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阴谋?(中)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阴谋?(中)

    作品:《武道至尊

        局势突然之间的变化,让王辰脸色瞬间僵硬了起來。www.00ksw.org

        果然,这件事情……在王辰面色复杂的时候,空间却是产生一阵波动,下一刻,一道虚影浮现在了王辰的视线当中。

        不是凌宇,又是谁呢。

        沒错,凌宇,竟然是凌宇出现在了这边。

        他竟然出现在这边,那便代表着刚才炎月吞噬的根本就不是凌宇,那是……在炎月消失之后,王辰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怎么说,凌宇如此强大的神魂,不可能这么容易被吞噬啊,就算是在触不及防之下,炎月的吞噬太顺利,这就是最大的疑点。

        而且,凌宇的神魂何其强大,本就处于临界点的炎月,吞噬之后,怎么可能沒有很大的反应,如此顺利的禁锢了起來。

        禁锢如此神魂,可不是简单地事情,但是,炎月沒有耗费任何的力气,这是另外一个疑点。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些,刚才王辰才会脸色大变,暗呼不妙。

        而果然,现在,凌宇沒有被吞噬。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凌宇,王辰眉头紧锁,露出了沉重的脸色。

        炎月,现在是真的帮不了自己了。

        朱雀烈焰,显然也是无法兑付他,那么,也就是说,现在的自己,已经沒有了任何的后手……想到这些,王辰的心,仿佛千斤一般,变得异常沉重,他的脸色,也是变得难看至极。

        “怎么,害怕了。”看着王辰的变化,凌宇露出了一丝笑意,淡淡的说道。

        “现在,是选择生,还是选择死。”

        见到王辰沒有回答,凌宇继续询问道。

        “要战便战。”

        深吸一口气,王辰沉声喝道。

        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性格,就算知道,沒有希望,他也不会放弃反抗的。

        “哈哈哈……”

        听到王辰的话,凌宇突然大笑了起來。

        瞬间,看着大笑的凌宇,王辰眉头紧锁,、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沒错,就是不对劲,因为,他感觉不到任何的杀意,更是感觉到凌宇的灵魂体有一些区别。

        如果说,之前的凌宇,给人感觉是有一些暴虐和阴冷的话,那现在的这个凌宇,则是给人感觉稳重,正直。

        这是一种直觉,王辰感觉到的直觉。

        “感觉到不对劲了。”

        似乎知道王辰在想什么,深深的看了一眼王辰之后,凌宇缓缓的说道。

        这一次,王辰点了点头。

        “神武血脉,星辰淬体九重身,朱雀之眼……啧啧啧……我以为这已经算是奇迹了,沒想到,你竟然还有一头如此妖兽,赤月妖王,是赤月妖王吧。”

        凌宇答非所问,而是看着王辰缓缓的询问道。

        “赤月妖王……”

        第二次听到这个称呼。

        第一次是前一段时间,在毁灭东方家族的时候,幻舞说出來的,当时,王辰很诧异,看样子,赤月妖王就是说炎月了,这应该就是它的身份吧,沒想到幻舞知道,只可惜,王辰沒有询问幻舞的机会,因为幻舞离开了。

        而之后,王辰询问过炎月,也问过东方牛豪。

        但是,炎月却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至于东方牛豪,似乎知道一些,但是,他却沒有说,只是给王辰留下了一句话:“好好的珍惜,好好的控制,心正则正。”

        当时这句话让王辰相当诧异,只可惜,东方牛豪却是不多说别的了。

        顶多,就是时不时,看到出现在面前的炎月,眼神有一些怪异,还有一些忌惮罢了。

        这让王辰越发的断定,赤月妖王不对劲。

        如今,凌宇竟然也知道,王辰便忍不住好奇了起來。

        “不知道。”看到王辰的表情,凌宇问了一下。

        而后,仿佛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嗯,也是,你不知道是正常的,这东西,消失了数千年,整个天玄大陆,知道它的人,屈指可数。

        沒想到,竟然让你得到了赤月妖王,啧啧啧……”

        凌宇感慨万千。

        然后,不给王辰说话的机会:“你不要问我,因为我也不知道,之所以知道它是赤月妖王,因为,我见到过一本古籍,里面有一副图画,跟你的妖兽很像……但是……却是……”

        说道此处,凌宇似乎有一些复杂,眼神有一些怪异:“只是那画像比你的妖兽更加霸道和威猛罢了,这是因为,你的妖兽,还在成长期,但是,那紫色火焰,那紫色的眼眸以及额头上的标志,却是错不了的。

        除了图画之外,只有名字,其余的沒有介绍,所以,我知道它是赤月妖王,但是,不知道赤月妖王是什么样的存在,只是知道,这妖兽,万年难得一见,凶,猛,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

        凌宇算是将他知道的都说出來了。

        另外,顶多,他沒有说的一点就是,赤月妖王,天地之王。

        “赤月妖王吗,。”王辰点了点头,喃喃自语了一声。

        而后,他看着凌宇:“废话少说,要战便战。”

        如今,两人还处于敌对关系,王辰当然不会跟凌宇废话太多。

        “为什么要战。”凌宇却是似笑非笑的询问道。

        “你……”

        王辰瞪大了眼睛,怪异的看着凌宇。

        “感才你的妖兽,不是吞噬了要跟你战的人了吗。”凌宇却是饶有深意的说道。

        “吞噬,这……你到底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辰一时间,闹钟有一些糊涂。

        难道,刚才炎月真的吞噬成功了,难道……“我是凌宇,当然,你的妖兽吞噬的也是凌宇,呵呵,如果应该说,只能说,那是我的执念所化,算是心魔吧,至于现在的我,才是真我。”

        凌宇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说道,语气幽然,沧桑无比。

        执念,心魔……王辰心里骇然了。

        听说过,有一些大能,达到了绝对的高度之后,他们若是产生执念和心魔,那是很恐怖的事情,而他们的心魔异常强悍,甚至,能够化形,难道刚才那真的是凌宇的心魔,那他当初到底达到了什么地步。

        “沒错,心魔,否则,赤月妖王固然强大,但是,最起码,你的赤月妖王是无法吞噬我的,除非,他完成成长,达到巅峰。”

        凌宇喃喃着说道:“他,不过是初踏帝武者强度,加上不小心,才会被你的赤月妖王吞噬罢了,至于我,就算站在这边,你的赤月妖王也是吞噬不下的。”

        凌宇眯着眼睛,笑道。

        “那你……”王辰怪异的询问。

        他有一些乱了。

        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知道答案之前,我想,你是不是亮出身份,星辰宗的传承者,不是这么简单吧,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很熟悉的气息,是什么。”凌宇询问到。

        他沒有直接回答王辰的问題。

        “熟悉的气息。”王辰眉头紧锁:“我是星辰宗的人,同承一脉。”

        王辰只有这个解释了。

        “不,不是这样,那气息,不是同承一脉的气息,是另外一种,千年的时间,我有一些模糊了,但是隐约可以感觉到。”凌宇很果断了否决了王辰的答案。

        “难道是……”

        这一次,王辰的心,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下一刻,无法控制的激动了起來。

        然后,只见他连忙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白色的玉佩:“是他吗,是不是他。”

        王辰拿出的玉佩,赫然就是当初凌战藏身的那个玉佩。

        只可惜,一年多前,凌战消失,这一枚玉佩,变得平凡了起來,王辰,甚至不愿意见到它,因为他害怕想起凌战。

        此刻,王辰想起來了。

        沒错,除了它,还有什么东西能够让凌宇感觉到熟悉呢。

        “是它,。”

        看到王辰手中的玉佩,凌宇眼中一抹慑人的精光一闪而过,惊呼出声。

        “你怎么得到的。”

        狂暴的气息朝着王辰铺天盖地的压了过來,凌宇大声的问道。

        这一股气息,比起之前那个凌宇带來的气息,不知道霸道了多少,让王辰喘不过气。

        “不对,这里面,还有另外一股气息,是……是……”

        凌宇颤抖了,沒错,他的神魂,这一刻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颤抖了起來。

        “玉佩给我。”

        而后,一声怒喝之下,一股狂风卷來,王辰毫无抵抗之力的,便被禁锢,然后,他手中的玉佩,划出一道白光,消失在眼前,出现在了凌宇神魂的面前,漂浮在空间当中。

        “大哥……是……是大哥的气息,竟然……”

        凌宇的神魂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喃喃自语了起來,表情变幻不断。

        而王辰,此时却是在气势之下,仿佛被困入到了牢笼当中,一句话也说不出來,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凌宇,不知道他想要如何。

        “是大哥,沒错,是大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哈哈哈……”

        在王辰惊骇万千的时候,凌宇却是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疯狂的笑了起來,那表情……难以言喻。

        只是,很快的,王辰却是发现,自己身上的束缚消失,那一股气息,消失,仿佛从未出现。

        “你,是大哥的徒弟吧,沒想到,真是沒想到……”

        凌宇深深的看着王辰,缓缓的说道。

        一句话,让王辰如遭雷击,呆滞在原地……他,竟然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