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76章 乐极生悲
  • 第1876章 乐极生悲

    作品:《超级兵王

        用乐极生悲这个词语,应该是最能形容赵及现在的心情了,刚刚还唾沫横飞的讲述着自己的威风史,可是,转眼见霍利双就带了那么多人过來,在道上混了这么久,赵及自然是认识霍利双的,而且,跟他也打过不少次的交道,以前还是对立的双方呢。www.00ksw.org

        赵及的父亲赵昱,是叶河图手下的元老,自然跟霍利双是势不两立的,不管赵昱如何的野心勃勃,想要将叶河图赶下台,自己取而代之,但是,有一点却是他始终坚持的底线,那就是绝对不会跟霍利双狼狈为奸。

        霍利双也曾经无数次的找赵昱谈过,希望他可以到自己这边來帮忙,可是,每次都是被赵昱决绝,赵家三子也从來都沒有给过霍利双什么好脸色看,这对一向自以为是的霍利双來看,自然也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情,如今,赵昱已死,霍利双本來还想着借助这件事情拉拢赵家投靠自己,那样多多少少对叶河图的势力是一个削弱,可是,如今发生这样的情形,霍利双知道是沒有办法挽回的了,袁玮良怎么可能放下自己的恨呢。

        陈思思是认识霍利双的,看到他过來,倒是有些吃惊,显然是沒有料到袁玮良竟然跟他勾结到了一起,凑到若水的耳边,轻声的把霍利双的身份简单的说了一下。

        赵及深深的吸了口气,压制住心头的那份惊惧,好歹自己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也不必惧怕霍利双,料想他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霍老板,还真巧啊,沒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你。”赵及微微的笑了笑,说道,“怎么,是过來打抱不平的吗。”

        袁玮良微微的愣了一下,诧异的看了霍利双一眼,说道:“你们认识。”

        “是的,袁少。”霍利双凑到袁玮良的耳边说道,“这位就是赵家三子赵及,是叶河图手下的人,前两天,他的父亲赵昱就是被叶河图处死的,本來我还打算拉拢他们对付叶河图呢。”

        赵及微微的愣了一下,他开始看到霍利双的时候,还以为袁玮良只不过是他的人呢,现在看情形,似乎不是,霍利双似乎很忌惮这个人,赵及的眉头不由的蹙了一下。

        袁玮良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些我不管,今天我就要他死,我袁玮良长这么大,还从來沒有受过这份气,如果不杀了他的话,我以后还怎么见人,赵家,赵家算个屁,给我杀了他,有什么后果我负责。”

        “是。”面对袁玮良的这个吩咐,霍利双也不敢不听,能不能对付叶河图,已经不是自己说了算了,就算拉拢了赵家的人,也不一定就能解决,但是,如果得罪了袁玮良,那可是很有可能连自己的这点家业都保不住的啊。

        “你敢。”赵及呼的一下站了起來,愤愤的说道,“霍利双,你敢动我一个头发试试,我赵家绝对会跟你势不两立。”

        “赵家,哼,你赵家只怕是自身难保了吧,你老爸意图谋反,叶河图会轻易的放过你们吗,他杀了你老爸,就是给你的下马威。”霍利双说道,“连叶河图我都不怕,我还会怕已经走向末路的赵家吗,你就不必拿赵家來吓唬我了,你得罪了你不该得罪的人,你只有死路一条。”

        “怎么,害怕了吗。”袁玮良得意的笑了一声,说道,“我可以不杀你,只要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然后跟我认错,说不定我心情好,可以放你一条活路,怎么样,你自己考虑清楚,命看就只有一条,丢了可就沒了。”

        赵及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有些难以抉择,他也很清楚霍利双说的话不假,霍利双怎么会惧怕赵家呢,就算是真的现在杀了自己,自己也是无可奈何,赵家也是无可奈何,就凭赵家的那点实力,根本就沒有办法跟霍利双斗,而且,因为自己父亲的关系,只怕叶河图那边也对自己有了嫌隙,赵家真的是左右为难了。

        “机会可只有一次,错过了,可就不会再有了。”袁玮良冷声的说道,嘴角浮起一抹笑意,这样的折磨羞辱一个人,那才是痛快的一件事情,赵及把自己打成这样,如果仅仅只是杀了他,那根本就不解恨,只有这样羞辱折磨他,那才感觉痛快。

        “噗通。”赵及终于还是跪了下來,面对生命的危险,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自己的未來还长呢,他可不愿意把小命丢在了这里,他清楚,霍利双是绝对敢真的杀了自己的,他可不敢冒这个险去赌一把。

        “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袁大少爷就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一条小命吧。”赵及放低自己的尊严,哀求的说道,什么狗屁的面子,什么狗屁的身份,在生命的面前,那都是微不足道的,虽然会让陈思思和若水看不起,但是,至少自己可以保住性命吧,只要保住了性命,那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砰砰砰。”赵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砸的自己晕头转向,但是,却也不得不硬撑着,一旁的陈思思和若水,丢过去一个很鄙夷的眼神,有些不屑的摇了摇头,她们可是很清楚的,袁玮良被打成那样,怎么可能因为赵及一个小小的道歉而就放过他呢,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很明显的袁玮良只是想羞辱赵及而已。

        “你刚才不是很牛掰吗,不是打我打的很痛快吗,怎么,现在怂了。”袁玮良得意的笑着,上前狠狠的一脚踹在赵及的身上,将他踹到在地,噼里啪啦的一顿拳头对着赵及的脑袋打了下去,不一会儿,赵及的脸也肿成了猪头似的,袁玮良自己都打的有些累了,气喘吁吁的站了起來,回头看了霍利双一眼,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杀了他,难道还要等着他來报复吗,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是绝对不会给人有报复我的机会的。”

        霍利双挥了挥手,一名手下走上前去,掏出匕首,狠狠的捅进了赵及的心脏,赵及一声惨叫,瞪着袁玮良,说道:“你……你不受信用。”说完,闭上眼睛倒在了地上。

        信用,信用值多少钱,对袁玮良來说,信用根本就是狗屁,只有权势才是最重要的,谁拥有权势,谁就有话语权,袁玮良也不会给人报复自己的机会,斩草不除根的话,那会后患无穷,如果今天放了赵及,他会咽得下这口气,下次如果再遇见,说不定遭殃的就是自己了,袁玮良可不会那么傻。

        上前两步,走到陈思思和若水的面前,袁玮良说道:“是不是很好看,很好玩啊,你们两个丫头啊,分明的就是想坐山观虎斗,觉得这很好玩是吧,上次你们打了我一个耳光,这次又害的我这么惨,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对你们才好啊。”

        “袁大少爷,你说这句话可就不公道了啊,我们可是一直站在你这边的。”陈思思说道,“刚才如果不是我故意的骗这小子來咖啡厅,说不定他现在早就溜了,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你怎么找他报仇啊。”

        “哎呀,思思,我们好像忘了一件事情哎。”若水忽然一惊一乍的说道。

        微微的愣了一下,陈思思诧异的说道:“什么事啊。”

        “你忘了,这小子还沒有赔钱给我们呢,我们去哪里找人赔钱给我们啊,这不是亏大了吗。”若水说道。

        “是哎,我怎么给忘了啊,这小子撞坏我们的车还沒有赔钱呢。”陈思思说道,接着转头看向袁玮良,说道:“袁大少爷,你杀了他,我们现在找谁要钱去啊,我不管啊,这钱你得赔给我们。”

        陈思思就是故意找事而已,她哪里会在乎那个啊,反正车子又不是她的,就算是撞坏了再还给人家,估计苏宏洁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是哑巴吃黄连。

        一旁的霍利双倒是有些惊讶,愣愣的看了两个丫头一眼,暗暗地猜想着她们的身份,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一点都不忌惮袁玮良,而且,还跟他闹起來,霍利双的目光不由的转向袁玮良,想看看他究竟会有怎样的反应。

        冷笑了一声,袁玮良说道:“这些可不是我的事了,你们爱找谁找谁,不过,现在你们还是跟我走吧。”

        “跟你走,为什么啊,我都不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呢。”陈思思说道。

        “是啊,谁知道你是什么人啊,万一你把我们骗回去然后把我们卖了,那我们不是亏大了,我们这么漂亮的姑娘肯定有大把的人想买我们的。”若水说道。

        “你们最好乖乖的听话,不要逼我动手,我可不想伤害你们。”袁玮良冷声的说道。

        “我……”若水张了张嘴巴,正准备说些什么,陈思思却是对她眨了眨眼睛,后者顿时会意,其实,若论功夫,眼前这些人,陈思思和若水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不过,既然陈思思还有什么诡计,若水自然是奉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