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六白三十六章 不堪一击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六白三十六章 不堪一击

    作品:《武道至尊

        这一刻,知道王辰竟然是真神血脉,这无疑是让白啸风震惊了啊,这是他怎么也料想不到的答案。

        比王辰那妖孽的天赋更让人震惊的事情。

        “走,快走,滚啊,我们不需要你救,记住你身上背负的使命。”

        深吸一口气,白啸风这一下着急了,他手腕一抖,下一刻,一道银光朝着王辰骤然飙射过去。

        “白月令,回去之后,去白家找我一脉,此令能够助你。”

        紧接着,眼中闪过了一丝挣扎,白啸风沉声喝道。

        白家,一共三令,却是代表着三脉,白月令,便是其中一脉尊主的身份象征。

        令出如亲临。

        这一刻,在震惊之后,白啸风有了决定,那边是帮助王辰一把吧,这白月令,若是留在这边,那也是留在这边,必然是沒用了呢。

        既然如此,就当作与王辰有缘,他选择了丢给王辰。

        既然是真神血脉,他白啸风自然是知道王辰身上背负着如何的担子。

        他自然是知道,如今的王辰是如何的需要做的是什么事情。

        他更是知道,王辰所要面对的是什么。

        他需要力量,需要帮助。

        而如今的缘分,却是让白啸风决定帮助这王辰一把。

        这一枚白月令能够给王辰带來不小的帮助。

        虽然,他们白家,不是神武血脉最忠实的守护者……但是,白家却是也绝不是反对真神血脉的家族,这一点,与藤家截然不同。

        “白月令。”

        接过飞來的白色之令牌,王辰这一刻也是大吃一惊。

        白月令,王辰知道的。

        白家分为三脉,三枚白月令就是三脉最高地位和身份的象征。

        如今,一枚在当代白家家主的手中,另外两枚却是在炼狱第六层两个白家神武者手中。

        这令牌有着无匹的威严,见令牌如见本尊,谁敢不从。

        未曾想到,此刻白啸风竟然是将这东西交给了自己。

        “我不会走的。”

        不过,就算是如此王辰此刻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

        沒有这白月令王辰尚且是不想离开,何况是此刻有了。

        这一刻,白啸风将白月令丢给王辰,这似乎是让王辰更加沒有了离开的理由了呢。

        拿着白月令离开吗,这让王辰更加做不到。

        “战。”

        而后,在白啸风和朱天羽那震惊诧异的眼神当中,王辰沉声说道。

        “真神血脉。”

        而听到此刻王辰拥有的血脉,这暗影·流沙的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的异彩。

        “真神血脉,沒想到还存在于天玄大6,你不知道,你的血脉,代表着我赤月大6的仇恨,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血脉,代表着无穷的力量吗。”

        暗影·流沙复杂的看着王辰询问道。

        若是此刻站在这边的不是自己而是别的魔将的话,又或者是自己跟王辰沒有任何的关系的话,那不知道是要高兴成什么样了吧。

        真神血脉,这就是无穷无尽的强大能量啊。

        “你要死,我便送你去死。”

        下一刻,深吸一口气,暗影·流沙沉声哼道。

        “闪。”

        紧接着,他口中轻轻的吐出了一个字。

        这一瞬间,王辰的全身便是紧绷了起來,他将自己的警惕性提升到了最高的程度。

        不过,饶是如此,王辰却也是毫无抵抗之力啊。

        因为,就在这一刻,随着闪字话音还未彻底的落下,暗影·流沙却是已经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王辰竟然捕捉不到他的丝毫踪迹呢。

        恐怖。

        王辰的心里只剩下了恐怖一个感觉。

        这度逆天了啊,这诡异的能力,比起洪武,比起石天,不知道是恐怖了多少倍。

        连敌人的影子都找不到,连敌人在何方都不知道,那还如何战斗呢。

        刷刷……

        一下子,王辰的额头上,便是冷汗淋漓。

        “后面。”

        只是,很快的,王辰感受到了自己的身后竟然是传來了一股恐怖无比的冰冷气息,这让他的脸色大变。

        后方,那威胁的气息告诉王辰,敌人此时就在后方啊。

        “晚了,你的反应,太慢。”

        但是,就算是这一刻察觉到了,那又如何呢。

        王辰的反应终究还是慢了啊。

        暗影·流沙冰冷的声音幽幽的从王辰后方传來,仿佛就在他的耳边一般。

        碰……

        紧接着,沉闷的撞击声传來。

        在一声惨叫声当中,一瞬间,王辰整个人那便是犹如沙包一般的被鸿飞了出去。

        噗噗噗……

        鲜血飘洒。

        王辰只感觉昏天暗地。

        全身的骨骼,仿佛这一刻都被轰断了一般。

        这一刻,王辰的眼前,一切的事物甚至都是开始模糊了起來。

        “你的反应太慢太慢了,洪武,竟然会死在你的手中。”

        只是,在王辰被轰飞出去,还未落地的那一瞬间,暗影·流沙的身影却是再一次犹如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了王辰的身边,然后淡淡的哼到。

        话音落下,王辰瞪大了眼睛,他的瞳孔剧烈收缩。

        因为一瞬间,暗影·流沙化出的这个本体,犹如鬼影一般的存在,他却是紧紧的揪住了还未落地的王辰,揪住了王辰的衣领。

        “走。”

        又是一声冷哼,王辰只感觉耳边呼啸,周围的景色迅的倒退。

        轰……

        轰鸣声传來。

        又是一次沉闷的撞击声。

        鲜血淋漓,饶是有金刚之身,这一刻,王辰也是感觉浑身散架了一般。

        剩下的只是绝望。

        快,太快了。

        这度,简直就是逆天了啊。

        尤其是这神出鬼沒的能力。

        到了现在,王辰承受了这暗影·流沙的两次攻击,但是,饶是如此,他却还是丝毫感觉不到暗影·流沙的气息,丝毫不知道这暗影·流沙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自己的身边的,他又到底是怎么对自己动进攻的呢。

        王辰,惊呆了啊。

        这暗影·流沙如此强悍,这难以想象,之前的白啸风到底是如何抵挡了这么久的时间,之前的白啸风又是吃了多少的苦头。

        王辰也是不敢去想象了。

        这就是有着媲美第一魔将的战斗力吗。

        如此强悍的存在,为何会來到天城之内啊,这不公平啊。

        王辰心里剩下的只有苦涩和绝望。

        找死,果然是找死。

        毫无抵抗之力,不是一招之敌。

        莫说现在的王辰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过是在苦撑罢了,就算是他巅峰时期面对这样的诡异,那也绝对是毫无办法的啊。

        修罗战场,九天圣堂。

        无论是什么都难以抵挡这暗影·流沙的步伐呢。

        “再來。”

        只是,不出手则以,一出手那便是雷霆之力。

        此刻,这一点,无疑是被暗影·流沙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又是一击之后,他还沒住手。

        在王辰昏天暗地七荤八素的时候,再次被他拎了起來。

        一下子,伴随着暗影·流沙的跳跃,王辰只感觉是來到了九天之上,只是,很快的,便是急的下降。

        轰……

        沉闷的轰鸣声传來。

        王辰这一下,又是狠狠的吐出了几口鲜血,面色苍白,意识模糊。

        他整个人竟然是硬生生的被嵌入到了地面当中啊。

        这一击,那又是何等的霸道。

        若不是王辰的身体绝对强悍的话,这接连的三击,或许是已经让王辰命归黄泉了吧。

        饶是有金刚之身的强悍,此时王辰也是剩下了不到半条命了呢。

        “呵呵,你们最好老实一点,否则的话,我不介意捏死你们。”

        而另外一边,此时看着这一幕,弑天·雄的眉头紧锁着,虽有担心,但是,却沒有出手的打算。

        他冷冷的看着此时面色焦急绝望的白啸风和朱天羽冷哼道。

        这是王辰与暗影·流沙的战斗,他不会插手,别人也休想插手。

        因为,这可是王辰自己的选择呢。

        他该做的都做了,既然王辰不听,那也沒有办法了。

        是生,是死,全部都是他自己决定的,~

        轰轰轰……

        硬生生的从地面当中被拉出來,王辰遭受的打击却是还沒有停止,接二连三,犹如海啸之势,越來越猛烈。

        每一次的撞击,王辰都深深的陷入到了坚固无比的地面当中,每一次的撞击都让王辰意识模糊一点。

        到了最后,甚至这一刻王辰的意识已经是彻底的模糊了起來。

        死亡,他眼前看到的似乎就是死亡,他眼中剩下的,似乎也就是死亡。

        浑身仿佛是碎裂了,这一刻,身体已经不再是自己的身体。

        “死……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啊,让你选择死,让你选择死啊,那就去死吧。”

        而做出这一切的攻击,此时暗影·流沙的面色却也是愤怒无比。

        死亡,开出了那么好的条件给王辰,他还要选择死亡,这让暗影·流沙愤怒无边。

        既然如此,他就成全了这个该死的家伙。

        “死啊。”

        再一次轰击之后,这一刻,暗影·流沙狠了。

        他一把拎起了王辰,然后,一跃冲上九天。

        紧接着,让王辰头部朝下,狠狠将王辰以一个到擦葱的方式朝着圣坛之上砸落而去。

        要死,那便是。

        他暗影·流沙能够做的只有斩杀。

        “不……”

        “辰……”

        “王祖……”

        “不要啊……”

        这一刻,面对这个局势,白犟放弃了战斗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这一刻,朱天羽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一刻,重伤恢复而來一丝意识的武乾悲呼出声。

        这一刻,甚至就连白啸风都感觉到了绝望。

        死亡。

        这一次真的要死亡了啊。

        想着是必杀一击啊。

        似乎,王辰的死亡已经是不可扭转了呢。

        呼呼……

        咻咻……

        “哈哈哈……想让他死,先问问我。”

        而就在此时,就在王辰都认定自己必死的时候,一个大笑声却是在这一刻出现了。

        由远及近,声如洪钟,气势无双。

        这一句话,却是着实霸道,这一句话,却也是着实威严。

        这个熟悉的声音出现,让意识模糊的王辰,睁开了眼睛。

        他的心狂跳了一下。

        这个声音的出现,让白犟似乎抓到了希望。

        这个声音的出现,也是让在场众人面色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