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578章 放血
  • 第578章 放血

    作品:《超级兵王

        第578章放血

        这样的结局是叶谦早就预料到了。www.00ksw.org虽然并没有亲自和吉田阳斗交过手,但是对他的资料叶谦知道的很清楚,知道他算是一个高手,对付起来应该不容易。只是,叶谦没有想到这个吉田阳斗似乎比传言中的要弱了许多,或者说是鬼狼白天槐厉害了许多。从二人第一次的交锋,叶谦就已经看出了结局,所以一直坦然自若的站在那里,根本没有打算插手。

        让叶谦没有想到的是,鬼狼白天槐刚才所展露出来的武功,那分明是包含了古武术气劲的使用,也就是说鬼狼白天槐也在修习古武术了。以鬼狼白天槐的性格,如果真的是要找狼牙报复,真的是要和叶谦来一场生死决战,又何必把自己修炼古武术的事情在叶谦的面前表现出来呢?如果隐藏起来的话,岂不是可以更加的出其不意?

        因此,叶谦更加的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鬼狼白天槐之所以杀了雷江的管家以及华杰的那些东南亚地区的负责人,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叶谦清扫障碍。而这次的举动,叶谦觉得这是鬼狼白天槐故意在给自己透露一个信息,那就是他在修炼古武术。否则,鬼狼白天槐大可不必在这个时候跑来,也根本不用当着叶谦的面对付吉田阳斗。

        然而,叶谦却并没有多少的开心,(再见#88book8)反而更加的纠结了。他甚至是希望鬼狼白天槐真的对付狼牙,对付自己,那样,自己至少可以堂堂正正的和鬼狼白天槐来一个生死决战。可是,鬼狼白天槐却这样做,那就表明叶谦想的没有错。鬼狼白天槐是想……是想……叶谦真的有点不愿意想下去,这样的结果是他不希望看见的。

        吉田阳斗支撑着坐了起来,靠在衣柜上,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自己堂堂一个全岛国连续三届的空手道冠军,接受过系统的忍者训练,竟然打不过一个雇佣军?他有点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可是,事实就是事实,事实摆在他的面前,不容他不相信。他有点后悔了,后悔自己要来华夏,后悔自己要接受这个任务,如果不是这样,现在依然在岛国快活呢。可是如今……吉田阳斗知道,对方只怕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了。

        鬼狼白天槐缓缓的走到吉田阳斗的面前,淡淡的哼了一声,说道:“空手道冠军也不过如此嘛,真的让我很失望啊。”

        吉田阳斗的嘴角不停的抽动着,他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可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也容不得他说什么,自己的确是输了,而且还输的很惨。他当然想着要报复,可是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动弹,一个不小心,断裂的肋骨很可能会刺穿内脏,到时候只怕是神仙也救不活自己了。

        “对不起,你不能回去了。”鬼狼白天槐淡淡的说道。话音落去,鬼狼白天槐一脚狠狠的踩了下去,直接跺在了吉田阳斗的裆部。那一脚的力气可不小,直接将吉田阳斗的宝贝直接的跺扁了,那两个玩意更是爆裂出来。吉田阳斗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整个人顿时痛的晕了过去。

        正如鬼狼白天槐所说,行有行规,吉田阳斗的行径已经触犯了规矩,他应该受到惩罚。无论是杀手还是雇佣军还是普通的黑社会份子,都应该戒受一条,那就是yin**女,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杀人不过头点地而已,何必要做这样的事情呢。

        从腰间拿出了那把村正妖刀,鬼狼白天槐缓缓的在吉田阳斗的脖颈之处划了一道口子。并不是很深,不足以让他流血而亡,只不过是为了让村正妖刀吸收一点鲜血而已。然而,就在鬼狼白天槐掏出村正妖刀的时候,叶谦清晰的感觉到怀中的血浪仿佛有一种兴奋的抖动,血浪的红光明显的大增,透过叶谦的衣服也能够隐约的看见。

        这已经不是叶谦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了,当初在叶谦看见火陨和复仇的时候也曾经出现过这样的现象,这是血浪发出的一种警告,因为它感觉到了一种危险。而那把村正妖刀似乎也感觉到了血浪的存在,身上的光芒大涨。不过,鬼狼白天槐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因为每次村正妖刀吸收了鲜血的时候都会这样,这次自然也以为是这样。

        万物都有灵性,这些用非凡的材料铸造出来的兵器,糅合了铸剑师的心血,也仿佛都有了一些灵性。可能是血浪和村正妖刀都感觉到好像没有什么威胁,所以渐渐的光芒都消失下去。叶谦此时忽然有一个奇怪的念头,那就是让血浪和村正妖刀来一次硬碰硬的话,不知道谁会更强一些。不过,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叶谦可不会真的这么做,不过如果这把村正妖刀一直在鬼狼白天槐手里的话,迟早是会有这一天的。

        鬼狼白天槐擦干净村正妖刀,收进怀里,接着轻轻的踹了踹吉田阳斗,把他弄醒。下身还很疼痛,吉田阳斗的整张脸几乎都变型了,额头一颗颗斗大的汗珠不停的往下流。鬼狼白天槐冷冷的笑了一下,说道:“怎么样?舒服吗?”

        “要杀就杀,你这样做太不人道了。”吉田阳斗愤恨的说道。

        “对付什么样的人我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放心,我会杀你的。”鬼狼白天槐冷冷的笑了一声,走过去把吉田阳斗扶了起来,把他的双手绑在一起,然后吊了起来,只是让吉田阳斗的脚尖站在地上。

        “送你一件礼物,你一定会喜欢。”鬼狼白天槐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话音落去,鬼狼白天槐从怀里掏出一个竹管,微微的晃了晃。竹管一头削的很锋利,表面还是绿色的,向来应该是刚刚削下来的,也就是说在鬼狼白天槐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了。

        叶谦看见鬼狼白天槐拿出一根竹管,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他当然知道鬼狼白天槐要做什么,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那个竹管了。看来鬼狼白天槐似乎不仅仅只是为了告诉自己他也在修习古武术的事情,似乎比自己更加的痛恨山口组的人啊。

        其实,这也是叶谦不知道的事情。当初鬼狼白天槐离开狼牙之后,便遭到了山口组的追杀,虽然每次鬼狼白天槐都凭着自己高超的身手和智慧逃过,但是却是有点疲于奔命,心中对山口组的怨恨自然非常的深。

        在狼牙,由于狼牙的势力和战斗力强悍,虽然山口组的人知道是叶谦和鬼狼白天槐杀了他们的组长,可是却无能为力,因为他们也不敢擅自的奔赴中东去杀叶谦和鬼狼白天槐。这还是叶谦在没有坐上狼牙首领的时候和鬼狼白天槐的一次合作任务,二人独自闯入山口组组长的家中,在消灭了将近五十多个敌人的时候,终于顺利的把当时山口组的组长击毙家中。后来,由于鬼狼白天槐叛逃出狼牙,山口组自然是没有了任何的顾忌,倾其力量追杀鬼狼白天槐。

        冷笑了一声,鬼狼白天槐拿起竹管用力的插进了吉田阳斗的大腿。顿时,吉田阳斗发出一声惨叫,浑身忍不住的颤抖起来,额头的汗珠犹如雨水一样落了下来。这是鬼狼白天槐最喜欢的一种杀人方式了,可以让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一点一点的从体内被放出来,一点一点的感受着死亡靠近自己。

        吉田阳斗看着自己的血从体内顺着竹管一点点的流出来,就仿佛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一点点的流逝,那种死亡的恐惧不停的摧残着他的意志。“有种你就杀了我,这样做算什么男人!”吉田阳斗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

        鬼狼白天槐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再见#88book8)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我是不是男人不是你决定的,你还是好好的感受一下最后的时光。”说完,鬼狼白天槐没有再看他,转过头径直的走了出去。

        叶谦和清风对视一眼,微微的耸了耸肩,跟着走了出去。至于吉田阳斗,叶谦不用去管了,他根本句没有办法逃出去,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自己的血被一点一点的放空,然后失去知觉,直到死亡。

        出了任春柏家,走电梯到了楼下,鬼狼白天槐看了叶谦一眼,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别问我,问我我也不会说。”

        叶谦无奈的笑了笑,的确,他刚才是想问鬼狼白天槐是不是在修习古武术。可是,鬼狼白天槐的一句话直接堵住了他的嘴巴,让他没有办法再问了。“接下来准备去哪里?”叶谦转移了一个话题,问道。

        “不知道,该去哪里的时候就去哪里。”鬼狼白天槐淡淡的说道。顿了顿,鬼狼白天槐又上下的打量了叶谦一眼,说道:“你被俗事困扰的太多,似乎有点放松了训练了。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不会还像现在这样不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