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83章 崩溃的霍利双
  • 第1883章 崩溃的霍利双

    作品:《超级兵王

        小人物,也有着小人物的逆鳞,一旦被触犯,小人物的爆发那也是相当的恐怖的,更何况,霍利双并不是什么小人物呢,能忍的,他都忍了,可是却还是被袁玮良出卖,甚至想着除掉自己去换取和叶河图的合作,那把自己当成什么了,霍利双是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件事情发生的。www.00ksw.org

        在华夏,有一个不变的定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几乎已经是形成了一种习惯,所以,人们耳朵里听到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八卦或者是坏事,好事,似乎根本就沒有人在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沒有炒作性的原因。

        所以,霍利双杀死袁玮良的消息还是很快的传了出去,虽然霍利双很严厉的要求自己的手下千万不能将这一切都说出去,不过因为玫瑰刻意的散播,所以,消息还是很快的散发了出去。

        袁玮良的尸体,被霍利双让手下随随便便的在郊外挖了个坑被埋了,一个赫赫有名的京城大少,就这样的沉沦在这里,让人心里不免的有些凄凉,而此时,袁玮良的坟墓旁站立着一个男人,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只是,表情有些阴森低沉。

        “弟弟,沒想到我回來看到的已经是你的尸体了,都怪我,如果我早回來一点的话,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弟弟,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放过伤害你的人,我会杀了他们。”袁海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冷冷的说道。

        抓了一把泥土,袁海撒在了袁玮良的坟头上,深深的吸了口气,转身离去,就在袁海离去沒有多久,一个少女和一个骑着毛驴的小丫头赶了过來,少女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冷声的说道:“我们來晚了,袁海已经來过了。”

        “你怎么知道啊。”小丫头皱了皱眉头,说道。

        “你沒看到地上的脚印吗。”少女白了小丫头一眼,说道,“这个脚印正对着坟墓,而且,陷入地下那么深,很明显就是有人在这里站了很久,都怪你,如果不是你非吵着去买糖果,我们就正好赶上了。”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小丫头说道:“哪里能怪我啊,都怪这头死驴,走的那么慢,不然我们就赶上了。”说完,小丫头狠狠拍了驴的脑袋一下,疼的驴仰头叫了一声,仿佛是在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好了,赶紧走吧,如果袁海离开了西京市,去了京城,那我们就真的很难再找到他了。”少女瞪了小丫头一眼,说道。

        小丫头撇了撇嘴巴,一脸的委屈模样,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着,硬是从眼睛里挤出几滴眼泪出來,少女很是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好了,别装了,我又沒有骂你又沒有打你,你哭什么啊。”

        “呜呜,你就是欺负我,你就是欺负我,回去我跟师父说,说你欺负我,呜呜。”小丫头是越哭越起劲了。

        少女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好了,好了,是我不对,行了吗,走吧,赶紧走吧,不然真的被袁海跑了,师父真的该骂我们了。”

        小丫头使劲的擦了擦自己的泪水,把糖塞进嘴里,很快的就止住了眼泪,让人啼笑皆非,不过,少女也实在是拿她沒有办法,谁知道自己最疼爱这个小丫头呢,说好不让这小丫头带着小毛驴,可是这小丫头却非要带着,真是拿她一点办法也沒有。

        “师姐,你舍得杀他吗。”小丫头眨巴着眼睛,问道。

        少女浑身一震,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说道:“这是师父的命令,而且,袁海多行不义,是他咎由自取。”

        小丫头吐了吐舌头,说道:“女人啊,就是喜欢口是心非,其实,师姐,我觉得那个叫什么叶谦的家伙蛮合适你的,人虽然沒袁海长的帅,但是很有型啊,又很幽默,你跟他在一起的话,一定很开心,不会像现在这样整天愁眉苦脸的。”

        “胡说八道。”少女瞪了小丫头一眼,说道,“再说,你沒看到那个流氓已经有女朋友了吗。”

        “那有什么啊,这年头,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的嘛,我们师叔不就是有很多老婆嘛,还不是一样过的很好。”小丫头理所当然的说道。

        “歪理。”少女不屑的说道。

        “不听我的话,以后你就哭去吧。”小丫头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

        霍利双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差点崩溃,明明自己已经是严密的封锁了消息,可是,竟然还是传了出去,这让霍利双十分头疼。

        不管怎么样,袁玮良那也是京城大少,家族的势力庞大,这个消息传了出去,自己还有立足的地方嘛,霍利双头疼的一塌糊涂,看着面前的玫瑰,说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已经吩咐下去让人封锁消息,可是,为什么还会有人知道。”

        “老板,这世上沒有不透风的墙,况且,手下那么多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被叶河图收买的人,这个消息传出去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玫瑰说道。

        “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霍利双很是苦恼,现在也真的是找不到任何的办法了,唯一可以相信的人也只有玫瑰一个了,“袁玮良家族的势力庞大,我在他们家族的面前就是沧海一粟,他们如果想要弄死我,那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个情况,看样子我在西京市是沒有办法再继续的待下去了。”

        “事情或许沒有老板你说的那么严重。”玫瑰说道,“他们也沒有任何的证据说事情是我们做的,我们也完全可以推的一干二净啊,只不过,那晚上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必须统统杀掉,一个不留。”

        霍利双微微的愣了一下,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就按你说的办,这件事情就交给你负责了,现在我唯一可以信任的只有你了,只要可以度过这个难关,我霍利双绝对不会亏待你,不管以后我拥有多少,我都和你平分。”

        “老板言重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玫瑰说道,“老板,那我就先出去办事了。”玫瑰之所以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无非是想让霍利双失去民心,到时候叶河图一旦发动进攻的话,霍利双将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甚至,霍利双的人还会调转枪头对付他,那就可以不攻自破了,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微微的点了点头,霍利双挥了挥手,示意玫瑰离去,他现在真的是有点六神无主了,可是,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办法呢,如果给他重新來过的机会,他还是会这样选择,因为不杀了袁玮良,自己一样要死,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沒有,只有这一条路,不管他愿不愿意,终究是逃不过,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希望老天爷还站在自己这一边吧。

        如果真的实在是不行的话,那剩下的也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走人,能跑多远跑多远,反正现在自己的钱也足够自己花了,只要省着点,还不至于会饿死街头,最多重新开始來过而已,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本就是一步一步打下來的,自己一步一步拼來的。

        深深的吸了口气,霍利双掏出香烟塞进嘴里,拿出火机,打了一下,沒着,再打,还是一样,霍利双微微的愣了愣,连续的打了好几下,还是沒打着,忽然,霍利双沒來由的感觉到一阵冷风吹來,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

        转头看了一下,霍利双差点吓的叫了出來,自己身旁竟然站着一个人,那双脚站在那里,显得太过诡异,霍利双顺着双脚慢慢的看了上去,只见身旁站立着一个男人,俊美,但是阴冷。

        “你……你是谁,你怎么进來的。”霍利双吓了一跳,慌忙的闪到一边。

        “这里又不是阎王殿,也不是南天门,想进这里,又有何难。”男子淡淡的说道。

        “我不认识你,你來做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霍利双明显的有些紧张,能无声无息的闯入自己的别墅,到了自己的身边自己都不知道,显然不是普通的角色,本就有些心烦意乱的霍利双,此刻更加是不知所从了。

        “你不认识我很正常,不过,我却知道你。”男子说道,“西京市响当当的一方人物,霍利双嘛,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我弟弟。”

        “你弟弟,你弟弟是谁。”霍利双愣了一下,说道,不过,话一出口,霍利双也猜出了这个人的身份,因为相貌跟袁玮良有着很大的相似,那么,以他的年纪,应该就是袁玮良的兄弟无疑了。

        “你会不知道,哼,也行,那我就告诉你,我是袁玮良的哥哥,袁海。”男子说道,“从小到大,沒有人敢欺负他,你竟然敢动他,你的胆子倒是不小啊,说吧,为什么要杀他,是谁指使你的,老老实实的说出來,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否则的话,我要你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