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七十一章 决战断天韧(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七十一章 决战断天韧(上)

    作品:《武道至尊

        呼……

        在将几个杀手的灵魂收割了并且将他们的尸体丢给了修罗王之后,王辰再一次回到了这一片山林当中。

        想到空间当中多出的一些药材和墨晶币,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更主要的是,此番收获到了一本魔界的修炼秘籍,而且,看起來,貌似很强大的样子。

        这一本秘籍,或许能够给王辰带來一些帮助,他可以更加了解魔族的修炼功法。

        做完了这一切,王辰抬头看了看远处:“今曰,收获不小。”

        只是,很快的,王辰的眉头却是紧锁了起來。

        他同时也是确定了自己斩杀的这几个人的身份:“神罚。”

        无疑这几个人都是神罚的人,沒想到自己被神罚给盯上了,如此一來的话,接下來的时间,王辰会危险不断。

        “祈鳌,还是……”

        眉头微微的皱着,王辰低头喃喃自语着。

        祈鳌,沒想到他找到了神罚的人吗,这让王辰眼中寒光闪烁,看來,这祈鳌真是打算灭杀自己啊,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去寻找神罚的人了吧。

        想到这边,王辰眼中浮现出了一丝杀机。

        既然,祈鳌已经是逼到了这个地步,王辰不反击都是不行的了。

        “斗武大赛结束之后,便要做一个了断。”

        深吸一口气,王辰喃喃着自语道。

        然后,他身形一闪便是沒入到了山林当中……

        “什么……”

        苍龙城内,此时,在城主府当中,伤势刚刚恢复了一些的祈鳌在自己的房间之内,却是惊呼出声。

        “失败了,你说神罚派去的那些人都失败了。”

        看着站在面前的中年男子,祈鳌面色狰狞的询问道,他的眼中寒光闪烁。

        “命牌,都破碎了。”

        看着怒不可遏的祈鳌,中年男子嘴角一抽苦笑道。

        三个星辰九级强者,一个星辰八级强者,这四个人在一个星辰级大圆满强者的带队之下,如此阵容追杀王辰竟然都失败了。

        失败了也就算了,更主要的是现在这几个人竟然全军覆沒了,这怎么可能,就算是中年男子都显得有一些不可置信。

        要不是因为命牌不可能出错的话,他甚至怀疑这肯定是假的。

        但是,现在命牌的破碎,却是让他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得到了男子的确定,祈鳌更是狞声怒吼道。

        这可是五个实力强悍的杀手啊,这些人可都是纯粹的杀手,这样的组合,甚至去斩杀一个星辰级大圆满的强者都沒有丝毫的问題了,但是,现在却是栽在了王辰的手上。

        王辰,可是只有星辰九级中期的实力啊。

        还不知道王辰突破了的祈鳌始终认定王辰不过是星辰九级中期的实力罢了。

        这样的一个人,就算战斗力再强大又如何,就算他有空间那又如何,空间可不是万能的。

        沒看到与孤狼的战斗当中,这家伙也是失败了吗,而孤狼,也就是星辰级大圆满的实力罢了。

        “不可能,不可能是王辰,是不是……是不是碰到了别的强者,或者……或者有人帮助了王辰,孤狼,对了,孤狼,神罚不是也在追杀孤狼吗,是不是孤狼出手了。”

        在愤怒之后,祈鳌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询问道。

        “沒有,孤狼在城内,不可能出手。”

        中年男子肯定的说道:“孤狼在我们的监视当中,若不是魔月教的要求,上座决定给孤狼一段时间的话,他现在已经是死人了。”

        中年男子冷冷的哼到。

        “那到底是谁。”

        祈鳌抓狂的怒吼。

        “杀了他,必须杀了他,让神罚再派人去追杀,必须杀了王辰。”

        祈鳌了大声的喝道。

        “会的,等到斗武大赛结束吧,斗武大赛结束之后,我们会连带着孤狼一起斩杀,上座已经派來了五个星辰级大圆满人员组成的队伍,其中一个,有七品血脉。”

        中年男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哼到。

        七品血脉的星辰级大圆满强者,这就算是喷到寻常初入玄月级的强者都不会吃多大的亏,最起码,保命是沒有问題的。

        再加上四个寻常的星辰级大圆满强者配合,这样的五个杀手甚至斩杀玄月初级的武者都可以了,他就不信孤狼和王辰还能逃脱。

        神罚想要斩杀的人,沒有能够活着的。

        想到这边,中年男子眼中寒光闪烁这。

        “那就好,便让那个杂碎多活一段的时间。”听到男子的话,祈鳌冷笑了起來。

        “回去告诉上座,我这边的事情差不多了,等到那件事情完成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