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韩步松的心机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韩步松的心机

    作品:《红色仕途

        叶泽涛也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姜国平明显是想要搞事,趁着自己没在的这两天就投到了林民书一方,这样的人当然不能够再放在自己的办公室,散了会之后,立即就把姜国平弄到了计生办,把计生办的一个叫秦桂东的年轻人调到了党政办。

        秦桂东后来听到自己能够到党政办是叶泽涛的意思之后,心中对叶泽涛就存有了感激之情,做事也非常认直。

        对于这事,林民书却并没有再过问,仿佛就没有想到过姜国平似的。

        本来叶泽涛也做好了因这事与林民书再斗一下的想法,结果却是这样,叶泽涛也就把心放在了工作上。

        发生了党委会上的事情之后,乡里面的领导们都沉寂了下来,这事虽然是乡里面的事情,但是,两人都是高震山的手下,谁也不知道高震山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

        其实,发生了这事之后,林民书第一时间就给涂林丽打了一个电话,把情况向涂林丽了一遍。

        对于林民书的事情,涂林丽还是上心的,当晚就给高震山讲了这事。

        高震山到是还不太清楚这事,想了一下,想到了郭红丽,于是亲自打了一个电话向郭红丽了解情况。

        郭红丽就没有任何增减的把会上的情况向高震山讲了一遍。

        接完电话,高震山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道:“你们是同学,我也算是帮了你们这个同学一把,你也不去问问,林民书做的什么事情!一个堂堂的书记,出招就是对付一个党政办主任,要对付也找岔子再搞吧,我怎么就听了你的话把他放在了乡党委书记的位子上了!”

        这时的高震山真是郁闷之极,自己那么看重的一个人竟然是这样一个没有什么手段的人,把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想到是自己的老情人,涂林丽看到高震山不帮忙,心中就不高兴了,道:“人家林民书还是你亲自提拨起来的书记呢,关键时候都都不帮他一把,这让他怎么去想?不行的话,我去一趟春竹乡,算是给他站个台?”

        高震山看了自己的老婆一下,很是摇头,站台是谁都可以站台的?

        也不知道老婆从什么地方了解到了站台这词,有事没事都会借自己的威风去帮一些手下搞这事。

        “乱弹琴,春竹乡谁认识你啊!”高震山沉声道。

        “把常带着去不就行了!”涂林丽虽然四十多了,撒起娇来还真是有一套,没用多长时间,高震山只好答应了这事。

        第二天一早,高震山把常明光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对常明光道:“今天你涂阿姨要去春竹乡一趟,我陪着去一下,不过,你什么话也别,,就是陪着,她如果做得过份了,你得阻止一下。”

        常明光是最明白高震山心事的人,想到林民书与涂林丽是老同学关系,这次涂林丽就是去帮林民书站台的,再想到高震山这话里的意思是要维护叶泽涛时,心中真是有着太多的怨念,心中就暗想,你高书记的家事让自己插到中间,这什么个事嘛。

        有怨念是有怨念,常明光也不敢多一句话。

        高震山也有自己的想法,这次到是想看看叶泽涛面对着这样压力时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对策,如果叶泽涛因为这样的事情就与自己离心了,到时就全力支持林民书,反之,如果叶泽涛仍然保持原来的那种态度,这就要重视叶泽涛,把叶泽涛培养起来。

        高震山其实还有着一个心病,到了现在,他多少就有了一些怀疑,自己的老婆与那林民书难道真的就只是老同学的关系,一想到这事,高震山的心中多少有些纠结,如果并不仅仅只是老同学的关系,这事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看着常明光的背影,高震山越来越不满意自己的这个秘密,都秘密是自己最贴心的人,看来很多事情常明光并没有告诉自己啊!

        涂林丽要到春竹乡的事情叶泽涛当然不知道了,现在他正陪着韩步松在一个村里检查工作。

        一早就被韩步松约着来到了这个叫老板石村的村子,离乡政府到是并不远,两人都是步行到来。

        看着老板石村已经在望,韩步松微笑道:“新调整的班子成员里面,我估计就我们两个把大多数村子走了一遍。”

        叶泽涛在这上还是佩服这个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的确是他所的情况,党委成员中,除了老的几个之外,还真是只有自己和韩步松深入村子里面,其他的人还真没有下个几次村子。

        “春竹乡很穷,如果再不发展,就会远远的落后全县各乡了!”叶泽涛很是忧心地道。

        “是啊,我看乡里应该沉下心来好好的发展才是正理!”

        递了一支烟给韩步松,叶泽涛微微头道:“只要大家团结一心,相信乡里的工作会很快志来的。”

        “你真的相信班子都是心往一处想的?”韩步松问道。

        这话问得叶泽涛的心中一闷,想到了林民书的做派,就没有再多言。

        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叶泽涛,看到他这情况,韩步松道:“唉,实话,我们有些干部啊,心里面根本就没有装着群众,每天尽想的事情就是争来斗去的,组织上把我们放在这重要的岗位上,还是要多想一些群众才是正理!”

        叶泽涛赞同道:“韩书记得是!”

        “泽涛啊,你这人不错,一直都是很踏实的在工作,但是,你这样想干事的同志需要的还是一个利于工作的环境,如果没有好的环境,做起工作来的难度就更大了一些,你放心,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有利于全乡的发展,我都会支持你的工作。”

        “感谢韩书记的支持!”叶泽涛道。

        哈哈一笑,韩步松道:“上次我到了市里面,我爱人的远房叔叔就过,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面,朋友要尽量多一些才行,多一个朋友多条路,多一个敌人多座山,有时我想起来,这话还真是有着一定的道理,只有大家形成合力,无论面临多大的风浪都能够安然而过,你认为呢?”

        叶泽涛也品出了一些味道了,韩步松今天一早约着自己出来,这是要拉拢自己之意了。

        “哦,这话得很有哲理,你爱人的远房叔叔是做什么的,很有见识啊!”知道对方有意透出一个什么叔叔的事情,叶泽涛估计他的这个叔叔决不是一般的人物。

        “哈哈,你应该也听过,刚刚任命为副市长的庞大维。”

        庞大维!

        叶泽涛还真是刚刚听过,最近市里的人事也有了一些变动,一个叫庞大维的人提拨成了副市长,不过,这个副市长并没有进入常委。

        虽然没有进入常委,却也不能视了,毕竟也是副市长了。

        叶泽涛有意表现出了一种吃惊,叹道:“没想到庞市长与你还有着这样的亲戚关系!”

        韩步松就笑道:“她那叔叔很低调,就算有了这层关系,乡里面的人也大多不知道的。”

        叶泽涛微笑道:“许多领导就是这样,一心为公,并不高调!”

        韩步松微笑道:“得对,庞市长就是这样的一个领导!”

        话了那么多,该的也都了,两人也快走进村子。

        叶泽涛心想,果然是到处都有心机,韩步松在会上大力的支持自己,他是有了他的想法的,有了一个这样的叔叔,相信他在县里面的份量又会重了许多,高震山是书记,他是不敢公然整林民书的,但是,不敢公然去整,却也敢于利用别人去整,只要整下了林民书,韩步松有了那样的关系,只要运作一下,很有可能就会上位为书记。

        韩步松是把主意打到了自己这里了!

        一边走着,叶泽涛就在权衡着这事,与韩步松他们联手的话,林民书现在的这些能耐根本就不是大家的对手,估计设局的事情韩步松早就已在动脑筋了,弄倒林民书到是简单,可是,如果林民书倒了,温芳是注定不可能上台的,温芳无法上台,能够上台的就必定是第三号人物的韩步松。

        这韩步松比起林民书就难弄得多了,他上了台难道真的就是他所的那种一心为群众?

        对于这事,叶泽涛是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的。

        有的时候,弄下一个弱者,把一个强者放上去,还不如就让那弱者继续在位上!

        叶泽涛经过一些斗争,也越来越成熟起来,他更多的时候会去权衡这其中的利弊关系。

        如果林民书被自己收拾得像温芳那样的情况,这对于自己做事就方便得太多了!

        先看看再吧!

        叶泽涛并不想那么快就把林民书弄得倒下。

        韩步松这时的脸上到是现出了笑容,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又透露出了庞大维的事情,相信叶泽涛急于弄下林民书的心态下,很容易与自己达成共识啊!

        想到林民书一下台,自己就很有可能上台时,韩步松的心情是非常不错的。

        PS:感谢火烧公公、书友10160004664、断雪剑、书烟茶香、老周老周、frank10019等书友的不断打赏,实话,这本书的成绩到目前并不理想,正是有了你们不支持的支持,老树才能有信心写好这本书,现在写书就算是吃百家饭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这本书,有钱捧个钱场,无钱捧个人场,感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