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三百四十四章 风云欲起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三百四十四章 风云欲起

    作品:《武道至尊

        “沒想到,他竟然变得这么强悍了。www.00ksw.org”

        看着王辰离去,在远处的柳元修苦笑了一下,看着身边的柳元道叹息道。

        曾几何时,自己被成为天才,在星辰宗内堪称第一高手的时候,王辰却不过是一个刚刚进入星辰宗的新人啊。

        当时的他,高高在上,被所有星辰宗的人员仰望,而王辰却是平凡无奇,毫不起眼。

        如今,几年的时间过去了,王辰竟然变成了如此强悍的存在,让人能不唏嘘吗。

        要知道,王辰不过是靠着他自己一步步的走过來的,而柳元修自己呢,他则是靠着柳家强大的资源啊……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又是多大。

        如果王辰一开始如此强大的资源支持的话,那么如今……柳元修想到这些,只能苦笑。

        “是很强,我,不是他对手,我们两个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对于柳元修的感慨,柳元道是深有体会啊。

        第一次见到王辰,不过是一年之前,当时的王辰,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进入白家密境之内,也不过是被认为找死的角色。

        而之后的表现,王辰却是堪称逆天,一路走來,短短的一年时间,如今竟然……“馨儿沒有选择错。”想到这些,柳元道却是露出了意思欣慰的笑容。

        柳馨研可是他最疼爱的妹妹,有这么一个妹妹一直是他的骄傲,他愿意将所有一切最好的都给柳馨研,柳馨研也一直是柳家的骄傲。

        这一次,柳馨研不愿意嫁给晏承月,他是完全支持的,只要是柳馨研选择的,他都支持,就算是反对家族的决定。

        之前,订婚时间眼看着就要到了,甚至开始了,到了最后的步骤,王辰还沒有出现的时候,柳元道是愤怒了。

        当时,他真的恨不得去找王辰的麻烦。

        但是,王辰还是出现了,而且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并且表现出了如此强势的实力,这让柳元道感慨万千啊,这王辰……太强悍了……“恩,馨儿跟着他,沒有错,我对他有一些了解,他不会让馨儿受委屈的。”柳元修也是笑道。

        “可是家族这边……”沉吟了一下之后,柳元道却是有一些担心的询问道。

        “家族。”听到柳元修的话,柳元道露出了意思冷笑:“馨儿掌握的力量足够多,我和你的力量也不少,联合起來,十六个长老当中,有九个会支持我们,另外现在管事的老祖有五个,有两个老祖会支持我们。

        家族又能如何。”

        柳元道淡淡的哼道。

        “难道我们要跟父亲……”

        柳元修担心的询问道。

        “你以为父亲真的那么想让馨儿跟晏承月订婚。”柳元道却是似笑非笑的反问。

        “难道……”

        柳元修惊呼一声。

        “或许,刚开始是蒙蔽了,但是,现在,肯定不会了,父亲,最疼爱的还是心儿啊,他不会追究这件事情的,我们柳家的脸面,能这么就丢了,第一家家族,难道这么不堪一击,你太小看我们柳家了。

        父亲那边,支持他的长老也不少,我们几个人合起來,有十三个长老支持,四个老祖支持。

        就算一些旁系,或者二房那边一些人居心叵测,能如何。

        若是他们老实,也就罢了,若是干对馨儿如何,杀了他们就是。”

        柳元道淡淡的哼道,不带意思感情。

        这一刻,他的表情冰冷无比,这才是真实的他啊。

        除了面对柳馨研的时候,他显得很安静,很沉默,很温柔之外,其余的时候,他便是冷酷,尤其是面对这些事情。

        大家族之内,争斗必不可少,柳元道这些年下來,弄掉了几个人,柳元修却是清楚的。

        能够让柳元道挂心的也只有馨儿这个小妮子了。

        就算是自己,是柳元道的亲弟弟,他也不会对自己有太多的感情,只能算是一般啊。

        “再说,馨儿那边还有一个太上老祖在,谁能拿她如何。”柳元道沒有去理会柳元修的神色变化,淡淡的哼道。

        “也是。”

        想到那个太上老祖,柳元修苦笑了一下,感慨万千,那才是柳家真正顶梁柱啊。

        “清流阁那边……”柳元修继续询问道。

        “清流阁,他们想如何,跟我柳家为敌不成,他们,沒有这个本事。

        至于王家和星辰宗,那两个老祖的实力,你看到了,清流阁又能如何,看着吧,相信不久之后,整个天玄大陆又要有一场大风暴了吧,最长,十年之内,清流阁与星辰宗必定决战,最有可能便是的此番,炼狱历练返回之后。”

        柳元道淡淡的说道。

        “星辰宗与清流阁,是有大仇恨啊,看來……那两个老祖,不会这么算了的。”

        柳元道点了点头说道:“这两个老祖,很强,可以媲美清流阁老祖,甚至是那个太上……”

        仿佛想到了什么,一瞬间,柳元修一下子轻松了下來。

        “星辰宗,三年之内,必定飞跃,此番宗派大比获得大批资源,而且千年之前,你真的觉得星辰宗就这么陨落了。

        第一宗派,媲美六大血脉家族,四大圣地的存在,他们底蕴岂是一般,看着吧,这一段时间,星辰宗那些潜伏了千年传承下來的强者们,全部都要露面了。

        药王门之战,便是开始。”、笑了笑,柳元道继续补充。

        一番分析下來,让柳元修着实汗颜。

        这柳元道,很不简单啊……“好了,馨儿的事情你别担心了,此番,我柳家进入炼狱名单,除了馨儿之外,必定有你一个,你准备准备,剩下这两个月好好提升实力,准备去吧。”

        柳元道拍了拍柳元修的肩膀,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看着柳元道离开,柳元修眉头紧锁。

        柳元道,这个他的亲哥哥,他一直都沒有看透过。

        他真的只是一阶圣武者的实力,这一点,柳元修一直疑惑。

        炼狱归來过的人,会是这么简单吗,让人不得不怀疑,而且,要知道,柳元道可是最年轻的从炼狱归來的人啊……在里面发生了什么,沒有人知道。

        这柳元道,一直都沒有让人看清楚过啊。

        甚至,一直以來,柳元修都觉得柳元道很强,比馨儿强悍了不知道多少,或许天玄大陆真正的第一天才是他才对。

        或许,他只是不想让人看透罢了…………“哈哈……小子,不错,这一次,沒有给我丢脸,哈哈哈……”

        离开了柳家之后,凌战那是高兴,拍着王辰的肩膀大声的笑道。

        今日一战,显然让凌战很是欣慰。

        “好了,小子,你带着小妮子先返回洪州,去药王门等我们。”

        紧接着,不等王辰说话,凌战继续说道。

        “药王门,那你们……”

        凌战的话,让王辰这才想起來,药王门之战要开始了。

        当初约定的十五天时间,如今所剩无几啊。

        这几天,都忙着修炼和柳馨研这边的事情了,那是真的差一点给忘记掉了。

        药王门……想到这个宗派,王辰的眼中寒光闪烁,这一战,要热闹了。

        万家,战家,不知道你们是否会來呢,王辰暗暗的想到。

        “我们有一点事情要做,嘿嘿……药王门,这可是我星辰宗归來的祭旗,不能丢人了,有一些事情也该准备准备了。”凌战微微眯着眼睛缓缓的说道。

        “好,那药王门见。”

        虽然不知道凌战去做什么,但是,既然他不说,王辰也沒有去想太多。

        这么多年來,对凌战的信任,王辰那是从未变化过啊,若不是凌战,如今的王辰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他有什么需要怀疑的呢。

        既然他们有事,那就肯定有事,不带着自己去,必然是因为某些原因的。

        这样的话,王辰便是干脆直接前往洪州算了。

        “恩,到时候星辰宗的人会联系你,药王门,我们灭定了。

        我们的目标,不单单是药王门。”

        凌战哼道。

        听到凌战的话,王辰那是一愣,而后露出了意思骇然。

        不单单是药王门,那还有……看來,星辰宗此番归來之后,真的是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了啊。

        在与王辰交代了一番之后,凌战与凌宇两个人便是迅速的离开了这边,直接撕裂空间而去。

        见到这一幕,柳馨研眼中闪过了意思差异。

        这撕裂空间……这一刻,柳馨研骇然了。

        她总算是知道这两个人的实力如何了,这可是踏入到了那个领域之后的人才能够做到的啊,在柳家,也只有太上老祖能够做到这一点。

        这王家和星辰宗的两个老祖……当真是强悍无边啊。

        “走……我们去洪州。”

        而在柳馨研感慨万千,叹息不已的时候,王辰却是开口说话了,看着身边的柳馨研他缓缓的说道。

        话音落下,两人迅速的朝着最近的一个传送点而去。

        同时,当然还有狂人。

        只是,如今的狂人那是喋喋不休啊。

        对王辰战胜晏承月的壮举,狂人那是佩服的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在王辰等人踏上前往洪州的道路的时候,另外一边,青龙城内,夜幕之下,在柳家的一个别院当中,晏承月却是一脸毅然的站在伍苍昊的面前,他脸上挂着疯狂和怨恨。

        “你决定了。”

        看着眼前的晏承月,伍苍昊眉头紧锁,沉声询问,带着意思不忍,带着一丝关切。

        似乎,有什么艰难的决定在等待着他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