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六百三十七章 一怒冲天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六百三十七章 一怒冲天

    作品:《武道至尊

        而就在暗影·流沙准备最后的致命一击的时候,一声大笑声却是在这一刻传來。

        这一声大笑声让在场众人神色都是大变。

        尤其是王辰,意识模糊的他,听到这个声音,一瞬间心里狂跳了一下。

        如此的熟悉,如此的亲切。

        这让王辰意识再一次清晰了起來,他艰难的抬头看去,似乎,隐约之间,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哈哈哈……给我滚。”

        紧接着,这大笑声再次传來,只是,这一次的笑声却是更加的张狂。

        咻咻……

        下一刻,在众人诧异和震惊的眼神当中,在暗影·流沙那骇然的神情当中,却是一道身影破空而來。

        转眼之间,这一道身影便是來到了暗影·流沙的面前,然后一掌狠狠的朝着暗影流沙轰了过去。

        快,太快了,比闪电还要快,让人根本毫无反应之力。

        轰隆隆……

        轰鸣声传來,震动九天。

        噗噗噗……

        鲜血飘洒。

        蹬蹬蹬……

        暗影·流沙的身体竟然是在这一掌之下,直接被轰飞出去了数百米之外。

        他的嘴角边,此刻一丝鲜血流淌而下。

        而手中拎着的王辰,此刻却是早已经被这一道身影在攻击自己的时候给掠夺了过去。

        “嘶……”

        这突如其來的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着实是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怎么可能,这竟然……

        “竟然是他……”

        “如此强悍……”

        躺在地上的白啸风和朱天羽此刻也是看呆了。

        看着这突如其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男子,他们眼中满是震惊。

        “凌战,竟然是他……”

        紧接着,白啸风和朱天羽的脑中,便是只剩下了这么一个想法。

        凌战。

        沒错,此刻出现在这边的人赫然不就是凌战幺,这个在炼狱第六层之内呆了好几年的家伙,却也是最神秘的家伙,沒想到,此刻出现的竟然就是他,这个最让人想不到的人。

        沒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他竟然出现了。

        更想不到,在这一刻,他竟然如此强势和霸道,竟然是一招之下便轰飞了强悍无双的暗影·流沙啊。

        想到这边,两人这如何能不吃惊和震撼呢。

        只不过,在震惊和骇然之后,白啸风和朱天羽却都是长呼出了一口气,一瞬间,整个人都轻松了起來。

        凌战的出现,让他们似乎看到了希望。

        尤其是凌战此刻表现出來的强势,这更是让他们感觉到了希望。

        因为,以凌战此刻表现出來的实力,让人感觉强大到窒息。

        这一刻,凌战的出现,也是弑天·雄等人的脸色大变。

        一招之下,救下了王辰,并且是轰飞了暗影·流沙,这……这家伙到底是谁。

        暗影·流沙啊,这被轰飞出去的人可是暗影·流沙。

        这可以说是在场当中最强悍的人了呢。

        就算的放眼整个赤月大6,那也绝对都算得上是强者。

        有着几乎媲美第一战将实力的他,强大是可想而知的。

        尤其是与暗影·流沙交手过的弑天·雄更是深深的知道这一点,他深深的知道要做到这一点,到底要何等的实力。

        “混蛋,你……是谁。”而此时,被轰飞出了数百米之后,暗影·流沙却总算是止住了势头,他站稳了脚步狠狠的抹去了嘴角边挂着的一丝鲜血面色阴沉的看着前方的凌战怒喝道。

        怒火,这一刻在澎湃。

        眼看着就要斩杀王辰了,眼看着圣花就要开启了,这一刻,却是半路当中突然杀出这样一个强者,相信这是让谁也无法啊淡定的事情呢。

        尤其是圣花的争夺,此刻又是多处了一丝的变数。

        因为,暗影·流沙感觉到了威胁。

        这是他很少很少能够感受到的威胁。

        这样的威胁,暗影·流沙只有在赤月大6五个最强大的魔尊面前感受到过,也只有在那个变态的面前感受到过。

        就算是第一战将站在他的面前,也无法给他带來这样的威压呢。

        这让暗影·流沙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凝重了起來。

        “小子,沒事吧。”

        而凌战,此刻却是沒有在乎众人的反应,更是沒有理会暗影·流沙的回答,他看了看被自己救下的王辰担心的询问道。

        此刻,王辰浑身是血,惨不忍睹。

        这要是常人的话,不知道已经是死了多少次了呢。

        王辰的情况很严重啊。

        “师傅……”

        听到凌战关切的询问声,看着此刻担心的盯着自己的凌战,王辰顿时鼻尖一酸,这是差一点沒有留下泪水。

        凌战,~又是他,又是他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救下了自己啊。

        这让王辰的心里难受无比。

        第几次了,这到底是第几次生这样的事情了。

        当初在北疆,当初在中大6,如今在这边。

        一路走來,王辰多少次的危机,多少次必死的局面都是凌战挽救的他。

        这让王辰感觉难受。

        自己是如此的沒用,自己是如此的弱小啊。

        感受着凌战此刻的担心,王辰更是有一点的自责。

        弱小。

        现在的自己,还是太弱小了啊。

        他虽然不断的提升,不断的强大,但是,他还是太弱小了。

        他甚至是脸自保的实力都还沒有啊。

        他竟然还需要凌战出來帮助自己。

        这让王辰内疚无比。

        “哈哈……小子,这么大的人了,现在怎么说,也算是强者了呢,怎么,要哭给我看。”

        见到王辰这模样,凌战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笑了笑说道。

        语气显得轻松,但是,王辰却也能够感受到凌战此刻强忍着的怒火,也能够感受到凌战的关心,甚至是自责。

        或许,凌战觉得他沒有保护好王辰,所以自责。

        而他现在这语气,只不过是希望王辰不要难受罢了。

        岂不知,这更是让王辰难受。

        “呵呵……你沒有让我失望,很强,很好,我这一辈子最骄傲的事情,便是收下了你。”

        紧接着,顿了顿,凌战摸了摸王辰的脑袋,然后笑道。

        这一番话,他说的是豪气冲天,自信无比。

        这是一份骄傲,这是一份自豪。

        是啊,如今的王辰或许觉得他自己很沒用,但是,他却是从來沒有想到过他自己的优秀啊。

        因为他背上承担着太重的担子了吧。

        或许也是因为他身上背负的太多了。

        这让王辰无法放松,甚至是让他不敢去看自己优秀的地方,不是吗。

        因为他实在是太优秀了。

        当初的废物,一步步的走到如今强者的地步,他承受了多少,经历了多少。

        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又有几个人能够坚持下來。

        王辰做到了,他坚持下來了。

        这已经是最优秀的了。

        而且,不到三十岁踏入神武者行列,如今更是有着与最顶尖的强者交战和叫板的资格,他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不知道让多少人妒忌。

        以王辰的年岁,就算是在六大家族当中也找不出能够媲美他分毫的人了。

        甚至,放眼天玄大6,放眼赤月大6,放眼那个无极之地,也是沒有几个人比他更优秀的了。

        这足以让凌战自豪,也自已足以让王辰自豪。

        但是,王辰却都沒有去自豪。

        他怕自豪了,就会骄傲。

        骄傲了,脚步就停下來了呢。

        但是,现在,凌战却是必须要告诉王辰,他为王辰感觉骄傲,这一辈子最骄傲的事情。

        滴答……

        终于,听到凌战的这一番话,王辰忍不住一滴泪水滑落而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句话自然是正确的。

        但是,谁又知道,男人的心里到底是承担了多少,背负了多少。

        有时候,他们也需要放纵。

        只是,沒有放纵的机会和时间罢了,因为他们要不断的坚持,不断的前进。

        而只有在凌战的面前王辰才会展现出这弱小的一面,也只有凌战,才能够让王辰变得软弱下來。

        除他之外,世上,再无一人有资格让王辰在他的面前低头,流泪。

        或许,王岩,算是第二个,但是,王辰却也不会再王岩的面前再留泪。

        因为,如今的王辰是王家的主心骨,是王岩的主心骨啊。

        也只有凌战能够让他如此了。

        “呵呵,还哭了,好了,这一枚丹药用了吧,去那边休息,这些蝼蚁……我來解决。”

        看到王辰如此模样,凌战倒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了一丝凌厉的眼神,然后和蔼的朝着王辰说道。

        他怒了。

        因为王辰。

        因为王辰受到了委屈,这是凌战最愤怒的事情。

        他不能容忍王辰如此,不能容忍有人对王辰如此。

        王辰,早已经是被凌战当成了最亲的人,唯一的传人,甚至是当成了自己的儿子和孙子。

        而这个传人,却也是一直很优秀,从未让凌战失望,有的只是深深的自豪。

        但是,现在他受到了委屈,这比凌战自己遭受到委屈还要让他更加的愤怒。

        千年來,凌战从未感受到过有此刻的愤怒。

        他杀机凌然。

        蝼蚁。

        沒错,他的眼中,欺负王辰的这些人,不过蝼蚁罢了。

        王辰受委屈了,那他就帮着找回來。

        十倍,百倍,如果不够,就千倍,万倍。

        就算是把天都捅出一个窟窿,他凌战也是在所不惜。

        天塌了,他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