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五百一十六章 怒火冲天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五百一十六章 怒火冲天

    作品:《武道至尊

        杀机滔天,这一刻,藤栗眼神冰冷直勾勾的盯着王辰,那眼神,就仿佛是两柄利剑一般,狠狠的插入到了王辰的心脏当中,让他喘不过气來。

        这一股气势,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的狠狠的朝着王辰笼罩而去。

        在这一股气息的锁定之下,王辰仿佛是窒息了,豆大的寒水,顺着额头不断的流淌而下,这一刻,他甚至是感觉站着,都如此的困难啊。

        这一刻,这一股危机,让王辰甚至感觉到了绝望,沒有抵抗的力量。

        真元力的消耗,让他根本沒有能力抵挡这一股气势了。

        更主要的是,这藤栗真的太强大了。

        这一股气势,完全是不容抵挡啊。

        或许,他是迄今为止,自己碰到的最强大的敌人,这一股气势,甚至比起当初伴随着自己修炼的那个前辈更加强大。

        最起码,那也是丝毫不逊色的啊。

        这就是真正的顶尖强者的实力吗,果然不是藤彪和藤霾之流能够媲美的啊。

        “咻咻……”

        一甩手之间,藤栗的手中却是多出了一柄血红色的长兵。

        嗡嗡嗡……

        在真元力的灌注之下,这一柄长兵出了嗡嗡嗡呻~吟声。

        “死。”

        下一刻,根本就不给王辰解释和说话的机会,一甩手之间,藤栗手中的神兵竟然是直接脱手而出。

        咻咻……

        尖锐的破空声传來,那血红色的长兵瞬间化为了一道血红色的流光,一闪之间,直奔王辰而來。

        那种冰冷的杀机,直接将王辰锁定,让王辰感觉,此刻脚步仿佛是有千斤沉重一般,竟然无法踏出。

        度太快,王辰來不及抵挡之间,这神兵便是冲到了王辰的眼前,眼看着就要直接穿透王辰的胸口。

        死。

        王辰感觉到了死亡,感觉到死神那冰冷的眼神,此时正盯着自己,他的镰刀,似乎就架在了自己的咽喉之上。

        “不……”

        自内心的嘶吼声传來,仿佛是野兽的咆哮,王辰奋力的想要躲闪。

        那冷兵的杀气,仿佛是都已经冲入到了自己的奇经八脉当中一般。

        噗噗……

        衣服的碎裂声传來,剑锋未到,剑气先到,这一股剑气,直接撕裂了王辰的衣服,并且,直接划破了王辰的肌肤,一道道深深的口子呈现出來,鲜红的血液流淌而下。

        瞳孔剧烈的收缩。

        躲不开,真的躲不开了啊。

        藤栗的绝技,飞剑,果然名不虚传。

        沒错,这一刻,藤栗施展而出的不就是他的绝技之一,飞剑吗。

        这飞剑,度快,杀伤力强大,难有敌人能够逃出,杀人与百米之外,当真是强悍无比啊。

        王辰知道,就算是巅峰时候的自己也未必能够抵挡这一招吧。

        果然不是他的对手。

        正如那个前辈所言,碰到了藤栗的话,自己必死无疑。

        看來,今日……

        王辰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惨笑。

        躲,是肯定躲不开了。

        自己的周身气息都被锁定了,只有抵挡了吧。

        但是,此刻,真元力消耗几乎殆尽的他,如何能够抵挡。

        眼前,瞬间,化为了一片血红,王辰有一些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听天由命,王辰此刻能够做的,也就只有用力的挥舞出自己的元力之兵,看看能抵挡多少吧。

        咻咻……

        憋足了真元力,王辰将体内最后一丝真元,毫不吝啬的施展而出。

        接下來,就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了。

        今日,或许真的要完蛋。

        这一招就算抵挡下來了,那接下來呢。

        面对藤栗的斩杀他还有机会抵抗。

        王辰心里变得沉重了起來。

        叮……

        就在王辰绝望的时候,一声轰响声却是突然传來。

        但是,王辰却是沒有感觉到丝毫的冲击力,沒有死亡,沒有受伤,甚至是沒有受到一点点的波及。

        这……

        王辰睁开眼睛,朝着前方看去。

        “水前辈。”

        看到眼前的一幕之后,王辰惊呼出声。

        水无忧。

        此刻,挡在王辰面前的人,赫然不就是水无忧吗,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是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王辰的身前,并且是在王辰最危险的时候出手拉了王辰一把。

        是他,抵挡掉了藤栗的飞剑的。

        红光闪烁,飞剑在水无忧的抵挡之下,出了一声轻吟的声音之后,迅的倒退而去。

        蹬蹬蹬……

        而水无忧,在这一招的冲击之下,身形一顿之后,也是爆退而去。

        他的手臂之上,虎口当中,隐约之间可以看到,一丝鲜血流淌而下。

        这一招,水无忧竟然也是吃了一些亏,可想而知,藤栗的实力到底是强悍到了什么地步啊。

        “水无忧。”

        一把接住了被震退回來的元力之兵,看着站在王辰身前的那一道身影,这一刻藤栗的脸色阴沉无比,冷冷的哼道。

        水无忧,竟然是他帮助了王辰。

        眼看着就要直接斩杀王辰了啊,他竟然跳出來坏事,这让藤栗怒火中烧。

        “你是什么意思。”

        藤栗眯着眼睛看着水无忧询问道。

        “他,你不能杀。”

        水无忧稳住了身形,毫不畏惧的迎上了藤栗的眼神,淡淡的说道。

        身为同样的顶尖高手,他可不会忌惮藤栗。

        “此战,是藤彪提出的,我做公证,难道你要坏了规矩。”

        水无忧带着淡然的语气,毫无感情的反问道。

        沒错,这才是水无忧出手的最主要的原因。

        之前藤霾与王辰生死战,他是公证,而后,藤彪与王辰一战,他也是公证人。

        身为公证人,他需要做的就是在战斗沒有结束的时候,需要保证战斗不被任何人打断。

        现在,藤栗,显然是违反了规矩,这让水无忧能不挺身而出。

        否则的话,日后他水无忧也就不用混了。

        而让水无忧如此果断的挺身而出的另外一个关键因素则是因为他对藤家的厌恶。

        沒错,他对藤家可沒有什么好感。

        尤其是这个藤栗。

        当初,他可是比水无忧还要晚进入到炼狱第六层一年的时间的。

        进入炼狱第六层之后,实力一般的藤栗迅的用献媚一般的方式,求得了一个强者的庇护。

        但是,不过是几年之后,那个强者被卿天仇斩杀。

        藤栗不但是沒有帮助强者报仇,更甚至是又用献媚一般的方式求得了卿天仇的庇护,他带领着藤家,归顺到了卿天仇的门下。

        这家伙,可谓是毫无义气和感情可言的啊,他的行为,被很多所不齿。

        身为六大家族的人员,竟然如此反复无常,如此墙头草,能获得别人的钦佩。

        但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藤栗却是借助卿天仇的能量展起來了。

        数十年來,苦心修炼之下,如今,让他实力得到了巨大的飞跃。

        而如今呢,他甚至想要摆脱卿天仇,自立门户,让炼狱之内,新增一位王者。

        这野心……

        这让水无忧对藤栗可沒有好感。

        另外,今日藤霾和藤彪也是咄咄逼人,丝毫不将自己放在眼中这也让水无忧对藤家更是沒有了任何的好感。

        现在,他自然是站在王辰这边的了。

        所以,在藤栗出现,击飞王辰的一瞬间,水无忧也是动了。

        在藤栗施展出了飞剑的那一瞬间,他便是一闪身,挡在了王辰的身前。

        藤栗既然不将自己放在眼中,他也不会客气的。

        听到水无忧的话,藤栗的脸色一边。

        然后朝着后方重伤昏迷当中的藤彪看了看,眼神变换了一下。

        “藤霾也是此子斩杀,。”

        他眯着眼睛反问道。

        “生死战,生死由天。”

        水无忧回答。

        生死战可是藤霾自己提出來的,被斩杀了,只能说是技不如人,难道还要让王辰等死吗。

        想到这边,水无忧眉头紧锁,这藤家的人,也就是这样了,让人鄙视啊。

        “好……哈哈哈……很好,王辰,你很好,。”

        得到确认,藤栗怒极反笑。

        “水无忧,你让开,今日之事,我不与你追究,现在让开,我藤家记你一个人情,他日必然奉还。”

        藤栗愤怒之下,直接朝着水无忧说道。

        他现在已经忍不住立刻就想要斩杀王辰了。

        甚至,他暂时放下了跟水无忧和那边另外几个神武者算账的事情。

        先杀了王辰,才能够一泄他心头之恨啊。

        至于水无忧,到时候再说,现在,必须让他让开,否则他若是死保王辰的话,自己还真是不好动手。

        藤栗的话,让王辰的脸色一变。

        看着水无忧,他有一些担心。

        他,会将自己交出去。

        毕竟,为了自己的最了藤栗这么一个强者的话,对于水无忧这样的散修來说,是一件不划算的事情呢。

        王辰眉头紧锁,露出了一丝担忧。

        同时,心里更是产生了一股不爽和恨意。

        生命,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感觉,很不好。

        看着此刻居高临下的藤栗,王辰心中一股怒意攀升。

        藤家,藤家的人,果然是嚣张和霸道啊,他记住了。

        此番,若是不死,他日必然百倍奉还。

        而现在,王辰却是只能期待水无忧能够帮助自己了。

        王辰可不是那种一根筋的人,明知道不是藤栗的对手,难道还要去找死不成,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烧。

        经历了太多太多之后,王辰逐渐的学会了隐忍。

        如今,可不是逞一时之快的时候,命保住了,才是王道啊,此刻,自己跳出去不过是找死罢了,这一点王辰很清楚,所以他沒有做出什么事情來。

        王辰,盯着水无忧的背影,静静的等待着水无忧的回答,他的拳头,却是紧紧的握了起來。

        这是屈辱,这是无奈。

        这样的屈辱和无奈,他日必然都奉还给藤家,王辰暗暗的在心里怒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