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阴阳路(下)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阴阳路(下)

    作品:《武道至尊

        “怎么会这样,这不是幻境。www.00ksw.org”

        顿时,王辰倒吸一口冷气,脸色煞白,惊呼出声。

        不是以为别的,而是因为,这个幻境,竟然……

        不,这不是幻境,而是真实的存在,这些冤魂厉鬼……竟然都是真真切切诶的存在。

        这个发现,让王辰大惊。

        他身上,此刻鲜血淋漓,这样的疼痛,绝对不是幻境能够产生出來的。

        这一刻,王辰才发现,原來这一切是真实的,只是这一份真实,却是虚幻到了让人觉得它是虚幻的。

        “找死。”

        在骇然之后,王辰脸色一变,沉声哼道。

        话音落下,气势猛然飙升而起。

        “烈焰焚天。”

        一声冷哼,王辰周身火焰骤然冲天而起。

        朱雀烈焰,沒错,此刻,覆盖在王辰身上的,除了朱雀烈焰之外,还能有别的吗。

        这一刻,王辰祭出了朱雀烈焰。

        面前,冤魂厉鬼,妖物万千,密密麻麻,让人头皮发麻,想要消灭这些虚幻的东西,王辰虽然做得到,毕竟这些冤魂厉鬼,妖物的实力并不是很强,个体实力也就是王武者,甚至才灵武者的实力。

        但是,需要浪费多少的时间就不知道了,而且,面对如此多的妖物,王辰难道可以全部消灭吗,先不说他能不能全部消灭,就算想要全部消灭,还不知道要浪费多少的真元力,他的真元力能够坚持消灭这些东西。

        而且,这只是刚刚踏入这一条阴阳路便碰到的妖物,若是深入下去呢。

        靠着自己的实力,王辰可以肯定,必死无疑,是被磨死,直到他的真元力耗尽,便只能等死,届时,他将也会化为这些冤魂厉鬼当中的一份子。

        阴阳路,生死路,不愧是恐怖的存在,就算是圣武者过來,也不可能走到尽头吧,这其中的凶险,却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

        这让王辰倒吸了一口冷气。

        同时,也让王辰对尽头的九幽之地充满了好奇,里面,到底隐藏了多少的秘密,竟然能够让阴阳路如此恐怖的道路來守护。

        凌宇,千年之前的那个天才,他到底在这边,隐藏了如何惊天的秘密。

        王辰心中不免多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多出了一丝强烈的求知欲。

        随着朱雀烈焰腾空而起,顿时,那幽绿色的火焰呼呼燃烧,好不威猛。

        在漆黑的环境当中,朱雀烈焰熊熊燃烧,说多么诡异就有多么诡异。

        一阵阵尖啸声传來随着朱雀烈焰出现,一瞬间,不知道多少的冤魂厉鬼和妖物化为了虚无。

        朱雀烈焰,本就是三昧真火,天地纯阳纯钢之物,正好可以克制这些阴暗的妖物,可以说,王辰的朱雀烈焰,正好是阴阳路的克星。

        若是常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或许只能等死,但是,拥有朱雀烈焰的王辰,却是不见得有多少的危险。

        瞬间,几百上千的鬼魂化为了虚无之后,王辰总算是呼出一口气,整个人轻松了一些。

        然后,眯着眼睛朝着前方看去。

        似乎意识到了朱雀烈焰的威胁,这些妖物此刻竟然人性化的露出了一丝忌惮的神情。

        数万的妖物聚集在一起,发出一阵阵尖啸声,听得王辰头皮发麻。

        “哼,受死。”

        深吸一口气,平静了心态之后,王辰冷哼。

        随着朱雀烈焰祭出,并且展现出了它的效果王辰便准备展开属于他的屠杀了。

        “辰,等等。”

        而就在王辰准备展开屠杀的时候,炎月的声音却是在这时候传來。

        下一刻,一道紫光一闪而过,炎月出现在了王辰的身边:“辰,它们交给我。”

        炎月,此刻显得格外的激动,看着眼前的这些妖物,炎月的眼中,两团紫色的火焰在燃烧着,显得异常的兴奋。

        看到炎月出现,听到它的话,王辰一愣,而后仿佛想到了什么,顿时,露出了一丝笑意。

        是啊,差一点忘记了,还有炎月。

        炎月那独特的吞噬能力,不正好适合在这时候展开作用吗。

        想到当初,炎月吞噬人灵魂的场景,王辰跃跃欲试。

        这些灵魂的能量,对于如今的炎月來说,很少很少,但是,耐不住这边的妖物何止万千,说它有数十万也一点也不为过。

        点滴汇聚,可以成就长江大河,这些能量汇聚起來又是何其的庞大。

        难怪,难怪炎月都耐不住主动出现了,可以想象,此刻炎月看着眼前的这些妖物,是如何的兴奋了吧。

        “好,交给你了。”

        想到这些,王辰挥挥手,很爽快的说道。

        吼……

        听到王辰的话,瞬间,炎月发出一声震动天地的咆哮声。

        这一阵咆哮声何其猛烈,产生的能量震动的整个空间仿佛要崩塌了一般。

        而在炎月的周身,瞬间,紫色的火焰疼痛而起,绚烂无比按。

        尖啸声连连,听到炎月的怒吼声,感受到炎月身上散发出來紫色火焰的威胁,看到炎月眼中,那闪烁着的诡异的紫色火焰,这些妖物一时间,却是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慌乱起來。

        甚至,比看到王辰身上的朱雀烈焰更加恐怖。

        瞬间,这些妖物开始在尖啸声当中节节倒退而去,显然,对炎月忌惮无比。

        “上。”

        王辰一声轻喝之下,炎月却是已经展开了他的进攻。

        张口发出一声咆哮,下一刻,一阵强大的吸力产生,犹如狂风骇浪。

        紧接着,肉眼可见的,在一阵阵尖啸声当中,无尽的妖物和鬼魂不由自主,无法挣扎的朝着炎月的口中飞去。

        成千上万,无尽的鬼魂,在炎月的吞噬之下,节节败退,不断的减少。

        而王辰,则是跟随在炎月的身后,一点点的前进。

        这一刻,王辰是何其轻松,犹如散步一般,漫步在这一条本应该充满了危险,圣人都要退却的阴阳路上。

        如果,让外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大跌眼镜,不知道作何感想吧。

        或许,放眼整个天玄大陆,圣人和圣人之下的武者,也就王辰能够做到这一点了。

        阴风阵阵,凄厉的惨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但是,妖物却是在不断的减少,随着这些妖物的减少,转眼之间,阴阳路,似乎变得不再阴冷。

        那一种幽然的感觉,逐渐消失。

        而炎月,在不断的吞噬当中,王辰却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它能量在不断的壮大。

        不知道,此刻炎月已经吞噬了多少的冤魂了,沒有十万,或许也有八万。

        而阴阳路,到现在,却是才走了一半。

        随着阴阳路,越后面,妖物的实力越强,数量越少。

        到了,即将走出阴阳路之时,甚至,出现的妖物都是达到了宗武者层次,甚至是高阶宗武者层次的妖物。

        只可惜,如今,这些妖物遇到了炎月,所以注定了他们只能成为食物。

        终于,在吞噬了最后一头妖物之后,炎月和王辰走出了阴阳路,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硕大的空间。

        整个空间当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让人感觉,不属于整个世界。

        而首当其冲,印入王辰眼中的,赫然是一个诡异的阵法。

        整个阵法,竟然和当初王辰在紫霄殿唐内遇到的那个阵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阵法之上,波光流转,此刻王辰的眼神,却是死死的定格在了这一束波光之内。

        因为,在波光之内,此刻悬浮着两个卷轴、

        沒错,是两个卷轴,最显眼的卷轴。

        这两个卷轴,竟然就是天书。

        如今,王辰获得了三卷天书,但是,在这个空间当中,竟然便是隐藏了两卷天书,这让王辰如何能够不骇然。

        这天书,竟然存在在这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辰,我……累了,我感觉,我要突破了,我要去沉睡了,再次归來之时,炎月,必然让你大吃一惊。”

        在王辰满脸骇然的时候,身边,却是突然传來了炎月的声音。

        阴阳路,一路走來,炎月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的妖物,此刻,他体内积累的能量何其恐怖,甚至,王辰可以肯定,这一股能量超越了炎月本身能量的强度。

        所以,此刻,炎月除了沉睡之外,别无他法。

        只有进入沉睡,才能够最好的消化这一股能量,才能够将这一股能量彻底的吸收,化为自己的能量。

        王辰也可以肯定,炎月再次归來,实力必然报账。

        所以,此刻听到炎月的话,一愣之后,王辰顿时露出了一丝兴奋。

        朝着炎月点了点头,带着一丝期待。

        再次归來,炎月会给自己带來什么样的惊喜。

        一道紫光闪过,在王辰的期待和欣喜当中,炎月消失在了王辰的眼前,返回到了王辰的体内。

        而王辰,这一刻,却是再次将眼神转移到了这一个诡异的空间当中。

        准确的说,却聚集在了那两卷天书之上。

        在这边,能够找到这两卷天书,也算是王辰的一个意外之喜吧。

        如果获得了这两卷天书,王辰便拥有了足足五卷天书,这让王辰如何能不惊喜和期待。

        同时,在这个空间当中,王辰却是感觉到了一股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能量。

        沒错,就是那种能量,或者说是感觉。

        这一刻,感受到这一股能量的存在,不知道为什么,王辰的身体,颤抖起來,露出一丝难以言喻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