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不是说强势就能强势的

正文 第五十七章 不是说强势就能强势的

    看到进门的叶泽涛,林民书的眼睛就是一凝,这段时间被压得难受,现在终于有了强硬的后台,林民书在短时的不舒服之后,心中一松,看向叶泽涛的目光中就已经不再慌乱。

    “嗯,叶来了,有事?”

    并没有起身,就这样坐着问道。

    叶泽涛道:“听姜书记要通知开会,我就是来确定一下。”

    “是的,有这事,刚才我已经让国平同志去通知了,有问题吗?”

    叶泽涛微微一笑道:“没问题了,就是确定一下,党政办就是做这事的嘛。”

    到这里,叶泽涛道:“那好,我立即安排通知这事。”

    林民书看到叶泽涛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东西,微微了头。

    从林民书的办公室出来,叶泽涛到了办公室里就对方怡梅道:“方,你通知一下,下午召开党委成员会议。”

    叶泽涛这话时并没有去看姜国平,仿佛没有看到他似的。

    本来这事是林民书安排姜国平去做,姜国平也认为这是一个证明自己很得书记信任的机会,可是,叶泽涛走了一圈回来之后就安排方怡梅做这事了。

    别看这仅只是一个通知人的事情,证明了自己刚才的表现叶泽涛很不满意了。

    方怡梅的眼睛就是一亮,叶泽涛的这手段明了他对姜国平并不待见,也明了叶泽涛并不害怕林民书。

    答应了一声,方怡梅立即开始打电话通知起来。

    叶泽涛这时在一个个的盘算着乡里班子成员的情况。

    如果是得到了县里的一二把手的支持的话,乡党委书记的权势肯定就非常大,自己要与他作对付出的代价必将很大,现在春竹乡的情况却是完全不同,高震山已经暗示不会插手这事,由着自己与林民书去斗,高震山就是想看看最终谁的后台要硬一些。

    县长崔永志最近一段时间显得很是低调,仿佛并没有任何的行动,这人估计正在寻找着新的靠山也难,在这样的情况下,崔永志就肯定不会轻易插手到春竹乡的事情中。

    没有了县里的支持,林民书想要在乡里指手划脚的,估计问题并不是一般的大。

    温芳是站在自己一方的,这没悬念,郭红丽估计在看不清形势的情况下,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中立,牛常胜不太可能站到林民书一方,在无法看清楚情况下,也会表现出中立的情况。

    那人武部长有些奇怪,很多时候都是站在自己一方的,相信就算是他不站在自己一方,也不会与自己成为反面。

    宣传委员普加飞到是一个看不太明白的人,这人很有可能是站在林民书一方的,副乡长魏雄海也难,这人的态度到目前也没有明确。

    除了这几人之外,最大的力量可能就是副书记韩步松了,这人看似有些阴险,随时都有着跳出来杀一刀的感觉,他估计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林民书出个什么意外,他好趁机上位。

    想到了韩步松,叶泽涛就感到这人是一个可以利用一下的人物。

    下午开会时大家都到得很早,会议室里面一派热闹。

    看到叶泽涛进来,大家都询问起最近有没有新的项目的事情,仿佛叶泽涛就是一个专拉项目的人似的。

    叶泽涛也明白这些人的心态各一,发着香烟与大家闲聊了一阵。

    林民书是最后一个进来的人。

    走进了会议室,林民书的气势就显得很是张扬。

    在那主位上坐下,林民书的脸上现出严肃之情道:“今天开个会,有些事情得谈一下,春竹乡班子已经调整完毕,下一步的工作就是要把心收到乡里的工作上,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的就是一个团结的班子,一个有战斗力的班子,要让整个的班子有着战斗力,就必须要有一个核心,就是要以乡党委为核心,我不希望大家在工作中各吹各打的,有什么事情都要在乡党委的领导下进行。”

    到这里,林民书端起茶杯喝了一杯茶水。

    开会的干部们都听得出来,林民书这话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收权,要把全乡的权力收到他的手中,这是一种试探了!

    叶泽涛坐在那里拿着笔记本记着,心中也同样明白林民书的用意,今天这个会他是借势而来,肯定还有后话。

    果然,林民书又道:“现在中学的重建工作正在进入紧张阶段,县里既然安排叶同志专门负责中学的事情,估计叶的工作也忙不过来兼顾太多,乡党政办的工作决不能够有任何脱节的地方,我认为党政办可以临时安排一个人来进行负责,这样的话,就是叶同志不在时,办公室的工作也不至于脱节。”

    很赤祼了!

    那么直接?

    这就要交锋了!

    开会的人们心中一惊,这林民书也太不讲究了吧,一上来就把兵锋直指叶泽涛,这是要把党政办掌握在他的手中了!

    这一招出得很凶狠,除了掌握党政办之外,有着几个目的,一个就是借这种事情来打击了叶泽涛之后,算是杀鸡给猴子看之意,叶泽涛那么有后台的人林民书都敢惹,其他的人那就更敢惹了,谁不服气他就敢搞谁,二是会出一个乡党政办的人来负责,如果叶泽涛反对的话,乡党政办就会发生分化。

    大家都在进行着思考时,叶泽涛的脸上已是现出了严肃,这林民书拿自己来开刀,这事自己就决不能够退缩了,如果退了的话,一些犹豫不定的人就将完全倒向了林民书。

    这还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下一步自己的工作开展将受到严重的影响。

    “林书记这是在批评我们党政办的工作了!我认真想了一下,最近党政办的工作还是有序进行的,不知什么地方出错了?”

    温芳在这个时候当然得跟上了,她也看得出来,这林民书就是想借这事来警告大家了,温芳正想话时,反而是副书记韩步松先话了。

    韩步松微笑道:“泽涛,林民书并没有党政办的工作有什么问题的,这事上你多心了,县委既然把你任命为党政办的主任,对你就是有着充分的信任的,我到是觉得党政办的工作做得很到位,传承了牛主任的传统,作为一个部门,在没有太大问题的情况下,任何个人都不应该随意插手党政办的事情!”

    温芳这时也微笑道:“韩书记得不错,泽涛,这事你放心去管理,至于是否应该让人在你离开的时候主持党政办的工作,我认为这是党委会议,还是严肃些为好,部门的具体业务就不要去过问了,管管大的方向就行了,相信泽涛同志会处理得很好!”

    两个副书记都了这事,林民书的脸色就是一沉,他的本意就是借着自己有了后台的强势,借党政办来整一事情,敲打一下其他的人,没想到一下子就跳出了两个话有份量的人。

    林民书正想话时,叶泽涛已是非常严肃道:“感谢两位领导的信任,不过,作为党政办的主任,我还是得搞明白情况,我这人工作的时间不太长,基本的程序还是清楚的,今天林书记通知会议的事情我还是从下面的同志那里知道的,通知党委会议,我这个党政办主任竟然还在下面的同志之后才知道,要不是到了林书记那里去确认了一下,我还真是被蒙在了鼓里,我认为发生了这事的事情,这明了党政办的确该好好的整治一下了,我们的下面同志是怎么知道这事的呢?”

    牛常胜听了这话,表现得非常严肃道:“叶泽涛同志的这话给我们提了一个醒,无论做任何的事情都要讲程序,千万不能放任下面的同志乱搞,如果大家都没有程序,谁都可以去越级做事,今天可能是党政办出了这样的事情,明天可能就是其他的部门了,整个的工作就会完全乱了!”

    韩步松也严肃道:“我看这事不是一个事,一个党委会议都搞成了街上卖菜的会议了,乡里的威严何在,这让乡里的干部怎么去看我们的乡领导,还不把我们看成是没水平的人了!”

    人武部长苏中全这时突然道:“我认为大家谈得都非常好,叶主任,对于这种看不清楚自己身份,不踏实工作的人,一定要清除出党政办,要给党政办一个纯洁的队伍,我看那人就去放到其他的办公室去过渡一下好了,别把我们乡的秘密都泄了!”

    韩步松道:“不错,泽涛啊,对于这样一心钻营的人,决不能够放任,一定要清除出党政办!”

    温芳皱眉道:“乡里除了党委的,还有政府这块的工作都要由党政办来运作,我看韩书记得好,泽涛啊,会后立即把那人清除了!”

    “感谢各位领导对党政办的理解和支持,我会继承牛主任的工作方法,把党政办的工作做好!”叶泽涛微微头道。

    牛常胜也微笑道:“泽涛,放手工作,有那么一两个人很正常。”

    林民书没想到会搞成这样,听着大家的发言,头脑里面晕晕的。

    PS:贺猪猪侠会飞成为本书护法,感谢帅气的文子、frank10019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