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五百五十二章 变数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五百五十二章 变数

    作品:《武道至尊

        轰隆隆……

        轰鸣声震耳欲聋。

        山崩地裂,此刻,峡谷剧烈的摇晃了起來,仿佛是要塌陷了一般。

        空气当中的元气和灵气,这一刻,也是是变得暴动了起來。

        气浪滚滚,狂风大作。

        天城,这一刻,要开启了,见到这一幕,众人兴奋欢呼。

        而王辰也是露出了一丝期待,天城,这个阻隔着天玄大6和赤月大6的空间,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你。

        咻咻……

        在天城即将开启之前,这一刻,凌战的身影也是总算來到了这一片空地之上。

        “师傅。”

        看着转眼之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凌战,王辰露出了一丝兴奋,连忙上前招呼道。

        “哈哈哈……小子,好多年不见了,啧啧啧……这变化不小。”

        看着王辰那激动的难以控制的模样,凌战深吸一口气大笑了起來。

        他重重的拍了拍王辰的肩膀。

        男人之间,却是不需要多说什么了,如今的王辰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少年了啊。

        看着王辰越加成熟的模样,看着他那少了一丝稚嫩却是多出了一丝刚毅好坚强的面容,凌战心里翻江倒海。

        似乎,当初,那个清风城被人鄙视,那个坚忍不拔,那个说出了:一息若存,希望不灭的少年,此刻,还在眼前。

        只是,物是人非,当初的少年,已经成长起來了,如今的他是名动天玄大6的强者了。

        神武者。

        这个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境界,王辰却是踏入了。

        沒错,王辰踏入神武者这一点,又怎么隐瞒的了凌战呢。

        是哪气质,那无形当中散出來的一丝气息,都说明了这一点啊。

        最主要的是,数日之前,生在药王山那边的事情,这凌战也是知道了呢。

        王辰,已经是神武者了啊。

        这让凌战看着王辰唏嘘不已,感慨万千。

        这时候,凌战能说什么,肉麻的话,他注定是说不出來的,男人之间,有时候一句简单的话,有时候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是早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呢。

        此时,不需要太多的言语,相反,太多的言语,甚至只会让人觉得变扭。

        “师傅,您……老了。”

        看着眼前的凌战,王辰深吸一口气也是沉声说道。

        多年不见,这凌战,也是有一些年岁的痕迹了啊。

        那鬓角,已经是多出了一丝银色的丝,这让凌战,显得苍老了一分。

        看着这一幕,王辰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是有一点酸楚的感觉。

        岁月不饶人,就算是神武者也是如此啊。

        不知道,这些年,凌战为自己担心了多少,为自己操心了多少呢。

        依稀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凌战的场景。

        虽然,那时候,凌战不过是灵体罢了,但是,就算是灵体,却也是生动无比,王辰那怎么可能看不出來凌战的长相。

        千年的岁月,不但是沒有给身为灵体的他,留下什么岁月的痕迹,相反,在凌战的身上,在那千年岁月的累计之下,散出一股浑然天成的气息,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

        而凌战的面容呢。

        却依旧是英俊无比,甚至是英俊到让男人自卑,让女人疯啊。

        当时的凌战,或许在王辰的心里,就是世界上最美的男子了吧。

        沒错,就是美,这个只能用在女人身上的词语,却是可以用在凌战的身上。

        本來,以神武者的实力,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永远保持那一份容颜的啊。

        但是,重塑金身之后,却是不知道凌战为何选择了放弃。

        他任凭岁月洗刷,如今却是有了巨大的变化了呢。

        那鬓角的白,仿佛是在告诉王辰,这么多年下來,凌战为了他做了多少,凌战为了他,又是担心了多少。

        一时间,王辰的双眼,仿佛是被水雾蒙住了一般,有一些模糊了起來。

        “呵呵,小子,这才是男人的魅力,知道么,男人,就要成熟才行,那种白脸小生的时代,过去了。”

        听到王辰的话,凌战摸了摸自己的鬓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

        看着王辰那难受的模样,凌战深吸一口气,重重的拍了拍王辰的肩膀:“小子,你可是神武者了呢,现在可也是一方的强者了,天玄大6最顶尖的武者了呢,好了,别难过,这是我的选择,不是你的错。”

        凌战,轻声的说道。

        这一番话,却是让王辰终于忍不住,一滴泪水滑落。

        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句话,却是一点都不错的,但是,这也要分时候,有时候,却是不需要隐藏的,比如说现在。

        凌战就王辰的父亲,在自己的父亲的面前,还需要忍受什么呢。

        王辰这么些年下來,忍受了太多太多了,他也需要放松,或许,一滴泪水当中,隐藏的就是他这么多年來承受的痛苦和艰难了呢。

        他的软弱,只会在自己最亲的人面前展现。

        凌战,王岩,柳馨研……

        或许只有这些人,才能够让王辰露出此刻的模样來吧。

        “小子,擦干眼泪,别忘了,你是强者,别忘了,你如今肩上的担子,你都哭了,那跟着你的那些人怎么办,柳馨研又能够放心跟着你。”

        见到王辰落下了一滴泪水,凌战心里别提是有多么的难受了。

        那种感觉,让凌战喉咙干。

        这小子……看來还是沒有长大啊,最起码,在自己的面前,似乎还沒有长大呢。

        凌战当然知道王辰此刻的心情,但是,无论如何,王辰却都要能够担当,能够承受的呢,他如今,已经不是代表自己一个人了。

        他还代表着王家,王家上下数百人口,还代表着星辰宗,星辰宗上下几千上万的人。

        所以,他的眼泪不能留。

        “嗯。”

        听到凌战的话,王辰重重的点了点头。

        然后,狠狠的抹掉了那一滴泪水。

        这一滴泪水之后,再无泪水,王辰在心里暗暗的告诉自己。

        “嗯,你就是蝎皇。”

        紧接着,下一刻,凌战注意到了紧紧挨着王辰,站在他身边的蝎皇白犟。

        看到白犟,凌战眉头一皱,眯着眼睛,似乎想要探知一些什么一般。

        只可惜,他看了片刻,却是摇了摇头,疑惑不已。

        这白犟,他可是听说了呢,血天雄告诉他了。

        这可是令牌争夺战之上才出现的一个神武者。

        仿佛是凭空出现的一般,沒有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份呢。

        若不是血天雄说他从这个白犟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妖兽的气息的话,那凌战肯定猜不出这个白犟是谁。

        当然了,还有一点很重要的便是:凌战知道,王辰已经是获得了卿天仇给他的一枚令牌了呢,就是这一枚令牌,足以让王辰进入到炼狱之内了。

        而王辰为何还要争夺第二枚令牌。

        不用说也知道是冲着这个白犟去的,因为白犟只于王辰一个人接触,并且最后是与王辰一起被药皇带入到了药王山当中。

        这已经很说明问題了呢。

        一般人的话,王辰可能与他关系那么要好,一般人的话,会让王辰帮他争夺令牌,会与王辰一起进入到药王山当中。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呢。

        也正是因为如此,凌战才会想到一些可能性。

        蝎皇……这是凌战想到的最大可能性了吧。

        因为,炎月可是已经消失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呢,加上炎月身上的气息的话……凌战也是知道一些的。

        听到凌战的话,王辰和白犟相视一眼,露出了一丝诧异。

        下一刻,微微点了点头。

        沒想到哦啊,凌战还是看出來了呢,这让两人颇感意外。

        “哈哈哈……好,很好。”

        得到了王辰的回答,凌战大喜啊。

        蝎皇,当真是蝎皇呢,既然是蝎皇,那就代表着是自己人啊,多了一个神武者层次的自己人,这是多好的事情,凌战自然是知道的呢,这说明他们的实力又是大增啊。

        而且,进入到了天城之内的话,三人必然形成同盟,如此威力谁敢小看。

        “好了,哈哈哈……小子,看看吧,天城就要开启了呢,嘿嘿……里面机缘无穷,到时候可就看你的本事了,希望你会比我强。”

        凌战拍了拍王辰的头说道。

        眼神,转移掉了峡谷之下,看着那一片此时剧烈动荡的地带,他的眼中精光闪烁,那眼神,别提是有多么的犀利了,这一刻,他的眼神,仿佛就是黑暗当中的两柄尖刀,何等的璀璨和耀眼啊。

        “嗯。”

        听到凌战的话,王辰也是收起了自己的心情,朝着前方看去。

        而与此同时,在远处,另外一边的藤栗,却是见到凌战出现,与王辰相谈甚欢,脸色变得铁青起來。

        凌战,,他也來了,这个王家的老祖,这几年的时间,在炼狱第六层之内,可是一直都见不到他的身影呢。

        沒想到,如今的他,竟然是出现了,而且是在如此重要的关头。

        难道,他也要进入天城。

        想到这边,顿时,藤栗的心,这是狠狠的颤抖了一下,脸色大变,若是如此的话,那就麻烦了啊。

        凌战,这到底是谁给他的令牌。

        若是他进入天城的话,那今日的事情又是徒增了一点点的变数啊。

        想到这边,藤栗的脸色,能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