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三百三十五章 野心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三百三十五章 野心

    作品:《武道至尊

        三日的时间,转眼而过。www.00ksw.org

        风和日丽。

        柳家,今日却是显得格外热闹。

        今日,柳家,可谓是汇聚了四方來客。

        请州之内,各大家族,各大豪门,各大宗派,顶层任务竭尽汇聚于此。

        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那些与柳家关系要好各大家族,各大宗派势力,各方强者,此刻,都是云集在柳家之内。

        彩灯高挂,柳家之内,洋溢着一片喧闹和喜庆的气息。

        无他,只是因为,今日便是柳家与清流阁联姻之日。

        柳家,当今的第一家族,清流阁,第二宗派势力。

        这两个势力,无论是哪一个,绝对都是天玄大陆之上的一方豪强。

        如今,双方要联姻,这事情还了得,自然是最大的事情了。

        所以,今日,柳家之内,自然是格外热闹。

        ……柳家后院当中。

        “馨研,在想什么。”

        此刻,这个精致的别院当中,柳馨研神说白色的纱裙,高贵而圣洁。

        站在窗边,她远远的瞭望远方,却是显得有一些出神。

        在柳馨研的身后,此时柳元修和柳元道两人则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她。

        “那小子,当真说了,今日回來,时间,可是快要到了。”

        柳元道眉头一皱,沉声说道。

        数日之前,王辰一行人,來到了青州之内,柳元道当然是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

        三日之前,本來,王辰便是说好了,要來到柳家带走柳馨研的,但是,他却是沒有出现。

        如今,眼看着订婚时辰马上就要到了,清流阁,各方强者云集,王辰却是还沒有來,这让柳元道心中生出了一丝不满。

        当然,更多的是担心。

        清流阁,他们柳家,这两方势力都是强大无比,今日更是有无数与清流阁和柳家交好的势力和强者來到了这边。

        这时候,在这样的压力之下,王辰会不会胆怯了,会不会不敢來到柳家了。

        若是如此的话,难道馨研真的要跟晏承月订婚不成。

        虽然,柳馨研若是与晏承月订婚,对柳家來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将來,柳家将会与清流阁紧紧的联系在一起,强强联合,谁与争锋。

        尤其是晏承月,已经是内定的下一代清流阁阁主。

        一旦他入赘柳家,等于,清流阁也就是柳家的一部分了,虽然不能说完全掌控清流阁,但是,无疑让柳家声势更大。

        而且,清流阁传承了数万年,岁月一点也不比柳家短,其中的积蕴可想而知。

        清流阁当中,更是有一些柳家都沒有的奇珍异宝,这些东西,对于柳家來说,断然是能够起到巨大的帮助的。

        最起码,眼下,柳家能够得到清流阁的一件圣物辅助,让一个老祖踏出最后一步,踏入到神武者的行列当中,这难道又不是一个巨大的收获吗。

        似乎,柳家,很划算,柳元道,身为柳家年青一代的旗帜性人物之一,应该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才对。

        但是,事实上,却是相反。

        他不希望柳馨研与晏承月订婚,、一方面,柳馨研是他的妹妹,亲妹妹,两人关系要好,他知道,柳馨研不愿意跟晏承月订婚,他也知道,柳馨研的心里,断然是只有王辰一个人的。

        另外一方面,在柳元道看來,柳家,不需要借助清流阁來壮大声势,如今,他们是第一家族,不需要任何的装饰便已经足以。

        与清流阁联姻,并沒有想象当中的那么美好,反而会让柳家变得不再是以前的柳家,老祖虽然需要那件圣物帮助,但是,除了清流阁之外,白月谷也能够帮助柳家,顶多是付出一笔巨大的代价罢了,但是,这样的代价,柳家却是付得起。

        最后一方面,也是最关键的一方面。

        晏承月这个人,让人太看不懂。

        心机深沉,这是柳元道对晏承月的第一感觉。

        这样的一个人,如何让柳元道能够放心。

        所以,在这三方面的因素之下,柳元道却是反对这一次的订婚的。

        他希望王辰出现。

        可惜,如今……“会來。”

        似乎感觉到了柳元道的担心,柳馨研却是很淡定的说道,丝毫沒有一丝的担心,信心十足:“他说的,就会做到。”

        柳馨研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仿佛是想到了当初在星辰宗的岁月,仿佛是想到&……今日,柳馨研的穿着颇为华丽,颇为圣阶,将她最好的一面都展示了出來。

        她是要将自己的这一面展现给所有的人看,展现给整个天玄大陆,因为,她今日,要跟她的男人订婚。

        而这个男人,却不会是晏承月,而是王辰。

        柳馨研,这一切都是为王辰准备的,她的容颜,只会为王辰一个人绽放,她的笑容,也只会对王辰一个人绽放。

        这却是柳元道所不知道的。

        “他回來的。”柳元修也是在一边说道。

        想到王辰,柳元修的表情却是有一些复杂。

        这个不断的带奇迹,不断的让人吃惊的家伙,希望他这一次不会让自己失望,更不会让柳馨研失望吧。

        “好,那便等,还有半个时辰,若是还不來,我带你走。”

        柳元道沉声说道。

        与晏承月订婚,柳馨研断然是不会答应的。

        这时候,柳元道或许需要做一点事情。

        无论是为了柳家,还是为了柳馨研,这件事情,他会选择站在柳馨研这边,哪怕会遭受到家族的惩罚。

        “不用,他一定会來。”

        柳馨研淡淡一笑缓缓的说道。

        前方,一道身影这时候,走入到了别院当中。

        看到这一道身影,柳馨研面色不变,但是,柳元道和柳元修两人,却都是眉头微微的皱了起來。

        “这家伙,來了,我们……”

        柳元修叹息一声,看着柳馨研,他脸上多出了一丝担心。

        因为此刻來的人,赫然不就是晏承月吗。

        距离订婚的时辰剩下半个时辰左右,这时候,他自然是要过來的。

        过來,带着柳馨研一起出发,准备前往柳家大厅,柳家前院,参与订婚大典。

        “沒事,让他进來。”

        柳馨研笑了笑说道,仿佛,只是在说很平常的话罢了。

        这一份淡定,却是让刘元都和柳元修两人,都是忍不住汗颜了一下。

        这一分淡定,却是他们做不到的。

        或许,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淡定,有这样的心境,柳馨研才能够取得如今的成就吧。

        两人心中都是暗暗的叹息了一声。

        “馨研。”

        转眼之间,晏承月进入到了柳馨研的别院之内,看着站在窗口的柳馨研,露出了一丝笑意,眼中闪过一丝迷醉的神色,而后叫了一声。

        “时间,还沒有到。”

        柳馨研走到了庭院当中,看了看天色,缓缓的说道。

        “沒事,我就是先过來看看,反正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馨研,放心,若是你我订婚,日后,我定然对你千般万般的好,就算要日月星辰,我也能够想办法帮你摘下來,你不会后悔嫁给我的。”

        晏承月带着一脸自信说道。

        此刻,他的心里确实是有一些兴奋。

        自从数年之前第一次见到柳馨研,晏承月便是迷恋上了,柳馨研那仿佛雪莲一般圣洁的气质,那倾城倾国的容颜……这让晏承月无法忘怀。

        这几年,他努力修炼取得了足够的地位,如今终于是得偿所愿,当然是再兴奋不过。

        至于传言当中,柳馨研跟王辰的事情,心中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察觉不到的杀机。

        王辰,如今,他归來了,王辰算什么,他,可以准备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他不会容许有人玷污柳馨研。

        “不是嫁给你,是你入赘。”

        柳馨研听到晏承月的话,却是淡淡的反驳。

        “入赘……”这个词语让晏承月闪过一丝尴尬,眼中闪过一丝隐藏的很深很深的不满。

        “嗯,是入赘,呵呵,不过,无所谓,只要能够跟你在一起,就算入赘,又如何,今后,柳家与清流阁就是一个整体了。”

        晏承月笑了笑毫不在乎的说道。

        心里,却是另外一方想法。

        入赘。

        入赘柳家,成为柳馨研的丈夫,这或许在于常人來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他晏承月却不是这样。

        他是什么人,他可是清流阁下一任的接班人,地位,不会比柳馨研低,不会比柳家之人低,这入赘,对于他來说,甚至是一种耻辱。

        不过为了得到柳馨研,他忍了。

        至于以后,他会让所有人知道,他的选择是如何的正确。

        入赘,笑话。

        他知道,柳馨研不出意外,将会成为下一任柳家的家主,尤其是有了他的帮助之后。

        到时候,柳馨研是柳家家主,他是清流阁阁主,两人又是夫妻,那何來的入赘之说。

        尤其是他自信,以他的天赋,能够在日后,修为之上超越柳馨研,那便沒有柳馨研占据主动之说了。

        柳家,清流阁,都将会是他的囊中之物,这一点他有信心。

        现在的忍耐,是为了以后,万人之上的地位……想到那一日,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憧憬,露出了一丝野心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