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一百七十八章 蛮横无理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一百七十八章 蛮横无理

    作品:《武道至尊

        姜辰远的话,足够狠。

        随着姜辰远话音落下,之前那些蠢蠢欲动的人,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们,下意识的朝着四周看了看。

        这剑域之内,太古英灵的恐怖,他们可是知道的。

        若是当真让姜辰远做出那种事情来,此地所有人甚至都可能因此丧命。没有人敢贸然行动。

        “怎么?不动手了?不是牛逼吗?不是想要当那烈日宗的走狗吗?不是想要杀我与王辰吗?牛逼的就过来试试啊。看老子不弄死你们。就算弄不死你们,也跟你们同归于尽!”

        看着所有人沉默下来,脸色连连变换,姜辰远更是大声的冷笑道。

        一番话,让在场的那近百武者憋屈啊。

        能够走到这边的,又有几个是弱者?

        最起码也都是达到了玄月级以上!甚至,主要都是玄月中级,乃至玄月高级的强者!

        在这边,最起码姜辰远看到了魔月教的那个老头子。他的实力,甚至达到了玄月九级的层次了吧?

        还有另外几个老者!

        但是,这些牛逼哄哄的人物,此刻却都是被姜辰远的话给镇住了!

        “混蛋!”

        终于,面对这样的情况,不少人忍不住怒骂出生。

        他们这是真的很想将王辰和姜辰远碾压,但是,却是不敢贸然行动。

        “呵呵,姜兄,说笑了!我们火晋国的人怎么可能帮助他们烈日宗做事?谁敢这么做,我魔月教第一个不答应!”

        在人群的憋屈当中,断天韧笑眯眯的走了出来。

        似乎早便已经与姜辰远相识,此刻他直接来到了姜辰远的面前。

        “嘿嘿……断天韧,你也来了!魔月教……怎么样,要不然咱们联手做掉烈日宗?”

        看到断天韧,姜辰远眼前一亮,然后勾搭住了断天韧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

        他对魔月教,那是充分的信任啊。

        魔月教跟烈日宗过不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如果说在场,谁最不可能在这时候动手,那必然是魔月教的人。

        “要不然,我们先从烈蜀国的人杀起?”

        姜辰远淡然的扫了一眼远处几个蠢蠢欲动的烈蜀国人员。

        姜辰远的话,让场内一些烈蜀国的人脸色顿时大变。

        姜辰远,他们或许不惧。但是,魔月教呢?他们不得不防备。

        “哼,姜辰远,你休要太过猖狂!”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面对如此一幕,忍不住怒喝。

        “小小玄月五级也敢说话?老子就先灭了你!”

        听到这个中年男子的话,姜辰远眉头一挑,冷眼看去。

        咻咻……

        下一刻,毫无征兆的,姜辰远身形骤然冲出。

        一道流光一闪,在那中年男子骇然的神色当中,姜辰远却是已经杀到了他的身前。

        碰……

        手中吞天棍横扫而出。

        哗……

        黑幕炼成一片,无尽的猛兽狰狞的朝着这个中年男子直扑而去。

        “姜辰远,你敢!”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其余几个烈蜀国的武者顿时大怒!

        他们还没有对姜辰远动手呢,这家伙,竟然胆敢率先动手!这是欺负他们烈蜀国无人吗?

        但是,就在这几个人准备动身的时候,王辰身形一横,手中四方天印祭出,冷冷的看着几人。

        “哼,王辰,你也找死!你觉得你能挡我们几人?!”

        王辰也跳了出来,烈蜀国众人怒火冲天。

        这太欺负人了。这个混蛋!

        几个人气势在一瞬间飙升。他们要杀了王辰这个混蛋,杀了姜辰远那个狂妄之徒。

        “呵呵……我或许,你们看着便好!若是动手,伤了和气,我魔月教也只能动手了!”

        情况岌岌可危,就在此时,断天韧却是挂着淡然的冷笑出现在了王辰的身边,与他并肩,挡住了几个烈蜀国的武者。

        断天韧既然出现,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老者自然也是站了出来。还有魔月教不少的高手也是同时站出。

        尤其是那个不知名的老者。看似双眼浑浊,没有什么神采。只见他年逾古稀,看似行将就木,但是,就那么的站在那边,仿佛给人带来了无穷的压力!

        这一下,烈蜀国的几个人,脸色都铁青了起来。

        “魔月教!好……很好!”

        魔月教站出来,让着几个准备动手的人却是一瞬间,面色狰狞了起来。

        尤其是魔月教的那些高手,更是让他们忌惮。

        轰……

        只见此刻,这些人被拦下来之后,姜辰远更是肆无忌惮。

        一棍之下,轰鸣声爆,万千洪荒猛兽当中,那玄月五级的中年男子身形被震的连连败退,倒飞出去!

        扑哧……

        鲜血飘洒,这中年男子脸色苍白了起来。仅此一招交锋,他已经吃了大亏。

        “受死!”

        一招占据先机,姜辰远更是欺身而上,不给对方喘息之机。

        轰轰轰……

        吞天棍肆虐,不断的横扫而出,气1ang冲天,天摇地动。

        在姜辰远强势的攻击当中,就算是玄月五级的武者,这一刻都是狼狈不堪,险象环生。

        轰……

        咔咔咔……

        又是一击,轰鸣声当中传来清脆的骨骼断裂声!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来!那中年男子被轰飞出去数千米。

        “死吧!”

        姜辰远面色疯狂,再次追上,不等这个男子落地,在他那骇然和恐惧的眼神当中,姜辰远吞天棍狠狠的扫下。

        轰……

        血肉横飞。

        只是这一招之下,便是让那玄月五级的中年男子化为肉渣,四分五裂!

        嘶……

        看着这一幕,在场近百武者都是忍不住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战斗力……着实惊人啊。

        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短短几招之间,这姜辰远竟然便是虐杀玄月五级强者?这让不少人心中毛。

        尤其是看着姜辰远此刻满身鲜血的摸样,众人更是心惊胆战。

        疯子!这根本就是一个疯子。现在的姜辰远,便是犹如地狱当中走出来的魔神一般,恐怖,慑人!

        更主要的是这姜辰远根本就是一个不要命的疯子啊。

        他就是摆着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姿态走入这边的。

        他能杀一个算一个。杀不了,顶多同归于尽!这就是他的想法。

        面对姜辰远如此的态势,许多人那是敢怒不敢言。

        “混蛋,姜辰远,你欺人太甚!”

        眼看着烈蜀国就是这么一个强者陨落,在场烈蜀国的武者,急眼了。

        “嘿嘿……我就欺人太甚咋地了?有本事过来跟我玩玩!顶多老子跟你们同归于尽!”

        姜辰远丝毫不示弱的哼到。

        一番话,让那武者瞪着铜铃一般的眼睛,呼呼喘气,却是无言以对。

        姜辰远不要命,他不能不要!姜辰远是疯子,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他无法做到!在这个充满了危险的地方,有了顾虑之后,还如何跟姜辰远对抗?

        “该死的!”

        心里的憋屈无处泄,烈蜀国的武者们,怒火冲天,几乎抓狂!

        同时,姜辰远也是让火晋国和冰澜国的武者们,面面相觑!

        人,能够无耻到这个地步,也算是无敌了。这姜辰远……当真是……

        “呵呵……我看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烈蜀国的人,你们也不必生气了。那家伙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在说,这姜辰远和王辰可是烈日宗要杀之人。你们跟着凑什么热闹!难道你们是烈日宗的人?

        呵呵,若是说道烈日宗,似乎也不算是你们烈蜀国最大的宗派吧?当裂月门不存在了?虽然数百年来,裂月门逐渐隐没少有出山。但是,你们别忘了,魔界三大宗派,始终也只是我魔月教,你烈蜀国裂月门,冰澜国望月谷!

        烈日宗,也敢自称三大宗派?当裂月门何在?当我魔月教、忘情谷何在?”

        断天韧这时候站出来淡淡的说道。

        这烈日宗万年来,也就一直都是烈蜀国第二宗派罢了。若不是这数百年来,裂月门逐渐隐没,烈日宗会有出头之日?

        就是靠着裂月门隐没,他们在数百年来飞展罢了。但是,论起底蕴,还差太远。

        烈日宗始终无法代表烈蜀国。那烈蜀国的人,又何必为了所谓的第一大宗派烈日宗而拼死拼活?

        “哈哈哈……好,说的好!哼,就烈日宗。也不过是自称三大宗派之一罢了!与裂月门相比,与魔月教和忘情谷相比,他们又算什么?”

        断天韧话音刚刚落下,一阵大笑声便是在这时候传来。

        只见,人群当中,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裂月门!”

        看到这个男子腰间那一枚月牙的挂坠,不少人神色一变。

        裂月门的人竟然也来到天人之域了。而且,就在这边!

        他,现在站出来,这是要声援魔月教,声援王辰和姜辰远吗?

        看来,正如人们所言,裂月门虽然隐没数百年,少有出没,但是他们却依旧无处不在!至于烈日宗?他们还不放在眼里罢了!

        自然的,这些年,烈日宗的举动,也是引来了裂月门一些人的不满。

        这不是,裂月门的人站出来了。

        也不知道烈日宗的人若是知道如此,会是什么想法?

        场内的气氛,这一瞬间,似乎变得诡异了起来。

        那些烈蜀国蠢蠢欲动,怒火冲天的人们,此刻,表情一僵,面色更是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