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四百七十八章 死亡宣判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四百七十八章 死亡宣判

    作品:《武道至尊

        前后夹击,前有狼,后有虎,此刻,蝎皇和王辰被夹击在了中间位置,似乎陷入到了一种危险无比的绝境当中啊。

        月兦,这可是凶狠无比的魔兽之一呢,寻常的神武者,根本对付不了这家伙,而现在,蝎皇却是要面对如此凶兽,这危险,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更主要的是,前方还有一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卿天仇啊。

        所以,蝎皇顿时焦急不安了起來。

        而这样的困境和危机,此刻,王辰却是截然不知道。

        看着那浑身漆黑,额头上,仿佛是嵌入了一个死神镰刀标记,浑身散出这一股阴深,死亡气息的魔兽,蝎皇下意识的朝着王辰的身边靠近了一步。

        吼中,此刻,隐隐的出一阵阵沙哑的叫声,仿佛是在警告着月兦一般。

        而月兦呢。

        此刻出现之后,却是并沒有着急动手。

        看着蝎皇,它闪过了一丝不屑的眼神,然后看向了卿天仇,看着卿天仇的眼神当中,却是带着一丝警惕和不安的眼神。

        之前,它本已经是无声无息的靠近到了猎物的身边啊,随时可以动致命一击的,只要再多给他一分钟的时间,甚至,它就能够斩杀了蝎皇,吞噬了王辰。

        而现在……

        就是这一分钟的时间,卿天仇却是出现了。

        这个人类的出现,让月兦不安,那无形之间散出來的一股威压,让月兦知道,眼前的人类很强大,甚至比它都还要强大。

        而且,这个人类确实也是在第一时间,便是现了它啊。

        想到这边,它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犹豫和迟疑。

        “嘿嘿……怎么,不想动手了,如果不想动手了的话,那就滚吧。”

        见到月兦迟迟不肯动手,而是朝着自己不断的观望着,卿天仇突然笑了笑,然后闪过了一丝不屑的眼神之后,冷哼道。

        “吼……”

        听到卿天仇的话,月兦出了一声低沉的嘶吼声。

        那是一种愤怒,那是一种不甘心。

        竟然被卑微的人类如此藐视,这岂是它照样高阶魔兽所能够容忍的事情。

        “吼吼吼……”

        几声怒吼之下,月兦的后腿不断的蹬踏着地面。

        下一刻,在一声高亢的怒吼声之下,月兦出手了,它还是沒有选择逃走,还是沒有选择被吓走,这不是它们这样高阶魔兽所能够容忍的事情,魔兽,一样是有尊严的啊,尤其是这样高阶的魔兽。

        若是卿天仇肆无忌惮的释放自己的威严,释放自己的气息,那这月兦魔兽肯定是要在卿天仇的威压之下,夹着尾巴逃走,因为,它能够判断出卿天仇的实力,它会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卿天仇的对手。

        可惜,卿天仇沒有这么做。

        所以,此刻,这魔兽根本就不知道卿天仇的实力,到底如何,在不知道对方的实力的情况下,它当然不愿意就这么的退走。

        所以,它在迟疑之后,还是选择了进攻。

        只是,这一次,它选择的进攻对象,并不直接是昏迷当中的王辰,或者是弱小无比的蝎皇。

        它选的是卿天仇,这个炼狱第六层之内的三大强者之一。

        怒吼声落下,黑影闪过,闪电一般的度,转眼之间,在咆哮声还未落下的时候,这魔兽便是出现在了卿天仇的眼前。

        黑光闪烁,黝黑深沉。

        划破了虚空,让天地失色。

        那一对锋利的爪子,转眼之间,便是來到了卿天仇的眼前,朝着他的咽喉处抹了过去。

        面对这一幕,卿天仇的嘴角却是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很冷很冷的笑容。

        看着已经來到眼前,仿佛下一刻就要斩杀了自己的月兦,卿天仇却是沒有丝毫的举动。

        如果这一刻,有不知道的人在场的话,断然是会瞪大了眼睛,大声惊呼吧。

        这可是月兦啊,寻常神武者都不能对付的魔兽啊,强大无比的魔兽啊,这卿天仇竟然沒有丝毫的反应,难道是找死吗。

        就算是王辰全盛时期,遇到月兦,也几乎只有死路一条的啊。

        而卿天仇他竟然……

        他不但是沒有动,嘴角反而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呵呵……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他淡淡的哼了一声……

        这一声,声音很小,语气幽然,叹息,但是,却是充满了一种霸道的感觉,霸道的气息。

        扑哧……

        就在这声音刚刚出來,甚至是还未落下的时候,仿佛是低沉的撕裂声传來,似乎看到了鲜血的飘扬。

        这月兦一招之下,竟然直接将卿天仇的身体给撕裂了。

        转眼之间,在那锋利的爪子之下,卿天仇的身体一分为二,顺利无比。

        这一切,顺利的,几乎让月兦都不可置信,它下意识的瞪大了眼睛……

        “不好……”

        紧接着,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月兦的表情变得狰狞和惊慌了起來。

        同时,在他的眼前,那被一分为二的卿天仇的身影,开始慢慢的虚化,慢慢的淡化,转眼之间,扭曲,消失,无踪……

        这月兦,撕裂的竟然只是卿天仇的虚影啊。

        这卿天仇,在最后的一刻,甚至是在月兦的爪子接触到了他的肌~肤之上的那一刻,他动了,他躲闪开了。

        只是因为,他的度太快了,他的反应太及时了,这才留下了一个假象,留下了一个还未來得及消失的虚影,这个虚影因为是刚刚拉出來,所以,也是显得真实无比。

        而就是这个虚影,被月兦给撕裂了。

        所以,才呈现出了逼真无比的情景……

        而现在,虚影开始消失了。

        这一幕,让月兦看到了,月兦当然是知道情况不妙。

        它第一时间便是意识到了不对劲想要逃走,但是却是已经晚了。

        “想走吗,呵呵,哪里逃。”

        幽幽的声音传來,就在月兦的耳边。

        这看似幽然的声音,此刻,在月兦的耳中,在月兦的心中,却是如同惊雷一般的炸响啊。

        这一声之下,震得月兦那是神魂动荡,震得它是口吐鲜血。

        掉头,月兦便是带着惊慌的眼神

        它知道,自己遇到了恐怖的对手了,它甚至是知道,自己遇到了根本无法抵挡的对手了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它当然是想要选择逃走。

        第一时间逃走,逃离这个该死的地方,恐怖的地方,它不想死在这边。

        可惜,有一些事情便是如此。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以白了头。

        这月兦,现在是沒有回头路了啊。

        “留下吧,就别走了,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责任。”

        在月兦刚刚转头的那一瞬间,卿天仇那幽然的声音再次在月兦的耳边传來。

        下一刻,月兦的身形嘎然而止。

        它神色惊慌的挣扎,它开始痛苦的哀嚎。

        它的身形,竟然就那么硬生生的被定格在了半空中,甚至连挣扎的能力都沒有。

        仿佛是被一直无形的手给抓住了一般。

        在卿天仇的面前,这强大无比的月兦,竟然是毫无挣扎的能力,毫无反抗的能力,犹如砧板上的鱼肉,只能等待宰割。

        这就是实力,这就是强者。

        随着月兦身形被定格之后,一道身形凭空的浮现在了月兦的深浅。

        他赫然就是卿天仇。

        甚至,沒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出现在了月兦的身前的。

        站在月兦的深浅,卿天仇淡淡的看着月兦:“机会,给你了,本來,今天不想杀人的,可惜,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虽然你不是人……嘿嘿……之前悬崖上的那个小家伙很聪明,但是,很可惜,你……自大了,所以,你需要=受到惩罚,生命,就是你的惩罚。”

        伸手,很慢很慢的,卿天仇仿佛是拎小鸡一般的将月兦拎在了手中。

        然后,一把,将它丢在了自己面前的地面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那浑身抖,眼神骇然的月兦。

        “不要……不要杀我,强大的人类,求您了,你要杀我,我……我愿意成为你的奴仆,愿意成为您卑微的奴隶,忠诚的服侍您。”

        狼狈丢在地上之后,这月兦顿时化为了人形,一下子跪在了卿天仇的面前,犹如小狗一般的卑躬屈膝,哀嚎求饶。

        这一刻,它算是看清楚了啊,这两人之间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自己无论如何挣扎,也都是只有等死的命。

        他怕了。

        他只能求饶。

        现在他那是一个后悔啊。

        他真的是被眼前的猎物给冲昏了头脑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啊,竟然对这个强者动手,这不是找死吗。

        这他真的是傻了啊。

        他现在那是一个叫苦不迭。

        來到炼狱地六层,躲在这最隐蔽,最安全的死亡谷内,数十年的时间,小心翼翼,谁想到,今日,会出现如此情况呢。

        “饶了你,呵呵……”

        看着苦苦哀求的化形月兦,卿天仇冷笑了一下:“机会,我只会给一次,不会有第二次,记住,这世界上沒有后悔药可以吃,所以……你……去死吧。”

        卿天仇摇着扇子,淡淡的说道,那语气,仿佛是在宣判一只蝼蚁的死活一般。

        “不……我……我跟你拼了……啊啊啊……拼了……”

        见到卿天仇依旧要斩杀自己,月兦着急了,在绝望和恐惧之下,它的身形猛然暴起,挥出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力量展开了最后一击,最后的挣扎。

        “不知死活,死。”

        而见到这一幕,卿天仇,嘴角不过是闪过了一丝不屑罢了。

        下一刻,挥手之间,扇子看似随意的一扫。

        扑哧……

        鲜血飘洒,碎肉横飞。

        这扇子随意的一扫之间,只是看到几道凌厉的光芒闪过。

        下一刻,月兦的身形在空中定格。

        转而,直接四分五裂,鲜血飘洒。

        这月兦……竟然是直接被分尸,直接被如此残忍的斩杀了啊。

        翻手之间,宣判死亡,卿天仇,终于是展现出了顶尖强者的实力,这才是真正的顶尖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