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四十一章 天令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四十一章 天令

    作品:《武道至尊

        夜幕之下,苍龙城之内却是显得繁华无比。

        苍龙城中心地带,一处富丽堂皇的宅院之内。

        “少主,廖长老他们还沒有回來。”

        书房当中,此刻,一个老者看着眼前的断天韧沉声说道。

        沒错,此刻,在这个书房当中的人,赫然不就是断天韧吗。

        此时的断天韧面色阴沉,坐在书桌前,手中紧紧的捏着一枚玉石眼神阴沉冰冷,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模样,甚至是让牛长老都不敢大声喘息。

        他太了解眼前这个少主的脾气了。

        现在的少主应该是沉寂在暴怒当中吧。

        拍卖会结束了两天的时间,他们追杀了那个购买了泣血剑和极品星辰丹的家伙两天的时间。

        面对那个竞争对手,断天韧简直就是恨得直咬牙。

        原本,此番拍卖会之行,他们的目标就是那一块地图和泣血神剑,甚至是那个无底价拍卖的圣草。

        但是,现在的结果呢。

        现在的结果是他们什么东西都沒有获得到。

        看上了极品星辰丹,但是,被横刀夺爱了,看上了泣血神剑又是被横刀夺爱了。

        最后,甚至是那一块残缺的地图,也是被横刀夺爱了,这一切的失败,让断天韧甚至连愤怒都无法泄出來,只能是硬憋着。

        至于圣草。

        这东西,最后甚至三个国家的皇室都加入进來了,他们魔月教又算什么。

        所以,此番的拍卖会,魔月教是带着满腔热血,满心的激动参加的,但是,最后却是铩羽而归,甚至是弄的灰头土脸。

        以断天韧那骄傲的性格,怎么可以忍受。

        他们在拍卖会结束之后便是展开了追杀。

        一方面是追杀购买了泣血神剑和极品星辰丹的那个神秘买家。

        另外一方面,他们则是开始追杀王辰。

        然而,购买了泣血神剑的那个家伙,身份却是极其神秘,实力强横无比。

        两日的追杀下來,他们终究还是失败了。

        另外一方面,追杀王辰的廖长老等人到了现在却是还沒有消息传來会……

        这个消息,无疑是火上浇油啊。

        两天的是时间沒有联系,甚至,就连廖长老的命牌都破碎了……

        这让魔月教,让断天韧如何能够接受。

        “廖凡的命牌破碎了吧。”

        在这样低沉压抑的气氛当中,终于,这是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断天韧终于是抬头,看着面前的牛长老,他淡淡的询问道。

        “恩,命牌……破碎了。”

        听到断天韧的话,牛长老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沉声说道。

        话音落下,他瞬间是感觉到断天韧的眼神变得凌厉了起來,这让牛长老都下意识的避开了断天韧的眼神。

        “那龚护法和长护法的命牌呢。”

        出乎预料的是断天韧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却是沒有立刻表。

        很快的,眼中的寒冷退去,断天韧继续询问到。

        “龚护法和长护法的命牌还在,但是……”

        牛长老眉头紧锁了起來。

        “但是什么。”

        断天韧眉头一挑,冷冷的问道。

        “但是……找不到他们的气息了。”

        牛长老眼中也是露出了无限的疑惑。

        命牌与本人生命气息这可是相连的啊,但是,现在……却是找不到本人的气息,这简直就是出了牛长老的想象。

        “废物。”

        终于,听到这边之后,断天韧忍不住爆了。

        “一群废物。”

        一声怒吼,断天韧身形豁的一下站了起來。

        碰……

        手中那把玩着的价值不菲的玉佩被他狠狠的砸在了地上瞬间四分五裂。

        那清脆的声音,似乎敲击在了牛长老的心中,让牛长老的身形颤抖了一下。

        “一群废物,沒用的废物。”断天韧怒骂着,眼中的杀机闪烁。

        咻咻……

        扑哧……

        身形一闪,下一刻,鲜血飞沙。

        站在牛长老身边那个身形颤抖,始终沒有说话的中年男子身子瞬间瘫软在了地上。

        “隆护法。”

        牛长老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他沒想到,在暴怒之下,这断天韧竟然直接斩杀了隆护法,要知道,这隆护法可是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长老的候选人啊。

        现在……

        “哼,沒用的废物死了就是死了。”

        杀了隆护法之后,断天韧看了看表情惊讶的牛长老淡淡的说道。

        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手绢,他很是淡然的擦了擦自己的双手,然后丢在了尸体之上。

        “那家伙是王辰。”

        返回到书桌之前坐下,断天韧眯着眼睛看着面前此刻脸色有一些苍白的牛长老询问道。

        “恩,王辰,名字查出來了,这家伙是几日之前进入苍龙城的,似乎跟城主府那边关系不错,但是,具体身份却是查不出來。”

        牛长老身形一颤,连忙回答。

        这断天韧冷血无情,若不是因为自己从小便是跟着他父亲一路走过來的话,相信现在自己也是死了吧。

        就算是如此,若是自己现在说话不小心的话,断天韧也可能会出手,这让牛长老不得不警惕起來。

        “王辰,更城主府关系不错。”

        听到牛长老的话,断天韧冷笑了一下。

        “苍楚郡……”

        紧接着,眯着眼睛,他手指轻轻的在书桌上敲击着书桌,在阴沉的气氛之下,这敲击的声音极具节奏感,仿佛让牛长老的心,都在跟着跳动。

        “不用调查了,不管他是谁,这一次,我都要让他死,找,给我找出他來。”

        紧接着,猛然抬头,断天韧眼中杀机闪烁的看着牛长老冷冷的哼到。

        话音落下,不等牛长老有所行动,这断天韧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三天,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我必须得到王辰的踪迹,否则的话……”

        断天韧沒有继续说下去,但是,那意思却是不言而喻,让牛长老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下一刻,牛长老却是不敢有丝毫的耽误,连忙转身离去。

        “哼,一群废物,牛长老……若不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你现在已经也是死人了。”

        看着牛长老的身影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当中,断天韧冷冷的横刀,这一刻,他的眼神冰冷,语气阴冷。

        ……

        “这一枚符令……”

        于此同时,在苍龙城外,山脉深处,此刻,王辰在经过两个小时的修炼之后,真元力已经是彻底的恢复。

        此时,在王辰的手中,却是拿着那一枚锈迹斑斑的符令。

        看着眼前的符令,王辰眉头紧锁。

        直觉告诉他,这一枚符令不简单,但是,王辰却是又看不出哪里不简单來。

        想來也是,若是那么容易看出來的话,那这一枚符令还可能落入到王辰的手中吗。

        不过,王辰却是相信,那个年轻的男子却是沒有欺骗自己的。

        “只是……”

        眉头紧锁,王辰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这东西……”

        在王辰沉吟思考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却是在这时候传來。

        “白犟……”

        沒错,赫然不就是白犟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却是已经完成了修炼,此刻他缓缓的走到了王辰的身边双眼凝视着王辰手中那看起來颇为不堪,锈迹斑斑的符令。

        这一刻,白犟的眼中似乎闪烁着一丝的疑惑,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你知道这个东西。”

        看到白犟的表情,王辰顿时是眉头一挑,下一刻饶有兴趣的询问道。

        或许,白犟还真是知道什么也不好说。

        毕竟,白犟本是蝎皇,蝎皇乃是上古凶手,强悍无边。

        上古凶手一脉,与魔兽和强大的妖兽一样,都具体一定的技艺传承能力。

        尤其是四大凶手之一的蝎皇。

        或许在他的血脉深处,隐藏着某些记忆也说不定呢,》

        不知道为何,这一刻,王辰的心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恩……这个……好像……我感觉好像知道。”

        白犟点了点头,依旧是低着头,紧锁着眉头喃喃着自语道,声音很小很小,但是,王辰却是分明清晰的听到了。

        这一番话,让王辰顿时是警觉了起來,丝毫不敢打扰白犟的思路。

        “至阳烈焰,真神精血……三魂七魄……”

        在如此寂静的情况下,不知道是过了多久的时间,白犟这一刻的眼神,仿佛是变得彷徨无措了起來。

        他似乎下意识的开口喃喃着说道。

        这一番话,是來自他血脉最深处的理解,想法。

        “对,就是这样,天令,这东西不出意外的有可能是天令,我感觉到了那一丝熟悉的气息。

        天令,数十万,数百万年前,太古时期,真神现世,当时,真神带來了三件法宝,其中之一便是天令,据说这天令力大无穷,一旦轰出,天地齐鸣,万物臣服。

        只是,到了上古时期,却是不知道为何,真神消失,或是陨落,这三件法宝消失无踪,天令便是其中之一。

        看來,这天令沉睡了数万年,数十万年的时间,让他失去了强大的气息。

        若是要激活天令的话,必须依靠天地至阳烈焰重新淬炼,并且需要借助真神精血激活,还要融入三魂七魄以此作为本命法宝才可能让它重获新生……”

        紧接着,白犟眼神火热的看着王辰连忙说道。

        埋藏在血脉最深处的那一丝记忆,这一刻被勾起,白犟终于是知道了眼前这一枚看似锈迹斑斑不堪入目的符令到底是什么东西。

        应该就是天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