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二百七十八章 凌宇,凌战归来(中)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二百七十八章 凌宇,凌战归来(中)

    作品:《武道至尊

        夜凉如水,银月高悬。www.00ksw.org

        整片山谷,被映照在一片银色当中,银装素裹,黑影戚戚,美不胜收。

        青云山脉,红州之内最大的山脉,横穿整个洪州,高,险,俊,让无数人望而却步,似乎又将整个洪州一分为二的势头。

        茫茫大山,深入百里,纵横万里,何其壮阔,何其宏伟。

        往日,青云山脉内部,罕有人迹,夜间,更是妖兽出沒,纵横,危险无比。

        但是,今夜,在青云山脉深处的这个峡谷当中,却是多出了几道身影。

        “王长老,时辰快到了吧。”

        几道身影当中,站在最前方的一道身影,此刻带着一丝紧张的声音询问道。

        王长老,除了王辰之外,还能是谁。

        王辰,如今已经是星辰宗名至实归的长老,这样的称呼,自然不为过,何况他拥有圣武者的实力。

        “嗯,差不多了。”

        听到右护法的询问,王辰沉吟了一下之后说道。

        话音落下,站在王辰身边的两大护法长老,还有泰云嵩,以及月誓和月夜几个人瞬间紧张起來。

        千年之前的强者,即将归來,并且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让他们能不激动。

        “分散开,百里之内,不要让人靠近。”

        紧接着月誓沉声吩咐。

        咻咻咻咻……话音落下,一阵阵破空声传來,月誓,月夜,两大护法,还有泰云嵩五个人分别朝着五个方向掠了出去。

        场内瞬间只剩下王辰一人。

        看着天空高悬的月儿,王辰眼睛微微眯了眯:“时间到了。”

        “哈哈哈,小子,可以了,你退出千米之外,我们要出來了。”

        似乎听到了王辰的话,在王辰的心底传來了凌战和凌宇两人的声音。

        听到这两个声音,王辰也是瞬间激动了。

        总算等到了,总算是等到了今日,凌战和凌宇总算是要归來了,、听到这声音,王辰也不犹豫,迅速的将玉佩摆放在山谷最中心,然后,按照凌战的要求,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妖兽晶核布置下了一个阵法之后,身形一闪,迅速朝着远方掠去。

        转眼之间,掠出千里之外。

        下一刻,一股奇异的能量从山谷之内升腾而起,覆盖方圆千米的距离。

        呼呼呼……突然之间,原本平静无比的夜晚,却是开始狂风呼啸,乌云密布。

        那月光瞬间被遮盖,山谷,顿时陷入到了一片漆黑当中。

        噼里啪啦……转眼之间,山谷上方,竟然已经聚集起了恐怖的乌云。

        乌云压成,雷电闪烁,威猛无比,那恐怖的毁灭气息,竟然让王辰都觉得喘息困难。

        这绝对不是王辰能够抵挡的雷劫。

        此刻,雷劫还在酝酿声势便是已经如此强悍,难以想象……想到这边,王辰再次迅速的爆退出千米的距离。

        同时,其余五个方向的月誓,月夜和两盒护法还有泰云嵩感受到山谷内的情况也是脸色大变,连忙再次倒退而去。

        看着天空的乌云,众人眼神骇然。

        这就是强者的带來的效果吗。

        这样的雷劫若是落下,他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瞬间便可能化为肉渣。

        “凌宇前辈要归來了,我星辰宗,要崛起了。”

        深吸一口气,在骇然之后,两个护法,还有泰云嵩,都是微微激动的颤抖,他们在心里暗暗的默念着。

        ……战城,此刻,在星辰宗落脚的那一个隐蔽的府邸当中,星凝和星夜母女两人站在别院当中,仰头朝着天空看去。

        “风云变动,母亲,是那个前辈要归來了吗。”

        看着天空星辰变化,星夜露出了一丝好奇的神色看着身边的母亲询问道。

        “风云变动,星辰变花,乾坤斗转,还是让他逆天成功了,只是,此番归來,沒有十年时间,难以恢复巅峰,不过,一个神武者的实力,总是有了。”

        星凝沉吟了一下之后淡淡的说道。

        紧接着,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你,不去看看吗,他,当初巅峰的时候可是不比你们当初的几个决定强者逊色多少。”

        “不了,逆天重生,想來也是天才,不过,三十年之内,他休想踏出那一步。”

        虚空中,却是突然传來一个淡淡的声音。

        “小姨來了吗。”

        听到这个声音,站在星凝身边的星夜连忙好奇的说道,同时眼睛滴溜溜的朝着四周看去。

        黑暗当中,一道身影仿佛是凭空出现一般,朝着星夜走來。

        白沙罗裙,如梦似幻,倾国倾城,遗世独立。

        此刻出现在星夜眼前的这个女子,美轮美奂,让星夜都忍不住有一些出身。

        “小姨,你什么时候來的,你的伤势好了吗,妈妈说那一次,你强行破关而出,前往北疆斩杀白蛟救了我和王辰哥哥之后,神魂重伤了呢,现在如何了。”

        下一刻,回过神來,星夜发出一声欢呼,转眼之间跑到了这一道身影的面前担心的询问道。

        “凤女,。”沒错,此刻出现在这边的人,不就是当初在北疆,王辰在东方家族遇到必死局面的时候出现,并且救下了他,被白蛟成为凤女,被王辰成为幻舞的女子吗。

        幻舞,沒想到她也出现在了这边,如果让王辰发现,必然大吃一惊吧。

        原來,当初星夜第一次见到王辰,口中说的那个认识王辰的小姨,竟然就是幻舞,而幻舞竟然在离开罪恶之城之后前往中大陆,便是直接去了星月家族,在星月家族当中闭关恢复……“沒事了,神魂已经恢复。”

        听到星夜的话,幻舞笑了笑说道,这一笑,让整个夜晚仿佛都亮堂了起來。

        “可惜,你的实力恢复,被打断了,上一次,斩杀白蛟,强行提升实力,此番,损失不小,想要恢复当初实力,又要三十年以上的时间了吧。”

        星凝叹息了一声说道。

        “就算如此又能如何,如今天玄大陆,荣光不复,就算是神武者初级的实力,也足以立足。”幻舞淡淡的说道。

        “这个大陆,还是有一些老古董的,虽然,大多数神武者已经……但是……”

        星凝欲言又止,仿佛是知道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神武者,沒错,他们的口中出现了神武者。

        天玄大陆传言,千年不出神武者,谁能想到,他们的口中竟然……‘原來,千年來的传言,一切都是假象,而真正的情况竟然是……如果这一番话,被外人听到,定然是大吃一惊。

        就算是星夜,此刻也是瞪大了眼睛,显然,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

        “哼,圣山的人,还管不了我,正好过些时日,我也打算去一趟圣山,相信,今日归來的那个凌宇,也会如此。”

        幻舞毫不在乎,淡淡的说道。

        眼神有一些飘忽,也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

        “圣山……”

        听到幻舞的话,星凝的眼神,也是有一些飘忽,不知道想到了。

        沉吟了片刻之后,星凝叹息了一声:“不打算让王辰知道,这一次,家族大比,他会遇到不少的麻烦,而且……柳家那边似乎有一些变故。”

        “柳家……”

        听到星凝的话,幻舞沉默了。

        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是柳馨研吧。”

        而后,叹息了一声,看着天空:“沒有人能够为难他,此番归來,不单单只是一个凌宇,若是我料不错,还有一个强者,实力不会逊色多少,他,足以保护战天……王辰,若是需要,我不介意,屠戮万人。”

        幻舞眼中闪过一丝冰冷,冷冷的哼道。

        “幻舞,你……”

        星凝苦笑了一下,面色复杂。

        沉吟了一下之后,又是一阵叹息:“战天已死,如今,这是王辰。”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幻舞说道。

        “我要去那边看看,或许,今夜有一些老家伙会闲不住,我不介意杀一两人。”

        幻舞却是沒有回答,只是幽幽的说道。

        话音落下,身形一闪,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只是,沒有人注意到,离开这边的那一瞬间,幻舞眼中多出了一丝迷茫,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迷茫。

        战天,王辰。

        她,已经不管了。

        今夜,若是需要,她要风魔。

        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王辰,不会让任何人在这边嚣张。

        就算是那些老家伙也不行。

        她很清楚,今夜,如此天象变化,寻常人或许感觉不到什么,但是,那些老家伙却是绝对感觉的到。

        他们,或许会阻碍凌宇的归來。

        这是幻舞所不容许的。

        任何胆敢伤害王辰的人,破坏王辰好事的人,都是她的敌人,她不介意,全部毁灭。

        如今,还不是时候出现在王辰的面前,因为,她还有事情要做,但是,在暗地里面做一些事情却是足够了。

        看着幻舞离去,站在原地的星凝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你,这是何必呢。”

        她眼神有一些飘忽,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了,我们也走吧。”

        星凝在叹息之后,沉吟了一下,看着身边的星夜说道。”母亲,我们这是……“听到星凝的话,星夜好奇的问道。

        这是要去什么地方,难道也要去那青云山脉。

        但是,母亲不是说了,不让她去青云山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