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四百零三章 思维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四百零三章 思维

    作品:《武道至尊

        山崩地裂,整个猛虎山在这一次的爆炸当中,都开始晃动起來。www.00ksw.org

        山脚下的这一块方圆千米的领域之内,更是开始迅速的塌陷。

        世界,仿佛要毁灭了。

        柳馨研,此刻脸色苍白,却是任凭着白晨等人,将她拉着朝着远处迅速的逃走。

        而此时,在柳馨研的脑海当中,却是浮现出了往日的一幕幕。

        王辰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在她的脑海当中闪过,在她的耳边环绕,在她的眼前漂浮。

        当初,在星辰宗第一次见面,在星辰宗,第一次,王辰为了她,不顾生死,第一次,两人并肩作战……

        一幕幕,仿佛刚刚发生……那么的真切。

        “馨儿,走,快点走……”

        最后,画面來到了之前的那一刻。

        那一刻,王辰的眼神冰冷无比,那一刻,王辰的眼神,毅然决然,那一刻,王辰的眼神当中,带着一丝欣慰……而那一刻,柳馨研的心,却也是碎了。

        “不……不要。”

        这个画面的出现,让柳馨研开始疯狂的喊起來。

        柳馨研那无神的瞳孔,骤然之间,爆发出了恐怖的光芒。

        她总算是有了反应。

        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刚才,王辰为了掩护众人离开,竟然选择了跟冰雪魔兽同归于尽。

        前方,浓烟滚滚,尘埃漫天,天崩地裂,轰鸣声不断。

        看到这一切,柳馨研的泪水,哗哗的流淌了下來,她挣扎着就要朝着那边冲过去。

        “不要,辰哥……不要……不要抛下馨儿一个人……”

        柳馨研的心里出现了一丝的恐惧。

        但是,任凭她如何挣扎,却都是无法挣扎开白晨的控制。

        之前的战斗,重伤……让柳馨研此刻显得虚弱无比,他沒有了一丝一毫的力气。

        “放开,放开我。”

        疯狂的挣扎,柳馨研大声的喝道。

        但是,白晨却是沒有任何的反应。

        这一刻,他的心,也是沉重无比,他能够体会到此刻柳馨研的心情,能够体会到此刻柳馨研的难受。

        但是,他却是不能放开柳馨研,否则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却是太清楚不过了。

        放开柳馨研,那就是等于让她去送死啊。

        王辰为什么会死,为什么会做出那么疯狂的举动,最主要的原因还不就是因为柳馨研吗。

        王辰最后的希望,便是让柳馨研活着离开,这一点,白晨必须帮他做到。

        “放开。”

        见到自己的挣扎无用,柳馨研却是突然停止了挣扎,转头,看着白晨冷冷的说道。

        这一刻,柳馨研的语气当中,不带一丝情感,她的语气,显得冰冷无比。

        这一分冰冷,甚至在一瞬间渗入到了白晨的内心深处,让他打了一个寒战。

        他完全相信,这一刻,要是不放开柳馨研的话,柳馨研肯定会毫不迟疑的杀了自己。

        下意识的,在那冰冷的眼神当中,白晨松开了手。

        而在白晨松手的一瞬间,柳馨研却是身形一闪,不知道全身这一刻哪里來的力气,竟然让她迅速的朝着前方冲去。

        前方,赫然就是此刻大崩塌的地方,就是黑虎山的山脚啊。

        那是死亡之地,那是毁灭之地。

        “不好。”

        看到这一幕,白晨惊呼。

        “不要。”紧接着,大吼一声,白晨连忙朝着柳馨研追求,拉住了柳馨研的胳膊。

        “别,别去。”

        拉着柳馨研,白晨焦急的说道。

        “放开,否则,死。”

        再次被白晨拉住,柳馨研回头冷声喝道。

        一股浓郁的杀机迸发而出,让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般。

        “不能,馨研,你不能过去。”被柳馨研的杀气震慑住,深吸一口气,白晨连忙说道。

        然后,看着柳馨研:“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知道你很想去找王辰,但是……他死了,死了,你知道吗。”

        白晨大声的吼道。

        眼神有一些焦急。

        崩塌的范围正在迅速的朝着这边蔓延而來,若是不尽快的离开的话,他们两个人也会被卷入进去的。

        “沒有,辰哥他不会死的,不会,白晨,你放开,否则,你死。”

        听到白晨的话,柳馨研,疯了一般的怒吼道。

        话音落下,只见她的手中却是多出了一柄青色的长剑,长兵在手,他毫不犹豫的对准了白晨。

        显然,柳馨研不是在开玩笑的。

        “柳馨研,你疯了,你醒醒。”白晨这一下是又急又怒啊,他大声的朝着柳馨研喝道:“死了,王辰已经死了,为了救我们,他已经死了,跟冰雪魔兽同归于尽了,现在你过去只是送死罢了,你看清楚,前面,前面就在崩塌,就算我们进去,也是必死无疑,何况是王辰,他还承受了冰雪魔兽的自爆。”

        白晨有一些怒急的喝道。

        “沒有,沒有,辰哥不会的,不会。”

        听到白晨的话,柳馨研的眼泪却是流的更厉害了。

        死了……她何尝不知道王辰……已经……

        但是,她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就算死又如何,她陪着就是。

        为了王辰,她可以屠戮苍生,血染千尺,为了王辰,死,又算什么。

        既然辰哥死了,那自己陪着他去就是。

        想到这边,柳馨研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就算死,我也陪着,你,放手。”

        柳馨研毅然决然。

        “疯了,你疯了吗,柳馨研,你真的疯了。”

        柳馨研说出这样的话,让白晨彻底的着急了。

        这家伙,肯定是疯了,要不然,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來。

        陪着王辰一起死,他真的疯了。

        “你醒醒,死,你死了那王辰不是白牺牲了吗,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因为要让你活着,你知道吗。

        你杀了我啊,杀了我,你可以去死,但是,你对得起王辰吗,对得起吗。

        你这样死了,王辰也不会原谅你的。

        而且,而且,若是王辰还有一点……点的希望呢,你死了,他怎么办。”

        白晨大声的朝着柳馨研吼道。

        这一刻,他的眼睛有一些发红,犹如野兽一般。

        “走,我带着你走,我答应了他,要带着你离开这边的。”白晨继续喝道。

        话音落下,不顾柳馨研的反对,拉着柳馨研再次朝着远处逃走。

        而柳馨研在被白晨怒吼了一阵之后,却是整个人仿佛呆滞了一般。

        辰哥是为了自己。

        是啊,辰哥是为了自己才这么做的,才会跟冰雪魔兽同归于尽的,若是自己死了的话……

        “柳馨研,别忘了,还有王家,王辰死了,王家会面对什么局面你很清楚吧,如果不想让王辰失望的话,那就活着回去,帮助王家。

        万家和战家都在对王家虎视眈眈,甚至还有清流阁,你难道愿意看着王辰最珍贵的东西,他的家族,就这么的灭亡了吗。”

        感觉到柳馨研还想要挣扎,拉着柳馨研迅速逃出去的同时,白晨继续喝道。

        “王家……是啊,王家,还有王家……”

        这一番话,却是让柳馨研灰白的脸色上多出了一丝血色,王家,她想到了王家。

        辰哥奋斗了那么多年,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的生死,这一切,不都是为了王家吗。

        如果,王家也覆灭了,那辰哥的心血不是都沒有了。

        不能,不能让这个情况出现。

        战家,万家……清流阁……

        想到这些组织,这些势力,柳馨研的眼神变得冰冷无比,闪烁着浓郁的杀机。

        “我不会让你们破坏王家的,我会让你们全部灭亡的,灭亡。”

        在心里,柳馨研有一些愤怒的吼道。

        若不是因为战家和清流阁联手,改变了今年的规矩,王辰怎么可能來到炼狱第四层。

        如果不來到炼狱第四层的话,他怎么可能死。

        如果不是因为万家和战家的咄咄逼人的话,王辰怎么可能……

        这一切,归根到底,罪魁祸首就是万家和战家。

        “辰哥,等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会带着王家站在巅峰,到时候,我会來找你的,等我,等着馨儿。”

        泪水滑落,柳馨研在心里暗暗的念叨着。

        这一次,她却是沒有再反抗,甚至是很配合的跟着白晨朝着远处逃走。

        回头,看着远处已经被尘埃和浓烟弥漫,已经被轰鸣声笼罩的崩塌地域,她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一丝让人看着发冷的笑意:“辰哥,馨儿会回來找你的,很快,很快……”

        ……

        黑暗,无边的黑暗。

        这是一个黑暗的世界,周围充满了冰冷。

        “我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在这样的黑暗当中突然传來了一个喃喃自语的声音。

        在这一片黑暗当中,出现了一道身影。

        眼神迷茫,形同行尸走肉,他呆呆的站立在这一片黑暗当中,弥漫的问道。

        但是,沒有人回答他,有的只是无尽的冰冷和孤独。

        “我到底是谁,我怎么在这边,这是什么地方。”双手揉着脑袋,男子在站立了不知道多久之后,有一些疯狂的咆哮和嘶吼了起來。

        因为,在他的心中,在他的脑中,似乎有一种沉重的感觉。

        有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在召唤着他。

        似乎,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沒有做,有什么重要的人,放不下。

        “谁,我到底是谁,啊……”

        脑中一片混乱,疼痛无比,这一道身影在地上翻滚,嘶吼着。

        “王辰……王辰是谁,我……我我……我是王辰,王辰,啊啊啊……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是王辰,王辰是我,啊啊啊……”

        脑中一块块碎片在这样的疼痛之下,似乎逐渐的浮现。

        王辰……

        这两个字,这一刻,进入到了他的思维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