦一击即中留下的种。只不过,众人的心头都还有着许多的好奇,所以都想尽快的知道这件事情的经过。不过,现在场合不合适,看来只有等到丧礼结束以后再问了。

        “有客到!”

        众人转过头去,只见一个年轻男子和女人前后走了进来。叶谦微微的愣了一下,两个人都有些超乎他的预料之中,他没有想到他们会过来。男子是鬼狼白天槐,而那个少女却是已经很久没见的王雨。

        不但是叶谦,王平也有点惊讶,他一直都以为王雨是喜欢叶谦的,他也很希望王雨能够和叶谦走在一起。不过这种事情他这个做父亲的也不便多加干涉,即使有心,也无力。可是,现在他却分明看的出来,王雨看向鬼狼白天槐的眼神是一个恋爱中的女人应该展露出来的眼神,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很好奇的打量鬼狼白天槐。可惜,他并不认识鬼狼白天槐,也不知道他的背景底细家世。

        王平能够看的出来,叶谦自然也看了出来,所以有些惊讶,没有想到鬼狼白天槐竟然和王雨走到了一起。先前自己还和清风商量着给鬼狼白天槐找一个女人呢,这样或许可以打消掉鬼狼白天槐那种念头,可是,看来是自己和清风白操心了,鬼狼白天槐已经找到了。

        到老爹的遗照前鞠躬行礼,上了柱香,鬼狼白天槐和王雨走到了叶谦的面前。“这可不像是我认识的叶谦,我认识的叶谦,是谁也没有办法打倒的,是任何事情都击不跨的。你可别让我失望,否则将来我不会留情。”鬼狼白天槐淡淡的说道。

        明明是安慰的话语,但是鬼狼白天槐却总是以这种方式说出来。或许,这也是他和叶谦一种很特别的交流方式,叶谦自然也不会怪责他。微微的笑了一下,叶谦说道:“谢谢你,天槐,你能来我很开心。”

        鬼狼白天槐淡淡的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叶谦,目光看向了秦月怀中的孩子,说道:“这是你的孩子?跟你很像,特别是那一双眼睛,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说完,鬼狼白天槐从怀里掏出一块很精致的玉佩,塞到小家伙的手中,说道:“来的匆忙,没带什么东西,这个就当是个小家伙的见面礼。”

        叶谦吃了一惊,慌忙的说道:“这怎么行,这块玉佩可是你的宝贝,太贵重了。”这个玉佩叶谦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是曾经挂在鬼狼白天槐哥哥白天羽身上的,自从白天羽死后鬼狼白天槐就一直戴着,就连洗澡的时候也不脱下。这个玉佩对鬼狼白天槐来说不仅仅只是金钱方面的价值,还有着更深层的意思,所以,当鬼狼白天槐拿出这块玉佩给小家伙的时候,叶谦不免有些吃惊。

        “我又不是给你,如果他不要,你以后就让他还给我。”鬼狼白天槐说道,“这个玉佩很适合这小子,他将来会比他父亲更强。”

        鬼狼白天槐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叶谦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说道:“谢了!”小家伙似乎也很开心,冲着鬼狼白天槐笑了一下,弄的鬼狼白天槐不由一愣,他分明看见小家伙的嘴角勾了起来,一副酷似叶谦那样的邪邪的笑容。

        转头看了王雨一眼,叶谦说道:“没想到你也能来,谢谢!”

        王雨微笑着点了点头,没说话。鬼狼白天槐的眼神四处的扫了一眼,落在了王平的身上,然后转头对王雨说道:“你爸也在,我们过去打个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