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六百六十五章 敌人?!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六百六十五章 敌人?!

    作品:《武道至尊

        万鬼令。

        沒错,这一刻出现在王辰手中的就是万鬼令。

        黑色的令牌,此刻在阳光之下,散出一种诡异阴冷的光芒,这光芒让人看着便是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仿佛,无时无刻,那一阵冰冷的气息都能够深入到人的骨髓当中,让人感觉到一阵的阴冷。

        而王辰,此刻便是打算炼化这一枚万鬼令。

        这一枚令牌,自从死路当中获得之后,便是一直沒有炼化。

        尤其是因为无忧老人的原因。

        如今,无忧老人被消除了,王辰便是想到了这一枚令牌。

        万鬼令,号令万鬼。

        若是能够炼化这一枚令牌的话,那好处不言而喻。

        王辰的实力,也会必然因此而得到巨大的提升。

        眯着眼睛,细细的看着这一枚令牌,在阳光之下,此刻,令牌之上的那些纹路显得更是诡异和恐怖。

        细看之下,王辰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神魂仿佛是受到了牵引力一般,不由自主的朝着万鬼令之内飞去,仿佛是受到了牵扯,又仿佛是受到了吞噬。

        “不好。”

        感受到这一点,王辰神色大变,暗呼不妙。

        下一刻,他是连忙将自己的眼神转移开,同时连忙是灵台轻灵,控制自己的神魂,稳固自己的神魂。

        这万鬼令,如今虽然是无主之物,但是,却依旧是恐怖无比啊。

        王辰不敢想象,全盛时期的无忧老人手持万鬼令是何等的威风,难怪他能够披靡九州了。

        “哼,无主之物罢了,我必然炼化你。”

        深吸一口气,感受着手上不断传來的冰冷,王辰冷冷的哼到。

        哗啦啦……

        同时,伴随着王辰的一声冷哼,在他的体内,无尽的鲜血开始滚滚流淌了起來。

        皇者级的真身血脉,沸腾而开,能量无穷,瞬间,这一股能量是将万鬼令散出來的冰冷给镇压了下去。

        “走。”

        紧接着,王辰将手中的万鬼令收入到了怀中,然后,转身便是准备朝着密室方向而去,他准备炼化万鬼令。

        ……

        “恩。”

        只是,在王辰转身的那一瞬间,他却是表情突然变化了一下。

        下一刻,王辰的眉头紧锁了起來。

        他眼神朝着山脚之下看去……

        “有人,。”

        王辰的心里微微一跳,暗暗的寻思道。

        沒错,这一刻,王辰感觉到了一丝动静,在山脚之下,仿佛是有一场战斗正在爆。

        如今,王辰的神魂何其强大。

        这药王山之内的一举一动已经是无法逃脱他的感觉了。

        就在刚才,就在他转身朝着密室方向走去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他的神魂微微一条,感觉到了药王山之内的阵法微微颤抖,也感觉到了山脚下传來的战斗气息。

        更主要的是,这其中,有一股气息是王辰及其熟悉的气息。

        “白犟……”

        王辰沉声自语道。

        白犟的气息。

        此刻,在山脚下战斗的人当中,有一些是白犟。

        这让王辰如何能不诧异。

        是何人,竟然來到药王山捣乱,是何人,此刻正在与白犟战斗。

        这让王辰不得不暂时的放下了炼化万鬼令的打算。

        身形一闪,下一刻,王辰的身形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王辰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來到了药王山的半山腰,并且正在迅的朝着山脚下掠去。

        白犟正在战斗这让王辰不得不担心一下。

        白犟虽然如今也是一个神武者的实力,并且在药皇的帮助下,甚至是领悟出了他的领域,但是,毕竟是妖兽一脉,毕竟他的实力还很弱小,在炼狱之内,有太多的人能够对付白犟了。

        ……

        “轰轰轰……”

        轰鸣声不断。

        这一刻,在药王山山脚之下,一场激烈的战斗正在爆。

        两道身影迅的闪烁,纠缠,战斗。

        每一次的碰撞都显得激烈无比。

        噗噗噗……

        鲜血飘洒。

        在不知道多少此的碰撞之后,此刻,两道身形再一次分开。

        其中一道身影连连倒退,张口之间,更是吐出了两口鲜血。

        此人,赫然不就是白犟吗。

        此刻,战斗当中吃亏的人,赫然就是他啊。

        “哈哈哈……白犟,你不是本尊对手。”

        见到白犟被自己轰的节节败退,鲜血狂喷,另外一道身影大笑了起來。

        然后,看着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的白犟:“白犟,若是不想死的话,立刻放开药王山阵法,我知道药皇此刻正在炼制丹药,哈哈哈……他救不了你的,至于王辰,估计也遇到了什么事情吧,想要活命,便带我进入圣山。”

        这一刻,男子看着白犟气势凌人。

        如果藤栗在这边的话,必然会一眼就认出这个男子啊。

        这个男子,赫然不就是他的人,也是如今,在炼狱第六层之内,他藤家,他,可用的最后一个神武者,,倪仓。

        一月之前,在藤栗闭关之后,倪仓按照藤栗的要求,再一次返回到了药王山之外。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盯着药王山,盯着王辰。

        若是王辰离开药王山,第一时间,他就要进行狙击,或者是通知藤栗出关斩杀王辰。

        原本,按道理來说,他如此做也就算了。

        在药王山这边,给倪仓一百个一千个胆子,倪仓却也绝对是不敢乱來的啊。

        毕竟,这边是药皇的地盘。

        药皇是什么人。

        那可是一只手都可用捏死他的人。

        所以,他敢如何。

        所以,他盯着也就盯着罢了。

        但是这一个多月时间的观察,倪仓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題。

        最近一段时间,每隔九日,药王山之上灵气便会生一次巨大的动荡,同时,周天之上,乌云密布,雷电闪烁。

        往复如此。

        这让倪仓想到了一个可能。

        这是雷劫酝酿的征兆啊。

        而且,如此雷劫酝酿,显然说明,药王山之内,有一个不世之物就要出世,在药王山这样的地方,唯独丹药才可能是不世之物。

        说道丹药,寻常丹药根本不可能引來雷劫,就算引來雷劫,又怎么可能有如此气势。

        雷劫酝酿,,这是什么概念。

        这说明,雷劫要落未落,宝物还未炼制出來。

        而丹药还未出世,雷劫便是率先酝酿,九日一轮回,今日第四轮回刚刚过去……

        这更是何等的逆天啊。

        在他看來,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无疑只有圣花炼制的圣花丹了。

        肯定是药皇在炼制圣花丹。

        这让倪仓看到了希望。

        圣花,何等珍贵。

        圣花丹,又是何等珍贵。

        药皇必然全身心炼制,而且,以此情况來看,今日是三十六日之期,药皇还未炼制出來,那便是最起码要等到四十九日之期了。

        如此之下,如今的药王山,可以说是空虚无比,药皇哪里有精力管别的事情,最起码,在圣花丹这样珍贵丹药炼制的时候,药皇是必然不敢大意和分神的。

        他不会有精力去管别的事情,或者说,就算药皇此刻知道自己捣乱,在丹药炼制好之前,他也无法出手。

        甚至,王辰都沒有这个精力吧。

        这让倪仓想到了一个可能,他看到了希望,、

        在思考了许久之后,他有了打算。

        冲入圣山,斩杀王辰,掠夺宝物。

        若是这一次机会抓住了的话,那好处不言而喻。

        不但是能够斩杀王辰,更是能够得到无穷宝物。

        这可是药王山啊,其内,丹药、珍宝,必然无数,这一份诱惑便是已经足够了呢。

        只是,他还要等待出手的时机罢了。

        谁想到,刚有计划,时机便是出现了。

        他看到了白犟一人出山。

        这三十六日來,白犟每日都会出來巡山。

        而今日,他再一次出现,便是让倪仓看到了希望。

        白犟,如今巡山更说明了他的猜测是如何的正确,而白犟能够初入药王山自由,更是让他想到了利用白犟进入圣山的办法。

        这才有了此刻这一场的战斗。

        这也才有了现在倪仓对白犟说的话。

        在倪仓的偷袭和领域控制之下,此刻,白犟岌岌可危,这一下倪仓所需要做的自然就是威逼这白犟带路。

        否则的话,药王山岂是那么好进入的。

        “白犟,带路,生,反抗,死。”

        想到这边,倪仓看着白犟恶狠狠的哼道。

        “哼,休想,要战便战。”

        听到倪仓的要求,白犟的心里此刻也是猛跳了一下,他狠狠的抹去了嘴角边的那一丝鲜血冷哼道。

        想让他带路,休想。

        如今,王辰闭关,药皇炼丹,药王山便是他來守护,不战道最后一口气消失,他便是不会放弃守护,就算,死,那又如何,他会耗尽最后一口精力。

        只要他活着,便是沒有人能够踏入药王山半步。

        “哈哈哈……好……很好,如此本尊便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实力,这是你在找死。”

        白犟的拒绝,也是让倪仓怒极反笑。

        看來,这白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本尊就不客气了,受死吧。”

        紧接着,一声冷哼,倪仓迅的朝着白犟杀去。

        咻咻……

        身形接连闪动,转眼之间,倪仓便是冲到了白犟的面前:“还以为本尊不敢杀你不成。”

        说着,他双手接连轰出。

        “遮天蔽日。”

        怒吼声之下,顿时,掌风呼啸,掌声轰鸣……

        不过是转眼之间,天上地下,所见之处,尽是掌影,仿佛,这天地都是被这些掌影给遮盖了一般。

        这让白犟的脸色大变。

        在这个领域之内,白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此刻的他,似乎避无可避。

        在如此情况之下,白犟只能勉强抵挡。

        砰砰砰……

        顿时,轰鸣声不断。

        每一声,都如惊雷。

        每一声,也都如海啸。

        噗噗噗……

        鲜血再一次狂喷,饶是全力抵挡,白犟也是再一次因为实力不济,又是被轰飞了出去。

        这一刻,白犟的脸色,苍白。

        这一刻,白犟的身体,仿佛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