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一百四十一章 计谋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一百四十一章 计谋

    作品:《武道至尊

        夜色朦胧。

        山谷之外,之内,光线更是显得昏暗。

        远处,时不时传來的一两声妖兽或魔兽的咆哮声,更是为这个夜幕增添了一份阴沉的色彩。

        王辰静静的站在山谷不远处的丘陵之上,朝着山谷所在的方向看去。

        “七人。”

        片刻之后,呼出一口气,王辰喃喃着自语道。

        旁晚十分,他便是來到了这边,虽然无法进入山谷,但是,王辰却是时刻注意山谷方向的情况。

        从傍晚到夜幕彻底降临,一共有七个战家和藤家的人员进入到了山谷当中,加上山谷原本便有的两个看守人员,如此之下,在那个山谷当中,最起码却是有九个战家和藤家之人。

        除此之外,王辰沒有更多的现。

        “九人,看來与藤嫣儿所说相差无几。”

        沉吟了一下,王辰喃喃着说道。

        从藤嫣儿的口中,王辰得知,此地拥有武者十人,这与王辰如今的观察,相符。

        只是,还有最后一个未蒙面之人,到底是谁,实力又如何。

        对于这个沒有察觉到的人,王辰的心里微微跳动了一下,却是隐隐的有些许担心。

        按理來说,此番,藤家与战家派出人员前來魔界试炼,最起码,拥有一个实力及其强悍的老祖坐镇。

        难道,那个未曾蒙面的强者,便是此人。

        这让王辰的眉头紧锁了起來。

        也不知道此人的实力究竟如何,若是实力强悍,踏入玄月中阶层次,加上其余的九个武者,王辰贸然进入,必然陷入到及其危险的境地当中。

        想到这边,王辰很快的否定了自己贸然的想法。

        “既然如此……”

        微微眯着眼睛,王辰脸色显得冰冷,眼中,一丝杀机微微闪烁着。

        话音落下,王辰折返回到了自己的栖身之地,却是在也沒有了动静。

        ……

        艳阳高照,今日的荒原脊梁,似乎显得格外的闷热。

        大地被烘烤的热气腾腾,让人汗水淋漓。

        荒原脊梁之内,距离万家和藤家所驻扎的那个山谷万米之外,一处阴凉的山丘之下,两道身影带着疲惫坐在了地上。

        “这该死的鬼天气。”其中一个人忍不住抱怨道。

        “该死的魔界,出了贫瘠,还是贫瘠,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够离开这个荒原脊梁到外面去看看。”

        另外一道身影感慨着叹息道。

        來到魔界已经一段时间了,但是,却成日泡在这荒原脊梁当中与魔兽也妖兽起舞,这样的日子,淡出鸟來了,这让往日在藤家和战家之内养尊处优的两人怎能耐得住寂寞。

        他们倒是羡慕另外一批能够离开荒原脊梁深入魔界之内试炼的人,想必他们的生活却是好了不少吧。

        “也是,这该死的地方,让人着实恼火,也不知道老祖为何要让我等在此地试炼,此地与哀嚎平原有何差距,不过就是魔兽和妖兽多了一些罢了,那些魔族,各个耀武扬威,又不能杀,看着更是恼火。”

        第一个说话的青年也是忍不住抱怨了一声。

        “不过,听说那王辰最近出现在了魔界之内,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如何进入魔界之内的。”

        第二个青年仿佛想到了什么,面色凝重的说道。

        “哼,王辰不过是鼠辈罢了,想來也是在炼狱之内,受不了藤栗老祖的追杀,故而四处逃窜,机缘巧合之下,进入魔界罢了。”第一个青年冷哼了一声。

        “不过,说來,这王辰实力似乎进步不小,数日之前,我藤家与你战家三名神武者,竟然竭尽陨落在他手中,这让老祖震怒无比。”

        第二个青年眼中挂着一丝凝重和紧张的神色:“我们还是小心为妙,如今,切莫碰到王辰才好。”

        “哼,他王辰还敢出现,若是他敢出现,老太祖必然……”

        第一个青年看着藤家青年面露紧张之色冷哼了一声。

        只是,他的话说到一半,却是戛然而止,因为,在他的前方,不知道何时,竟然是多出了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看起來年约三十出头的家伙,此时,就在他们数十米外,冷冷的看着两人。

        那冰冷的眼神,却是不由得让这两个青年感觉一阵心悸。

        “你……你是谁。”

        心中弥漫而开的一股危机感,让两个青年迅起身,连忙是警惕了起來,看着前方的男子,他们沉声询问道。

        “來取你们性命的人。”

        听到两个青年的话,來人冷笑了一声,下一刻,缓缓的朝着两人走去。

        “休要口出狂言。”

        听到男子的话,两个青年面色大变,同时怒喝道。

        只是,他们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前方的男子,身形一闪,却是突然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让两个青年何等的惊骇。

        “不好。”

        “快躲。”

        两人同时惊呼出声,然后分别朝着两个方向躲闪而去。

        碰……

        但是,他们的度还是太慢了。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传來,在闷哼声当中,藤家的那个青年一声惨叫,鲜血飘洒,整个人便是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飘飞了出去。

        “哪里走。”

        同时,一声怒喝,那一道身影一晃,再一次消失在原地,他朝着战家的青年追身而去。

        咻咻……

        风声呼啸,身边的景色迅倒退。

        男子的度,快若闪电,不过的眨眼之间,便是掠出数百米,下一刻,更是很快的追上了逃出千米的战家青年。

        “给我趴下。”

        一声怒吼,在战家青年那骇然的神情当中,男子一拳朝着战家青年轰去。

        看着这一幕,感受着那呼啸的拳风,战家青年面色苍白。

        “滚。”

        一声怒喝,自知难以逃离的战家青年身形一段,骤然反身朝着这一拳抵挡而去。

        轰隆隆……

        地动闪耀,战家青年脸色骤然一僵,瞳孔收缩了起來。

        噗嗤……

        鲜血飘洒,在这一次的对轰之下,他身形震出数百米。

        轰……

        紧接着,在男子一掌之下,却是直接被轰倒在了地上。

        不过是一瞬间,战家青年和藤家青年两人,便是已经落败,沒有太多的抵挡之力。

        ……

        “此番山谷之内,除了你们二人,还有何人。”

        片刻之后,在山脚之下,一处隐蔽的地方,男子将战家和藤家两个重伤的青年丢在地上,居高临下,冷冷的询问道。

        “你……你是谁,为何……”

        听到男子的询问,两个青年男子身形一阵,骇然的看着面前的男子,他们的神色惊疑不定,带着绝望。

        此人,究竟是何人,为何要对他们下手,又为何对他们之事颇为了解,甚至想要知道山谷之内的事情。

        “你……到底是谁。”

        藤家青年咳出了一口鲜血,也是大声的质问道。

        丹田被禁锢,体内毫无真元,让他们现在甚至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听到二人的话,男子冷笑了一下,然后缓缓的揭下了面部的面具。

        嘶……

        随着真容出现,在场的两个青年男子都是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王……你……你竟然……竟然是王辰。”

        “王辰,怎么会是你。”

        下一刻,两人更是惊呼了起來。

        随着面具揭下,他们总算是认清楚眼前的男人到底是谁了,这赫然不就是王辰吗,沒想到,竟然碰到了他。

        要知道,就在之前,这两人可还是谈论到了王辰的事情啊,谁想到,恰在此时,王辰却是出现了呢。

        王辰的出现,代表着什么,两人清楚无比,他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绝望的神色。

        以他们二人,准神武者级别的实力,哪里会是王辰的对手,如今落入王辰手中,更是有死无生啊。

        “王辰,你这个贱种,有本事的话,便杀了我们。”

        想到此处,战家青年大声的喝道。

        与其被王辰折磨致死,不如來一个痛快,反正都是一个死,看透了这一点,战家男子面色狰狞了起來。

        “王辰,你有本事便杀了我们,想从我们这边知道情况,你休想。”

        藤家青年男子也是大声的喝道。

        “休想,。”

        听到二人的话,王辰冷笑了一声。

        手腕一翻,万鬼令出现在了王辰的手中。

        “灵魂吞噬。”

        一声冷哼,王辰释放出了一个恶鬼灵魂,在王辰的控制之下,这恶鬼灵魂迅上前,然后朝着战家青年飞身而去。

        刺啦……

        隐约之间,一声清脆的撕裂生传來。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紧随着蔓延。

        战家男子面色扭曲,他仿佛要将眼珠子都瞪出來一般,带着无尽痛苦的神情在地上翻滚,哀嚎。

        他的灵魂,就在刚才那一瞬间,竟然是生生的被撕裂出了一道。

        那种來自灵魂深处的撕裂疼痛,岂是**疼痛能够媲美的,那种疼痛,简直就是比死亡还要难受啊。

        刺啦……

        在惨叫声当中,隐约之间,又是一阵灵魂的撕裂声传來。

        紧接着,又是那种撕心裂肺,竭斯底里的惨叫声。

        声音,甚至沙哑。

        战家的男子,在地上翻滚,不断的用自己的头撞击着地面,以此來防止难以忍受的疼痛,但是,这又能够缓解多少呢。

        **的疼痛,怎能缓解灵魂的疼痛,他,还在挣扎和翻滚着。

        看着这一幕,王辰却是面色清冷。

        不说,他们不说,王辰不在乎,他,自有方法让二人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