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询问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询问

    作品:《红色仕途

        “坐吧!”林雨仙的目光中呈现出了一种审视,对着叶泽涛道。

        接到县纪委党廉办的通知,叶泽涛就来到了县纪委。

        一间只的一张桌子,几把椅子的房间里面,林雨仙就坐在了桌子前面的椅子上,张芯也摆弄着录音机,林雨仙看着叶泽涛进来,指了指对面的一把椅子。

        看到这阵势,叶泽涛的心中就不乐意了,这是在审问?

        “是审问?”叶泽涛并没有去坐那摆放在对面的椅子,而是盯着林雨仙问道。

        林雨仙还很少见过到了纪委还那么嚣张的人物,一般的情况下,官员们到了纪委都是腿软的人,这样的椅子摆放,就有着一种吓吓对方的意思。

        发生了林民书的事情,林雨仙第一时间就告诉了县委副书记赵卫江,赵卫江早就在盯着书记的宝座,知道了这情况之后也是高兴,如果能够用这事的打击一下高震山,最好是引起一些混乱,在目前崔永志不得宠的情况下,如果又出了高震山的事情,市里就很有可能会对县委不满,到那个时候,自己这个副书记的机会肯定会很大。

        赵卫江在推波助澜,那崔永志在这事中同样也做一些事情,两方合力之下,高震山的事情当然就搞得全县都知道了。

        黄启功的确是下了封口令,有着副书记做靠山的林雨仙并没有把这事当成一回大事。

        今天是纪委按照惯例要把当事人找来询问情况,其实也就是询问一下,并不是多大的一件事情,林雨仙为了把事情搞大,更想从叶泽涛这里得到突破,也许叶泽涛这样的年轻人以不住吓,一下子就抖出了一些重要内容也难。

        整个的房间就摆成了这种审查式的样子。

        两个女人都没有想到叶泽涛并没有被吓倒,反而问了那么一句。

        林雨仙脸色一沉道:“这是县纪委,让你来的目的就是有些事情需要落实!”

        看了看装得很是严肃的林雨仙,叶泽涛把椅子移了一下,就移过去对着了两个女人。

        这种移位一下了就把审问式的气氛进行了改变,仿佛三个人在开圆桌会议式的。

        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叶泽涛微微头道:“既然是询问一下,那就问吧。”

        叶泽涛的这做派搞得两女都有些不太适应,营造出来的那种气氛已经失。

        张芯这时也在看向叶泽涛,心中暗想,这个就是那个把高震山搞得住进了医院的叶泽涛啊。

        想到回去把林民书与高震山老婆偷人的事情告诉了公公之后,崔永志的眼睛一下子明亮起来的情况,张芯就知道崔永志会借这事来搞一些事情了。

        张芯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自己的老公公要求自己在合适的时候帮助叶泽涛一下的用意,坐在那里就盯着叶泽涛在看。

        林雨仙调整了一下心情,严肃地对叶泽涛道:“这个摄像机是你送给林民书的吗?”

        看到林雨仙指着桌子上的那个摄像机,叶泽涛抓过来摆弄了一阵道:“没见过,看上去有些旧吧?应该值钱!”

        “我问的是你是否送了这东西给林民书。”

        “我与林民书的关系可能你们不太清楚,这事全县的干部都清楚,我们两个为了工作上的事情闹了一些矛盾,我们之间并不融洽,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会送他东西?”叶泽涛道。

        “林民书这东西是你送他的!”

        “他的话你们就相信了?”

        “请你认真问题我的问题!”林雨仙沉声道。

        “如果是询问一下,我可以答复你,如果你继续用这样的态度对我话,我可以拒绝回答!”叶泽涛也沉声道。

        看到叶泽涛油盐不进的样子,林雨仙也失去了主意,语气也缓和了一些道:“那好,请你回答我的问题,这机子是你送给林民书的吗?”

        “不是,我是一个党员,怎么能做行贿的事情!”

        “机子里面是怎么录进去那些内容的?”林雨仙突然问道。

        她是玩了一个心机,就是想这样突然一问之下,叶泽涛在慌乱中出现破绽。

        叶泽涛看了一眼林雨仙道:“送礼还要在机子里面录入东西?录了什么?”

        张芯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心中暗笑,现在全县的人都知道这机子里面录入了那种香艳的内容,叶泽涛竟然装做不知道,这人难怪自己的老公公也看好,果然是人精。

        “大家都知道里面录入了林民书与涂林丽做那事的内容,你怎么不知道呢?”

        叶泽涛显得严肃道:“我一直在做着乡里的工作,中学重建的事情很多,不属于自己管的事情都不会去过问,全县都知道了,我不知道,这事难道也有问题?听你这样,机子里面录有了那些内容的话,这就更加奇怪了,谁吃饱了胀的,录了那东西去送礼,有没有大脑?”

        林雨仙微皱眉头,知道从叶泽涛这里问不出什么。

        张芯这时道:“叶主任,我们县纪委也就是询问一下,并没有其它的意思,他也不要有思考负担。”

        叶泽涛就看了一眼张芯,对于这个少妇的话就有些不明白了,她仿佛在暗示这事并不是大事,示好的意味很明显啊。

        既然对方示好,叶泽涛就朝她微笑道:“相信纪委会给予我一个公正的答复!”

        到这里,叶泽涛看向林雨仙道:“刚才听了你们所言,仿佛这件事情已经牵连到了我,作为一名党员,我也有让组织上进行调查的权利吧,既然林民书这东西是我送的,又引起了全县的议论,这已经给我的名誉带来了损伤,还要请组织上尽快查清情况,恢复我的名誉!”

        情况没问出什么,反而被叶泽涛提出了恢复名誉的要求,林雨仙感到非常的郁闷,知道再问也没用,让叶泽涛在那些询问笔录上按了手印。

        从县纪委出来,叶泽涛摇了摇头,事情看来真的是脱离了自己的掌握,这件事情有可能变成了全里大佬们角逐的一个导火线了!

        “叶,我到你们县了,你还在乡下?”正想着事情,叶泽涛意外地接到了师傅田老头打来的电话。

        充满了惊喜,叶泽涛道:“师傅,你怎么跑到草海县了?”

        “怎么的,我就不能来吗?听你们春竹乡搞的那个中学重建的事情很热闹,我就想去看看。”

        问了地,叶泽涛就赶到了县里的一家叫鸿盛宾馆的地方。

        鸿盛宾馆在草海县也就一般的住宿,叶泽涛敲门时,田老头已是笑眯眯开门站在了那里。叶泽涛看到除了田老头之外,还有一个很壮实的中年人也站在他的身边。

        “师傅!”叶泽涛也是高兴。

        “进来坐!”田老头把叶泽涛让进了里面。

        指着那中年人道:“孟民军,你可以叫他孟叔。”

        叶泽涛忙叫了一声“孟叔”。

        那中年人在叶泽涛的身上看了看,这才微笑着了头。

        “师傅,你早通知一声嘛,我也好去接你。”对这个田老头,叶泽涛跟他学了两年的五禽戏,还是很有感情的。

        “没事,我就喜欢到处逛逛。”老头的精神很好,根本看不出是一个老人的情况。

        那孟叔帮叶泽涛倒了一杯茶水。

        微笑着看了看叶泽涛,田老头道:“你怎么跑到县城来了,还以为你在乡里!“

        苦笑一声,叶泽涛道:“县纪委叫我来谈事情,刚从纪委出来就接到了您的电话。”这事叶泽涛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田老头的神情就是一愣,脸上顿时显出了一种严肃道:“怎么到纪委去谈话了?出了什么事情?”

        叶泽涛心中一动,就把整个的经过了一遍,他甚至把自己夺回了摄像机,然后因为与林民书的矛盾受到了打压,然后想借这机器威慑一下林民书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田老头听得很是认真,听完之后很是严肃地对叶泽涛道:“叶,你是我一直看好的晚辈,我希望的是你一直都堂堂正正的走路,那种借机器来威慑的事情虽然也是万不得已的行为,但是,那样的事情毕竟走了道!”

        那孟民军道:“叶毕竟没有根基!”

        田老头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一缓,微微头道:“下不为例,千万要记住,做人要大气,该做的事情就放手去做,只要你一心做事,就决没有人能够把你怎么样!”

        田老头这话时,他的身上充满了一种杀气。

        叶泽涛其实在做了那借摄像机威胁的事情之后就已经后悔了,现在听到了田老头的这席话,用力了头道:“我还是做事急燥了!以后一定注意!”

        田老头这时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这事还真是有意思了,你这次算是捅了一个大的漏子了!你想过怎么样善后吗?”

        叶泽涛摇了摇头道:“这事还是我考虑不周,没想到搞成了这样,算了,他们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只想在自己还有权力的情况下,为乡里的人做一实事好了,我打算今天下午就回乡里,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去做!”

        田老头赞许地看向叶泽涛道:“你能这样想就对了,心要沉下来,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才是重要的,这次我与你孟叔就是打算好好的去看一下你们乡里的情况,据乡中学的重建项目建立下个项目公开平台,把整个的建设资金使用情况进行公开是你建议的?”

        那孟叔也微笑着看向叶泽涛。

        叶泽涛就笑道:“现在大家对于一些捐献的资金使用情况都有着太多的怀疑,我也是想让大家一同来进行监督,向团省委的许书记提了一下,许书记觉得可行。”

        PS:感谢东邪吸独、亮堂的正午、frank10019、书友100607116、老周老周书友情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