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一卷 神奇的任务 第0360章 跪CPU
  • 第一卷 神奇的任务 第0360章 跪CPU

    作品:《校花的贴身高手

        “你好,苏先生,你的名字很有爱啊……”安建文听后微微一汗,这名字,很给力。www.00ksw.org

        “呵呵……”苏胶囊笑了笑:“和里面那位苏少是本家,安少放心,这房间很隔音的,我们不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安建文点了点头,才开口道:“呲花哥,相信你也清楚我们家是做什么买卖的,以前松山这边,是我大哥在负责,我不管他怎么做,但是对于呲花哥您这位松山地下势力的扛把子,我还是久仰大名的!所以特地来拜访一下!”

        不管怎么说,安建文的一番话停在李呲花的耳朵里,都很舒心,安建文家里是做什么买卖的李呲花自然清楚,人体器官贩卖嘛!

        不过,之前安建文的大哥安建德在的时候,却没有来拜访过李呲花,仗着手下有一个黄阶中期的高手,也没把李呲花放在眼里。

        但是当时,安建德做的也是那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虽然是非法的,不过和地下势力也不太沾边,李呲花和他井水不犯河水,也不愿意因此结仇。

        毕竟黄阶中期实力的高手不容小觑,虽然李呲花的身后还有更厉害的高手,不过两个人也没有必要争个你死我活,就算将安建德收拾了,他做的生意李呲花也没法染指,因为根本就没做过器官买卖的生意,上家下家都没有,也没有渠道销出去。

        只是,虽然如此,李呲花的心里面还是有些不爽的,毕竟在松山市,做这些非法买卖,不来他这里拜山头,那有些丢面子!就算不给点儿份子钱,起码也要摆个酒说一下吧?

        所以,对于安建文能够主动来拜山头,李呲花的心里还是很满意的。

        “呵呵,文少,你有这个心思,我很高兴!你放心,在松山地头,还没有我李呲花摆不平的人,摆不平的事儿!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好了!”李呲花大刺刺的说道。

        不过,他显然是在吹牛逼,至少林逸他就没摆平,不但没摆平,还损失了两个黄阶高手,这亏都吃到姥姥家去了。

        “不……呲花哥,这次来,我不光是来拜访你,而是来谈合作的!”安建文摆了摆手,笑道。

        “合作?”李呲花微微一愣,自己和他,有什么合作的地方么。

        “呲花哥,你也知道,现在主动卖肾的人越来越少,人都不傻了,以前我哥那时候忽悠人,说肾割掉一个什么事情都没有,不影响的,但是事实上,被割掉肾的人身体都会变差,现在已经没有人上当了!”安建文无奈的说道:“所以,我准备向那些流浪汉和乞丐下手……在松山市的地盘上动手,当然不能不经过呲花哥您这一步了!”

        李呲花点了点头,这个安建文还算醒目,如果仅仅是买卖器官的话,自己还真插不上什么手,但是要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做掳人的事情,那不经过自己点头就去做,还真有点儿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

        “你的这个想法倒是可以,那些乞丐和流浪汉,就算失踪了也没有人会注意到。”李呲花点了点头:“你想我怎么做?是帮你抓人,还是帮你平事?”

        “呵呵,能帮我抓人最好,不过我们自己也会抓。”安建文点了点头:“当然,每个月我都会抽出一定的红利给呲花哥,不会白让你做的。”

        “恩。”李呲花满意的点了点头,器官买卖可是暴利,如果安建文能够分他一笔钱,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当然,呲花哥手里面,如果有那种刚死不久的人,也可以给我送来!”安建文道:“这个我们心照不宣,也会给你分红。”

        “没问题!一言为定。”李呲花点了点头,如果换一个人的话,李呲花还不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但是他知道安建文家里面的一些事情,他大哥已经搞了几年的器官买卖,一直很隐秘,不曾出现过问题,所以和安建文合作,应该没有什么风险的,他们已经形成了一套规模化的买卖流程,不会轻易暴露。

        “呲花哥真是爽快人!”安建文微笑着点了点头,举起了手中的红酒,虽然头上鼻青脸肿的,但是安建文谈成了一笔合作,还是十分高兴的!

        有了李呲花的支持,自己的生意一定可以做大!而且,今天还得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那就是林逸并非楚梦瑶的男朋友,而是他的保镖!

        这样一来就好办了,不过对付林逸的对策也应该改变一下了……如果他真的是保镖,拉拢一下他倒是比较不错的主意,但是他要是不识相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自己只能对他不客气了。

        ……………………

        楚梦瑶和陈雨舒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楚梦瑶等陈雨舒和林逸讲完电话,问道:“小舒,他已经要回来了?”

        “恩,瑶瑶姐,箭牌哥说他正在返回的路上。”陈雨舒点了点头:“他说他没有不老实,没有去找小姐!”

        “哼,男人的话,你还能相信?”楚梦瑶哼了两声:“小舒,你就是太容易相信人,可别被林逸骗了,我爹地还说,妈咪不是他气跑的,可是事实呢?我偷偷看到妈咪留下来的字条,说的就是她被爹地气跑的事情!”

        “喔……那怎么办呀,那等箭牌哥回来,你问他吧!”陈雨舒心里也怀疑,箭牌哥到底有没有经得起诱惑呢?“我听说,要想男人说实话的方法,只能让他跪CPU!瑶瑶姐,要不我们也试试?”

        楚梦瑶听后大汗:“跪CPU?小舒,你方法过时了,我听说现在都是跪电视遥控器了,换一个台就打一顿!新版的CPU上已经没有针脚了,起不到惩罚作用了!”

        “没事儿,瑶瑶姐,我们可以把电脑通上电,将CPU的风扇拆下去,让箭牌哥跪上去喔。”陈雨舒挥了挥拳头。

        “……你想烫死他啊?”楚梦瑶无语,没有风扇,CPU还不热死。

        “谁要烫死?烫死谁?”林逸推门走了进来,正好听到楚梦瑶的后半句话,有些纳闷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