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二十五章 跟踪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二十五章 跟踪

    作品:《武道至尊

        玄月楼会客室之内。

        在拍卖会落下帷幕之后,王辰便是直接來到了这边。

        这一刻,在王辰的对面,坐着的赫然就是玄月楼之内的那个老者,,黎尊。

        “这是你剩余的金币,这一张卡可以随时在火晋国乃至整个魔界之内任何一个城池当中我玄月楼的分部支取墨晶币。”

        此刻,老者将一张紫晶卡交给了王辰带着一丝笑容说道。

        这是王辰拍卖了圣草和丹药之后获得的收入。

        当然,这也是扣除了王辰购买那一张地图以及帮助年轻男子支付了二十万之后生于的墨晶币。

        这里面,那绝对是一笔恐怖到极限的财富,所以,只能是以紫晶卡的方式交给了王辰。

        以玄月楼的身份和地位,倒也是沒有人会怀疑紫晶卡的作用。

        “对了,嘿嘿……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你能想到的东西,我们玄月楼都能够尽可能的为你提供。”

        看到王辰接过了紫晶卡之后,老者笑眯眯的看着王辰说道。

        “任何东西。”

        听到老者的话,王辰的手一顿。

        “真神葬身之地的地图呢。”

        王辰沉吟了一下之后询问道。

        这一张地图,明显的被分成了好几份,但是,现在自己的手中却是才有一份,显然是如同鸡肋一般的存在。

        不知道眼前的老者是否又有什么消息呢。

        以玄月楼的地位和能力,不可能一点消息和线索也沒有的吧。

        “地图,呵呵……当然有。”听到王辰的话,老者嘴角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

        “这一份真神葬身之地的地图,是数千年前流传下來的,当时,据说是分成了四份。

        而如今,我们玄月楼掌握的这一份在你的手中,至于另外的三份……”

        老者沉吟了一下。

        然后,笑着说道:“你是我们的贵宾,这一次,我可以免费提供给你一条线索。”

        他顿了顿之后这才说道:“除了你这边的一份之外,我们还掌握两份地图的下落。

        据说,地图一共是分成了四份,如今,有一份在魔月教的手中,另外一份,则是在烈蜀国之内,最后的一份……暂时沒有消息,若是你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帮你收集,当然,这一条信息的费用……呵呵……需要一百万墨晶币。

        而若是你需要得到另外两份已经知道下落的地图,我玄月楼也可以出面帮你获得,每一份地图我们抽取成交价百分之二十的酬劳。”

        老者很是缓慢的说道。

        嘶……

        听到老者的话,王辰心中暗暗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玄月楼……

        果然是恐怖的存在,这样的秘密都被他们掌控了,看來,他们的消息相当的灵通。

        而且,更主要的是他们可以弄到这两份地图,从而从中抽取酬劳。

        玄月楼的生意当真是五花八门,但是,却不得不让人承认,他们的这些生意却是很多人需要得到的服务。

        “我需要第四张地图的下落。”

        王辰沉吟了一下之后直接说道。

        暂时先弄清楚第四张地图的下落之后再说,否则的话,就算是有三张地图,那又如何,缺少了一张,剩下的三张也不过是废纸罢了。

        一百万墨晶币……虽然是一笔庞大的数据,但是,王辰愿意支付。

        当然,他也知道,这一百万不只是他一个人交出去了,相信,还有不少人也是付出了这个代价吧。

        单单这个线索,或许就足以让玄月楼赚到一笔恐怖的财富。

        “沒问題,一百万墨晶币,有消息之后,你付钱,我们给消息。”

        听到王辰的话,老者笑了笑说道。

        而后,顿了顿,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王辰:“嘿嘿……三个月之后,在天山郡那边,我们还有一场大型的拍卖会,相信会让你有意外的收获,相信你不会错过的。”

        老者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王辰说道。

        “三个月之后。”

        王辰眉头一皱,然后点了点头。

        “对了,小心魔月教,他们可不想放走你手中的地图。”

        在王辰临走之前,老者却是下意识的提醒道:“这玄月楼是我们的地盘,他们不能如何,但是,离开了玄月楼,离开了苍龙城的话,他们呵呵……”

        老者带着一丝冷笑。

        “多谢提醒,我知道了。”

        听到老者的话,王辰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下一刻点了点头。

        魔月教。

        无论他们又如何的实力,想要从王辰这边抢走东西,那是不可能的,王辰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带着墨镜卡,带着唯一的收获,,那一块地图,王辰下一刻缓缓的走出了玄月楼。

        接下來,还有三天的时间,王辰打算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炼化一叶圣草,从而进行最后的实力提升,为即将开始的斗武大赛正赛做准备。

        ……

        “出來了,就是他,跟上。”

        而就在王辰刚离开玄月楼的时候,在玄月楼百米之外,一个隐蔽的角落当中,一双眼睛却是在这一刻,顿时盯上了王辰。

        “沒错,就是他了,我去通知少主。”

        另外一个声音此刻也是连忙说道。

        “嘿嘿……敢跟我们家少主争夺东西,这家伙活腻了,你去通知少主和长老,我会一路追随而去,你们循着讯号找來便是。”

        第一个说话的男子带着一丝阴冷的声音冷哼道。

        话音落下,他的身形竟然是融入到了白日当中,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但是,可以确定的却是有一点。

        那就是此刻的这个男子,必然是跟上了王辰的脚步,尾随着他的步伐而去了。

        一场隐藏在暗地当中的危机,在这一刻开始酝酿,开始爆。

        死亡的危险,正在朝着王辰笼罩而去。

        但是,此刻的王辰却是似乎沒有现一般,他缓缓的朝着城外而去。

        “嘿嘿……出城,小子,你死定了。”

        在暗中跟踪着王辰的那个男子见到王辰此时竟然是径直的朝着城门之外而去,顿时露出了一丝冷笑。

        出城。

        他们还正担心沒有地方下手呢。

        毕竟,在苍龙城这边,这可是苍楚郡的核心地带,城主府内高手更是如云,若是在这边动手的话,必然遭受到苍楚郡的阻挠,甚至得罪苍楚郡。

        但是,现在一切问題却是迎刃而解了。

        这家伙,他竟然主动朝着城外而去,那不正好给他们下手的机会吗。

        想到这边,男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危险,此时正在一步步接近,但是,王辰却是依旧毫无反应,继续朝着城门口走去。

        转眼之间,王辰便是來到了城门口。

        而就在这时候,他却是顿住了脚步。

        这让跟踪在他后方的男子心中一跳,还以为是自己被现了。

        但是,下一刻,男子却是呼出了一口气。

        因为,他看到王辰停下并不是说察觉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是因为在王辰的前方出现了一道身影。

        正是之前一起从那个包厢当中走出的一个年轻男子。

        “你……”

        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此刻王辰眉头微微皱了起來。

        这就是之前跟他一同进入拍卖场的年轻男子。

        只是,在拍卖会结束之后,王辰进入了玄月楼之内,而男子则是直接去领取了拍到的长剑。

        之后,两人便是分开了。

        现在,这个男子却是出现在了这边,并且是在王辰要出城的时候,拦住了王辰。

        “别出去,魔月教的人有可能盯上你,我刚才一直跟在你身后,看到有一个人尾随你而上,但是,现在却是去向不明。”

        拦住了王辰,年轻男子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沉声朝着王辰说道。

        “这样。”

        听到男子的话,王辰眉头一皱。

        脸上却是沒有呈现出太多的诧异。

        “你看错了。”下一刻,王辰淡然的说道。

        “放心,我沒事。”

        而后,他朝着男子认真的说道。

        听到王辰的话,男子眉头一皱。

        看错,他沒事。

        这怎么可能。

        那一张地图,断天韧可是一直想要的呢,现在王辰夺过來了,以断天韧和魔月教的行事风格,怎么可能放过他。

        难道他有什么后手。

        “对了。”

        下一刻,男子脸色一变。

        他想起來了。

        这个人也是处于贵宾包厢当中的啊,这本身就说明了身份和地位。

        或许,他真的不怕魔月教也说不定。

        想到这边,男子犹豫了一下:“那你小心,今天最好暂时留在城内,魔月教不敢在城内乱來。

        若是有需要的话,捏碎这个命牌,我会过來帮忙,就当是我还给你的一个人情。”

        沉吟了一下,男子给了王辰一个他的命牌。

        话音落下,他这才转身离去。

        “命牌。”

        看着男子离开的方向,王辰眉头一皱,下一刻,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有意思。”

        王辰喃喃着自语道。

        沒想到,这男子倒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

        这正好说明了,此番自己并不是白帮助他的,或许,以后还真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呢。

        至于这一次……

        想到魔月教,王辰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

        他神色微微的变换了一下之后,这才继续迈开脚步朝着城外走去,却是沒有丝毫的迟疑和停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