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五百二十七章 卿天仇的打算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五百二十七章 卿天仇的打算

    作品:《武道至尊

        藤栗和藤彪突然的离去,让人诧异无比。

        尤其是王辰。

        这藤栗和藤彪就这么饿的离开了,这是闹的哪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王辰诧异了。

        因为在他看來,这藤栗和藤彪绝对是不会这么放过自己的啊。

        现在在死人谷这边,今日是不能动手,就算是明日也不能动手,那后日呢。

        后日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动手的啊。

        按照王辰之前的猜测,他可是料定了这藤栗和藤彪在怒火冲天却是不能动手的情况下,会选择在这边等待的啊。

        他们一定会等到两天之后对自己下手的。

        王辰还想着到时候要如何离开死人谷这边呢,这藤栗可是不好摆脱的,这然王辰着实是头疼了一番。

        而现在呢。

        现在,他们竟然……就这么的主动离开了。

        这让王辰大感意外啊。

        不但是王辰,其余的神武者更是如此。

        这些人可是都知道王辰跟藤家之间的事情的,更是看到了之前生的事情,藤栗和藤彪按道理來说是必杀王辰的啊,然而,现在呢,现在他们竟然是选择了离开。

        这到底是生了什么事情。

        藤栗可是睚眦必报的家伙啊,断然是不可能这么的放过了王辰的,难道还有什么事情生了,让他们不得不离开。

        藤家的离去,让人瞎想万千。

        “嘿嘿,小子,你运气好象不错嘛,啧啧啧……这一下,沒有危险了。”

        而见到了藤家的人离去,此刻,在王辰身边的咲天启看着王辰调侃到。

        一边的水无忧也是带着一脸的笑意。

        只是,他们的延伸当中却是闪过了意思若有所思的神色。

        水无忧和咲天启是什么人,这可是仅次于三王的几个级强者啊。

        他们知道的,当然是比一般人更多的呢,王辰分组的诡异,他们自然也是猜出來了。

        这里面,断然是有人做了手脚的啊。

        否则的话,王辰怎么可能被保送到了一枚令牌呢。

        想到这边,水无忧和咲天启两人相视一眼,露出了意思耐人寻味的笑容。

        三王出动了啊,而且,很可能是卿天仇,难怪藤家会突然离开了呢。

        这一下,蛋疼的人该是藤家了吧。

        ……

        死人谷擂台之上此刻议论纷纷,而在距离死人谷数十里开外的一座山峰上,此刻,却是站着两道身影。

        若是王辰在这边的话,断然是会一眼认出來啊,这两个人其中一个赫然不就是血天雄吗,至于另外的一个,却是当初救了他,并且训练了他将近一年时间的那个前辈啊。

        沒错,就是卿天仇。

        此刻,在距离死人谷之外数十里的一个山峰之上,血天雄和卿天仇却是站在了这边。

        “藤家的人走了。”

        虽然相距数十里,但是,远在死人谷那边生的一点点动静,却是都沒有逃过他们的眼睛啊。

        藤栗和藤彪突然的离去,让血天雄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朝着卿天仇看去,然后说道。

        “离开了……”

        听到血天雄的话,卿天仇冷笑了一下。

        “还算识相。”

        下一刻,他淡淡的哼道。

        “怎么,打算对藤家的人下手了。”

        血天雄玩味的看着卿天仇询问道。

        这卿天仇要动藤家,这一点,他却是很清楚的,之所以一直沒有动,那不是因为卿天仇忌惮什么,相反,卿天仇那是根本沒有将这藤家看在眼中啊。

        藤栗,对于卿天仇來说,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可有可无,这样的家伙,藤栗不过是凭借着心情來对待罢了。

        心情好,就让他们多玩一阵,心情不好,卿天仇分分秒秒都可以灭了藤栗。

        至于藤栗身后的藤家,那更是笑话了。

        难道……这卿天仇还会害怕藤家不成,到了他这个层次,就算是六大家族,他也已经是完全不放在眼中了,一个区区的藤家,又算什么。

        再说了,就算是有藤家又如何。

        卿天仇的身后,可是天下第一圣地呢,这实力,比起六大家族來说丝毫不逊色,最起码,是比那藤家强了一些。

        难道,藤家还能威胁到卿天仇不成。

        所以,现在不动藤家,那只是卿天仇还沒有心情去动,或者说是不屑去动。

        否则的话,藤栗还能蹦达到现在。

        只可惜,藤栗却是不知道这些,他一直以为他的实力已经接近三王了吗,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坐井观天罢了。

        卿天仇的实力,别说是藤栗了,就算是血天雄都要忌惮呢。

        而藤栗呢,血天雄一只手就可以灭了。

        藤栗的实力看似很强,不过是外强中干罢了,能有什么资格跟卿天仇抗衡。

        血天雄觉得藤栗的举动着实是可笑。

        原本,卿天仇是沒有打算去跟藤栗计较的,而现在……卿天仇今日的举动……肯定不会只是帮助王辰这么简单的吧。

        他,难道是想要利用王辰來敲打藤家,似乎沒有这个理由啊,他还需要这么做,以卿天仇的性格,会这么的做事情吗。

        血天雄疑惑的看着卿天仇。

        “藤家。”听到血天雄的询问,卿天仇的眉头一皱,眼中一道韩光一闪而过。

        “呵呵……”

        下一刻,他却只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

        “不会只是为了王辰这么简单吧。”血天雄反问道。

        他露出了一丝笑意:“你卿天仇,似乎沒有为了王辰一个人而这么大动干戈的理由。”

        沒错,这件事情是关系到了王辰啊,正如藤栗猜测的那样,王辰之所以今日运气如此之好,不断的分到好组合,这完全是因为卿天仇的暗中操作。

        能够让卿天仇这么做,王辰当属第一人了。

        要知道,卿天仇就算是连同门也不搭理的人,何况是王辰这个外人呢。

        而现在,卿天仇却是这么做了,这本就是让人诧异的事情,血天雄觉得,卿天仇可不会是单独为了帮助王辰而帮助王辰的把。

        差不多一年的时间,王辰都被卿天仇带着困在那个阵法当中,这一年的时间不知道到底是生了什么事情啊,可以肯定的是卿天仇花了不少的力气呢。

        难道他只是为了帮助王辰提升实力吗。

        泽才是笑话了。

        一年的时间,让王辰的实力大幅度提升……

        这除了王辰的天赋之外,卿天仇断然是功不可沒的。

        如今,天城开启在即,卿天仇让王辰出來了,并且是参与了令牌的争夺。

        这让血天雄充满了疑惑。

        难道卿天仇沒有将他的令牌给王辰吗,他这么做,到底有何用意。

        就算是对付藤家,似乎也沒有必要用这么大的力量吧。

        难道他真的是想要培养王辰,这更是不科学的事情啊。

        血天雄此刻别提是有多么的疑惑不解了。

        “帮助王辰吗。”

        面对血天雄的一伙,卿天仇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藤家,他们还不至于我出手,若是能让王辰动手灭了,这倒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不是吗。

        呵呵,这才有成就感。

        至于……王辰。

        我的令牌给他了。

        他为什么还要争夺,你看看他身边那个白犟吧,不觉得那一股气息不属于人类吗。”

        卿天仇玩味的笑了起來。

        嘶……

        听到卿天仇的这一番话,这一下,血天雄那是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啊。

        在这一刻,他才恍然大悟,才回过神來。

        沒想到……卿天仇竟然。

        他这是真的要培养王辰了啊,他要让王辰去灭了藤家,,这想法……可真是够大胆的啊。

        王家,如今还是很难与藤家抗衡的,甚至就算是加上了星辰宗。

        而现在卿天仇就是要做这样一件复杂的事情。

        他,到底有什么底气。

        还有王辰身边的那个白犟。

        眯着眼睛仔细的朝着数十里之外看去,元神飘然而出,覆盖而去,瞬间,一切都落入到了血天雄的神识当中。

        “怎么可能……竟然……”

        下一刻,他震惊了,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是……”

        他看着卿天仇表情惊疑不定,这一刻,在卿天仇的提醒之下,血天雄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不观察还好,这一观察,让他大为震惊啊,若不是卿天仇的提醒的话,他还真是沒有注意到这一点啊。

        这……让他此时不淡定了,这个现,真的是太让人震惊和不可思议了。

        白犟竟然不是人,他竟然不是寻常的神武者啊,他的身份,竟然是妖兽、魔兽,因为在仔细探查之下,血天雄感觉到了他白犟身上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妖兽的气息。

        虽然,这……气息隐藏的很好,但是,血天雄还是捕捉到了。

        不得不说,这手段高明了。

        若不是卿天仇提醒,自己怎么可能仔细去观察这些事情。

        难怪呢,难怪说是这是生面孔,沒见过呢,只是之前被王辰和藤家的事情吸引了太多的注意力罢了。

        而现在,才察觉到啊。

        妖兽,魔兽,血天雄的眉头紧锁。

        若是魔兽的话……那王辰是否知道,他是不是被……欺骗了。

        还是说……

        血天雄的表情,此时变得复杂了起來。

        白犟的突然出现,他的身份,此时让血天雄想到了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