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正文 [VIP]第六百一十六章 离别
  • 正文 [VIP]第六百一十六章 离别

    作品:《武道至尊

        看着离开的两人,王辰心中一阵叹息。www.00ksw.org

        看着紫兰的背影,心中却是说不出是一个什么滋味,想到自己的打算,王辰暗暗叹息,这件事情,也是委屈了紫兰了。

        “小辰,你跟我来!”而就在王辰叹息的时候,王琳却是叫着王辰也是朝着后院走去。

        很快,两人来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之内。

        看着王辰,王琳叹息了一声:“这件事情姑姑都知道了!”

        “嗯!”听到王琳的话,王辰轻声应道。

        “紫兰是一个好女孩,既然馨研不反对,如果你有感觉便不要辜负了她,看得出来,紫兰对你有感觉。不要伤害了她。这件事情,她也是受害者!”王琳继续说道。

        听到姑姑的话,王辰心里那是一个叫苦不迭。

        “皇室是皇室,紫兰是紫兰,你记住这句话就好!”看到王辰的摸样,王琳叹息道。

        “嗯,知道了!”王辰苦笑着回答。

        “好了,你与紫兰的事情便自己处理吧!无论如何,不要让紫兰受委屈便好!关于罗家与那些黑衣人的事情,半路上遇到狂人他已经说了,我都知道了!中大陆的战家,不是我们现在能够对抗的,切记,不要贸然行事!”一声叹息之后王琳转移了话题继续说道。

        “嗯!”王辰的回答很简单,但是脸上表情却已经足以说明所有。

        两人的交谈很快结束,回到大厅的时候紫兰和柳馨研也已经回来。

        两女之间的关系似乎又回到了当初。两人有说有笑,窃窃私语,见到王辰回来,紫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红晕。这让本就动人的紫兰更是显得倾国倾城。

        在一番交谈之后,紫兰便被纳兰皓派人的人请回到了皇宫当中。回到天风城第一时间来到这边,还没有回到皇宫这也是让人有一些感慨。

        …………

        “辰哥,明天你与紫兰姐姐订婚之后,馨儿就要走了呢!”夜幕之下,看着漆黑的夜色,柳馨研依偎在王辰的怀中轻声说道,话语当中带着浓浓的不舍。

        “嗯!很快,我会去找你!”深吸一口气,王辰轻声说道。

        想到柳馨研就要离开,王辰心中多出了一丝沉重和难舍。分别三年,相聚了短短的一段时间之后就要再次分开吗?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转眼之间分别的时间再次来临。

        王辰仿佛想到了三年之前在星辰宗的那个夜晚。就在那个夜晚,柳馨研说她要回到青州,那一次的分别,也就是三年。

        这一次分开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次见面。

        不过,相信不用很久吧?他王辰,一定会尽快赶到青州,不会让柳馨研等待太久。

        如今,更是知道了黑衣人身后势力的事情,王辰更是坚定了要尽快赶往中大陆的想法。所以,此刻说出这句话坚定无比。

        “真的吗?那馨儿在那边等辰哥!”听到王辰如此坚定的话语,柳馨研露出了一丝笑容。

        而后,仿佛想到什么一般柳馨研带着一丝担忧看向王辰:“辰哥,与皇室的关系必须维持,星辰宗的事情多加小心。还有那个黑衣组织,馨儿这次回去之后也会调查的,只是辰哥千万避开那些人,如果真是战家的人,那很危险的呢!”

        “我知道!放心吧!”王辰感慨道。

        “辰哥,馨儿走了你会想我吗?”柳馨研犹如一个小女孩一般在抬头看着王辰好奇的问道。

        女孩子,总是在这时候,会多出太多的问题。

        “会!”王辰的回答简短有力,足以说明一切。

        “嗯,馨儿也会想辰哥的呢!馨儿这一次回去会好好地努力的!”柳馨研露出一丝微笑轻声说道。

        眼中却是流淌着一丝坚毅眼神。

        为了王辰,她要努力,在柳家之内有更重的地位才行,只有这样才能够帮助王辰更多!毕竟,如果敌人真的是战家的话,那可是不逊色柳家的豪门呢。只有自己有更强大的实力,才能够帮助辰哥更多。

        为了辰哥,她就算是铺一条大大的道路,那又如何?

        “还有紫兰姐姐,辰哥记得要对她好。”柳馨研继续说道。

        这句话却是让王辰身形顿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嗯,那馨儿就放心了!”柳馨研露出一丝笑意,轻声说道。

        两人相拥,看着浩瀚的苍穹,任凭时间流逝。

        直到深夜时分,凉风袭过,让两人感觉到一丝凉意,这才意识到,时间已经晚了。

        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两人知道,这便是此番,他们单独相处的最后一个也晚了。

        抬头,看着王辰,柳馨研眼中闪过一丝坚定,而后,在王辰的诧异当中,缓缓的朝着他靠近过去。

        下一刻,王辰脑中感觉混乱!嘴唇处传来的那一丝温热让王辰脑中陷入短时间的停顿。

        鼻尖传来那一丝淡淡的清香,更是王辰呼吸加快了一些。

        时不时滑过的那柔腻的肌肤,也是让王辰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体内,仿佛有一股热Lang在这一刻开始翻腾。

        逐渐伸手,将柳馨研搂在怀中,两人相拥。

        缓缓的王辰开始适应,凭借着本能开始行事。

        在这一片漆黑的夜幕之下,在这个清净的院子当中,两人这一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才在两人呼呼的喘息声当中落下帷幕。

        “辰哥,那……馨儿就先回去了!”一吻之后,分开,站在王辰的面前,柳馨研低着头,脸色一片通红,轻声说道。

        那火烧一般的感觉让柳馨研心中有一些凌乱。

        下一刻,带着羞涩,低着头,柳馨研连忙朝着后方跑去,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跑去。

        留下王辰一人,站在原地,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

        第二天,中午,在皇宫之内,王辰与紫月公主的订婚仪式开始。

        身为王家家主,身为公主未来的夫婿,身为天风王国第一个异姓王,王辰,在纳兰皓的特别恩准之下,穿着的是只有皇室人员才能够穿着的紫金长袍,头顶金冠,这让王辰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知道让多少人目瞪口呆。

        菱角分明的脸庞之上带着一丝沧桑,带着历经了无数事情之后才锤炼出来的王者之气。这让王辰震慑住了不知道多少人,不知道让多少贵族少女为之倾倒。

        而紫兰,则是一袭紫色典雅长裙,这神秘的紫色将紫兰那温柔,宁静,沉稳和高贵的气息呈现的淋漓极致,两人的出现,瞬间引起了场面的沸腾。

        “好美丽啊,没想到那个坏家伙也……哼,没想到他还蛮帅的!”就连一直都与王辰过不去的可儿也是忍不住感慨道。

        这一场订婚,可谓是举办的容重盛大。几乎在天风城内所有有头有脸的贵族都被邀请,甚至,一些深处偏远的贵族或者重臣都是在提前受到了邀请之后,赶到了皇宫之内,参加这一场订婚典礼。

        场面可谓是热闹无比,喧哗无比。

        王辰和紫兰两人无疑是成为了最瞩目的焦点!当然,同时也是少不了王家。所有人都知道,今日之后,王家的崛起不可阻挡。

        趁着这个机会,不知道有多少的人试图与王家拉近关系,试图与这个新贵家族搭上边。一时间,整个场面王辰显然是成为了最忙碌的人。

        一场订婚典礼,足足持续了三个小时之后才算是落下了帷幕。同时,王辰获得了天风王国的授勋,继承了原先属于他父亲才有的爵位,天风王国公爵。

        这也让王辰成为了天风王国少有的几个公爵之一,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公爵。这不知道又是让多少人羡慕和妒忌。

        而整个过程,柳馨研却是始终保持着微笑,这让王辰更是多出了一丝愧疚,因为,就算是对紫兰有感觉,要与她成亲,第一个订婚的对象也应该是柳馨研才对。这算是他欠下柳馨研的最大的遗憾。

        订婚典礼之后,随着人员逐渐散去,王辰在与纳兰皓一番长谈之后,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带着紫兰等人回到了宅邸当中。

        宅邸之前,看着柳馨研与福伯一行人,王辰眼中露出了浓浓的不舍。

        “馨儿姐姐,明天再走嘛,现在天都快要黑了呢!”看着柳馨研,可儿询问道。

        “没事,青州那边有事情,我要尽快赶回去!”柳馨研叹息道。

        没错,柳馨研要走了,在参加完王辰的订婚典礼之后,柳馨研还是要走了。

        王辰回来之后,柳馨研便要动身离开了。

        “辰哥,别忘了馨儿昨天说的话哦!”一番告辞之后,柳馨研将视线转移到了王辰的身上轻声说道。

        “嗯!”一身叹息,王辰沉声应道。

        他怎么可能忘记。

        “紫兰姐姐,那辰哥便交给你了,好好照顾辰哥!记住我昨天的话!”之后,柳馨研则是转头看着紫兰轻声说道。

        “我知道了!”听到柳馨研的话,紫兰脸色微微一红,轻声说道。

        昨天两人之间的对话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却是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即使是王辰也不知道。

        “幻舞,好好呆在辰哥身边哦!到时候一起来中大陆!”看着依旧显得淡漠无比的幻舞,柳馨研轻声说道。

        对于柳馨研的话,幻舞点了点头轻声回应了一句。

        一段时间的相处,让柳馨研与幻舞的关系已经显得很融洽,这一刻,幻舞也是露出了不舍的表情。

        在一番告辞之后,柳馨研露出一丝略显牵强的笑容,跨上准备好的疾风兽,在一声轻喝声当中,在王辰,在王家众人,在所有人不舍的眼神当中,疾驰而去。

        分别的时刻,总算是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