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叶泽涛的想法(求票,求收藏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叶泽涛的想法(求票,求收藏

    从崔永志的办公室出来,叶泽涛并没有在意这事,从崔永志只是停了自己的职这事上可以看得出来,他也就是借用这样的方式来向盛国飞交待一下而已,看起来崔永志也不想把这事扩大。

    “刘梦依,你在哪里?”既然停职,那就好好的陪刘梦依去看看春竹乡的情况好了。

    “叶泽涛,你没事吧?”刘梦依首先就关心起了叶泽涛的事情。

    叶泽涛呵呵一笑道:“我能有什么事情,最多就是让我停职一下而已!”

    “什么,凭什么要停你的职!”刘梦依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这事她是最清楚不过的,虽然叶泽涛从中做了一些谋划,但是,根本上是那市委书记的儿子对自己不怀好意啊。

    “哈哈,我正愁没时间陪你到处看看呢,正好,我陪你好好的看一下我们春竹乡。”

    刘梦依道:“叶泽涛,你放心,谁也拿你不能怎么的!”

    叶泽涛很快来到了刘梦依住的那家酒店,也算是县里面比较好的一家酒店了。

    “你看这事搞得,你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吧?”叶泽涛看到刚刚洗了澡出来,正在用吹风机吹发的刘梦依,心中也泛起了一种惊艳感,这女孩子没看出来,这身材真是不错啊!

    一边吹着头发,刘梦依一边问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叶泽涛道:“工作上的事情,你就别问了,多大一个事情,不就是停几天工作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目光在叶泽涛的身上看了一下,刘梦依微笑道:“还真不是一件大事!”

    “走,出去吃饭,我这肚子也弄得饿了!”

    看到刘梦依已经把吹风机收好,又在那里精心的修饰,叶泽涛摇了摇头,只好坐了下来等着。

    与打扮得很养眼的刘梦依走出酒店,叶泽涛叹道:“这是两顿饭并在一顿吃了,没把你照顾好,回去田老头非得收拾我了!”装出一副苦相,叶泽涛严肃地道。

    刘梦依嘻嘻一笑道:“回去我告诉你师傅去,你敢叫他‘田老头’!”到这里,刘梦依已是放声大笑了起来。

    刘梦依本来人长得就漂亮,这一笑之下真可以用花枝乱颤来形容,叶泽涛的心神都是一震,心中暗想,这样的女人才是极品啊!

    找了一家特色馆子,两人坐着正在吃饭时,县委书记高震山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叶,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今天会上叶泽涛的表现让高震山非常欣赏,要不是有叶泽涛的强硬,高震山知道自己就得威信大失,听到叶泽涛竟然涉入到了殴打市委书记儿子的事情里面,高震山并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叶泽涛,而是想了很长时间。

    实话,毕竟是市委书记的儿子,这事处理得不好,市委书记的心里面就是一个疙瘩。

    叶泽涛传来的那个消息,高震山同样盘算了一阵,不过,只要市委书记没倒,做任何事情都是不合适的。

    打来这个电话也就是高震山对于叶泽涛关键时候帮助了自己一下的回应,并没有想过要真的帮助叶泽涛什么话,他抱着的想法还是先观察一下再。

    “高书记,是这样的……”

    叶泽涛只好又把情况讲了一遍,讲完之后道:“高书记,你这事我并没有任何的错误,崔县长怎么就把我停职了!”

    听完了叶泽涛的讲述,高震山已经明白了崔永志的想法,沉声道:“团省委和芳草地公司的事情正在关键时候,你怎么能够停职,这事我去跟崔县长,该干什么你继续干你的事情!”

    “高书记,我是属于春竹乡的干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否要向乡领导汇报一下?”

    这话就显得叶泽涛有些坏的味道了,现在的春竹乡书记林民书已经成了高震山的一块心病,那县长又是涉入到了盛国飞的事情当中,肯定是站在盛国飞一方的人。

    高震山果然一听到这话,大声道:“叶泽涛,什么春竹乡的干部!你还是草海县的干部呢,刚刚结束的县委会上不是任命你为春竹乡中学重建的办公室主任吗?你直接对县里负责!”

    叶泽涛的心中一乐,自己这个乡常政办的副主任到是有些牛逼了,还没有在乡里干什么事情,这就已成了县管的干部了!虽然是非正式的县管干部,这事用来做对付林民书的上方宝剑还是可以的。

    “高书记,我听你的!”叶泽涛急忙道。

    “嗯,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高震山完这话就挂了电话。

    刘梦依一直微笑着听叶泽涛打电话,高震山在电话中的声音也传到了她的耳中,听完叶泽涛的这电话,刘梦依就笑了起来:“又得到了上方宝剑了?”

    “唉,乡干部就是这样苦逼的,上面的领导太多了,随便一个市委书记的儿子就能要了我的这个饭碗,只能玩诡计了!让你见笑了!”

    刘梦依显得很是严肃道:“人生就是这样,许多时候还得这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叶泽涛干脆就带着刘梦依来到了春竹乡。

    一进入到中学,刚好碰到下课时间,学生们看到了叶泽涛就不断“叶老师好”的打着招呼。

    叶泽涛也都微笑着与学生们打招呼。

    刘梦依很是有趣地看着叶泽涛道:“没想到你在这学生中有那么好的人缘!”

    指着那倒下房屋的地方,叶泽涛沉重道:“看到没有,那里就是倒塌的地方!”

    这事叶泽涛上次到省城的时候已经过,刘梦依走了过去认真看了一阵才叹道:“如果当时不撤出孩子,这事就严重了!”

    叶泽涛了一下头道:“大家都认为这事我有功劳,可是,我到了现在也没有那种功劳的感觉,上次我到了阴凉箐,看到的情况才苦,那里的村民根本就没有多余的被褥,衣服都要换着穿,你我们现在是**的天下了,怎么能够让这样的事情继续下去呢?”

    目光看向了走过的一个鞋子都已破烂得不象样子的学生,叶泽涛道:“我们的村民需要什么,他们没有太多的需要,就是需要能够有衣穿,有饭吃,我们的干部们称职了吗?一想到这些,我这心里急啊!”

    刘梦依的目光一直看向叶泽涛,她完全看得出来,这些话并不是大话,也不是套话,而是叶泽涛有感而发的话,从这些话里面,她能够感受到叶泽涛的那种赤诚。

    “你打算怎么做?”刘梦依问道。

    指着这学校,叶泽涛道:“得太远了难以实现,我目前的想法就是要把这破烂的学校彻底换个样子,我要让所有的孩子都能够坐进不再漏雨的教室里面,要让每一个孩子都拥有一床属于他们自己的被子,在这里,将会有一个平整的硬化球场,我要让孩子们都有一套能够为他们挡住寒风的衣服!”

    刘梦依道:“这个我就能够为你办到,我会组织一些人来捐款,按你所的内容,这里很快就能建起一所漂亮的中学!”

    摇了摇头,叶泽涛道:“我想的并不是表面上的那种情况,春竹乡很穷,仅只是那样做的话,只是一个治标的办法,要想真正改变这里的现状,就得从根本上去解决这里的贫困问题!”

    刘梦依感兴趣道:“看来你有了全盘的想法了!”

    带着刘梦依行走在这春竹乡的各处,叶泽涛一边走着一边道:“这段时间我都在想这春竹乡的事情,只有农民们真正富裕了起来,他们的孩子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果建了一所漂亮的教学楼,里面仍然是一批贫困的学生,那是官员们捞政绩的行为,不是我想要的那种根本上的发展,我知道你们有钱,如果你们真的想帮助一下这里的农民,完全可以进行各种的投资,通过合作,实现共同的富裕目的。”

    “怎么做呢?”

    叶泽涛道:“春竹乡有着不少的可发展产业,他们缺乏的是资金,我们**提出的是走共同富裕的道路,让先富的带动落后的人民走向富裕,按我的理解,先富起来的一批人不应该用捐款的模式,而是应该用共同投资,互利互助的模式来促成贫困地区的发展。”

    看了一眼认真思考着的刘梦依,叶泽涛继续道:“捐款仅只能产生短期的效应,共同投资就不同了,投资的双方都要承担应有的风险,只是作为拥有资金的一方,他可以用少赚钱,或是微亏的方式支持一个地方的发展,我认为这样会更大的激发各方的积极性!”

    刘梦依敬佩地看向叶泽涛道:“你的这个理念我觉得很不错,变捐款而为双方创富,更大限度的激发大家的积极性,也许在经济规模的不断扩大中,一个地方的各方面都能够不断得到带动,很值得尝试,你有我的电话,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就打电话给我。”

    知道刘梦依更多的是想帮自己一下的意思,叶泽涛还是认真道:“我代春竹乡的人民感谢你了!”

    这时的叶泽涛显得非常的严肃,刘梦依发现从叶泽涛的身上显现出了一种只有在自己的爷爷身上才能够看得出的气质。