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八十五章 生死不惧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八十五章 生死不惧

    作品:《武道至尊

        “什么,。”

        听到项乾堪的安排,顿时,在场的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尤其是孙一凡和紫兰,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项乾堪:“这不行。”

        紫兰直接否定了项乾堪的要求。

        她当然知道,项乾堪这个安排的目的是什么。

        这时候,让他们离去,无疑,项乾堪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被藤家和战家灭族。

        所以,项乾堪才会让紫兰,可儿和孙一凡三个核心成员带着一些有潜力的人逃走,只要这些人逃走了,那王家就不算灭族,就算暂时被藤家和战家灭了,那他们也有重新崛起的机会,根基还在,希望就还在。

        但是,紫兰怎么能答应这样的要求。

        让项乾堪等人留下來等死,这她真的做不到。

        “要走一起走,项乾堪,你以为你是谁啊,英雄,,哼,反正我不走,我跟大家在一起,要么就大家一起走。”

        可儿也是小嘴一撅,然后哼哼到。

        她也自然是清楚项乾堪的好意,但是,她怎么能够接受呢,可儿一直都是一个口直心快的人,沒有太多的心机,但是,却又绝对的情谊。

        他们几个人可都是当初从星辰宗走出來的,跟着王辰去了罪恶之城,当时什么危险沒有见到过,,在罪恶之城,他们沒有立足之地,从最困难的贫民窟当中,他们一步步崛起,不知道面对了多少危险和艰难,最后他们成为了罪恶之城最大的家族,而后朝着黑海城展,再到北疆,如今更是來到了中大6。

        这其中,不是一帆风顺。

        他们面临过灭亡的危机,面对过死亡的危机,但是,他们都坚持下來了,只因为他们不离不弃。

        现在让他们在最危险的时候离开,这让可儿真的做不到。

        “我部是英雄,但是,现在王家归我管理,别忘了王辰那小子离开之前说的话,我有权决定王家的任何事情,可儿,你若是不服从,那就离开王家。”

        听到可儿的话,项乾堪眉头一皱。

        第一次,项乾堪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可儿,看着紫兰,第一次,他如此的严肃,第一次,项乾堪说出如此重口气的话语。

        听到他的话,可儿眼眶一红,顿时有一层水雾在弥漫。

        离开王家。

        虽然,王家并不是可儿真正的家族,但是,她却早已经是将王家当成了她真正的家族了、。

        为了王家,可儿放弃了在北疆的荣华富贵,为了王家,他们历尽艰险,现在竟然……、

        “我不,项乾堪,你不要欺人太甚。”

        可儿大声的喝道。

        “滚。”

        项乾堪沒好气的喝道。

        转眼之间,屋内的气氛似乎凝固了一般。

        其余的人,这一刻看着项乾堪,看着可儿都沒有说话,他们却是不知道说什么。

        可儿的话沒错,谁也不想在这时候离开,因为情谊,因为信念,但是,项乾堪的话呢,他的话也沒错,他是为了王家,为了未來。

        理智告诉他们,这时候,可儿和紫兰她们必须离开。

        “我们走。”

        终于,在这样沉闷的气氛当中,孙一凡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不服从项乾堪的人,驱逐出王家。”

        孙一凡口气很重。

        两个王家的主心骨,此刻同时出了这样的声音。

        “你们……”

        可儿眼中泪水弥漫,她张了张嘴,显得愤怒,显得无奈,最后化为了沉默。

        “紫兰,孙一凡,这件事情交给你们了,记住,希望还在,未來就还在。”

        项乾堪深深的看了一眼紫兰和孙一凡说道。

        话音落下,他叹息了一声:“你们走吧,带上王琳姑姑一起走,她,能保护你们。”

        项乾堪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话音落下,气氛显得沉闷无比。

        “走。”

        终于,深吸一口气,紫兰和孙一凡同时说道。

        这一次的危机,不比往常,这一次的危机,他们所面对的敌人,前所未有的强大。

        就算是凌宇前辈來了,也不一定能够拯救,何况,如今凌宇前辈不在,那么,就更沒有希望了。

        话音落下紫兰,孙一凡两人带着可儿迅的朝着门外走去。

        他们将会带走如今王家最有潜力的三十个成员,他们会用最快的度前往星辰宗,或者是朱家。

        至于北疆,他们是不会回去了,那边,如今也不安全。

        看着三个人离开的背影,屋内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

        “流血的时候到了。”

        直到三个人消失在视线当中,项乾堪终于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剩余的人说道,语气显得极其沉重。

        “嘿嘿……老子不怕死,当初什么风浪沒见过,有几年的经历,老子这一辈子值了。”

        张虎大笑道。

        “嘿嘿……我也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黑熊露出一丝疯狂:“很久沒有这么大动干戈了,去他奶奶的藤家,去他姥姥的战家,老子杀一个保本,杀两个赚一个。”

        “我也豁出去了,杀人算什么,这几年,杀的人还少。”

        战熊木塔卡也是冷笑道。

        “集合人员,城门,出。”

        听到几个人的话语,项乾堪露出了一丝笑意,坦然的笑意,他沉声喝道。

        是啊,有这几年,他这一辈子都值得了。

        当初,深处北疆,虽然是天风王国的贵族世家,但是,那又如何,对于项乾堪來说,他甚至从未敢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出现在中大6这个强者如云充满了神圣的地方,他甚至不敢想象,在这边,能够取得一番基业,而且,这一番基业竟然达到了这等高度,这已经值得了,现在死,又算什么。

        藤家,战家,他们会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就算我王家灭亡了,我也要让你们狠狠栽一个跟头。”

        眯着眼睛,项乾堪冷冷的喃喃着。

        看着众人全部离去之后,项乾堪这才看向了后方的屏风:“出來吧。”

        项乾堪淡淡的说道。

        话音落下,空气产生一缕波动,紧接着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了项乾堪的面前。

        这是项乾堪这几年精心培养的一只秘密部队,他直接管辖的部队,除了他,沒有人知道。

        “大人。”

        跪在项乾堪面前,黑衣蒙面男子恭敬的叫道。

        “通知下去,我们现存的所有产业,对藤家和战家所有产业进攻,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要他们的产业瘫痪。”

        项乾堪眼中闪过一丝疯狂说道。

        王家灭亡,或许今日就要灭亡,但是,王家的产业却不会短时间之内灭亡。

        藤家,战家,就算王家灭亡了,项乾堪也要让他们付出及其惨痛的代价。

        斩断这两个家族大部分的经济命脉,这一点,项乾堪还是有一定的把握的,战场之上,实力方面,项乾堪自认不如,但是,商场之上,他从未畏惧。

        若是让藤家和战家的产业陷入瘫痪的话,短时间之内,藤家与战家休想恢复,产业的瘫痪,造成的损失,会让藤家和战家陷入到及其狼狈的境地当中。

        “通知所有暗卫,展开刺杀,藤家,战家所有产业的负责人,明日黎明之前,我要让他们下地狱。”

        项乾堪继续说道,话语当中,杀机凌然。

        “是。”

        听到项乾堪的话,黑衣男子身形一顿,然后却是沉声回答,语气,显得坚定无比。

        话音落下,他的身形逐渐的模糊,消失在了项乾堪的眼前。

        “暗卫,呵呵,培养了你们这么多年,耗费了这么多的资源,如今该挥作用了。”

        直到男子离去,项乾堪冷笑着喃喃到。

        话音落下,他转身朝着大厅之外走去,战斗或许在这一刻便已经拉开了帷幕。

        大厅之外,项乾堪到这边的时候,黑熊等人早已经全部集合完毕。

        王家如今在中大6的四百多人,全部集中完毕。

        这些人,是如今王家的核心力量,实力最差的,也都在皇武者层次,这一支队伍已经算得上恐怖。

        但是,今日,他们注定是要倒在血泊当中。

        “死亡,你们可否害怕,。”

        站在人群最前方,项乾堪扫视了一圈人之后冷冷的问道。

        “与家族同在。”

        一群人同时大声喝道,语气显得坚定无比。

        这其中,绝大部分人都是从北疆抽调而來的,都是家族自己培养出來的,他们,有着绝对的忠诚,其余的人,也都是项乾堪等人精挑细选,严格把关之后才选入家族的,这些人也毋庸置疑。

        如今,最关键的时刻,他们的意志,说明了一切。

        看着这一幕,项乾堪欣慰的点了点头。

        “无所畏惧。”

        他沉声喝道。

        “无所畏惧,无所畏惧。”

        众人齐声怒吼。

        藤家,战家,他们知道此番的敌人有多么的强大,但是,心中的信念和忠诚,让他们不惧死亡。

        在场的这些人,不少是孤儿,当初生死一线,是王家给了他们希望,给了他们未來,还有一部分人,则是王家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给了他们希望。

        这些人,他们怎么可能退缩。

        要战便战,他们无所畏惧,就当作是这几年,已经是上天给他们的恩赐,现在,死亡再次來临罢了。

        “走。”

        终于,在怒吼声落下之后,项乾堪一挥手冷冷的哼到。

        话音落下,他带着一行人迅的离开府邸,朝着城门方向迅前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