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科幻小说 > 吞噬星空 > 第二十七篇 第四绝地 第六十章 一网打尽
  • 第二十七篇 第四绝地 第六十章 一网打尽

    作品:《吞噬星空

        这紫月圣地一而再,再而三的和自己为敌。www.00ksw.org之前更是插手‘原始宇宙内部战争’欲要一举毁掉人类根基……现在又想要在晋之世界中毁掉自己。

        “幸好,幸好我获得封号。”

        “否则措手不及下,能自爆毁掉分身保住命就不错了。”罗峰一阵后怕。

        若无封号。

        两个结果,一个是直接被鹄后给杀死,那就是真的死的不能再死了。

        二个是自己意志够强,能够在陷入幻境之前抓住一丝时间自爆掉!若是能自爆掉,两分身毁掉命保住,可是自己携带的宝物‘血影刀’‘墓陵之舟’可就都遗失了,特别是墓陵之舟,那里面可都有传承空间的。

        当然传承空间唯有传承者可进!且传承空间内是有自己的能量分身操控的,被对方得到,对方也进不去。可进不去……自己本尊也没机会进去,只能让能量分身一直呆在传承空间。且传承空间一直遗失在外。

        ……雪邕看向罗峰:“银河,那鹄后、火琢午两位统领你如何处置?”

        “鹄后和火琢午?”罗峰眉头一皱,显然有着怒气。

        雪邕连道:“他们俩也是事先不知银河你身份,他们只当你是普通军士,所以才那般……银河,你便稍微……”

        “雪邕。”罗峰打断了他的话,“你放心,我还不至于要他们的命,不过,骑到我头上来,也没这么容易放过他们。”

        雪邕大喜:“这是自然,银河你尽管说,能给他们活命便是莫大的恩德了。”

        罗峰点头:“对他们的惩罚也简单……”

        罗峰说了一通,却是让雪邕眨巴下眼睛,似乎没想到神王继承人银河竟然会想出这等处置手段。

        “明白了?”罗峰道。

        ……火琢午、鹄后俩狼狈不堪,被气流凝聚成的绳子捆缚住动弹不得,都倒在地上。表面狼狈内心却更加焦急慌张,他们俩都看着不远处的罗峰、雪邕。可即便看到,也根本听不到那两位的谈话内容。

        “鹄后,你这次害苦我了。”火琢午又气又怒。

        “我也被害苦了。”鹄后忍不住道,“我哪知道,我之前只知道我们晋之世界最高最强的也就是四大将军。现在突然冒出个银河大人!我们晋之世界,显然不像我们表面上看的一样,估计更加神秘。没想到却是被我们给撞上了。”

        火琢午也痛苦摇头。

        晋国覆灭,可晋国当年的跟随神王陛下征战的一些逆天强者,比四大将军强的可是有好些个的。或许这位银河,就是当年跟随神王陛下的某位还活着的超级强者……“等吧。”

        “希望能活命。”

        火琢午、鹄后躺在地上期盼着。

        就在这时,远处的雪邕将军朝这走了过来。

        “将军。”

        “将军。”他们俩眼睛都亮了起来,他们可都是将军的老部下了,应该有机会活下去的吧。

        雪邕将军走过来,看着地面上躺着的火琢午和鹄后,当即道:“你们俩运气好,银河大人还不至于要你们俩的命。”

        鹄后、火琢午顿时松了一口气。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若是在和其他势力的战争中死了就罢了,可死在自家地盘内就太憋屈了些。

        “不过死罪可饶,活罪难逃。”雪邕将军看了他们俩一眼,“你们俩无尽岁月来积累了大量的军功,也有不少宝物在身。现……你们的一切军功,一切宝物尽皆剥夺,以示惩戒。”

        “啊!”鹄后、火琢午惊愕瞪大眼。

        天,怎么会这样?

        这,这,这也太……“没听到?”雪邕将军皱眉喝道,“将宝物都留下,还不走?”

        火琢午、鹄后身上的气流绳子也自动分解消散。

        “不留宝物,要留下命不成?”雪邕将军眸子中掠过一丝冷光,银河何等身份?是神王陛下最重视的传承人,对神王而言,一个将军说舍弃便舍弃了,可继承人却不一般。两个小小虚空真神还想讨价还价不成?

        “是是是。”火琢午最先道,“谢银河大人饶命,谢将军帮忙。”

        哗~~~顿时旁边出现了一堆宝物,一瞬间火琢午的一切机械流宝物、灵魂宝物、铠甲兵器乃至其他一切材料等,尽皆留下一件不剩。连他身上此刻所谓的甲衣都只是神力凝聚而成。

        “嗯?”雪邕看向鹄后。

        鹄后虽不甘,却也不愿死:“我也留。”

        片刻——鹄后、火琢午留下一堆宝物后便狼狈不堪的飞走了,飞走时,他们再也不像之前那般浩浩荡荡了,鹄后也不再像过去飞行时必留彩虹流光了,而是灰溜溜悄无声息的离去。没其他军士发现这一幕。

        “他们走了。”雪邕将军道。

        “嗯。”罗峰走过来,看着地面上的一切宝物,点点头,一挥手尽皆收起。

        “他们俩的军功,我也都转移到你那了。”雪邕将军感叹道,“你这一招可真狠,在法则之主、真神时,还有军队任务可获得军功。可等成了虚空真神……却根本没军队任务了,想获得军功无比艰难,你却是一下子将他们无尽岁月收获全剥夺了。”

        罗峰一笑,他当然明白。

        晋之世界内就是如此,法则之主、真神都有军队任务,可虚空真神统领们若是有任务,干嘛?难道去杀晋之世界其他虚空真神么?

        所以他们并无军队任务。

        除非有愚蠢的某个虚空真神敢挑衅军队,才会被派出几名虚空真神去解决,这时候有些军功发放。可挑衅军队?有几个虚空真神会愚蠢到胆敢挑衅军队?所以虚空真神统领们一般唯一赚取军功的方法就是……统领军队、教导军队,因为统领有功,自然会每一阶段会被赐予部分军功。

        可这样,积累军功太慢了。

        ……雪邕将军也离去了。

        罗峰则是前往军备点,刚进入大殿,顿时世界变幻。

        “哗!”

        一道金光身影出现在罗峰面前,无比恭敬:“拜见银河大人。”

        罗峰笑了,每个军士进来都会碰到金光身影,只是过去这金光身影冷酷无比,此刻却恭敬的很。

        “周围竟没一个军士。”罗峰看向周围,周围空荡荡的,显然将罗峰引领到一独立区域来。

        “银河大人,这是‘军备环’。”金光身影一翻手,掌心出现了一精致的圆环,“银河大人借助这军备环,可随时进入‘军备世界’,只要在晋之世界即可进入军备世界。无需每次都来军备点。”

        罗峰眼睛一亮。

        “银河大人的权限,自当得到军备环。”金光身影手中的军备环直接飞到罗峰面前。

        罗峰一伸手便接过。

        “我要查最近三个纪元内,加入四大军队的一切法则之主军士的讯息。”罗峰道,“还有,能够模拟这些军士的气息吗?”

        “当然,生命气息是确认他们身份的最准确标识,当然可模拟。”金光身影道,“银河大人权限足够。”

        顿时哗哗哗~~~~在旁边的空间中开始出现一个个身影,尽皆都是模拟出的军士身影,都是在最近三纪元内加入四大军队的所有军士,一眼看去浩浩荡荡。

        “还真多。”罗峰暗自嘀咕,“幸好只是三个纪元的。”

        罗峰算是最早一批,进入晋之世界也只是两个多纪元,紫月圣地派来的军士,自然肯定在这一范畴内。

        “开始。”

        罗峰迅速开始查看。

        强者的意识运算速度、神力感应速度何等迅速?仅仅片刻,便迅速筛选出来了。

        “紫月圣地,加入四大军队的共有96位。”罗峰暗道。

        其实紫月圣地派来的不止这么多,只是加入军队需要进行筛选,紫月圣地准备再充足,也无法做到百分百的进入率。

        “这96位,要杀他们……”罗峰暗道,“就必须一次性解决,不能慢吞吞的,一旦引起警惕很快会溜掉。”

        “嗯?”

        “不对!”

        正思索着如何杀这96位紫月圣地宇宙之主时,罗峰脸色微变,“若是这次杀了,不是让紫月圣地警惕了?那么,下一纪元,紫月圣地还会派宇宙之主进来么?”

        ……原始宇宙,原始秘境。

        无尽幽海内。

        “老师。”浩浩荡荡的海浪中,一道身影显现正是罗峰。

        “罗峰。”混沌城主看着罗峰,“你说,你有权限杀死紫月圣地在晋之世界的所有宇宙之主?”

        “嗯。”

        罗峰点头。

        乌启楼任务,神王和自己的交易等等……罗峰还不至于都说出去。

        “这紫月圣地,一直和我人类作对。”罗峰低沉道,“这次若非我在晋之世界内地位权限不同,怕也差点被他们弄死。这次定要好好报复一顿。让他们紫月圣地数个轮回时代内都无法回复元气。不过我在想,第二纪元进去的只是部分,第三纪元他们估计还要进去不少。现在距离第三纪元也快了。到时候一网打尽!”

        混沌城主眼睛一亮,连点头:“好!第一纪元只是摸索,第二纪元他们也只是进去部分,第三纪元才会进去更多一批。这时候我宇宙海各大势力才算差不多都进去大半了。要动手,的确得等到第三纪元!”

        “还有!不单单要对紫月圣地动手。”混沌城主连道,“还要对联军阵营动手,那联军阵营和我人类阵营一直在斗,现在我方虽然稍占上风。可是真正获得绝对优势,不知道要多久。你在晋之世界,给他们来个一锅端……妖族、虫族、机械族等等他们的实力定会衰弱下去,再无抵抗实力。”混沌城主的眼中闪烁着疯狂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