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七十七章 逃亡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七十七章 逃亡

    作品:《武道至尊

        苍龙城外,王辰此刻身形迅的闪动,他整个人化为一道虚影朝着远处狂飙而去。

        体内的伤势,此刻暂时的被王辰是压制,他沒有任何的时间调整和恢复。

        神罚的出现,让王辰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因为,在离开斗兽场的那一瞬间,王辰便是感觉自己被盯上了,而且,那种感觉很微妙,甚至让王辰难以觉,盯着他的人到底在什么地方。

        这让王辰感觉到了危机,他几乎可以断定,盯着他的人,肯定就是神罚的人。

        所以,一路而來,王辰几乎是将自己的气息彻底的压制,同时饶了大半个苍龙城耗费了半天的时间之后,才算是彻底的离开了苍龙城。

        而后,出城之后,王辰更是一路狂奔,风神步施展而出将他的度提升到了最强悍的地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狂奔了两三个小时,在几乎王辰都感觉无法动弹的时候,他才算是停止了前进的脚步。

        下一刻,他冲入到了远处的一个山脉当中,身形消失在了这一片大地之上。

        ……

        “混蛋。”

        而王辰所不知道的却是,在王辰离开苍龙城之后,苍龙城内,几个男子面色阴冷的看着王辰离开的方向大声的骂道。

        王辰之前所察觉到的跟踪的气息,赫然就是这几个人的。

        “跟丢了。”

        在城主府当中,此时,祈鳌的书房之内,祈鳌面色阴沉的看着眼前的三个男子怒喝道。

        三个人跟踪王辰,这样都跟丢了,那让他还能如何斩杀王辰。

        难道就让王辰这么的逃走了,这让祈鳌怎么甘心。

        玄月丹啊,那可是玄月丹,如今的祈鳌太需要这个东西了。

        若是能够获得玄月丹的话,祈鳌完全有机会直接冲入到玄月级当中。

        身为此番大比第六名的他已经获得了一个月之后进入神魔府邸的机会,若是这时候实力更进一步的话……

        但是现在,一切都被该死的王辰给打破了。

        “混蛋,废物,沒用的家伙。”

        祈鳌看着面前的三个人怒吼着。

        为了防止王辰离开斗兽场之后直接逃走,祈鳌这才动用了大量的关系调遣了这三个城主府之内最擅长跟踪,甚至是苍楚郡之内最擅长跟踪的他们去跟踪王辰。

        可惜,现在跟丢了,这让祈鳌怒火冲天。

        在祈鳌的怒吼声当中,三人是狼狈的被赶出了这个书房。

        若不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和地位的话,祈鳌毫不介意现在就直接杀了这三个混蛋。

        “呵呵……祈公子,不用这么生气。”

        就在祈鳌气喘吁吁,愤怒难以抑制的时候,一声笑声却是在这时候传來。

        紧接着,一道身影从书房后面的屏风当中走了出來。

        这赫然不就是神罚的那个老者吗。

        來到祈鳌面前坐下,老者眯着眼睛:“我的人,还在跟着王辰。”

        老者露出了一丝笑意。

        “什么,真的。”

        老者的话,让祈鳌仿佛是抓到了希望一般,他一下子身体前倾,盯着老者他大声的质问道。

        “恩,几个出城的门口,出城的必经之路,还有城外的一些地方,我们神罚都安排了人。”

        老者笑道:“只要王辰离开苍龙城,他必然无处可逃,若是他在城内……那么我们神罚一天之内绝对找到他。”

        老者信心十足的说道。

        “如此便好。”老者的话,让祈鳌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他笑了起來。

        “不愧是神罚,果然还是得靠你们,那一群废物,根本无用。”

        祈鳌放松之后看着老者笑道。

        “而且,此番我们派出了一个神罚之内的跟踪高手,~就算是玄月级的强者也未必能够摆脱他的跟踪,何况是王辰,等着吧,很快,王辰便有消息了。”

        老者淡定无比。

        虽然,接连接到了几条信心,都说跟丢了王辰,但是,老者却是满不在乎。

        只要那个人在,一切就都好说。

        他有着绝对的信心。

        “咻咻……”

        然而,就在老者笑眯眯的坐在这边等待的时候,突然,门外一道身影闪过,然后缓缓的进入到了屋内。

        “隐,你……怎么來了,找到王辰了吗。”

        看到这一道身影出现老者诧异了一下,然后连忙问道。

        同时,看着面色惊诧的祈鳌说道:“这是我的人,那个跟踪高手,,隐,我们组织当中,最强悍的跟踪高手之一。”

        “怎么样,王辰呢。”

        见到这个人此刻出现,听着老者的介绍,祈鳌也是顿时來了兴致,他连忙询问道。

        “跟丢了。”

        只可惜,下一刻,还不等祈鳌高兴,男子的一番话,却是让祈鳌嘴角一抽,他瞪大了眼睛。

        “跟丢了,。”

        祈鳌不可置信的看着老者。

        这就是他口中神罚的跟踪高手,他竟然也跟丢了。

        不但是祈鳌,老者的嘴角也是一抽,瞪大了眼睛:“什么,怎么可能,隐,你怎么可能跟丢。”

        城主府这样的地方,隐都能够來去自如,何况是跟踪一个王辰,他怎么会失败。

        老者不可置信。

        “王辰,出城了,度很快,他压制了伤势狂奔了两个消失,我……跟不上。”

        隐那冰冷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无奈。

        沒错,他就是至始至终王辰隐隐察觉到,但是,却是始终无法寻找到的跟踪者。

        王辰就算是耗尽了心机也沒有摆脱隐的跟踪,他一路跟踪王辰离开了苍龙城。

        只可惜,王辰之后一路狂奔,这让隐为难了,、

        王辰的度很快,耐力很强。

        隐虽然是跟踪高手,但是,他的实力却不算强悍,最大的特长跟踪,在王辰疯狂的逃窜之下,在王辰绝对的度之下,显得那么的无用。

        在两个消失之后,隐终于是感觉力竭无法继续跟踪。

        他心里也是纳闷无比。

        有这样的人么,有这么疯狂逃跑的人么,他是真的受伤了,有那样的伤者。

        “两个小时……”

        听到隐的话,老者嘴角一抽,他也算是知道王辰怎么摆脱的了。

        隐的实力……不过是星辰三级啊,这样的实力,或许不算弱小,但是,跟踪一个全狂奔,而且耐力惊人的星辰九级武者,却是显得……有一些吃力了,何况,王辰的度很快。

        这让老者脸色一红,感觉丢人。

        “让狼出动,从你跟丢的地方开始寻找,挖地三尺也要找到王辰。”

        深吸一口气,老者恶狠狠的说道。

        “好。”

        听到老者的话,隐点了点头,下一刻,身形无声无息的消失。

        “祈公子,这……咳咳咳……放心,只要有了王辰的线索,狼就能够找到王辰,三日,不,两日,两日之后我便给你答复。”

        老者信誓旦旦的说道。

        话音落下,他也是连忙告退。

        这一次的丢人,让他沒有颜面继续留在这边。

        “混蛋,王辰,你休想逃走。”

        等到老者离开,留在房间之内的祈鳌也是怒吼了起來。

        下一刻,怒吼一声,祈鳌转身朝着书房之外离去。

        大约一小时之后,城主府之外,一队约莫数百人的军队在祈鳌的带领下朝着城外开而去。

        “主上,是不是需要我去叫他们回來。”

        城主府内,最高的亭阁当中,此时,看着外面生的事情,看着祈鳌竟然拉着一个队伍朝着城外而去,眉头一皱朝着身边的珂天正询问道。

        私自调动军队,这是大罪,这祈鳌想死了吗,老者眼中寒光闪烁,这祈鳌是占着自己的身份,越來越放肆了。

        尤其是这几天來的表现。

        他以为他这几天调用城主府内的力量无人现,那就错了。

        城主府,只有一个主人,那便是珂天正,城主府只在一个人的掌控当中,那也是珂天正。

        “不用,让他去,呵呵,让他去玩。”

        听到老者的话,珂天正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他伸手制止了老者的举动,然后喃喃着说道。

        “好了,他的事情不必关心。”

        珂天正再一次挥了挥手之后,转身朝着亭阁之外走去。

        留在一个老者站在原地看着珂天正离去的背影,却是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下一刻,老者身形一震,却是闪过了一丝复杂和骇然的神情。

        紧接着,他转头看了看远处离去的队伍,叹息了一声。

        “看來,这苍龙城,也是沒有往日安静了。”

        唏嘘了一番之后,老者也是转身离去,亭阁再次陷入到了安静当中。

        ……

        夜幕降临,此刻,在距离苍龙城足有百里地之外的山脉当中,在那一片密林之内,在那漆黑的光线之下,王辰呼呼喘息。

        他的脸色显得有一些苍白。

        “现在,应该跟不上來了吧。”

        看了看身后的密林,王辰喃喃自语道。

        “扑哧……”

        只是,很快的,他却是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

        伤势在一个下午的狂奔之后变得更加严重了起來。

        “不行,必须找一个地方尽快恢复。”

        深吸一口气,王辰连忙说道。

        再不恢复的话,伤势必然越的严重,到时候,想要控制都困难了吧。

        “祈鳌,今日的事情,我不会忘记的。”

        而后,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王辰冷冷的哼道。

        今日犹如丧家之犬狂奔逃亡,这样的日子王辰多久沒有感受过了,他岂会轻易的忘记,这件事情,他记住了,有朝一日,定然全书奉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