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科幻小说 > 吞噬星空 > 第二十七篇 第四绝地 第四十一章 最后的死劫
  • 第二十七篇 第四绝地 第四十一章 最后的死劫

    作品:《吞噬星空

        光幕上,金爪神罗峰在半空中每一次都能避开岩石大手,照样能戏弄那暗红岩石巨人,甚至在刚开始,都能让那无数射下的流光碰不到他。www.00ksw.org

        可是……随着古老秘纹图的不断下降,距离越加的短!便令罗峰也越加吃力,时而被碰触到了。

        “断灭,燃烧神力第一重!”罗峰终于忍不住了。

        “哈哈……这个军士银河,总算施展燃烧神力秘术了。”

        “他还真有耐心,一直熬到现在才施展神力秘术。”

        “作为特殊军团军士,基础传承中就有一重燃烧神力秘术,本就应该会。”四大统领们看到屏幕上一幕顿时笑了。

        一旦施展神力秘术,罗峰的攻击、防御、速度闪躲等各方面立即飙升一层次。

        之前吃力狼狈,一瞬间再度变得轻松。

        在半空中……同时应对岩石大手、暗红色岩石巨人、无数流光。轻而易举!

        又过了数分钟。

        古老秘纹图越降越低,甚至逐渐逼迫罗峰飞行所在,令罗峰不得不下降。他总不能贴着古老秘纹图,一旦贴着……那根本没法躲‘流光’了。

        “这军士银河,这第二层对他没威胁。”

        “嗯,虽说这第二层最后时刻会令他吃些亏,可他神体到现在都几乎没消耗,没影响。”

        一个个统领如此道。

        ……乌启楼第二层,那九座小型世界中。

        “还不结束?”

        暗红色甲铠少年正飞窜着逃跑,古老秘纹图已经下降到距离地面仅仅只有百万公里高度,如此低的高度,令飞行也无法飞的高。大地裂缝中的岩石大手只要一冒出即可轻易笼罩暗红色甲铠少年。

        “砰砰砰~~~”如此近距离,流光接连轰击到,这甲铠少年根本不理会,因为到了这份上根本没有躲避的可能了,他全身心小心下方。

        “哗!”

        岩石大手一出,甲铠少年立即躲避。

        “不!”甲铠少年竭力闪躲,却发现自己速度不够快,那百万公里宽的大手掌,仅仅部分冒出地表裂缝,便一把抓住了他。

        “我的神体损失太多,实力降低太大,连全力躲,都躲不开了。”甲铠少年心中悲凉,同时也竭力操控兵器从内部攻击岩石大手。

        “吼~~~”暗红色岩石巨人瞬间冲上,一巴掌一巴掌的疯狂拍击甲铠少年。

        瞬间便被拍了超过二十掌!

        嗖!

        总算从岩石大手中逃出,呼啸飞出,可高空中接连的流光袭来。

        “不行了……”甲铠少年感觉到自己神体越加弱,衰减速度越来越快。

        “彭!”

        地底裂缝的一岩石大手刚刚冒出,还未曾抓住甲铠少年,甲铠少年便被那流光给直接轰击到湮灭了,只剩下一些战铠、机械流宝物等等坠落。

        又一军士陨落!

        ……就在甲铠少年陨落了大概半分钟左右。

        “轰!”“轰!”“轰!”

        前五名军士中幸存的三名军士的小型世界瞬间消散,那岩石巨人也化为赤红色液体,流入了大地缝隙中,一切消散。

        幸存的三名军士错愕万分。

        “哈,还活着,我还活着!”

        “我都绝望了。”

        “结束了,哈哈,终于结束了。”

        “只要在过片刻,我就完了,结束了。”三名幸存下的军士又哭又笑,他们实在受尽了折磨,艰难的不断撑下来,到最后,他们三名军士中最好的一个实力都不足一开始的十分之一!最差的一个……实力都不足之前的千分之一了,只要在过那么一小会儿,就得陨落!

        艰难活下。

        这三名军士很快便从喜悦激动中清醒过来。

        “怎么办?我们神体现在弱成这样,实力这般脆弱!这才乌启楼第二层,接下来还有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我们怎么活得下去?”

        “对,我们实力已经弱成这样。”

        三名军士担心万分。

        “我们弱,其他军士也弱!那便公平了……说不定乌启楼还会提供宝物,令我们神体恢复。”

        “什么叫其他军士也弱,你们看,那个蟒河军的军士,到现在都能压着暗红岩石巨人打。”随着一名军士指向远处,其他两名军士也看去。

        果真,在罗峰他们这一批五名军士中。

        特别是罗峰。

        直至现在实力都处于巅峰期,特别在他燃烧神力第一重后,甚至都能压制暗红色岩石巨人。经常拿暗红岩石巨人当‘盾牌’,不但用来挡流光,甚至挡那些岩石大手。

        “竟强成这样!”

        幸存三名军士唏嘘。

        忽然——哗!哗!哗!

        三道光柱突然降临,笼罩三名幸存的军士,瞬间,这三名军士便消失了。

        “去乌启楼第三层了?”罗峰朝这扫了一眼,“他们前一批五个死了两个,其他三个实力都衰弱到一个极低地步。估计我们这批也差不多。”

        ……随着古老秘纹图不断下降,罗峰他们这一批军士遭遇也越加恶劣,终于有军士陨落!

        片刻后,结束。

        罗峰他们这一批竟也同样幸存三名军士。

        “活下来了。”

        “哈哈,活下来了。”其他两名军士惊喜若狂,可在看到罗峰时,却不约而同连连躲远。

        罗峰看了一眼,目光落在那高瘦的‘须钟’身上,轻声笑道:“运气不错,还活着。”

        须钟心惊肉跳,后悔不已,他明白这个可怕的军士银河记仇了。

        哗!哗!哗!

        三道光柱降临,笼罩罗峰他们三个,瞬间传送消失。

        乌启楼第三层,是一片广袤的草原。

        随着罗峰他们三道身影出现。

        “第四批到了。”

        “第四批和第三批一样都活了三个。”

        一道道声音传来。

        罗峰一出现则是朝周围远处扫了眼,只见远处,分散着一道道身影,有军士身影,有异兽身影,数量却是挺多。一眼望去广袤的草原上算上自己,足足有11名军士之多。

        “11名军士?”罗峰暗道,“第三批和我们第四批活下六个,看来另外五名军士,就是第一批和第二批的了。”

        “乌启楼第三层,竟然让所有军士集结?”罗峰暗道。

        罗峰仔细观看着周围一名名军士。

        顿时——第三批和第四批的幸存者,吓得脸色都变了,个个远远先瞬移躲避开,而后在周围广袤区域还接连施展封印了空间波动。

        “嗯?”

        “这……”

        第一批和第二批幸存下的军士都错愕了,他们都不是傻子,都看出来了,那个蟒河军军士一个眼神,就吓得第三批和第四批军士都躲的远远的,显然实力不是一层次。

        “我们也躲远点。”

        “第三批军士和第四批军士,个个如此。这蟒河军军士定是无比可怕。”

        第一批和第二批的军士虽不知道罗峰如何可怕,可谨慎下,还是一个个瞬移躲远了,而后也将周围空间封锁。

        这一幕让罗峰摇头一笑。

        ……时间流逝,一天天过去。

        待得第六天,又有一批军士到来,一共是两名幸存军士。片刻后第六批军士也到了,一共是三名幸存军士。

        ……转眼,便过去了近两个月。

        乌启楼第三层的草原上,已经聚集了足足38名军士,一些新来的军士,和前面四批的一些军士认识有些交情,也知道了那蟒河军军士的可怕,不少也同样远远避开。可依旧有些自信的没躲。

        “一个部落战士,就把你们吓成这样。”一蜿蜒盛开的巨大的植物生命,全身有着一朵朵鲜艳的花朵,其中最大的一朵花朵上则是有着眼睛和嘴巴,正不屑道,“我在没加入军队时,杀的部落战士便上万计了。”说着那植物生命还挑衅的看向罗峰。

        “你神体高近亿公里,有如此大的神体,我们也不怕。”远处一些军士道。

        周围的挑衅、害怕。

        罗峰一律不理会。

        只是在那站着。

        终于——随着又再次出现的两名军士到达,乌启楼第三层的这草原世界总算有动静了。

        “轰隆~~~”草原上空,忽然出现了一巨大的宛如水面波纹般的漩涡。

        幸存的四十名军士,个个看向上空。

        嗡~~~~时空犹如波纹般震荡,罗峰他们四十名军士不管身处草原哪里,都一瞬间被挪移传送到了那巨大漩涡的正下方。

        “哗!”“哗!”“哗!”“哗!”“哗!”“哗!”

        高空的漩涡,忽然降下一道道光幕。

        直接将下方草原直径约有十亿公里的一大片区域完全包围,令这十亿公里直径的一大片区域和外界完全隔离开。上方的漩涡直径也达到十亿公里。

        哗~~~高空中的那水面般漩涡中央,忽然出现了一颗巨大的眼睛,这一颗巨大的眼睛俯瞰下方,一时间令下方包括罗峰在内个个感到灵魂好似凝固了。

        “乌启楼!”一苍老声音,回荡在每一个军士脑海,“前三层有生死危险。”

        “只要活着闯过前三层,便再无死亡危机。”

        “第四层开始,甚至会是各种传承、奖励等等……你等闯的越高,获得好处越大。”苍老声音道,“当然你等必须活着度过这第三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