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三百零六章 胜(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三百零六章 胜(上)

    作品:《武道至尊

        显然,此刻,姜懗竟然面对六阶宗武者能够绝地大反击,这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大家都想不到,他会疯狂到这个地步,谁也想不到,他竟然宁愿牺牲自己的将來,來成全星辰宗的这一次……

        这到底要多大的决心和毅力啊……

        所以,看着姜懗展开绝地大反击,所有人都沉默了,都看着这个疯狂的家伙……心中,忍不住一阵惊叹……

        这一刻,姜懗赢得了尊重,赢得了敬佩……最起码,在这一刻,他让所有人的心,动荡了……

        拥有这样的弟子,也是一个宗派值得骄傲的事情啊……

        毕竟,姜懗的未來本來可以说是一片光明的,但是,现在,他却是放弃了光明选择了现在……

        这情操,让人佩服……

        星辰宗的人更是沉默了。www.00ksw.org

        看着姜懗的绝地反击,王辰的眉头紧锁,脸色有一些不好看……

        他也想不到是这样的情况……

        燃烧真元,燃烧精血,燃烧生命,为了这一场胜利值得吗,五阶宗武者与六阶宗武者的差距可是巨大的。

        就算施展了秘法,也很难拉近差距。

        就算燃烧了真元,精血和生命,也是沒有足够的把握。

        甚至,就算是胜利了,那么,姜懗呢,或许,他会因此殒命……

        虽然,王辰很希望获得胜利,但是,如果是用这样的代价换取胜利,他不希望,这一刻,他甚至希望姜懗放弃。

        “你早就知道了吧。”

        带着一丝不满,甚至是怒火,王辰转头看着凌宇沉声询问道,同时这也是对宿渊的询问。

        这两个人,之所以会选择穿云府作为挑战的对象,肯定是知道了姜懗的决定,也就是说,在选择对手之前,姜懗竟然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这或许是姜懗的决定,但是,这两个人难道就不知道阻拦,难道在他们的眼中,胜利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是。”面对王辰的询问,凌宇苦笑了一下。

        “那你们还答应,他,是星辰宗的未來,用未來换取现在,这值得,未來,我们可以有更好的成就。”

        王辰沉声质问。

        沒错,就是质问,就算此刻站在王辰面前的是凌宇,王辰依旧是如此质问。

        “他,自己的选择,我们改变不了。”凌宇叹息道。

        “这是他的选择,之前的几战,他已经伤了本源了,如果继续战斗,他不可能获得胜利,但是,他不希望星辰宗放弃最后一次的挑战将会……所以,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宿渊也是苦笑:“我们阻挡不了。”

        就在星辰宗准备挑战之前,姜懗找到了宿渊跟凌宇,表达了他的态度,坚定无比,根本就不给宿渊和凌宇等人劝说的机会……

        用他的话说就是:“这是机会,我们星辰宗最好的机会,这一次,机会错过了,下一次,我们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不好说,就算有,中间的这五年时间,我们又要被别人拉开多少。

        如果抓住了这一次机会,获得了前十五的名次,那么,我们必然能够利用强大的资源,在这五年的时间当中进一步缩小差距,在下一届宗派上获得足够好的成绩。

        良性循环,我们不能错过。

        这就是姜懗的话,沒错,前十五和二十五排名相差十名,但是,资源却是相差了不知道多少。

        正是因为如此,姜懗才会如此坚定。

        甚至,他说了,就算宿渊等人不答应,他自己也会这么做,无论挑战什么对手,他都会选择这样的方法……

        这样强硬的态度,可谓是将姜懗的决心展现的淋漓尽致……

        面对姜懗的坚定,最后,在一番考虑之后,宿渊和凌宇,这才答应了姜懗的要求……

        就算是不答应,那他们又能如何呢。

        所以,出现了现在这一幕……

        他们已经尽可能的避免出现这一幕了,奈何,穿云府的实力着实是太强大,星辰宗还是被逼到了如此境地当中……

        看着场内的战斗,宿渊和凌宇此刻都是深色严峻无比。

        此战,不容有失。

        付出了这么多,如果沒有得到足够的回报,他们星辰宗那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听到宿渊和凌宇的解释,王辰脸色依旧沉重……

        虽然有一些不满,但是,现在又能如何呢。

        姜懗自己的选择,王辰也沒有办法……

        现在,只希望战斗能够尽快结束。

        “血祭狂龙。”

        在王辰面色肃然的这一瞬间,场内的战斗,越发的激烈。

        这一刻,姜懗靠着恐怖和疯狂的战斗方式,已经摆脱了之前的狼狈,甚至开始压制了穿云府的六阶宗武者。

        显然,面对姜懗如此的疯狂,这个六阶宗武者还是有一些慌了。

        从小,都是天之骄子的他,在宗派当中,一直都是重重保护,他的战斗经验完全不能与星辰宗从厮杀当中走过來的人媲美,所以,在姜懗燃烧真元,精血和生命的那一瞬间,他就愣住了。

        这一愣神之间,却是给了对方姜懗巨大的机会。

        反击,这一刻拉开了序幕。

        姜懗在燃烧了真元,精血和生命之后,战斗力那是骤然提升,而且,拼着重伤的身躯,再一次开启了秘法,这战斗力是何等的强大,可以说,已经不逊色这个六阶宗武者了。

        所以在,在六阶宗武者一愣神的时间,姜懗抓住了这一点点的时间,开始了反击。

        攻势如潮,不但是让他摆脱了之前的狼狈,还一口气将这个六阶宗武者压制在了下风。

        这一刻,逼退了这个六阶宗武者之后,感觉到身体难以继续承受,姜懗一狠心,施展出了有一招密诏,或者说是禁术。

        他竟然以鲜血为引,施展出了星辰宗内一套强大无比的武技。

        这一套武技,可是拼命用的,一旦施展,会给武者带來巨大的伤害……而且这样的伤害,可是不可挽回的。

        所以,这样的武技,虽然强大,但是,却是禁术,星辰宗少有人知道这一套武技的存在。

        而姜懗,却是少有的知道这一套武技的人之一……

        所以,这一刻,他毫不犹豫的施展了出來。

        血祭狂龙……

        这一招轰出,顿时,还未伤敌,却是先伤自己……

        只见姜懗整个人,瞬间鲜血狂喷,整个人脸色仿佛变成了白纸一般的苍白……

        他喷出的鲜血,融入到了这一招武技当中,瞬间,凝聚成为了一条狂龙咆哮。

        在真元力的催发之下,千丈长龙可谓是虎虎生威,朝着六阶宗武者扑了过去。

        嗷嗷嗷……

        狂龙长啸,霸道无边。

        一股猛烈狂暴的气浪,席卷了方圆千米的范围,逼得王辰等观战的人,甚至都不得不后退几步……

        如此强悍的威力,已经完全不是六阶宗武者能够施展的了。

        这一招的威力,甚至已经媲美了七阶宗武者的全力一击,甚至是八阶宗武者的全力一击……

        这可是姜懗几乎牺牲了自己轰出來的招式啊……

        真是到了拼命的时刻了。

        感受到狂暴的气浪,猛烈的气势,长捏,六阶宗武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骇然的神情……

        这一刻,他倒是真的有一点害怕了。

        面对如此疯狂的对手,他能不忌惮吗,这样不要命的战斗方式,可是让人惊骇的。

        姜懗是不想活了,但是,他可是还想活呢。

        为了这一场战斗,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着实是不划算。

        他的未來很美好,难道,要在这边牺牲自己的未來,不可能,他不会这么做,因为,他不是姜懗,因为他有更多的私心。

        当然,更加主要的却是,就算这一战失败了,他们穿云府却是还有一次挑战的机会……

        他们沒有被逼入到绝地当中。

        所以,他完全沒有必要这么拼命。

        在这样的情况下,缺少了一份勇气的六阶宗武者退缩了。

        他的气势彻底的被姜懗给压制了下來。

        在心理上,这一刻,这个武者就已经输了……

        “我认输……”

        终于,在感受到了生命的危机,这个武者大声的喊道。

        同时,身形爆退而去……

        面对姜懗的疯狂,他不想战斗了。

        这一招,不但是难以抵挡,就算是抵挡下來了,鬼知道姜懗还会做出什么事情來。

        自爆。

        对,沒错,甚至他会选择自爆。

        一个五阶宗武者的自爆,拉着他同归于尽沒有问題……

        他可不想遇到这样的情况。

        认输,是最好的选择……

        哗……

        听到六阶宗武者的话,场内,两个宗派的人都是面色诧异,怪异……

        认输……

        等于是放弃……

        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宣告了姜懗这一场战斗的获胜……

        在这样的情况下,看着六阶宗武者还陷入在危险当中,圣山使者出手了。

        单手一挥之间,靠着强大的实力,轻而易举的化解了血龙的攻击……

        “第六战,星辰宗,获胜。”

        在解除了危机之后,圣山使者淡淡的宣布。

        只是,他此刻看着姜懗的眼神,却是截然不同了,多出了一丝欣赏和叹息。

        至于看着穿云府六阶宗武者的眼神,则是多出了一丝淡漠和不屑……

        一个在心理上失败的人,他还能奢望什么,》

        难道他真以为这样就什么事情都沒有了。

        他的心,早已经留下了阴影。

        这个阴影如果不消除,他一辈子也别想踏入到圣武者的行列当中……

        他的未來,也差不多毁了……

        而且,这一战的失败,也代表着穿云府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