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林民书的新后台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林民书的新后台

    作品:《红色仕途

        叶泽涛并不知道崔大石转着什么样的心思,对于杨军这个人叶泽涛是有着充分的信任的,从那次到了阴凉箐之后看到的情况就知道,这是一个话不多,只要用好了绝对忠心之人,现在自己就得找一个这样的人来帮着做事。

        “军子,上次我讲过,要努力把阴凉箐发展起来,这次我到了省城之后得到了一些信息,春竹乡药材资料较丰富,关键是交通不便,药材无法运出,运出之后又被一些不法商家以非常低的价钱收走,现在我已经跟一个大企业家联系好了,我们可以在春竹乡成立一个办事处,我们先收来药材,然后把药材运出去,由我们来做这事的话,可以与村里订立一个合约,给予他们应得的价钱,另外,我还打算引入一种国外的技术种植灵芝,到时大家又会多一项收入。”

        杨军和崔大石都认真听着,两人的心中激动。

        崔大石现在看向叶泽涛的眼睛里面透着的是更多的敬佩,这年轻人真是一个不得了的人物,自己的女儿如果真的跟了他,还不得吃香的喝辣的,这绝对是好事啊!

        杨军的心中涌动着的是激动,叶泽涛上次在村里把大家的心都热了,现在果然就开始了行动,如果真能做成,至少阴凉箐的现状就能够得到改变。

        “叶哥,这事其实并不是难事,药材运出我认为也不是一个问题,大家有的是力气,只要能够赚到钱,相信就是背也能够背得出来,以前之所以没做这事,是大家看不到赚钱的希望!”

        叶泽涛道:“是这样的,上次我不是挖了五株兰花啊,拿到省城之后,赚了一些钱,根据那商家的意思,收购由我们来进行,他们负责拿去销售,所以,我会拿出一笔钱来,用我母亲的名义在县里注册一家公司,春竹乡的一切事情具体由你来运作,你看怎么样?”

        杨军道:“叶哥放心,乡里面我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嗯,公司里面会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

        “叶哥,我不要什么股份,跟着你干就行了!”杨军没想到自己也有股份,急忙道。

        “就这样了,对外还得由你来承头。”

        看到杨军这里好了,叶泽涛微笑着看向崔大石道:“崔叔,这次请你过来,我打算也请你到那办事处里面去工作,具体的事情听从杨军的领导,每月先拿八百元的工次,以后运行正常了会加起来的,你看怎么样?”

        别看才八百元,崔大石的心跳早已加剧了起来,这钱在乡里面都是高收入了!

        想到自己的老婆还在村里,能力上又比自己强得太多时,崔大石搓着手迟疑了一下,咬了咬牙道:“叶主任,能不能把我老婆也叫来,煮下饭这些的她可以做,不要钱。”

        完这话,崔大石就有些紧张地看着叶泽涛。

        叶泽涛想到下一步肯定还得增加人手,就笑道:“行啊,先定五百元工资好了。”

        崔大石的心中充满了一种对叶泽涛的感激,自己的老婆果然对了,跟着这叶老师就有出息!看看吧,孩子都还没进门,已经知道关照丈人家了,这是好事啊。

        办事处的地叶泽涛早就看好了,是原来乡里一家酱菜厂的厂房,早就倒了,只需要重新搞一下就行。

        做这收购厂房的事情叶泽涛就没有出面了,而是直接交给了杨军,目的就是想看看杨军的能力。

        至于崔大石,叶泽涛直接就交给杨军,让杨军带着去办事。

        做完这些事情,叶泽涛这才慢慢向着乡政府走去。

        坐进了办公室,看到方怡梅早已到来。

        下午的方怡梅身着一身牛仔裤,上身一个坎肩的衣服,把她的整个身材都凸显了出来。

        看看四周没有人,方怡梅声对叶泽涛道:“主任,林书记坐着车子到县里去了。”

        叶泽涛这才向着窗下一看,果然那辆车已经失去了踪影。

        “我听到消息,林书记在省里面是有着亲戚的!”

        方怡梅的道消息到是不少,两句话就把林民书的去向讲了出来,更是了一句省城有着林民书亲戚的事情。

        开始时叶泽涛还没有太过于重视,听到了后面这句话之后,叶泽涛的目光就看向了方怡梅。

        方怡梅对于自己今天的这身打扮到是自信得很,迎着叶泽涛投过来的目光,方怡梅送了一个秋波过去。

        叶泽涛现在很想知道的就是林民书省城亲戚的情况,他相信方怡梅不会随意出这话。

        果然,方怡梅道:“我是听朋友打来电话的,林民书的老婆在办公室聊天时起了一件事情,据他们家有一个亲戚当上了省发改委副主任了!”

        叶泽涛的心神就是一震,这可是一件大事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情,林民书估计真的就会翻身了。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据是刚刚任命,人是从一个地州调上去的。”

        完这话,方怡梅就看向了叶泽涛,实话,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方怡梅想到的就是这次林民书要翻身了,与他作对的叶泽涛估计要倒霉。

        发改委副主任?

        叶泽涛沉思了一阵,这官大也不大,也不,但是,用来镇一下县里的官员是肯定能够镇住的,要是高震山知道了这事,对待自己的态度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呢?

        这个情报太重要了!

        叶泽涛看向方怡梅微微了头。

        方怡梅回了一个笑容过去。

        这时那个叫宁秋菊的女人也走了进来。

        看到叶泽涛已经坐在那里,这女人就看了一下墙上挂着的钟,看到自己并没有迟到时,心中才是一松,脸上露出笑容道:“叶主任早。”

        叶泽涛微笑道:“你也早。”

        紧随宁秋菊,姜国平也走了进来。

        姜国平一进门,脸上就变得严肃了起来,同样也是对着叶泽涛道:“主任早。”

        叶泽涛也同样答应了一声。

        坐了一阵,桌上的电话响起,叶泽涛听到是温芳打来的,要他过去商谈一下工作上的事情。

        叶泽涛就起身走了出去。

        叶泽涛这里刚刚离开,姜国平一下子就变得活跃了起来,对着两人道:“听到消息没有,林书书有大的后台了!”

        宁秋菊微笑道:“林书记当然是有后台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当上书记!”

        姜国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了吧,省里新提拨了一个发改委副主任,是林书记家的亲戚,据还是很亲的那种,你们,如果这事是真的,林书记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啊!”

        仿佛这亲戚是他家的亲戚一样,姜国平的心情显得非常不错。

        方怡梅装做不知道这事道:“真的有这事,怪不得林书记匆匆乘车走了!”

        姜国平笑道:“当然了,有那么大的一个领导,就得尽快确定一下,我们的主任这次要惨了!”到这里,姜国平感叹道:“你们这世道是不是就那么的有趣!”

        方怡梅明白他的想法,对于叶泽涛担任主任的事情,这姜国平一直都是心中不快的,以前看到了叶泽涛的强势,他不敢多言,现在看到林民书强势就将到来他的心情肯定不错。

        林民书强势了,对于叶泽涛的报复行为就会更加的猛烈,叶泽涛如果拿不出强大的后台来,可就真的是惨了。

        叶泽涛有没有强大的后台呢?

        方怡梅埋头写着材料,心中却快速思考着。

        如果叶泽涛没有后台,或是后台并没有林民书的后台强大,搞不好高震山对叶泽涛的那种支持就会变得越来越弱,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叶泽涛到底能够走多远呢?

        方怡梅刚才告诉了叶泽涛这个信息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叶泽涛有没有后手,如果叶泽涛真的有后台的话,叶泽涛就应该有出招的地方,否则的话,自己下了跟随叶泽涛的这决心可就下错了!

        方怡梅心中这时多少就有了一些犹豫。

        叶泽涛这时已经走进了温芳的办公室。

        温芳的办公室是靠在近头的一间房间,整个的办公室布置得很是温馨,绿色植物不少,窗帘也是绿色的,走进这房间,叶泽涛感到身心都是一畅。

        “泽涛,坐下话。”温芳主动站起身来上前与叶泽涛握了握手,又与叶泽涛一同坐在了沙发上。

        面对面的沙发,两人之间有一个茶几,温芳亲自泡了一杯茶给叶泽涛。

        实话,温芳一直都不想与叶泽涛坐在一起,可是,现在发生了一些事情,她知道自己与叶泽涛不知不觉中就已是成了联盟的关系,不与叶泽涛交流一下还真是不行。

        坐下之后,温芳发现叶泽涛的目光看了过来,心中微一慌乱,那双腿就并得紧了一紧,整个人也坐得更直。

        叶泽涛看到温芳紧张的样子,心中暗笑,这个女人在自己的面前真是没有了多少威严的地方!

        “温乡长,有什么事情吗?”叶泽涛也不想让这女人太尴尬,微笑着问道。

        迎着叶泽涛的眼神,温芳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神道:“林书记去县里了!”

        叶泽涛再次看向了温芳。

        ·············

        温芳看向鸿蒙树道:“你你吧,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跑回来写什么书嘛,你还吃不吃饭了?”

        鸿蒙树道:“我就想好好的写一本书!”

        叹了一口气,温芳道:“看看你这数据,谁喜欢看你的书啊!”

        鸿蒙树翻看了一阵数据,叹了一口气道:“我相信群众!”

        摇了摇头,温芳道:“好自为之吧!”

        看着温芳离去的背影,鸿蒙树自语道:“昨天不是还有老周老周、野马之王、无双七绝、断雪剑、路布凡、火烧公公、DJ锋他们几个打赏吗,喝碗稀饭总是有的嘛!”

        肚子响了一阵,鸿蒙树才想起来,今早还没吃饭了,摇了摇头走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