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六百四十四章 惊人的事实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六百四十四章 惊人的事实

    作品:《武道至尊

        看着眼前的圣花,此刻,药皇的眼中闪烁着的那尽是一种迷恋和期待。

        这圣花,若是能够在自己的手下,在自己的丹药炉当中化为丹药,那对于一个炼丹师來说,这一辈子也就死而无憾了啊。

        而此时,听到药皇的话,王辰和凌战却也是震惊了。

        实在是因为这药皇说出的数字,着实是太震惊了。

        七十二枚丹药,若是运气好甚至能够炼制出八十一枚丹药。

        这数目大大的出了凌战的想象。

        原本,在凌战的想象当中,这圣花,也不过是能炼制三十六枚丹药就很不错了呢。

        就算是运气极好,那达到四十九枚丹药也就算逆天了。

        但是,现在,这药皇一开口,便是直接提升到了七十二枚的高度,这让人怎能不震惊。

        想到这边,一时间,王辰和凌战两人是面面相觑。

        “当真如你所言,能够炼制七十二枚丹药,能够达到中品之上吗。”

        凌战沉声询问道。

        他的呼吸,此刻变得急促了起來。

        这太诱惑了。

        “七十二枚,上品丹药能够达到三十六,中品丹药能够达到三十六。

        若是我运气好,出一炉全部上品的丹药也不好说。

        嘿嘿……当然若是运气再好一点,八十一枚丹药当中最起码也有一半以上是上品丹药。”

        笑了笑,这药皇自信的说道。

        这可是他的看家本领。

        放眼天玄大6,能够在这方面与他一较高下的人,却是沒有了。

        药皇敢说,出他之外,再无一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了。

        在炼丹方面,那绝对是他说第二,沒有人敢承认第一的。

        这一点,药皇有着绝对的自信。

        所以此时,这一番话说出來,他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自豪的神色。

        “小子,你不能这样,不能啊,圣花,我要,给我,圣花给我,要不然我就吞噬了你的神魂……”

        而就在这时候,就在听到药皇的话,王辰和凌战心里都是大喜的时候,突然之间,在王辰的丹田当中,凝成了符文封印了王辰轮回之婴的无忧老祖却是突然跳了出來,大声的吼道。

        这一刻,无忧老人显然是着急了。

        笑话,圣花啊,这可是圣花。

        他等待这一天等待了多久的时间了,这一次,他之所以甚至在战斗的时候给王辰建议,那不就是为了获得圣花吗。

        有了圣花的话,他何必去跟王辰竞争这一个肉身,这简直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而现在,王辰却是要将圣花炼制成为丹药,这让无忧老人怎能不着急。

        听到无忧老人的话,一瞬间,王辰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阴冷。

        因为圣花的事情,倒还真是一时间将这个家伙给忽略了呢。

        沒想到,他现在自己跳出來了。

        甚至,这一刻,王辰感受到了,自己的神魂竟然是再一次的遭受着封印。

        这该死的无忧老人竟然留下了后手。

        在天城之内,在踏出一百零八星位步的时候,王辰是利用天地的威压,让这个家伙知难而退,不得不释放出了王辰的神魂作为妥协。

        只是,沒想到,这家伙竟然还留下了后手,现在再一次开始封印他的神魂了。

        “哼,找死。”

        感受到这一点,王辰的面色瞬间变得阴沉了起來,他冷哼了一声。

        这家伙,简直就是在找死啊。

        若是他不这么做的话,王辰或许还会因为之前在天城之内战斗的时候这家伙对自己的帮助而考虑放过这家伙一马,甚至是不介意用自己以前收集到的那些珍贵的东西帮助这家伙重塑身躯。

        但是,现在,这无忧老人自作聪明的行为彻底的惹怒了王辰。

        王辰的面色顿时变得阴沉了起來。

        “小子,怎么了,你的神魂之力怎么迅的下降,。”

        而王辰此刻的变化,引起了一边警觉的凌战的注意。

        在这一瞬间,他竟然感受到了王辰那一股无形的气息正在迅的降低。

        这若是卿天仇或者血天雄等人出现这样的情况,凌战不会意外,、

        因为,这必然是他们刻意的收敛了自己的气息。

        以卿天仇和血天雄的实力,这两个顶尖的强者,确实有这个本事做到这一点。

        他们的实力不会比凌战逊色,甚至,单纯的从战斗力上面來说的话,凌战都要自愧不如。

        但是,现在,王辰出现这情况那可就不是简单的隐藏气息了。

        王辰的实力如何。

        在凌战的眼中,王辰的实力那是毫无遮掩性的。

        王辰的实力决定了他在凌战面前无法做到彻底的收敛气息,最起码,做不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加上此时王辰脸色瞬间的变换,凌战还能察觉不到怪异的地方。

        “恩,小子,不对,你的体内,那一股能量是什么。”

        不但是凌战,此刻实力强悍无边的药皇这都是感觉到了王辰的不对劲。

        王辰体内,那隐约之间散出來的一股能量,让药皇也感受到了。

        这一股能量很阴沉,很强大,甚至是如今的药皇都感觉到了忌惮呢。

        这一股能量,到底是什么。

        为何会让王辰的气息迅的消退,为何会让王辰之前还兴奋的神色瞬间变得阴沉了起來。

        “该死的。”

        见到凌战和药皇都察觉到了,感受到此刻,自己的神魂再一次被封印了一半以上,王辰的面色难看:“无忧老人。”

        深吸一口气,王辰沉声说道。

        “无忧老人,谁,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王辰的话,药皇眉头一皱,诧异的看着王辰。

        这无忧老人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蹦出了一个无忧老人,自己怎么沒听说过,还有,这无忧老人跟王辰又是什么关系。

        药皇,不知道无忧老人毕竟也是正常的。

        这无忧老人六千多年前虽然盛极一时,名声极大,然而,如今却是过去了六千多年的时间,被人们逐渐的淡忘,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呢。

        “嘶……”

        唯独是凌战,在听到王辰的话之后,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而很快的,这凌战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无忧老人,怎么可能。”

        凌战甚至是下意识的惊呼出声。

        “无忧老人……”

        这四个字仿佛是勾起了凌战内心的某段记忆,这让他骇然了,这让他动容了。

        “这是怎么回事。”

        见到凌战如此神色大变,更是让药皇好奇了起來。

        凌战啊,这可是凌战。

        虽然他对凌战的了解不多,虽然甚至他不知道凌战的实力多么的强大,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却是,这凌战的实力最起码和自己是一个层次的存在,甚至是更加的强大。

        能够让这样的人神色大变的无忧老人,到底是何等的存在。

        为何自己从未听说过。

        顿时,这药皇是绞尽脑汁,将脑中任何与无忧老人有一点点关联的称呼都给掏了出來。

        嘶……

        只是,很快的,这药皇也是瞪大了眼睛,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会是真的吧。

        此时,药皇看着王辰的眼神,那便仿佛神色看到了怪物一般。

        无忧老人……

        这一刻,药皇想到了一个可能。

        也是最大的可能。

        因为,他的记忆当中,只有这一个名字能够让人震惊,甚至是让他胆寒。

        “无忧老人,六千年前的那个老怪物。”

        下意识的药皇瞪大了眼睛看着王辰,带着一丝不确定的语气询问道。

        这简直就是笑话啊,这怎么可能。

        六千年前,这……

        这让药皇凌乱了。

        沒错,在药皇绞尽脑汁一番搜索之后,他想起來了。

        他当初无意中听过一次无忧老人的称呼。

        这可是六千年前的老魔头,据说,当时的无忧老人强悍无双,甚至可以称之为天下最强者之一。

        甚至是不知道多少神武者合力围剿才能将他围剿死亡,而且,损失惨重啊。

        这样的一个级强者,怎么可能……

        所以,此时的药皇才会如此的凌乱和不淡定。

        这是真的吗。

        “是……”

        面对药皇那怪异的神色,终于,王辰苦笑了一下说道。

        嘶……

        这一下,又是让药皇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但是药皇,此时的凌战又好到哪里去了呢。

        在千年之前,凌战便是听说过无忧老人的名字了啊,这可是绝世强者,绝世魔头。

        可是……他不是在六千年前在各方强者的围剿之下,陨落了吗。

        当时,围剿的主力就有战家和其余各大家族的强者啊。

        六千年前陨落在死亡谷的人,如今怎么可能再一次出现,并且在王辰的体内。

        “这怎么可能……”

        药皇不可置信的惊呼,死而复生,还是说当初的无忧老人根本就沒有陨落。

        又或者说是什么。

        反正,在这一瞬间,无忧老人不淡定了。

        “小子,到底生了什么。”

        而凌战却是面色却是严肃无比。

        他看着王辰沉声询问道。

        因为,此刻的凌战可能已经想到了什么啊。

        毕竟,他经历的太多了。

        前年的沉睡,前年的等待,他经历了太多太多,所以,他也能够接受很多很多。

        他自己不就是千年前被人认为陨落的人嘛。

        既然,如今她还活着,那无忧老人为何不能活着。

        凌战的表情,此刻是前所未有的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