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四百七十一章 尚存一息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四百七十一章 尚存一息

    作品:《武道至尊

        “哼,卿老魔……你够狠,”

        在血天雄的劝说之下,白夜明沒有冒然出手与卿天仇拼一个你死我活,

        深吸一口气之后,他愤愤的哼哼了一声,

        紧接着,冷冷的扭过头去,

        “嘿嘿……”

        见到白夜明如此模样,卿天仇冷笑了一声,也沒有再说什么,

        这一下,血天雄才长呼出一口气,这两人的事情,总算是搞定了啊,否则的话,真让这两个人动手起來,在场,有不少人都要遭殃吧,

        随着矛盾解决,众人再次将视线转移到了那个深坑当中,

        转眼之间,又是在卿天仇和白夜明的矛盾当中,又是已经过去了三四分钟,

        此时,在漂泊的大雨之下,在狂风的席卷之下,浓烟已经彻底的散去,

        那惊心怵目的坑穴,让人看着直皱眉头,

        “这是谁做的,你们怎么看,”

        血天雄带着一丝复杂的神情看着卿天仇和白夜明询问道,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将第一目锁定在了王辰的身上,虽然到现在为止,王辰和藤霾都还沒有出现,这更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但是,血天雄却是沒有冒然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沒想到,这炼狱第六层这边,还隐藏着这么一个高手,,”

        回到这个话題上,白夜明的眉头紧锁了起來,叹息了一声,

        今天生的事情,着实是有一些让他出乎预料啊,

        之前在闭关的时候,他便是准确的感受到了这个方向传來的波荡,

        那一股波荡,让他当真是记忆深刻,这会是谁做的,

        在炼狱第六层之内,一击之下,能够有如此实力的人……似乎,也只有他,血天雄和卿老魔三个人,

        到底是何人,竟然也有了如此的实力,并且隐藏的这么好,始终沒有让人现,

        山崩地裂,这一招之下,当真是山崩地裂啊,

        大山塌陷,地表沉落,狂风暴雨,乌云密布,日月失色……

        这一切,都让白夜明的沒有紧锁着,沉吟着,

        而他却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來,

        不但是白夜明,在场的其余人也是一头雾水,

        这一刻,听到血天雄的话,他们下意识的朝着三人看去,

        血天雄,白夜明,卿天仇,这三个人,或许是最有资格在此刻说话的人了吧,

        只有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的人,才知道,这一招的破坏力是如何的严重,才知道,这一次的破坏,产生的威力是如何的恐怖,也只有他们有可能判断出到底是谁做的这件事情啊,

        可惜,白夜明的表情,让他们失望了,

        显然,白夜明沒有给出他们好奇的答案,

        “要知道是谁还不容易,

        嘿嘿……怎么样,把下面的那个家伙挖出來,”

        在白夜明沉吟不已的时候,血天雄将眼神转移到了卿天仇的身上,感受到了血天雄的眼神,卿天仇笑了笑,然后淡淡的说道,

        嘶……

        一句话说出來,倒是让在场的所有人,这一刻都是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啊,

        什么,

        他说什么,

        竟然……

        卿天仇竟然说,在这个大山塌陷的地方,、在这个地表沉陷的地方,在这个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的深坑之下,竟然……还隐藏着一个人吗》,

        到底是谁,

        他们怎么都沒有现,

        一时间,众人倒是哗然,

        似乎,真相呼之欲出,

        “你察觉到了,”

        不说是白夜明了,这一刻,血天雄都是诧异了,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卿天仇,又看了看那个深坑,沉声询问道,

        深坑之下,埋有一人,这一点,可是连他都不知道的事情啊,对此,他是毫无察觉,显然的,白夜明也是如此,

        沒想到,卿天仇却是察觉到了,

        他……竟然神魂已经强大到了如此地步吗,

        看來,这**年的时间,这家伙的实力,提升了不少啊,如今的他,更是深不可测了,

        不单单是血天雄心里震惊,白夜明又何尝不是如此,

        他跟卿天仇,这可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了,卿天仇的提升,给他带來的威胁最大啊,

        沒想到,卿天仇如今竟然强悍到了如此地步,

        一瞬间,一股深深的危机感,便是朝着白夜明侵袭而來,

        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一些不安,

        多少年了,百來年了吧,他已经是百來年沒有过这样的感觉了啊,

        白夜明的眉头紧锁着,

        “嘎嘎……不用多想了,我还沒有达到那个地步,要不然……嘿嘿……这个地方,还能够控制住我,你们两个人还能站在这边跟我说话,”

        感受到了血天雄和白夜明的脸色变化,卿天仇笑了笑之后淡淡的说道:“这不过是我一独门秘法的作用罢了,

        探息术,你们应该听说过,”

        “探息术,,”听到卿天仇的话,血天雄和白夜明相视一眼,表情怪异,

        呼出一口气的同时,却也是有了一丝苦涩,

        探息术,他们当然知道,这可是白月谷的一门绝技啊,只是,要求困难,少有人能够练就成功,

        一旦练就这一门法门,那对周围一切的气息都会敏感千万倍,

        这也就是为什么卿天仇能够察觉到他们两个人察觉不到的事情的原因了吧,

        探息术,有这个能力,

        呼出一口气,这是因为,证实了探息术的话,那卿天仇的实力,就让人放心了一点,最起码,如今的他,还未踏出那一步,抵达那个层次当中,这是最好的事情,否则,就真的危险了,而表情复杂,那是因为……

        很显然的,卿天仇钻研这一个法门,让两人唏嘘,

        这法门练就成功,以后,世界上,任谁也无法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能够靠近卿天仇千米之内了吧,

        更主要的是,和卿天仇,或许找到了另外一条路子,能够踏出最后一步的一条路子呢,

        他,似乎走在了血天雄和白夜明的前方啊,

        这让人也是感慨万千,

        “好了,废话不多说,底下的那小子,奄奄一息,嘿嘿……不想让他死了的话,那就把他先弄上來,”

        见到白夜明和血天雄脸色又是连连变换,卿天仇奸笑了一声之后说道,

        眼中一丝异彩,却是在这一刻,一闪而过,

        话音落下,不等血天雄和白夜明有所反应,卿天仇便是懒洋洋的朝着前方走出,

        不到片刻之后,便是已经來到了这……深坑边缘,

        “给我起,”

        眼中一道精光一闪而过,一声冷哼之下,只见卿天仇,周身一股浑然的气势冲天而起,披靡天下,

        扇子一扇之下,狂风涌动,

        轰隆隆……

        看似随意的一招当中,却是蕴含着无限的威力,蕴含着无穷的能量,

        顷刻之间,山崩地裂,大地震动,颤抖,

        巨石纷飞,大树连根拔起,无尽的尘埃,漫天飞扬,

        在雷电和暴雨当中,在狂风之下,那个深坑,仿佛这一刻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搅动,在翻动,

        局势被狠狠的翻起,大地,仿佛是沸腾的开水一般,在涌动,沸腾……

        在轰鸣声当中,逐渐的,深坑一处被迅的翻开,

        这一招,让在场除了血天雄和白夜明之外的所有人,神色骇然,

        这到底是何等的实力啊,

        翻手之间,能够毁灭一切的存在啊,

        看着卿天仇,他们的眼神更是忌惮和恐惧起來,这实力,完全不是他们这些寻常神武者能够抗衡的啊,

        “起,”

        而就在众人还沉入在震撼当中的时候,在众人还是面色骇然的时候,卿天仇手中白扇,又是随意的一个煽动,

        哗啦啦……

        下一刻,气势更加凌冽,

        隐约之间,在风雨雷电当中,在无尽的尘埃土块当中,一道身影逐渐的呈现了出來,并且,开始攀升而起,

        “來,”

        见到这一道身影的出现,所有人都是屏气凝神起來,生怕是打扰了卿天仇一般,

        而卿天仇,在见到这一道身影之后,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下一刻,一招手之下,这一道身影化为一道流光转眼之间,直接朝着卿天仇掠了过去,

        咻咻……

        白光闪过,身影來临,

        卿天仇伸手之间,犹如拎小鸡一般的,轻松无比的一手提住了这一道伤痕累累,狼藉不堪的身躯,

        直到这一道身影,被卿天仇单手抓住,卿天仇这才停止了他的举动,挥手之间,便是烟消云散,一切归于平静,

        轰鸣声逐渐的落下,

        尘埃,逐渐的被暴雨席卷而去,

        碰……

        一甩手之间,这一道身影比卿天仇丢在了人群之前的那一块空地上,

        “还有一口气,沒有死,”

        卿天仇笑眯眯的,摇着扇子说道,

        “藤霾……”

        而人群内,这一刻,看清楚了这一道被丢在地上,血肉模糊,鲜血淋漓,惨不忍睹的身躯之后,一声惊呼声传來,几近撕心裂肺,

        紧接着,一道身影迅的冲出人群,來到了藤霾的身躯之前:“藤霾,是藤霾,藤霾,你……你……怎么了,”

        这是藤家的另外一个太上老祖,藤彪,

        此刻,他看清楚被、丢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人,竟然是他的兄弟,藤彪之后,顿时是不淡定了,顿时是骇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