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五十一章 拉拢之心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五十一章 拉拢之心

    作品:《武道至尊

        这一刻,王辰的一番话,直接让场内的气氛骤然凝固了起來。

        王辰,此时就那么淡然的看着祈鳌,而祈鳌则是眯着眼睛看着王辰。

        两人的眼神,此时在空中交织,仿佛是要摩擦出火花一般,这一刻的气氛,甚至是已经凝固到了让人窒息的地步。

        “呵呵,我只是告诉我的想法罢了。”

        两人相视了片刻之后,祈鳌笑了笑淡然的说道。

        话音落下,他转身便是朝着远处走去,并沒有多说别的话。

        看着祈鳌消失在自己视线当中的身影,王辰面色冰冷,看不出一丝表情。

        直到祈鳌的身影就要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的时候,这才露出了一丝冷笑:“认输,不可能,谁胜谁败,一战便知。”

        这一刻,王辰的眼中寒光微微闪烁。

        显然的,这祈鳌想要通过这一番话,让王辰不战而退,是不可能的事情。

        甚至,因为这件事情,让王辰对祈鳌有了更多的警惕。

        “祈鳌,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沒有人能够阻拦我前进的步伐,神魔不能,你,更不能,~”

        深吸一口气,王辰喃喃了一声之后,这才转身朝着客栈方向而去。

        “呵呵,有意思。”

        等到王辰离开这边片刻之后,在远处的一个角落当中,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那边。

        看着王辰离去的方向,这一道身影的主人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若是王辰在这边的话,必然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个人赫然不就是断天韧吗。

        之前已经离开的断天韧,此刻竟然出现在了王辰离开的地方。

        “祈鳌,王辰,呵呵,祈鳌,你想要做什么呢,想要让王辰直接认输吗,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呢,又或者是你怕了,。”

        眯着眼睛,断天韧冷笑着自语道。

        虽然距离很远,但是,以断天韧的实力,探听到一些之前两人的对话却是不难的事情。

        祈鳌竟然想要王辰认输,这可不是断天韧想要看到的结果。

        因为,断天韧的想法便是直接在擂台之上,斩杀王辰,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

        至于祈鳌,断天韧从未放在眼中。

        虽然,此番祈鳌的风声很大,气势如虹,但是,他的实力,还是差了一些,若不是城主府的这一层关系在的话,祈鳌也不过是中上的水准罢了。

        相比于斩杀祈鳌,断天韧自然是更想要斩杀王辰了。

        “少主,那王辰……”

        片刻之后,在断天韧的身边出现了一道瘦弱的身影,这便是魔月教的牛长老。

        “王辰出现了,是否现在就……”

        老者看着断天韧,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他的手,这一刻做了一个斩杀的动作。

        以牛长老的想法來看,王辰如今自己出现,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若是这时候出手,由他亲自出马的话,相信王辰必死。

        那地图不就是到手了吗。

        何必弄的这么麻烦,还要在擂台上将王辰斩杀呢。

        “不着急,呵呵……让他再活两日,我喜欢看着一个人在煎熬当中死去,我更喜欢亲手捏死那些不知死活的东西。”

        一挥手,直接拒绝了牛长老的建议,断天韧冷冷的横刀。

        眼中那一抹杀气这一刻,浓郁了起來。

        现在杀了王辰,那不是太便宜王辰了,而且,这边可是苍龙城贸然出手若是引來了城主府的关注,甚至是追究的话,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呢。

        “属下知道了。”

        见到断天韧的态度如此坚决,牛长老是连忙闭上了自己的嘴巴,沒有继续说下去。

        他太了解断天韧了,既然断天韧决定了,那便是沒有任何更改的余地。

        不过,如此也好,反正,王辰必死,以王辰的实力,怎么可能是断天韧的对手。

        甚至,牛长老可以断定,放眼整个苍楚郡乃至整个火晋国,在玄月级之下的武者,能够战胜断天韧的不过十个,甚至是五个。

        要知道,断天韧早已经处于星辰级大圆满的地步当中。

        若不是此番的十年一度大斗武的话,若不是因为此番斗武大赛之后的奖励和资格的话,断天韧早已经冲入到了玄月级之内,他之所以停留,便是在等待这一次的斗武大赛,而也正是因为停留,让断天韧的实力得到了无限的压缩,甚至,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如今的断天韧,几乎有着媲美初入玄月级武者的实力啊。

        这两者之间可是天差地别的存在呢。

        可想而知断天韧的实力如何。

        以他的实力,要战胜王辰,那还不是犹如捏死一只蝼蚁一般简单的事情。

        “听说,昨天晚上,神罚的人出现了。”

        等到老者闭上了嘴巴,断天韧这才眯着眼睛淡淡的询问道。

        “是,目标听说是孤狼,神罚神罚第二次失败。”

        老者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

        “呵呵,神罚第二次失败了吗,有意思,。”听到老者的回答,断天韧诧异了一下,然后笑了起來。

        能够让神罚如此吃瘪,孤狼当真是一个不寻常的人物。

        “孤狼,此番或许你我才是最大的竞争对手。”想到这边,深吸一口气断天韧沉声自语道。

        这一次,这么多参赛的武者,如今,最让断天韧注意的便是孤狼。

        快准狠,杀机凌然,这一切,甚至让断天韧赏识。

        “不过,这神罚的人,似乎将他们的手,伸的太长了吧。”

        话音一顿,断天韧的语气突然一个转变,看着老者淡淡的询问道。

        “这……”

        断天韧的话,让老者脸色一变,他感觉到了断天韧的不满。

        “是谁要杀孤狼。”

        沉吟了一下,断天韧带着一丝好奇询问道。

        “听说好像是黎家的人。”

        想了一下,牛长老轻声说道。

        “黎家,是南凤郡的黎家。”

        眼睛一眯,断天韧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

        南凤郡,黎家,这在火晋国之内,也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家族了,黎家成员上千人,其中,据说玄月级武者便是拥有三人以上,这样的家族,势力可以堪称强大。

        沒想到竟然是他们在追杀孤狼。

        “为什么。”想到这边,断天韧继续询问道。

        “好像是……孤狼杀了黎家家主的小儿子,这引來了黎家的震怒。”

        牛长老苦笑道。

        孤狼,这胆子也当真是算够大了,竟然敢去斩杀黎家家主的小儿子,据说,这个小儿子还是极受黎家家族宠爱啊。

        这样的举动,能不引來黎家的震怒。

        “黎家少主,呵呵……有意思。”

        牛长老的回答,也是让这断天韧露出了一丝戏谑的笑容:“听说那家伙可不是好人。”

        断天韧撇撇嘴:“死了也好。”

        “告诉那些人,孤狼是我的猎物。”

        顿了顿之后,紧接着眼睛一眯,断天韧朝着牛长老说道。

        一番话,让牛长老神色再次大变,他露出了一丝为难:“这神罚……”

        神罚,这可是火晋国之内第一杀手组,甚至可以称之为整个魔界最强大的杀手组,毫不客气的说,这神罚的实力甚至一点也不比魔月教差啊,甚至,神罚的威名更在魔月教之上。

        让神罚住手,这怎么可能,断天韧,这该不是疯了吧。

        牛长老一时间面色变得苦楚无比。

        “就说这是我说的。”感受到牛长老的为难,断天韧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眼神之后冷冷的哼到:“若是神罚不答应,那便找黎家。”

        断天韧的语气,在这一刻不容置疑。

        “可是我们……”

        牛长老想不通,为何要帮助孤狼。

        这孤狼的实力,显然也是强悍无比,帮助他,可不是什么好事,他可以说是断天韧此番最大的对手啊,既然神罚的人有兴趣帮助解决,那不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吗,现在……

        “孤狼,呵呵……杀之极,啧啧啧……将來不可限量啊,你不觉得我们魔月教需要这样的人才吗,至于黎家……哼,我魔月教还看不上,神罚这个面子相信还是会给的。”

        断天韧信心满满的说道。

        “噶……”

        一番话,这一下是让牛长老瞪大了眼睛。

        他沒想到,断天韧竟然是抱着这样的想法。

        孤狼确实是一个天大的人才,这一点也不错,若是孤狼沒有得罪黎家,沒有得罪神罚的话,不需要断天韧说,牛长老也是很想将他拉拢到魔月教之内,就算给出一个长老的位置,那又如何。

        这样的人,能够给魔月教带來的断然很多。

        但是,现在,这家伙得罪了黎家和神罚,这么一來的话……

        先说黎家吧,实力虽然是不如魔月教,但是势力却也是庞大无比,尤其是在南凤郡当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样的人,不值得因为孤狼而去得罪。

        至于神罚。

        他们会给面子吗。

        不好说。

        最起码,此番神罚在孤狼身上吃了不少苦头,失败了两次的任务,这可不是神罚能够接受的。

        他们……

        这让牛长老眉头紧锁了起來。

        看看断天韧此刻的表情却是不容置疑,牛长老在心里更是叹息连连:“好吧,少主,我去跟神罚的人沟通一下。”

        无奈之下,牛长老叹息了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