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75章 悲催的伪娘
  • 第1875章 悲催的伪娘

    作品:《超级兵王

        对于一个根深蒂固的京城大少來说,西京城的所谓的大人物在袁玮良的眼里,的确算是土包子,入不得他的法眼了,傲慢也好,狂妄也好,他有着这样的资本,就连霍利双,西京市道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袁玮良也是呼來唤去,西京市政坛的人物,从上到下,谁敢不给他三分薄面。www.00ksw.org

        所以,不管赵及到底有多少的分量,袁玮良都不会把他放在眼里,放在心上。

        袁玮良的出现,让赵及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十分的不舒服,他可不知道袁玮良是谁,也不管他是谁,在西京城,他还真的沒有怕过多少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被一个莫名其妙跑出來的小子给吓到呢。

        而且,赵及很明显的已经将袁玮良列入了自己情敌的范畴,这分明就是來跟自己抢女人的嘛,赵及自然是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不屑的哼了一声,袁玮良说道:“你算什么东西啊,这里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我在跟两个小姐谈了,你跑过來插什么话啊,不知所谓。”

        陈思思和若水对视了一眼,眨巴了一下眼睛,一句话也不说,乐观其成的看着他们两个斗,谁赢谁输,对她们來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有好戏看,有的玩。

        袁玮良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冷哼了一声,说道:“小子,够狂妄的啊,真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本,我劝你还是别太狂妄了,否则的话,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是吗。”赵及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我还真想知道你会让我怎么死的很惨呢,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我已经跟两位小姐谈妥了,我会负责,你跑过來掺和什么劲啊,人五人六的,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嘛。”接着转头看了陈思思和若水一眼,说道:“他是你们的朋友吗。”

        “嗯嗯。”陈思思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道:“我们跟他不熟,连他叫什么名字我们都不知道呢,你不用给我们面子。”

        袁玮良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脸上很明显的有些不悦,自己是來帮这两个丫头解围的,本來想讨好他们一下,可是却被这两个丫头给出卖了,袁玮良心里自然很不舒服,“听到沒有,她们根本就不认识你,想英雄救美还是路见不平啊,那也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沒有那个分量,赶紧滚吧,我也不想跟你计较,别惹我发火。”赵及傲气的说道。

        “哼,那我倒是很想看看你发火是什么样。”袁玮良说道,“说实话,我还真的沒有把你放在眼里呢。”

        “看來你是真的想找死了,那我就成全你。”赵及冷哼了一声,说道,一拳狠狠的朝袁玮良打了过去,既然陈思思和若水说了不认识袁玮良,那赵及就沒有什么顾忌了,虽然赵及也可以看的出來,陈思思的话说的不是真的,知道他们是认识的,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陈思思那么说,就表明即使是认识,那也是对袁玮良沒什么好感,自己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出头一下,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赵及毕竟是在道上混了这么久的人物,自然是有三分的火气,而且,身手也不赖,打架那也是常有的事情,可是,袁玮良就不同了啊,他在国外读了那么长时间的书,一向也都自诩身份很少跟人动手,再说,很多时候他也根本不需要出手,自然会有人帮他摆平,自然而然的,袁玮良也就沒什么打架的本事了。

        陈思思和若水本以为可以看见两虎相争,打的两败俱伤,结果,却是沒有想到完全就是一边倒嘛,看着赵及将袁玮良摁倒在地上,一拳一拳的往他脸上招呼,一声声的惨叫传來,陈思思和若水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一脸的惊诧之色,这是他们沒有想到的事情,本以为有好戏可以看,结果,这场面的确是不敢让人恭维啊,不过,袁玮良被揍,对她们來说也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谁叫袁玮良沒事去追求胡可啊,被揍那也是活该。

        打的自己都有点累了,赵及这才站了起來,还不解恨似的狠狠踹了袁玮良一脚,淬道:“煞笔,原來就这点本事,还想路见不平,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刚才不是很牛掰嘛,不是说想见见我发火的样子吗,现在看见了,怎么样,还满意吗。”

        袁玮良的整张脸肿的跟猪头似的,还真的有点认不出來了,以前那英俊的模样,此刻已经荡然无存,袁玮良的眼神里迸射出阵阵的杀意,愤怒的杀意,不过,却是沒有再跟赵及呛声,这个时候硬撑,那只是自己倒霉而已。

        转头看了陈思思和若水一眼,赵及歉意的笑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有点失态了,不过,这小子就是这样,欠揍,在这里待着也不是办法啊,要不,我们先去那边的咖啡厅坐一下吧,然后我让人把钱送过來,可以吗。”

        “好啊。”陈思思嘻嘻的笑了笑,说道,这丫头可沒有那么好心,可不是被赵及所谓的风度给征服了,这丫头是有着自己的算计呢,她还是清楚袁玮良是有些实力的,能够惊动西京市的政府高层,而且,还可以从容的从军队里出來,显然是有身份的,那么,袁玮良怎么会愿意被人白白的打一顿呢,肯定是会报复的,如果让着赵及走了,那袁玮良还去什么地方找啊,好戏还沒有散场呢。

        赵及一愣,脸上不由的浮起一抹兴奋的笑容,以为是自己刚才的表现征服了这两个丫头呢,顿时兴奋起來了,看來,男人还是应该表现自己强悍的一面啊,那样才可以征服女人,他哪里想得到却是被陈思思给算计了啊。

        “两位小姐,请。”赵及很有绅士风度的说道。

        陈思思朝着袁玮良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冲着若水笑了笑,转身朝路边的一家咖啡厅走去,若水跟陈思思相处了这么久,这点默契还是有的,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虽然觉得有点个冒险,万一到时候袁玮良连她们两个也收拾的话,那可就不是好玩的了,不过,若水也是胆大的人,也是那种恨不得天下大乱的主,虽然有点担心,但是却也沒太放在心上。

        看着他们离去,袁玮良支撑着爬了起來,对陈思思最后的那一个眼神自然是了然于胸,狠狠的瞪了赵及一眼,袁玮良掏出手机拨通了霍利双的电话,还沒等霍利双开口,就愤愤的吼道:“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也不管你在做什么,总之,你现在马上带人给我赶到XX街道來。”说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霍利双拿着手机,听到里面传來的“嘟嘟”的声音,愣了半晌,愤愤的骂道:“草尼玛的,袁玮良,你当老子是什么啊,呼來唤去的,真当老子是你的奴才啊。”骂归骂,但是霍利双也沒有什么办法,现在还有求于人,自己还要靠袁玮良,哪怕自己的心里再不舒服,却也不得不忍下去。

        听袁玮良刚才的电话,霍利双就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敢怠慢,慌忙的召集了人手赶往袁玮良所说的地方。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霍利双赶到了,远远的就看见袁玮良的车子停在那里,霍利双慌忙的带人下车赶了过去,到了袁玮良的身边,霍利双不由的吓了一跳,慌忙的说道:“袁……袁少,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谁把你打成这样。”

        愤愤的哼了一声,袁玮良说道:“他现在在咖啡厅,你们跟我过去,不整死那小子我就不姓袁,在西京市,我还就沒见过这么狂妄的小子,哼。”说完,快步的朝咖啡厅走去,霍利双哪里敢怠慢,挥了挥手,带人快步的跟了上去,心里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竟然撞到钉子上去了。

        咖啡厅里,赵及正唾沫横飞的跟陈思思和若水说着自己的光荣史呢,老爸刚刚才去世,他不但沒有一点的哀伤,反而想着这些事情,还真是有些让人啼笑皆非,陈思思和若水也很配合的,不是的奉承他几句,捧他几句,顿时,让赵及觉得自己更加的高人一等了,那个开心,那个兴奋啊。

        “砰”的一声,袁玮良一脚将咖啡厅的门踹了开來,咖啡厅的保安人员愣了一下,慌忙的围了上去,“干什么,都给我滚远点。”霍利双上前几步,说道,“不相干的人全部给我出去。”

        霍利双在西京市那可是赫赫有名的,谁不认识啊,那些保安看见他,哪里还敢吭声,纷纷的退后,咖啡厅的顾客也都纷纷的起身离开,他们可不愿意被卷入漩涡中,一不小心连自己的命丢了,那可就太不划算了。

        看到霍利双,赵及不由的愣了一下,眉头微微一蹙,再看袁玮良,知道肯定是冲着自己來的了,心里,不由的有一些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