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高震山突然调走了

正文 第七十八章 高震山突然调走了

    县委常委会召开之后,县纪委党廉办搞了一份关于林民书问题的通报,在党内以纪委的名义进行了下发,这个通报虽然不沦不类的,却也讲明了林民书事情的整个经过,在里面对叶泽涛的事情进行了澄清,也算是给了叶泽涛一个交待。

    方怡梅这两天跑叶泽涛的宿舍就有些勤了,今天专门到中学食堂去打了饭就端着到了叶泽涛的宿舍。

    叶泽涛也正端着饭在宿舍门口蹲着吃饭。

    “主任,这几天忙死了!”方怡梅身着件仔裤,那身材到是勒得很是好看,直接进了宿舍拿了一个竹凳出来从在了外面。

    “乡里的事情较多,包村工作也紧,是够忙的。”叶泽涛的目光看向了那工地方向。

    “主任,那么多天过去了,县里的情况有些微妙啊!”

    吃了一口饭下去,叶泽涛道:“我们管不了那么远的地方,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行了。”

    方怡梅有些气闷,自己这段时间的那种意思已经算是明显了,这叶泽涛怎么对自己还这样,不一实话!

    “你县里面会让什么人来当书记?”方怡梅问道。

    “应该是温乡长吧。”叶泽涛了一句。

    “嗯,这到是有可能,你不知道,我可是听了,温芳最近跑崔县长家又勤起来了!”

    这方怡梅探听县里的事情到是一把好手,叶泽涛有好多的消息都是从她那里听来,就笑了笑道:“温乡长主任全盘,高书记又住进了医院,她也只能向崔县长汇报了!”

    “我听到一些消息,据高书记有可能会调走!”

    叶泽涛对这事也想过,他也认为方怡梅所的这事很有可能,发生了涂林丽与林民书有染的事情之后,林民书被处理了,高震山也不顾干部家庭的稳定这事,毅然借着这事与涂林丽离了婚。

    婚是离了,但是,这脸面算是丢光了,作为一个县委书记,他自觉在草海县已经无脸见人,现在就住在了市医院。

    大家都知道,是在看病,其实呢,就是在活动着,可能打算要调离草海县了。

    没看到叶泽涛的太大的反应,方怡梅暗叹一声,继续道:“如果高书记调离了,你看崔县长有可能上位吗?”

    叶泽涛微笑道:“无论是谁上位,春竹乡的书记都会很快定下来了,要不然真会影响到春竹乡的工作。”

    看到叶泽涛再次转移了话题,方怡梅知道自己与县里那个副县长的事情可能产生了一些不太好的影响,叶泽涛很有可能在意这事。

    虽然自己还是女儿之身,谁也不能阻止别人去想事。

    心情一下子不好起来,端着碗站起身来道:“我回去了!”完这话就走了。

    目送着方怡梅离去的背影,这方怡梅那身材真的是没法的。

    叶泽涛失神了一阵,现在他并没有谈恋爱的想法,对于方怡梅这女人,叶泽涛不知是什么样的想法,他总是感觉这女人太现实了一些。

    有着传统教育的叶泽涛还是希望自己的老婆是一个本份的人。

    可是,这社会上会有这样本份的女人吗?

    高震山老婆与林民书的事情让叶泽涛对于婚姻就有了一些戒心,以高震山那么强势的人物都出现了这事,自己无权无势的,讨了一个方怡梅这样的女人,自己顺境时她可能会跟着自己,万一逆境呢?

    叶泽涛根本不相信这样的女人更多的看重情绪,她们太理性了。

    脑海中又浮现了温芳的样子,这温芳其实与方怡梅都差不多!

    端着碗,叶泽涛就有些失神。

    “叶老师!”

    耳边传来一声很清脆的声音时,叶泽涛抬头就看到了一身新衣的崔月兰。

    “是月兰啊,怎么不去吃饭呢?”叶泽涛微笑着问道。

    自从崔家两口子到了收购站去工作之后,崔家的情况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崔月兰穿上了新衣就可以知道,条件好得太多了。

    看到叶泽涛看向自己的衣服,崔月兰红着脸道:“我妈刚给我买的。”

    “很好嘛!挺合身的!”

    这到不是乱夸,这崔月兰本身就长得好看,以前穿着破旧的衣服还不觉得太出众,现在换了一身新衣服,虽然这新衣服在叶泽涛看来也非常的便宜,却已是把她的美丽显示了出来,整个的身上都透着一种青春气息。

    “叶老师,我刚吃过了的,我妈了,叫我看到你时,请你去一趟。”

    叶泽涛微笑着了头。

    “叶老师,你的脏衣服我拿去洗了。”崔月兰又道。

    叶泽涛道:“都拿去了?”

    “嗯,我妈叫我拿去的,她她会一起洗。”

    叶泽涛一愣之下,心中就有些慌,换下的衣服一直都是这些学生们争着在洗,也许是这段时间各种事情的压抑,昨晚上竟然梦遗了,那短裤上可是有着那物的,现在全都被崔月兰抱了去,要是让普丽仙发现了,这可是有些丢人了!

    冲进去把碗一放,叶泽涛出来就对崔月兰道:“我去看看。”完已是快步走去。

    看到叶泽涛的样子,崔月兰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红,叶泽涛的衣服是她抱去洗的,这次终于抢在了杨玉仙的前面抱到了脏衣服,拿去之后就开始洗了起来,母亲普丽仙看到之后也跑来帮忙,结果两人都发现了叶泽涛那短裤上的脏物。

    当时普丽仙对自己的话很是让人脸红着的。

    哪个少女不怀春,想到了母亲的那些话,崔月兰的心就有些乱了。

    叶泽涛差不多是跑着来到了收购站,一进去走到了崔大石他们住的那里,就看到了挂在那里晾着的自己那些衣服,也同样有着那条已明显洗好了的短裤。

    看到那些衣服已经晾在了那里,叶泽涛的脸上就很是发热了。

    “啊,叶主任来了,快里面坐!”普丽仙看到了叶泽涛,急忙就冲了出来。

    在这里的生活明显比起山里好得太多,好吃好睡的,身上也穿上了新衣,再加上精心的梳妆打扮了一下,这普丽仙身上那种成熟的美妇风情就完全显现了出来。

    叶泽涛的目光虽然望向了自己的衣服,却也不好竟然衣服的事情,只好装做很是严肃道:“听月兰就你有事找我?”

    普丽仙是一个很精明的人物,一出来就发现了叶泽涛有意隐藏起来的那种表情,目光在叶泽涛的下体部位就瞄了一眼,心中暗笑起来。

    通过今天发现了叶泽涛遗精的事情,她的心里面还是有些高兴,这明了叶泽涛应该不是一个乱来的人物,特别是在这乡里应该还没有一个与他做那事的人物,很不错啊!

    看来自己的女儿得加把劲了,如果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拢在了一起,自己的女儿只要与这个男人有了那事,那就真的是有了保障了!

    当然了,这事得好好的琢磨一下才行,这个叶主任也是一个精明的人物,可不能引起他的反感。

    “叶主任,是这样的,最近大家都听了阴凉箐种植灵芝的事情,也都知道是由我们在做这事,大家都找到了我这里,希望的就是在他们那里也能够搞这种种植的项目,你看怎么样?”

    叶泽涛对于这种种植之事虽然在推广,却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假如这事没有做成,全面推广的话,可就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了。

    崔大石这时拿着一根竹凳出来道:“叶主任,你请坐。”

    叶泽涛坐了下来,掏出香发了一支给崔大石,自己也燃了一支。

    “这事不急,先看看阴凉箐的效果再。”叶泽涛最终还是不敢大面积的推广。

    “那好,我先稳住大家。”普丽仙已是倒了一杯水给叶泽涛。

    聊了一阵,看着这里摆放的都是一些竹器,叶泽涛心中就在想,看来得搞一个竹器厂了。

    “乡里的竹器制作到是很普遍的。”叶泽涛道。

    “是啊,差不多家家都能编这东西,就是卖不上价钱!”崔大石道。

    “看看技术上是没问题的,关键是没有与市场接轨的问题,乡里谁编这东西编得最好?”

    崔大石道:“那就得数何竹林了,乡里他编这个是一把好手。”

    “何竹林?”

    “他儿子叫何勇飞,叶老师也是教过的。”

    叶泽涛就感到奇怪了,道:“他既然有这技术,家里怎么会那么穷?”

    普丽仙叹了一口气道:“何家也是病字闹的,何竹林的父母都是长期生病,他的老婆也是病了许多年,时间一长,借的钱就太多了,背着很重的债,还有三个孩子,不穷都不行啊!”

    叶泽涛了头,道:“这样把,你们给他带个话去,我想引进一家竹器厂,如果他有意,就要找我好了。”

    普丽仙道:“这春竹乡里面,就只有叶主任的心里面想着的是帮助大家!”

    叶泽涛也不太想听她什么,正想离开时,温芳的电话打来了,温芳在电话中就道:“泽涛,有一个事情要告诉你,高书记已经定了要调走了。”

    PS:感谢达达老魔、风舞清阳、frank10019、断雪剑、若从来、草堂春秋等书友情的打赏支持,顺求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