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四百四十章 暴露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四百四十章 暴露

    作品:《武道至尊

        “呼呼呼……”

        耳边风声呼啸,这一刻,藤咲的心中是焦急万分。

        他已经可以肯定,这是一场针对他们藤家的巨大的阴谋和陷阱了。

        而当前,藤家又是已经损失惨重,这更是让他无法承受,最后一个人员他是坚决不能让他出事啊。

        最后的藤扬这可是腾蛇家族重点培养的对象啊,若是他出事了,加上之前出的那些事情,那自己如何跟家族交代。

        想到这一切的一切,藤咲心中怒火更是狂涌。

        “到底是谁,是谁,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

        怒火之下,让藤咲更是忍不住开始咆哮了起來。

        他现在只想第一时间冲到藤扬的身边才行。

        他倒要看看,若是他坐镇的话,在炼狱第五层之内,还有谁能够对藤扬下手。

        “咻咻……”

        前方,突然一道身影一闪而过,挡在了藤咲前进的道路上。

        这让藤咲大吃一惊。

        下一刻,心里一沉,一种不好的预感开始蔓延和滋生了起來,下意识的,藤咲就感觉到,这一道身影,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啊。

        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前进道路上,阻拦自己前进的步伐,这肯定是要针对自己的。

        甚至,藤咲可以断定,这就是幕后黑手的成员。

        针对藤家展开的这一场阴谋如此巨大,他可不会傻道只相信,这是一个人做的,这必然是一个组织,而且是强大无比,可以与任何一个强大的豪门势力抗衡的组织。

        而眼前,这个挡在他身前的家伙,肯定是这个组织当中的成员。

        想到这边,藤咲周身真元顿时提升了起來。

        真元滚滚而动,藤咲的眼睛,紧紧的眯了起來。

        “王辰。”而当他看清楚了这一道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到底是谁之后,藤咲惊呼出声。

        沒错,此刻,阻拦在他身前的这一道身影赫然不就是王辰吗,竟然是他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藤咲脸上闪过一丝狰狞,停下了前进的脚步,朝着王辰看了过去。

        “呵呵……藤统领,好久不见。”

        看到藤咲,看到他诧异的模样,王辰却是笑了笑之后招呼道,仿佛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生过一般。

        “王辰,你……出现在这边,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想要做什么。”

        藤咲面色阴沉的看着王辰,冷冷的询问道。

        同时,周身真元滚动,做好了时刻战斗的准备。

        藤咲,可是最清楚王辰强大的人呢,万崖的死亡,虽然王辰做的很干净,但是,他却是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之一,他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是跟王辰有着脱不开的干系,甚至,可以说就是王辰做的。

        能够斩杀万崖的存在啊,这样的人如何强大,可想而知,而且,何况王辰斩杀万崖,做的如此的干脆利索,沒有留下一丝的痕迹。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王辰的势力有多么的强大,万崖甚至都沒有抵抗的能力。

        当然,或许王辰本身是真的沒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但是……最起码也能够说明,在王辰的身后,站着的那些人员有这个实力。

        其实,王辰一直都在藤咲的怀疑名单当中。

        在炼狱第五层之内,能够做到斩杀藤睿,藤林等人,并且做的如此干净的人,不过八个,万崖已经死了,自己更是不可能去做这个事情,那剩下的怀疑目标,便是只剩下了六个人。

        这六个人当中,其中三个人,在事的当天,或多或少的都跟藤咲接触过,他们沒有机会做这个事情。

        如此之下,剩下的怀疑目标,便是剩下了三个人而已。

        王辰,就是这三个人当中的一个。

        只可惜,藤咲一直沒有证据可以说明这件事情罢了。

        现在,王辰出现在这边,让藤咲心里狠狠的跳动了一下,真相,似乎已经开始浮出水面。

        王辰,这是要做什么,是來跟自己摊牌的呢,还是來做什么的。

        难道……

        下一刻,藤咲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來。

        难道这家伙,现在过來这边,是想要來斩杀自己的吗。

        这个想法,不得不说,很疯狂。

        “王辰,你不再一号裂缝镇守,來到此处,到底想要做什么。”

        在理清楚了这些事情之后,藤咲声色俱厉的朝着王辰质问道。

        “你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王辰冷笑了一下之后,淡淡的哼道。

        既然今天出现在这边,王辰便是沒有打算继续隐瞒啊,要知道,藤咲可是他要对付的人呢,也是他给个大家族的承诺。

        在作出这个承诺之后,王辰自然是想着如何完成这个承诺。

        这一段时间,各大家族都已经开始66续续的动手行动了,但是,王辰却是一直沒有寻找到合适的机会。

        一方面,固然是因为藤咲的实力太强大,不好对付,另外一方面,更主要的是王辰确实是沒有适合的动手时机。

        藤咲日常一般都在营地当中少有出门,就算是出门的话,也是带着身边的随行人员,在如此的实力之下,带着人员出门,王辰想要动手,很难很难,至于营地那边。

        难道王辰杀到营地那边去找藤咲的麻烦。

        这根本就是不科学,不实际的事情嘛。

        如果王辰这么做了的话,那就是他找死了。

        营地,岂是那么好冲击的,而且,据说,炼狱第五层和第六层之内,营地当中,这可都是有强者镇守的啊,比统领更加强大的存在,他们才是真正掌控炼狱第五层和第六层的存在。

        有这些人在,别说是王辰一个人了,就算是两个王辰也难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斩杀了藤咲啊。

        一旦斩杀行动失败的话,王辰将要面对的就会是极度危险的局面。

        这一切,王辰都是知道的。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王辰一直在等待。

        直到两日之前,战骅联系到了王辰,让他两日之后來到这边等待,这一天,他们会对藤家最后两个人员之一的藤林动手,留下一个藤扬暂时不动,在这样的情况下,藤咲必然是要去寻找藤扬的啊,如此就给王辰提供了足够的机会呢。

        也正是因为如此,王辰近日才会出现在这边,沒想到,藤咲却是真的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王辰出现在这边的目的,那是不言而喻的,斩杀藤咲,完成他的承诺。

        近日之事,可是出不得任何一点点的意外啊,若是真的出事了的话,那……以后就再也沒有机会了,甚至王辰会沒有立足之地……

        “果然是你。”

        王辰的回答,让藤咲脸色瞬间大变,变得极度难看了起來。

        果然是王辰,他竟然沒有否认,这么爽快的就承认了。

        这么说來,这一段时间來,生的一切的事情,都跟王辰有着密切的联系,是他,在对付藤家,是他,在对付自己。

        藤咲一时间那是一个咬牙切齿啊,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恨不得将王辰斩杀一百遍,一千遍。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深吸一口气,藤咲沉声质问道。

        他强行的压制着自己的杀气和怒火,他要搞清楚这件事情。

        “当初,近日炼狱第五层的第一天,若不是我的话,你早已经完蛋,现在,你却是如此,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我藤家,到底哪里得罪了你。”

        藤咲愤怒的咆哮着。

        是啊,当初王辰第一天來到这边的时候,便是遭受到了万崖和战筱的针对,甚至是想要斩杀。

        当时,可是自己帮助了王辰的啊,现在,他这么做,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藤家。”听到藤咲的话,王辰冷笑了一声。

        “当初帮助我,是为了什么,你清楚,万崖,对你的威胁最大,为了巩固腾蛇家族在炼狱第五层之内的地位,你必须将万崖压制下去,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借助我的手。

        若是我成功了,你减少了一个敌人,你们藤家减少了一份威胁,若是我失败了,正好,你做一个顺水人情,算是战家和万家欠你的巨大人情。

        而且,你也可以通过这样的手段來判断一下我的实力,我可说错了。”

        王辰冷哼,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他自己应该是最清楚的了,竟然还好意思说出來。

        不得不说,当初,王辰确实是感激腾蛇家族的帮助,只可惜,当时他想不到藤家这么做的理由,但是,后來他想通了,并且在其余人员的帮助下,他调查到了藤家与藤咲的通信,这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这藤咲,居心不良啊。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王辰还不会去动藤咲,对他沒有丝毫的好处,毕竟,当时藤家还沒有站在王辰的对立面。

        但是,接下來生的事情呢。

        藤睿的表现,让王辰彻底的认清楚了局势,藤家,不是朋友,也不可能是自己的朋友,他们,必然是敌人,是自己最大的一个敌人。

        在如此的情况下,王辰才会作出如此选择。

        如今,他背负的可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也不是简单的王家的事情,更是关乎道了真神血脉的回归啊。

        王辰自然是知道该如何取舍,该怎么做的。

        “战。”

        战意凌然,王辰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沉声朝着藤咲喝道。

        既然他知道了,那就沒有必要多说废话了。

        战。

        近日之内,双方,必有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